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育产业之父”魏纪中:我们必须要有勇气去拥抱电竞

摘要:在魏老看来,由于年轻人的兴趣转移,与科技化的趋势加深,电子竞技的出现是一种时代必然。而对于传统体育来说,倡导更多年轻人加入其中也是十分必要的。

有关电竞,传统体育人有怎样的看法?魏纪中老先生的观点无疑是非常值得倾听的。而专访对话之后我们发现,魏老与电竞的渊源极深,也有着很多值得行业参考与重视的真知灼见。

在中国体育界,有这样一位举足轻重的老人:

他先后担任过十二年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国际排联第一副主席,亚奥理事会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1990年,他主持参与了2000年奥运会的申办工作,尽管最后北京以2票之差败给了悉尼,但正是由于他努力,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经验;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申办成功,担任主席特别助理的他,也绝对称得上是功不可没。

这位老人便是被誉为“中国体育产业、奥运产业之父”魏纪中。在如今中国电竞产业高速发展之时,这位传统体育界的泰斗级人物也开始关注起了这项新兴运动。

2018年3月17日,身为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的魏老来到了第二届WESG全球总决赛的举办地海口,体育产业生态圈有幸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新闻媒体,和魏老专门聊了聊他眼中的电子竞技。

生态圈记者与法新社一起,对魏老进行了采访

“这不是我第一次接触电竞” 

“我第一次做电竞比赛是在2007年澳门的第二届亚室会上,当时的我还不太懂电竞,但是他们告诉我,这个年轻人喜欢,而且亚洲几乎所有的国家的都有。” 

在采访的一开始,圈哥本以为坐在对面的这位体育界泰斗会对这项新兴的运动并无太多接触,但事实上魏老和电子竞技的情缘很深,他也是最早在中国官方层面推动电竞发展的那批人之一。

第二届亚室会盛况 

在他看来,由于年轻人的兴趣转移,与科技化的趋势加深,电子竞技的出现是一种时代必然。而对于传统体育来说,倡导更多年轻人加入其中也是十分必要的。于是,在这种观点的推动下,魏老和当时的亚奥理事会又帮助电子竞技,加入了后来2015年在韩国仁川举办的亚室武会。 

“电竞是体育的第三个层次” 

尽管魏老本人对电竞的发展表示支持态度,但社会上争论“电竞是不是体育”的声音也至今没有停息过。尽管在此期间,已经有业内业外许多人站出来予以解释,但也始终难以让公众得到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同样,圈哥也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魏老,作为“中国奥运产业之父”,他的回答会更具有权威性。

“现在世界上体育竞赛共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身体竞技Physical Competition,类似于奥运会;第二层叫脑力竞技Mind Games,比如各种棋类;而电子竞技Esports是第三个层次。”

魏老认为,我们目前所熟知的奥运会等身体竞技比赛,其实始于工业化开始的这段时期。而在更早时期的、在古代奥林匹亚举行的运动会中,他们的比赛项目只有两种——角斗和田径,主要是由贵族下注、奴隶比赛的赌博行为,在比赛后奴隶要么死要么解放,根本就不属于体育竞赛的范畴。

“在工业化开始时,社会和国家间总是充满着经济等各个领域的竞争。当时由于法国在和普鲁士(现德国)的竞争中总是失败,民族精神一度低落。顾拜旦到了工业化高度发达的英国,考察了他们民间的游戏Games,再把它引进法国,企图振兴民族精神,后来就成了奥运会Olympic Games。”

他解释道,正是由于当初大家互相竞争的“博弈思维Mind”出现,才后有了身体运动Physical Competition的奥运会,所以其实第二层的出现是要早于第一层的。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动不动身体去判断某项运动是不是体育,这种说法缺乏历史根据,更是一种浅薄的理解。

另外,电子竞技Esports这一层次参与者数量高、触及成本之低也是另外两个层次所不能企及的。

魏老告诉我们,国际奥委会当时改变自己对电竞态度的一项意见在于:身体运动和脑力运动首先要学会规则、同时还要有足够的身体条件和脑力天赋支持,所以参与者越来越少,金字塔越来越窄;但电竞有一个引导性学习的过程,它的触及成本极低,残疾人和正常人、男性和女性都能够平等从事这项运动,也不受限于场地和天气。

“对于电竞我们要有两种勇气” 

对于以上意识形态的区别,即便是现在国际奥委会内部,也确实还有没想通的人。但就目前全球电竞发展现状和狂热的年轻人群体来看,接纳电竞已经成为了一种时代必然。

在两会上,有代表提出当前中国社会有许多年轻人因为沉迷电子游戏,导致荒废学业和生活。因此,和电子游戏同气连枝的电子竞技也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牵连,许多人认为不能让电竞成为游戏沉迷的挡箭牌。那么游戏和电竞,他们彼此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 

在此前另外一个采访中,国际奥委会委员、著名冰球运动员安吉拉女士告诉圈哥:“电竞选手的训练和传统体育运动员的训练是一样的,都先要达到沉迷专注的状态。但和玩物丧志的沉迷不同的是,电竞选手的训练有一套科学完整的计划、他们的作息时间接近于传统体育,是体育训练的一个分支。相反,那些漫无目的的玩耍则是沉迷。”

国际奥委会委员、著名冰球运动员安吉拉女士接受采访

而在魏老看来,这两者边界模糊导致的认知偏差确实容易形成,但不能因此而拒绝电竞,正确的做法是勇于面对、兴利除弊。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面对电竞必须要有两种勇气。第一是有勇气面对现实,电竞的出现是时代必然,我们也必须去接受,不要它会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第二个是有勇气兴利除弊,规范化管理现在的电竞训练模式,使得它更向传统体育靠拢,并在青少年群体间树立正确的电竞职业观。” 

“身体素质取决于自己,责备游戏是因噎废食”

在2018群体赛事发展研讨会上,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曾在发言中表示,如今我国青少年身体素质的下降,和游戏、电竞的“过于发达”有着直接联系。事实上在体育界,和魏江雷持同样意见的人也不在少数。那么,难道游戏和电竞的发展就这么和身体锻炼过不去吗?

“人的身体素质取决于他自己,身体锻炼最重要的在于自觉性,当人们感觉需要锻炼、提升身体素质时,那么他自己就会去。”在魏老眼中,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比如香港的那些大老板,他们每天工作非常辛苦,但即便如此自己也能意识到锻炼的重要性,经常去游泳打球。”

积极进行锻炼,已经成为了一些电竞战队的固定科目

对于那些相左的看法,魏老反而认为它们多少存在着以偏概全之嫌。就和之前的一种说法类似,因为打游戏而学习不好的人确实存在,但这也不是多数,因为即便不是游戏,也会有别的东西来毁掉他,我们不能因为这种个例去全盘否定游戏是不好的;同样也有因为打游戏而聪明绝顶的人,他们不到30岁就家财万贯,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完全肯定游戏就是好的。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一方面年轻人自己要意识到主观能动性的重要,去权衡地发展;而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加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来一点点地减少这种负面效应,也就是之前所谓的兴利除弊。在所有可能的处理方案中,因噎废食是最糟糕的。” 

“电竞和体育必须要有共性” 

2017年9月19日,亚洲电竞协会宣布成立,霍启刚担任首届主席。而谈到电竞入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提出三个观念,反对暴力游戏提倡体育模拟类游戏、建立公平公正的规章制度、成立完善的电竞协会。

在传统体育的思路中,这本应是一件电竞正规化进程中的一件大事,但却由于其余电竞协会的不承认、厂商间的角力,导致这一事件的影响力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高度。

延伸阅读:霍启刚出任亚洲电竞协会主席!但电竞与奥运,到底是谁需要谁?

同样是入奥,魏老是不仅是推动北京申奥成功的最大功臣之一,还是国际奥委会的常客,在此前的一次会晤中,魏老曾和IOC建议,不要承认在现在国际上最大的五个电竞协会的官方性。

“电竞和体育必须是要有共性的,我们都知道国际奥委会旗下是有许多单项体育协会,每个分会控制一项运动。但在电竞里面,这样的组织架构是没有的,电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你不能用这一个概念去运营整个协会。这是体育发展的规律,这也是电竞作为体育的一个层面,所必然要接受的一种阶段。”魏老直接点出了目前电竞协会存在的不足。

另外,他也指出了电竞目前做的出色的地方。魏老认为在传统体育中,规则的修改是要倾向于弱者的,比如篮球运动曾多次修改规则,来减少了身体对抗带来的优势,盘活了如今以金州勇士为首的小球打法,让小个子球员在高人林立的篮球运动中也能找到机会,这是一种平衡。而在电竞中许多游戏也有着修改版本的传统,这其实也是一种保护弱者,免受一种过强打法的摧残,同时丰富了观赏性。

“电竞和体育产业都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 

“当体育成为体育产业的时候,它就会受到利益的驱动,那么就会把路子走歪。想当年萨马兰奇亲口对我说,体育脱离不了经济,但是体育不能被经济所领导。”

在足球领域的投资人纷纷质疑德甲球队“你能投资我们,但不能领导我们”的做法无脑时,魏老站出来为之力挺,认为他们保持了体育的纯粹性。事实上,当体育产业这个名词出现以后,产业商业性和体育公益性的冲突也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延伸阅读:谁支持,谁反对?德国足协掌门人因“电竞VS体育”打脸总理

而当电竞的时代到来后,游戏厂商发现了电竞赛事有着极佳的游戏营销效果,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厂商官方赛事,并利用直达C端的渠道,一度将第三方公司办的电竞赛事挤到了生死边缘。事实上,我们从商业角度来分析,游戏厂商作为电竞项目IP的持有者,厂商官方赛事自诞生之初在理论上就无可争锋,通过上游优势来控制整个产业也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我们一定要注意,体育是有公益性的,哪怕是现在的体育产业,都不能忘了这个本,去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我讲过电竞和体育是要有共性的,所以你回头看电竞的厂商官方赛事,我们永远不会承认他是体育。”对于厂商官方赛事风头正劲的局面,魏老表达了他的观点,但很明显光靠这个观点是无力改变行业的。

而他出席的WESG则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情景,赛事主办方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向体育产业生态圈表示:“我们做WESG不但这届投了2个亿,而且在五年之内都是要投入,就没有想过要盈利。我们的目的就是让电竞要和传统体育接近,并推动它入奥。”在这番话的背后,其意下所指便是体育的公益性,这点和魏老的想法不谋而合。

延伸阅读:专访阿里体育王冠:办WESG不为赚钱,而是为了更好的行业未来

国际奥委会委员安吉拉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她认为电竞进入奥运需要有更多的第三方赛事站出来,而不能仅限于目前厂商官方赛事盛行的局面。同时奥运电竞不能是单一的一款游戏,而是需要更多品种的游戏,且不能让游戏厂商控制了体育的思维。

在经历了一上午的采访后,圈哥能够深切地从对面这位年逾耄耊的老人身上感受到对电竞的热情。面对社会中目前仍旧存在的异种舆论,魏老一方面希望外界能够更有勇气地去接纳电竞,另一方面也希望电竞本身能够在未来和传统体育之间能找到更多的共性。

不过概念和商业往往是两回事,在经历过电竞意识形态的争论后,国际奥委会和电竞下一个争论点来到了“游戏IP持有方、游戏厂商该不该控制电竞”这个话题。单从商业的逻辑看,“从厂商手中夺走控制权”现在来看仍旧是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但另一方面厂商似乎也不甘心放弃“体育化”的策略思路。所以,未来双方的博弈还将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文/ Alvis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Alvis雷,责编:王彤。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