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对话”腾讯音乐:为什么那1%你不愿意和我分享

摘要:此次腾讯音乐借“侵权”为由拒绝互信授权,背后目的还是有垄断音乐版权之意,形同抵制行业刚刚共同促成的合作协议、抵制行业健康发展。

刚刚过去的愚人节,网易云音乐身上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与亚朵酒店联手打造的“网易云音乐·亚朵轻居”酒店在成都开业,这是网易云音乐首次尝试线下实体空间为用户带来沉浸式的音乐氛围体验。二是其平台突然收到腾讯音乐下架杰威尔旗下周杰伦等歌手歌曲的通知,导致网易云音乐慌乱中出错,连出几版声明郑重道歉。而这次看似单纯的转授到期下架事件,也被外界认为是腾讯音乐再次掀起版权大战的重要信号。

 这不是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第一次遭遇“版权暴击”。对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来说,以前依靠独家版权笼络用户获利的好时代,在国家版权局调停下看似终结,表面上不宜再明目张胆抢购独家音乐版权垄断市场,然而腾讯音乐也许并非在意与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等小兄弟的相互授权,即使99%的歌曲版权实现互信授权,仍有1%的空子可以借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施展版权“二选一”的垄断游戏,进而设置各种竞争壁垒,给广大消费者和行业添堵,这是后音乐版权时代垄断市场的新障眼法,也更加隐蔽。

表面上的99%互信授权

今年2月9日,在国家版权局协调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音乐版权合作达成一致,加上去年腾讯音乐与阿里音乐完成互信授权,各家授权范围将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有人随即乐观认为三巨头合作意味着网络音乐版权市场格局重构,竞争转向存量用户的运营和增量用户的开发上,音乐版权市场由此进入理性交易,在线音乐进入拼体验新时代,未来看似一片祥和美好。

然而各家商业利益博弈仍在暗流涌动,互相设置各种竞争壁垒也没有放弃。腾讯音乐此番突然要求下架周杰伦歌曲,再次揭开音乐版权野蛮竞争的暗黑伤疤,此举不排除会重新引爆版权大战,整个在线音乐市场前景可能仍然不容乐观。

笔者认为,从音乐行业健康发展来讲,防止音乐版权出现垄断行为是大趋势,这要求在线音乐巨头们全面达成授权,让用户充分自由享受到各种音乐作品,算是有效规范音乐版权市场的德政,然而还是被歪嘴的和尚念歪了。

99%曲库互相打通,可以解决用户对绝大多数曲目资源的痛点,但无疑减弱了各家囤积版权堆砌的竞争力。在线音乐平台保持新鲜感和良好用户体验固然重要,但拥有比竞争对手更多资源无疑成为获胜的捷径,独家曲目算是重中之重,哪怕只领先竞争对手1%,1%同样可以实现垄断,但显然不符合国家版权局初衷。

周杰伦是早已红遍华人世界的明星,其作品被各家平台视为1%的核心曲库,也是各家争抢的优质版权资源。西谚有云,魔鬼藏在细节里,也可以藏在1%的核心曲库中,如果滥用这至关重要的1%,可能会毁掉一个行业的竞争发展。

去年8月,网易云音乐因跟腾讯音乐的转授谈判不顺,被迫下架网易云曲库1%左右的歌曲,直接导致不少用户歌单中出现变灰曲目。1%歌曲看似量级不大,但基本都是核心关键曲库,包括鹿晗、张艺兴等超人气明星的版权,这些版权往往具有很强的吸引用户能力,风向标意义明显,尽管只占1%,仍具备决定成败的核心因素。

移动互联网时代竞争本质是用户流量的争夺,海量全面的音乐版权成为获客的重要筹码,在线音乐市场用户注重的是体验,独家版权核心价值主要在于吸引更多用户。99%互信授权解决了99%的版权问题,剩下的1%很容易成了恶性竞争的法外之地,未来的版权争夺战也许都会发生在1%的范围之内,与此前的版权大战相比换汤不换药。

 魔鬼藏在1%细节里

垄断对各行各业发展的危害显而易见,如果音乐版权被一家企业垄断,用户收听音乐将别无选择,缺乏竞争的市场,用户体验也难以保障,还有可能导致盗版现象死灰复燃,导致行业发展的停滞。

资料显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目前囊括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全部独家版权,意味占据68.7%的全球唱片业市场份额,在国内音乐平台的版权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

在竞争白热化的大环境下,国家版权局促成的君子协议本身约束力不足,存在大把空子可钻。当前互信转授本身对国内音乐市场的发展有诸多好处,但腾讯音乐囤积了至关重要的1%版权,再加上转授互信游戏规则也由其自行制定,如同独家版权的延续,一牵扯到利益博弈,很容易成为打压竞品的武器。腾讯音乐此番突然叫停网易云音乐互信授权算是明证。

网易云音乐也在一份声明中表达了委屈:因为互联网平台资源封锁式竞争,发生过数次网易云音乐无法正常购买版权,用户和艺人都是完全受害者,也影响用户自由选择收听音乐的权利。

 网易云音乐在一个侧面代表整个行业的心声。时下在线音乐平台以版权为护城河竞争已逐步弱化,版权转授权合作将是大势所趋。比达咨询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如今各大音乐平台用户群已基本稳定,版权流失效应也越来越低。腾讯音乐如果还是抱着此前“二选一”的版权争夺思维,不愿与其他竞品转授权合作,市场效果可能也会大不如从前。

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日前公开强调腾讯音乐以独家版权为壁垒,不转授给其他竞品是否妥当需要入思考,同时建议其要兼顾行业的长久健康发展,以及民生的实际使用体验,不能只顾当下和眼前的自身利益。

有观点认为,独家版权不能等同于版权保护,发达国家版权保护工作虽有完善的制度和立法保护,但基本不存在排他性质的“独家版权”。当下国内相关法律政策监管不到位,才让泛滥成灾的“独家版权”模式有机可乘,进而对国内在线音乐发展添堵,侵犯了消费者权益和整个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音乐作为人类的刚需之一,具有很强的公共必需品的属性。如何打通99%互信授权下的最后1%,相关部门应创造条件向社会公平、平等开放。倘若不幸被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用金钱实现垄断,对公共必需资源进行限制性传播,不仅会损害音乐作品传播和交易效率,也剥夺限制用户收听音乐的自由,值得警惕。

笔者期待在流量稀缺且不断集中的新趋势下,各家平台应在不断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探索出更优势的商业化模式下功夫,让好音乐不被埋没,让优秀音乐人得到尊重和回报,让消费者体验到更优质的音乐作品,而不应再走简单粗暴的垄断版权老路。

音乐垄断背后的焦虑

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先后合并了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占领中国音乐市场的90%的音乐版权,可谓“富可敌国”。然而腾讯音乐的焦虑长期没有消除,时刻面临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和强有力挑战,此番为了争夺周杰伦歌曲版权,算是锱铢必较,甚至还有钻政策空子之嫌,也可从一个侧面看出腾讯音乐的焦虑与不够自信。

盘点腾讯音乐的焦虑来源,用户体验算是其中之一。包括2016年3月在深圳举办的QQ音乐巅峰盛典竟成为一次令人匪夷所思Bug大会,不仅有话筒没声音、奖杯颁错、字幕歌名打错、音响问题,还有李宇春获“年度最具影响力女歌手”时,大屏幕字幕无误,但提前录制的声音播报却是“最具影响力男歌手”,直接导致李宇春公开表达对腾讯音乐不满和遗憾。

腾讯音乐此番指责网易云音乐涉嫌“侵权盗版”,尴尬的是自身旗下三大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也多次被多家版权方、数字音乐平台方起诉,屡陷侵权纠纷。简单盘点下腾讯音乐最近几年侵权官司:

2015年,酷我音乐因擅播《我是歌手》第一季、第三季视频版权内容,被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公司诉至法院。同年,QQ音乐因涉嫌侵权202首歌曲被网易云音乐起诉,酷狗音乐因擅播《永远的永远》、《借问众神明》、《未来》等音乐作品,被阿里音乐起诉。

2016年,酷狗音乐因侵权超过700位音乐人的6000多首作品,被看见音乐告上法庭,又因擅自使用《大时代》音乐专辑,被阿里音乐诉至法院。

 2017年8月,酷我音乐未经许可传播网易云音乐享有独家权利的《跨界歌王(2017)》歌曲,不仅未支付版权费用,还吸引大量用户付费使用被告上法庭。

 另据曾与酷狗音乐法律维权多年的音乐人李志披露,最近四五年酷狗记录在案的法律诉讼达到1885条,平均每天都有超过1个诉讼,令人咋舌。 

笔者在知乎上多次出现《自己的歌词翻译被QQ音乐抄袭了,该如何维权》《如何看待QQ音乐上架抄袭许嵩的歌曲》等维权类帖子,不少用户控诉QQ音乐对原创音乐版权的重视度不足,损害原创作者的权益,成为腾讯音乐长期难以解决的用户体验痛点。

此次腾讯音乐借“侵权”为由拒绝互信授权,背后目的还是有垄断音乐版权之意,形同抵制行业刚刚共同促成的合作协议、抵制行业健康发展。99%是个理想化的开始,如何堵住腾讯音乐之流钻1%的空子垄断版权,发起行业恶性竞争,或许才是在线音乐行业现阶段的重中之重。(完)

文 | 杨思亮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杨思亮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Spotify与腾讯音乐组队友,国外互联网公司要Copy from China了?

牵手Spotify、破解难盈利魔咒,腾讯音乐上市路上还要翻过哪座山?

腾讯音乐赴美IPO前的“狙击”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