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究竟有多毒,至于让微博这么紧张?

摘要: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哪家互联网企业说出这句“Karma is a bitch”呢?

今日头条之后,又一款奇迹产品出现了。

QuestMobile显示,春节期间抖音的日活已经达到6000万以上,数次登了Appstore免费榜单第一名,毫无疑问跻身在了内容消费产品的第一阵列。不知不觉间,“karma is a bitch”的换装小视频和“C哩C哩”凭借着有毒的音乐节奏和洗脑的视觉特效被大量年轻人所熟悉。

最近几年每年春节几乎都会成就一款产品,前两年是移动支付的微信红包和支付宝,今年则轮到了抖音。和前两款产品不同的是,移动支付具有工具属性,这类产品的火爆实际上对其他电商、O2O一类涉及到支付的产品是有益的。可抖音这类内容产品不同,内容消费具有排他性,用户在使用抖音时,其他的快手、微信、微博、知乎等等一系列产品都在损失自己的日活。

随后一篇名为《抖音的野望,快手的危机》的文章开始在互联网圈疯传,人们开始将抖音和快手进行对比:两者都主打十几秒的短视频,都在不经意间得到了惊人的增长。

最近一向低调潜伏在三至五线城市/乡镇的快手也有动作,冠名了不少综艺节目,其中就包括《奇葩大会》、《声临其境》这样面向一二线城市年轻群体的作品。这一群体显然是和抖音受众群体高度重合的。

就在所有人以为快手和抖音必有一战时,没想到微博率先发难了。   

 “别碰明星”是微博的最终警戒线

头条系与微博之间的摩擦从去年就开始了,今日头条推出的短讯息模块“微头条”因涉嫌擅自抓取微博内容,被微博停止了内容抓取接口。而最近很多抖音用户发现,当转载抖音视频到微博时,会自动转为仅自己可见。

如果之前停止内容接口是因为微头条出现过疑似侵权行为,那这次微博对自己用户的正常转发进行限流,就是非常明显的封杀信号了。

抖音究竟有多毒,至于让微博这么紧张?

向前追溯到2013年,微博曾经经历过一次危机。彼时微博赖以生存的社交流量被微信截获,甚至影响到了14年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募资金额。

等到15年乃至16、17年重回百亿市值俱乐部时,撑起微博的是一直播、小咖秀、秒拍组成的产品矩阵,而在这些产品矩阵中心的,是以CCO贾乃亮为首,靠卓伟、赵五儿的工作成果牵动的明星流量池。尤其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出现了第一次体育明星娱乐化大潮,秒拍和一直播凭借着傅园慧、张继科这些“网红”运动员的人气扶摇而上。彻底为微博系奠定了“娱乐之王”的地位。

每一次因为明星公布恋情、出轨的宕机背后,都是微博甜蜜的困扰。流量汹涌来去,只为明星,不为产品。

同时微博也逐渐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恶龙”,对普通用户限流、将时间线改为信息流、加入粉丝头条等等流量付费入口……

两者结合,就意味着微博对普通用户非常不友好。当普通用户们开始为了躲避广告和限流下载微博国际版时,就注定了他们想要的只是明星和网红的最新消息,但对微博这款产品深恶痛绝。

并且这些普通用户中还存在着无数草根网红和小MCN机构,在限流和头部明星的影响下,微博无法成为他们的名利场。

抖音则很巧妙的抓住了这一空缺,开始捕捉网红中的潜力股。就拿去年夏天爆红的网综《中国有嘻哈》来说,在节目初期抖音收揽了一大部分选手,谁也想不到随着节目的播出这些选手成长为了能拿下麦当劳、雅诗兰黛代言的明星。

抖音显然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并且发挥了头条系“有钱就是为所欲为”的特点,邀请了大量明星入驻。刚刚以游客身份在抖音随便刷刷,就看到迪丽热巴、陈赫江疏影、欧阳娜娜等等一众熟悉的面孔。

更友好的流量政策、短视频录制发布的工具属性,再加上同样的明星资源。对于微博原有的用户来说是极大的诱惑。

抖音这么做,无疑触碰到了微博的底线。

更何况头条系最擅长的就是从其他平台挖角KOL,微头条、悟空问答发展初期都曾高调挖角过竞品KOL,就连特别符合快手气质的MC天佑都曾被头条系的火山小视频挖角。 

如果说微博受到抖音威胁是因为自身产品存有不足,那么快手就纯粹是因为和抖音占据了同一生态位。

如今抖音来势汹汹,快手真的应该紧张了。

有毒的抖音,毒在哪里?

有能力挖走明星,其他的美妆博主、段子手、网红们自然也不再话下,受到抖音威胁的何止微博和快手,还有其他大量内容消费产品。

有太多内容消费将自己的功能定位成“杀时间”,利用粉丝效应、利用精准的推荐算法,这一切只是手段,最终目的就让用户一条接一条看下去。这一定位恰好落在了抖音以及头条系产品的生态位上。

抖音显然是杀时间的集大成者,只要用户们想要放空大脑,将时间交给眼前的一方屏幕,抖音就能用洗脑的背景音乐和无数年轻鲜活又有趣的面孔满足他们。如果打开抖音,会发现根本没有明显的信息流排列,直接向用户展示内容,下滑进入下一条。用户自己无需动手进行任何选择。

从今日头条的信息流推荐开始,头条系产品越来越擅长做这种替用户做决策的事。当用户的决策窗口变小,无形中也会减少用户跳出的几率——根据《经济学人》显示,今日头条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了74分钟,超过了Facebook和微信。而抖音作为一款以15秒为单位的短视频产品,日均使用时长竟然达到了20.7分钟。而作为我们平时处理工作、社交的重要工具,微信的使用时长竟然只有66分钟。

这样看来受到头条系威胁的何止内容消费产品,微信、微博、小红书、各种手游……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只要一款产品需要独占用户的注意力,就会和头条系的时间杀手们产生竞争。

(与爱奇艺网综《偶像练习生》合作的小红书,也借由粉丝效应走上了“杀时间”路线)

谁会是下一个“抖音追猎者”?

生物学上有个词叫“生态位”,指物种在时间、空间上所占据的位置以及相关种族之间的关系。简单来说,狮子生活在草原,老虎生活在山林。我们几乎很难看到两个有着生殖隔离却又十分相似的物种出现在同一时间与空间中,因为他们会因为竞争而斗个你死我活。

在互联网产业中,微博和抖音,包括快手、知乎、小红书这一系列产品都属于内容消费品,以用户的流量为生,站在了同一生态位上。微博这次“封杀”抖音的举动,显然把生态位竞争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赞助节目、买流量、挖角MCN,从2017年3月开始着手进行运营到获得今天的成绩,抖音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这样的速度放到自然界,抖音可以算是天选的物种了。微博怎能不感到紧张?

总结下头条系的产品矩阵,从新闻资讯平台到短视频,最近还有消息说头条要进军长视频视频做网剧。中国互联网又有多少产品不和头条系在同一生态位呢?今天“封杀”抖音的是微博,其他产品又能“容忍”抖音多久?

比如最近知乎在回答中加入了视频模式,意在鼓励更多用户在知乎中发布视频内容,但最近却看到了不少用户在知乎上发布带有抖音角标的视频内容,无形中给抖音在知乎打了不少广告。之前悟空问答就曾挖角过知乎大V,这一次知乎还会再忍耐吗? 

抖音上最火的BGM是那句“Karma is a bitch”,这是一句很微妙的俚语,可以用来解释一切难以解释的事物。我们可以勉强翻译成“报应不爽”或者“该来的总会来”。

你是一位创始人,你好好带团队、好好做产品。好不容易小有成效赚了点钱,你心满意足,吃着火锅唱着歌。可头条系突然看上你的生意了,做出了比你更洗脑的产品还挖走你平台上的大V,用户也乌央乌央的跟着走了。你面对着满桌杯盘狼藉,心想:我招谁惹谁了?——这就是对“Karma is a bitch”的最好演绎。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哪家互联网企业说出这句“Karma is a bitch”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脑极体 的原创作品,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