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看到了阿里收购饿了么的表象,却没留意张旭豪无法倾诉的心伤

摘要:都说互联网下半场是线下流量之争,在小爆看来,未来的竞争中,多场景构建只是互联网公司的求生、求稳因素,是否有能力掌控核心资源才是大小巨头们的决胜、致死因素。


阿里收购饿了么,95亿美金买走了张旭豪的初心 

2018年4月2日,阿里宣布全资收购饿了么,价格高达95亿美金。据此前报道张旭豪拥有不到5%的饿了么股份,阿里的95亿美金,他最多能分到4.75亿美金,即使他只有1%的股份,也能分到9500万美元。这对于一个只有33岁的创始人来说,真是一个不错的价码。

看看张旭豪的创业前辈们,2003年,33岁的周鸿祎以1.2亿美元的价格把3721卖给了雅虎(不过这1.2亿美元兑现是有附加条件的,后来周鸿祎提前离开了雅虎中国,只拿到了其中9000万美元);2004年,35岁的雷军以7500万美元将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

张旭豪目前的人生状态,比周鸿祎和雷军当年卖公司时还要牛X。

不过张旭豪作为创业者最重要的初心被买走了。张旭豪透露是自己要求阿里“陪送”一个最好的CEO入主饿了么,为下一个10年的发展,补充学生创业团队在运营上存在的不足。

小爆想一个只有33岁的创始人,年富力强、刚刚抱上巨头的大腿,却将CEO位置拱手相让,其中的退意恐怕很难遮挡。

张旭豪还说:

饿了么已经成为一家百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其实上不上市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是一个价值了。我们已经被所有的人都认可了。上市并不是我们现在的目标。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如何更好的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创造全球独一无二的即时上门服务。

但曾几何时,他对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说过:

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阿里这95亿美金,买走了张旭豪的创业初心——独立发展,上市敲钟——他的言谈中少了创业的激情,多了对阿里新零售战略的补充和执行;2015年底,面临阿里抛出的类似诱惑时,36岁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却选择了拂袖而去。

王兴最近还曾对外媒谈起了IPO的事,说“过去的这几年,一直在努力确保公司随时能够上市”,言外之意就是公司一直在为保持独立运营而努力。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是,王兴一直在将美团当儿子养,张旭豪则是将饿了么当成女儿养。

从失去控股权的时候,张旭豪或许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了。

饿了么会独立运营,但阿里早就重新定义了饿了么

张旭豪说饿了么会继续独立运营。但实际上阿里早就将其纳入了自己的新零售战略布局之内。现在的饿了么已经不是一家送外卖的公司了,它的核心定位已经成为了张旭豪最近在说的“Everything 30 mins(万物30分钟送达)”,一家物流快递公司!

饿了么成为了阿里新零售的其中一个场景和闭环,而新零售背后的底层逻辑是支付大战。

腾讯与阿里在新零售的布局

3月25日,马化腾曾在2018年IT领袖峰会上演讲,提到了“腾讯不做零售,不做商业,只做底层,看中的是零售背后的云计算、AI和金融服务业务”这句话。

小马哥坦诚的说智慧零售第一是对支付有好处,第二,对云有好处,第三,对广告有好处。

其实腾讯也是一家没有边界的互联网公司,就像王兴为美团做的辩解——大多数人只看到了边界,却没有重视核心——腾讯的核心,阿里的核心,到最后都是支付。

一切都是围绕支付展开的大战——摩拜与ofo的共享单车合并争论、美团VS滴滴的互殴、还有阿里、腾讯在新零售领域的买买买。

你看腾讯收购了步步高、沃尔玛,马上就宣布不再支持支付宝结账了。尽管腾讯公关层面一直在对外表示主动权基本上掌握在商家手里,腾讯并没有在背后操纵。但3月27日,一位腾讯内部人士依然忍不住对国际金融报的记者说了一句:

就算是支付大战,那也是支付宝先开始的。

底层之战已经暗流涌动,阿里收购饿了么,只不过是支付大战的一个表象而已。

未来的竞争,是场景之战还是资源之战?

42章经的曲凯昨天有篇文章可能会让程维有点兴趣,在这篇名为《滴滴的唯一出路》文章中,曲凯提到了补贴大战背后的一个逻辑:

任何商业世界都一样,小 B 越小,越不稳定。而打车市场的小 B 已经小到了每个都是个人,于是供给和需求有了惊人的一致性,就是“逐利”二字,结果就是对平台毫无忠诚度。

用户对平台毫无忠诚度的问题,其实在之前是业界对美团的一个质疑,但如今美团不断的向各个领域扩张,通过多个消费场景的构建,降低了用户在业务单一的情况下流失严重的问题,于是曲凯又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专注于打车的滴滴。

曲凯提到滴滴做外卖还需要补充重要的一环——商户资源,但这并不容易短时间内完成。刘强东最近对话吴晓波时也说过“如果京东需要烧个10年来打造物流的话,其它任何公司都得需要10年”。

王兴的自信应该就源自他对商户资源的掌控,至少老本行不会被轻易蚕食掉,然后才去扩张。(话说这自信的资本还是阿里的干嘉伟负责地推团队时帮王兴建立的)

因此,曲凯建议滴滴不如尝试“控车”,从根本上争取打车领域的胜利,而非绕去外卖战场上围魏救赵。

我们再看看阿里现在对饿了么的收购和重定义,逻辑是一致的,就是在对线下商户资源进行控制,对自身运力进行补充,以此来增强对底层支付的护翼。

张旭豪说自己之所以选择阿里是因为阿里拥有更多的资源;其实阿里之所以溢价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不也是看上了它所拥有的资源吗?

都说互联网下半场是线下流量之争,在小爆看来,未来的竞争中,多场景构建只是互联网公司的求生、求稳因素,是否有能力掌控核心资源才是大小巨头们的决胜、致死因素。

总而言之,谁掌握了核心资源,谁就有可能在未来被朱啸虎叫BABA!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IT爆料汇 的原创作品,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阿里、美团和滴滴之间,敌友如何分?

阿里VS美团:外卖行业的中场战事

代理《旅行青蛙》的阿里游戏,能和吃鸡的腾讯一较高下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