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独角兽概念风起,这一次上海互联网企业能把握住吗?

摘要:上海没有互联网基因是大家对它的刻板印象,小资、精致的功利主义似乎与创业维艰天然对立。PC互联网时代,上海崛起了一个又一个巨头企业,而后被兼并的兼并,落寞的落寞,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之下显得更为边缘。

两会期间,李彦宏、丁磊、王小川等互联网大佬都表示愿意回归A股。而目前证监会有意邀请8家知名中概股实行CDR,分别是BATJ、携程、微博、网易以及港股舜宇光学。 

有投行人士透露,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名单中,第一类是已经在境外上市的,包括BATJ在内的大型企业,还有一类被归位“新蓝筹”,是还没有在境内外上市,但已经搭建了VIE架构的企业,比如小米、美团点评、今日头条、滴滴这样的独角兽。 

一时间传闻不断,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很有可能凭借中国存托凭证(CDR)的方式进行IPO,登陆A股市场。总是被认为没有互联网基因,出不了BAT的上海,向来以金融中心著称。上海虽然没有BAT,但互联网独角兽企业数量却仅次于北京,排在杭州与深圳前列。在独角兽概念股兴起的时候,上海或许能够最大限度发挥金融中心对于新技术、新业态的互联网企业的支持。 

上海有哪些独角兽企业? 

上海没有互联网基因是大家对它的刻板印象,小资、精致的功利主义似乎与创业维艰天然对立。PC互联网时代,上海崛起了一个又一个巨头企业,而后被兼并的兼并,落寞的落寞,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之下显得更为边缘。 

但按照产业周期论来说,沉沦与边缘也并不绝对。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十多年的风云激荡和起起伏伏里,哪些企业存活下来并且成为上海的独角兽企业。 

去年底,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大中华区独角兽企业总数达120家,上海独角兽企业数量有28家,仅比北京少26家。上海独角兽企业估值合计4580亿元,占比16%。(注:这只是胡润去年的数据,现在实际情况不完全这样) 

从行业分布来看,上海电商或和电商相关的独角兽上榜数量最多,有8家,分别为返利网、齐家网、找钢网、易果生鲜、拼多多、小红书、洋码头和波奇网。

 

另外,上海在文化娱乐方面的表现也可为浓墨重彩。盛大曾经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文娱产业还没迎来大风口的时候,陈天桥已经布局下文学、影视甚至社交、旅游等板块,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文娱迪士尼的梦想,腾讯接了过来,而且做得更为漂亮。陈天桥转身投资人,他弟弟陈大年在上海创建的万能钥匙现在是上海的独角兽企业。 

王微的土豆被优酷吞并,PPTV归于苏宁, 但不光是上海,05年视频大潮创始人后来全都“功成身退”。而上海还留下了B站这一明星级视频产品。新媒体方面,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界面新闻市场动作频繁,最近引人关注的是收购了蓝鲸。移动音频和内容付费领域,蜻蜓FM和喜马拉雅FM是诞生于上海的两个佼佼者。 

其他诸如汽车交通、医疗健康、房产服务、人工智能、物流服务等领域,上海也都有代表性的独角兽企业。 

海派文化下的上海互联网 

任何一座城市的建立都不仅是外形的建造与财富的聚集,而且也是历史的积淀与文化的结晶,因此城市既有着个性鲜明的物质形式,也有着内涵深邃的文化风貌。 

“海派文化”可以说是中国地域文化谱系中最具现代性的一种文化形态,它具有趋时求新、多元包容、商业意识和市民趣味等特点,而形成这些特点的历史成因,主要在于上海作为商业都会、移民城市和租界社会的特殊历史条件。从本质上讲,“海派文化”是近代中国都市文化的集中反映和典型表现。 

上海是最早的通商口岸和近代的商业都会,对外贸易和商业活动的高度集中以及产业经济、金融经济的蓬勃发展,这些使上海仅用了10年时间,就成为全国最大的对外通商口岸和经济中心。而经济活动的繁盛,商贸、 金融和产业经济的迅速崛起,使服务于它们的各种行业纷纷兴起,新兴的社会阶层不断产生壮大,市民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心态结构、审美趣味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90年代以来,上海有了一大波新的政策红利:全面开发浦东,成立上海证券交易所等等,上海有更多的政策工具。与此同时,海派文化或多或少影响了上海互联网创业的底色:务实低调、细腻精致、做深做透。上海的互联网企业,从老板到员工,在工作拼搏的同时也注重生活品质。 

我们会发现,上海的独角兽企业其实都有一定的历史年头,它们在各自领域的深耕丝毫不亚于北京、上海的互联网巨头。比如返利网已有12年历史,沪江公司化运作到现在也有12年,齐家网13年等等,这些企业几乎也是伴随互联网黄金一代崛起的。 

诚然,很多老牌上海互联网巨头纷纷被收购,大众点评、一号店,包括最近的饿了么。它们最终可能要么站队腾讯,要么被收归阿里。但我们也看到,常年迭代过程中,有些独角兽的地位和影响力与日俱增。 

比如说,B站从弹幕视频网站已经升级成为泛二次元社区,它的活跃用户是BAT都争先抢夺的年轻群体,很大程度上,这些人已经开始接过主流话语权。 

比如说返利网,从电商导购平台已经进阶成为电商平台与品牌方的流量赋能平台,其所建立的是一种信息流匹配机制。返利网是阿里和京东这些头部电商发展的受益者,也是电商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 

汽车交通领域的蔚来汽车、威马汽车也是获得腾讯、百度青睐。这些都说明,上海的独角兽在崛起。与其说上海错过了很多移动互联网机会,不如说其生长的野蛮程度比不过北京和杭州,而这种秩序性在狂飙突进中有时候反而显得珍贵了。 

谁会在A股上市红利中顺利“吃鸡”? 

目前有关独角兽企业A股上市的最新政策风向多来自于“两会”。对于“IPO支持独角兽企业上市”问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政协经济组驻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将继续进行IPO改革的深化。 

2013年的时候,美国著名CowboyVenture投资人Aileen Lee将私募和公开市场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做出分类,并将这些公司称为“独角兽”。Lee发明独角兽概念的时候,描绘的其实是一个具体历史条件下的情形。后来,独角兽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新经济、高科技的代名词。 

相关统计显示,中国大陆的“独角兽”数量在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但这些新经济的代表却大多没有选择在A股上市,出现“墙里开花墙外香”。 

其中,又以美股对中国“独角兽”的吸引力最强,从世纪之交的新浪、搜狐、网易等网络股,到电商时代为人熟知的“BATJ”,乃至近期财报仍在亏损的视频网站龙头爱奇艺,大多选择登陆美股;此外,港股也成为争夺“独角兽”的有力对手,腾讯、众安在线等纷纷在港上市。而A股除了360、巨人网络等少数借壳上市的案例之外,通过IPO直接上市的“独角兽”未见踪影。 

与企业愿意回归A股心声相呼应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首次提出支持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 

 从目前海外“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的路径看,主要有三条:一是360借壳江南嘉捷回归模式。这一模式的前提先要海外私有化退市,然后拆除VIE架构,再国内A股借壳,相对路径较长、环节较多,需要较长时间,且涉及较严格的信息保密要求。 

二是富士康直接IPO上市模式。这一模式优点是干净利落,直观性强。招股书预披露到预披露更新,目前通常需要7、8个月的时间,这也是IPO排队的主要时间。富士康从2月1日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到本周四发审委获批,仅仅用了36天的时间,创造了新股IPO排队审核的梦幻速度。缺点是需要另行组织资产,已海外上市部分不能一女二嫁,对像腾讯百度等整体上市的公司有难度。 

三是采用CDR托管凭证交易方式, 海外上市的中国新经济企业很多是VIE架构,普遍存在 AB 股的安排(同股不同权),有的甚至一直未能盈利。相比修改新股发行制度或者让企业改变股权架构,发行CDR 可以更快、更低成本的突破障碍。 

上海的独角兽中,饿了么被阿里全资收购,B站、蔚来汽车已经准备赴美IPO。找钢网曾表示计划赴香港上市,易果生鲜有过赴美上市传闻。2016年以来,屡传齐家网要借壳上市,沪江网曾透露要在国内上市,返利网也在最近表示今年准备在国内IPO。 

新政策驱动下,2018年或将成为A股独角兽上市元年。除去赴美赴港以及尚没有明确上市时间表的上海独角兽之外,返利网和沪江网可能会成为第一批以CDR模式登录A股的上海独角兽企业。 

严格意义上讲,上海并没有错过任何一次互联网发展机遇。当然其腔调确实有别于北京、杭州,这与当地社会群体分布和人文社会环境存在着密切关联。商业化的、摩登的、精致的上海向来享有一份独特魔力。

作者/吴怼怼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吴怼怼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彤。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