地平线造芯之路:这两年,我们的竞争对手连影子都没有 | 创智纪

摘要:一家科技公司在两年时间,从零到一研发生产了人工智能最底层的硬件——芯片,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创智纪】品途科技频道推出的科技系列创业报道栏目:探索新技术对于商业的颠覆——探索创业智慧,预知未来纪元。

 “在全世界的AI公司中,很少有一家公司既做算法又做芯片:要么只做算法,去买别人的芯片;要么很多半导体公司只做芯片,把技术空间留给别人”,地平线CEO余凯说,“但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很清楚:算法只是逻辑层面的东西,你需要软件、需要硬件,甚至需要专用芯片定制化设计”。

一家科技公司在两年时间,从零到一研发生产了人工智能最底层的硬件——芯片,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然而地平线的团队感觉到的压力大于兴奋,他们知道,这仅仅是开始。 

初识地平线 

2015年,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常务副院长余凯宣布从百度离职,转而创办一家“机器人公司”。随着时间推移,余凯和他的地平线慢慢浮出水面。 

鉴于当时AI芯片还属于一个陌生的概念,余凯用“机器人公司”来描述地平线可能更容易让人们理解自己在做什么。如果直接用芯片来概括,难免会被拉来和英特尔、英伟达等老牌巨头来比较。 

地平线CEO余凯

当然,在余凯看来,AI芯片是大势所趋。正如深度学习不受重视的时候,余凯一手建立IDL一样,2015年的人工智能才刚刚冒出头,李彦宏还在全心全意搞糯米,当年百度世界大会请来的是风头正劲的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

直到2016年,人工智能大潮才真正拉开帷幕。2017年下旬,人们才把眼光转向AI基础层,即AI芯片。 

余凯本人的经历自不必过多赘述。前百度IDL常务副院长,百度研究院副院长,中组部第九批"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国际知名机器学习专家。在他的直接影响下,Andrew Ng等一批世界顶尖技术专家相继加入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公司。 

但创办地平线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公司都没有声音,直至两年后的首款芯片发布。在这中间外界很难了解地平线到底在做什么。表面上看,地平线最光鲜的履历是它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以及站在公司背后的顶级投资人。 

2015年10月,地平线获得数百万美元种子轮融资,资方为晨兴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线性资本、真格基金和创新工场; 

2016年4月,地平线完成数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资方为DST; 

同年7月,地平线获得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资方为双湖资本、青云创投、祥峰投资; 

2017年12月,完成过亿美元A+轮融资,资方为英特尔投资、嘉实资本、线性资本、双湖资本、晨兴资本、高瓴资本、建投华科。 

未发布一款产品,地平线已经成长为了不可忽视的一头独角兽,可见这家公司对于VC的吸引力。 

两年之后,地平线正式发布了第一款人工智能芯片,这才是真正证明自己的时候。

“征程”与“旭日” 

知乎上有一个2015年7月份提出的问题:“如何评价余凯创立的horizon robotics?”,下面29个回答,否定、反对的人占多数。 

快速略过,人们反对的点主要集中在行业远未成熟、创新难度太高、刷脸融资、芯片技术壁垒高等等,这也是大多数AI芯片公司所面临的难题。 

当两年后,地平线发布两颗芯片,知乎上的问题“如何评价地平线机器人在2017年12月20日 发布的人工智能芯片?”中,正面回答占多数,获得的赞数也高出不少。 

这是个令人欣喜的转变,在芯片发布之后,人们对AI芯片、对地平线的了解都增加了很多。人们开始发现仅有算法和应用是不够的,最终把眼光转向了基础AI芯片层。

地平线发布的芯片为两款,名字分别为征程和旭日。征程(Journey)1.0面向智能驾驶,旭日(Sunrise)1.0则面向智能摄像头。 

征程1.0处理器,具备同时对行人、机动车、非机动车、车道线、交通标志牌、红绿灯等多类目标进行精准的实时检测与识别的处理能力,可支持高性能的L2级别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

自动驾驶市场之大自然无需多言。对于地平线,最重要的不仅是大市场,还有跑道足够长。对于具有核心技术的公司来说,长的跑道更适合掌握有核心技术的公司,更好的保持领先性。 

旭日系列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则面向智能摄像头。旭日1.0处理器集合国际领先的深度学习算法,具备在前端实现大规模人脸检测跟踪、视频结构化的处理能力,可广泛用于智能城市、智能商业等场景。 

地平线业务副总裁张永谦谈到,智能摄像头提供很多底层感知能力,上层面向的场景很广泛,在公司可以做考勤,在酒店可以做管理和服务……现在地平线会推动该摄像头尽快在几个行业落地,比如泛安防、新零售,智能楼宇等等。 

当然,从零到一做一颗芯片的难度可想而知。地平线坚持做了这件在外界看来是非常重的事情,两年时间,从整体规划到最后流片一次性成功,芯片得以按时发布,已经算是非常顺利。 

目前芯片已经具备量产能力,2018是推进应用的过程。地平线已经在和种子客户联合研发推进。根据余凯的预测,预计到2020年,地平线BPU赋能上亿物联网智能感知终端;到2025年,三千万辆汽车内置地平线自动驾驶BPU。 

软件定义硬件

地平线本质上做的是AI专用芯片。

地平线的芯片的目标不是通用的AI处理器CPU,在AI方面也没有定位去使用在所有场景,而是更聚焦在一些主流场景提供最领先的解决方案。 

先有场景再有算法,芯片基于算法来实现,这是地平线宣称的“软件定义硬件”。 

这也是地平线芯片中最具有价值的地方,即对场景的理解以及软硬结合。在硬件之前,余凯的优势在于算法。在百度时,余凯曾带领团队在ImageNet等著名人工智能算法竞赛中屡次荣获国际第一名。 

算法在AI芯片上的作用,也是它和传统芯片不一样的地方。 

这一点一直在芯片厂商工作的张永谦深有体会。他向品途商业评论表示,传统芯片卖出去之后就和最终用户失去联系。而AI芯片属于算法+芯片,是直达场景的,根据场景去做感知分析,并且不停迭代,和最终用户和场景始终发生着紧密的联系。

传统芯片只是计算平台,提供计算力,而AI芯片提供的应该是智力,自己就像大脑一样去理解场景。“地平线第一代AI芯片针对复杂环境下的多类目标的检测跟踪分类识别的场景,做了深度优化,天生就适合干这些场景下的智力的事情。” 

又如,传统芯片会针对神经网络做出一些基础优化,地平线BPU则针对更加先进的算法,达到尽可能高的器件利用率。因为是专用芯片,成本、功耗、性能表现都比传统芯片有好的多的竞争力。 

地平线把自家芯片架构叫做BPU(Brain Processing Unit),芯片架构全部自研,属于全新的xPU类型。 

场景和终端上,是张永谦对AI芯片最看重的地方。如果未来各个场景都会用到AI芯片,那么针对垂直场景的芯片就会爆发,而芯片在终端进行智能挖掘,把最有用的信息整理出来,输送回云端的大脑,这才是未来的智能世界。 

AI芯片的早期市场

在张永谦看来,传统芯片企业不能算是地平线的竞争对手,因为思路不一样。“地平线是做AI ,AI芯片是核心,但上面还可以有很多交付层次,利用AI芯片加算法,把场景打通。”  

嘉实投资CEO仇小川曾表示,公司在寻觅了近一年后最终选择了投资地平线。“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时代要软硬结合,于是有目的地寻找能够在算法、硬件方面都有着力点的公司。地平线符合这样的标准,它既有算法也做芯片。”仇小川说。

品途商业评论看到的情况是,无论传统巨头或者创业公司,都敏锐地捕捉到了AI芯片的前景。 

3月19日,全球第一大FPGA厂商赛灵思发布了最新一代AI芯片架构ACAP(Adaptive Compute Acceleration Platform,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基于此架构打造代号为“珠穆朗玛峰(Everest)”的AI芯片,预计2019年向客户交付发货。 

赛灵思方面表示,这次推出的新品能够与英伟达、英特尔展开正面竞争。此前,英特尔收购了赛灵思最大的竞争对手、FPGA第二大厂商Altera。除此之外,ARM、高通、联发科等厂商也在积极布局AI芯片。

张永谦谈到,之前传统芯片厂商很少用芯片+算法的结构,现在越来越多。 

创业公司方面,深鉴科技、比特大陆、寒武纪等众多企业着手开始研发AI芯片。根据此前发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的计划,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链主要环节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一批企业进入国际第一梯队,实现跨越发展。 

表面上一片红火,但是在地平线看来,竞争还没到时间。当前AI芯片公司面临最大的困难还是市场,需要让人们接受AI、用好AI。“在人工智能时代,很多业务逻辑原来是不存在的。” 

如同早期的互联网,直到智能手机出现之后,现在的应用生态才逐渐成熟起来,张永谦告诉品途商业评论,AI落地也要分两步走:第一步技术要成熟;第二步,转化为价值,和各个行业场景结合。这一步很关键,比如人脸识别怎么用才能在更多场景下真正转化成价值,是大家都在探索的事情。 

抛开所有技术不谈,时间也是一个重要的先发优势。 

余凯曾经公开表示过,国内做自动驾驶AI芯片的公司只有一家,即地平线。原因在于找到了一个最难的、技术含量最高的点来做。 

“从这两年来看,可以说,我们的竞争对手连影子都没有。”余凯的自信来自于他的前瞻性。这一次,地平线的预判对了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赵子潇,责编:侯梦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