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第一枪,已经瞄准了“共享经济”

摘要:因为Token经济是一个小社会。在这个经济体系中,一个角色完成什么任务,平台给什么奖励,如何最大程度激发成员的自主性?初期糖果投多少,如何给司机定价,创始团队持有百分之多少……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上次与朋友晚餐,朋友肯定地说起:如果有哪个场景,能天然与区块链结合,那就是去中介的场景了,而中介的典型就是共享经济。

此言不虚。 

最近,也的确掀起了一波共享经济区块链热。

比如,薛蛮子做了共享民宿。他用不到4个月的时间,超额完成了在京都购置100套民宿的目标,发行蛮子币,意图就是干掉Airbnb; 

比如陈伟星在海外也悄悄布局共享打车,发行Token,意图取代一切存在Uber的地方; 

而共享单车的试水者优拜单车,也在酝酿借助区块链技术。陈伟星称,ofo创始人戴威也多次和他交流,ofo该如何区块链化? 

经「北纬31度」深入了解发现,共享经济的确将是区块链应用相当结合的第一站。 

01、摧枯拉朽的共享经济

很多人都知道,其实目前无论是ofo、滴滴,还是Uber等公司,说是共享经济,其实不过是新型的巨大中介。 

这些大型中介,搭建了一个平台,比如“滴滴”。它连接了两端:一端是有即时打车需求的用户;一端是有闲置资源的司机。滴滴来聚合、重新分配这些零散的资源和需求。 

此外,“滴滴”还会担任一个信用方。

它不但核实供应方和需求方的真实身份、专业资格和背景资料,还附带提供交易信息、支付工具和点评记录等功能。 

但由于区块链的诞生,这种模式将受到极大的威胁,甚至面临被迅速取代的可能。

因为这种中介模式,天生存在问题。 

比如,之前滴滴巨额补贴,让很多人都习惯了它。但如今,滴滴已经沦为了又一个出租车公司。

百分之20%的抽成,加上其他的费用,司机到手的钱开始大大减少。一名滴滴司机就透露,乘客付42元,他收到的是只有31元。 

“滴滴”有没有价值?有,但它只有软件有价值。

假设出现一个系统,使你可与任何人直接交易,并免于受到欺骗,同时无人拥有该系统,也没有佣金收取方,是不是想象力巨大? 

而区块链的到来,使这有了存在的可能。 

实施起来也非常简单,比如,在某小国的类Uber市场,只要将APP一改,发Token就可以了,其余比如对其身份验证等,一切不变。

这将把中介的利益大大释放出来,而其中收益归给司机与乘客。去掉中介,提高效率,真正产生价值,这就不是空气币了。 

那怎么行?这个系统肯定需要人维护吧? 

没关系,在Token经济中,会有一个基金会。但区别是,他们不是中介,而是手持Token的一个节点,Token可以实现自我激励。万一出现故障,需要维护系统等杂事,交给基金会就可以了。

谈到Token,就是区块链非常迷人的地方了。因为这是一个自我激励的Token新世界,可以充分释放每个人的劳动。

比如用户邀请人进来,可以得到Token奖励。另外,打车软件如果挖矿,天天登录等行为都可以得到Token。

去掉了中介之后,一切的宣传、折扣,激励方式全是Token。

用户可以用Token支付,比如原本需要支付20个Token,而账户中有了奖励的10个Token,这次只需支付10个。

用户手持的Token也可以升值。每个人都手持Token,每个人都可以购买Token,并随时可在二级市场流通。

每个角色都被激励,这将极大释放个体的劳动力。这也将快速颠覆掉原有的打车行业。 

因为无论对于司机,还是乘客而言,都是利高用哪个。所以,有了Token的打车软件,不但便宜,还有一套自我激励体系,这将会病毒般迅速聚集大批司机,原有的打车行业将迅速门口罗雀。

比如,在国外的Arcade City(基于ETH点对点支付的打车软件)已经在美国、澳洲开始布局。不久前,这家公司发布了招募司机计划,随后便收到来自30个城市的3000名司机纷纷报名,这点出乎Arcade City的意料。 

一切来得比想象中迅速。 

02、前行中的难题

以上这套逻辑,如果要在国内实施,政策是最大的不确定。 

而国内最担心的问题,便是非法集资。如果出现家破人亡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和谐?

这很有可能是一场有人造富,有人倾家荡产的行业,这种可能性未必为零。

所以,陈伟星的试水还局限在海外。 

除了政策,另一个难题在于,共享经济与区块链的结合,一定还需要一个强信任的中心。 

毕竟司机燃料、时间都是现实生活中的硬成本,而收到的是Token。如果不是Token背后有一个让司机信任的存在,很难推广。 

而产生信任的存在,可以用类似USDT的模式,背后有美元注入;或者由基金会,募集大量的比特币;也可以类似薛蛮子一样,做了100栋的别墅放在那里; 

显然,小团队根本无法做成此事。

最后一个难点是,Token经济系统的设计。

因为Token经济是一个小社会。在这个经济体系中,一个角色完成什么任务,平台给什么奖励,如何最大程度激发成员的自主性?初期糖果投多少,如何给司机定价,创始团队持有百分之多少……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即便是乐观者,也不得不承认现阶段依然面临诸多问题。

不过未来,一定是属于乐观冒险者的。 

“任何一个新事物开始,都是需要牺牲精神的,我甘愿探路。”陈伟星说道。

“我当时面临被出租车龙头暗杀的风险,面临进去的风险,来做快的的尝试。如果不是当时的冒死精神,就不会有现在的滴滴打车模式。现在的区块链,融入打车模式,一定也值得探索。”

文 | 三眼乌鸦 李小白

来源 | 北纬31度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三眼乌鸦 李小白,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