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特币说不: 币圈的不可一世与“一地鸡毛”

摘要:交易所的安全与监管是交易所的生命所在。现在虚拟币交易所无论是外部黑客在安全上对用户收割,还是内部人员通过技术手段在监管无法抵达的地方对用户进行收割,这些都是对虚拟币二级市场信任的直接冲击。

“一地鸡毛”?币安黑客事件之前后

近日币圈新闻不断,第一大新闻是币安被黑客攻击了,事情是3月7日,有币安用户反映自己账户被盗,数字货币被按币价交易成为BTC。

同时在市场上,各种虚拟币都在普跌,币安平台上VIA(维尔币)出现暴涨,拉升到原价100倍。

币安对异常账户进行冻结,24小时内VIA的成交量在所有数字货币中最高,相当于13948个BTC,按照BTC1万美元的价格计算,交易量约为1.4亿美元。 

针对这个事件,币安出具了说明,3月7日22:58-22:59两分钟内,VIA对BTC出现了交易异动,触发风控,自动停止了提币。

币安称:“这是一次大规模通过钓鱼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 

该说明称,黑客在长时间里,利用第三方钓鱼网站偷盗用户的账号登录信息。最早被钓鱼的账号可追逆到1月初,但大多数账号是在2月22日左右。黑客获得账号后,自动创建交易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之后便无动作,直至3月7日。 

在3月7日夜间,在两分钟内,黑客在VIA/BTC(BTC)交易市场,程序化下市价买单,和31个预先充值VIA币的账号高价卖VIA,目的为把BTC输入到31个预先准备的账号,然后迅速想将这31个账号里的BTC提走。

但因异常交易触发了自动风控,导致提币暂停,这些币并未被提出。反而,这31个账号预先存入的VIA币也被冻结。黑客非但没有提走币,反而自己的币被扣留。 

在这次攻击中,虽然黑客没占到便宜,币安客户也没有损失。但VIA币的不正常上涨,依然把交易所的安全问题再一次提到投资者面前。 

币安事件还没结束,3月8日日本监管机构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FSA)于今日(3月8日)发布了8道“肃清令”,第一道为成立了“虚拟货币交易从业者研究会”;余下7道均为“罚单”,2家被关停,5家被要求整改。

被关停的两家分别是:Bit Station Co.,Ltd(运营Bit Station交易所)和FSHO株式会社。日本金融厅关闭两家交易所的原因是其“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保护客户和防止洗钱”。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则在周三发表声明,警告投资者不要在不受监管的交易所进行投资,并建议对各个交易平台实施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

声明表示:“如果一个平台以‘交易所’的名义进行运营,提供等同于证券——根据联邦证券法的定义——的数字资产的交易,那么这个平台就必须作为一个全国性的证券交易所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或是被豁免注册。

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职员担心,许多在线交易平台在投资者看来可能像是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过的、受到监管的市场平台,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很多平台都自称为‘交易所’,这会给投资者带来错误的印象,使其认为它们是受到监管的,或是满足了作为一个全国性证券交易所的监管标准。” 

由于面临着加拿大和美国当局的压力,谷歌或跟随Facebook(NASDAQ:FB)和Twitter(NASDAQ:TWTR)等科技巨头的步伐,也开始禁止数字货币广告。

谷歌悄然清除了数字货币的广告和内容,其用户声称在使用谷歌服务宣传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产品时存在困难。据内部人士称,谷歌可能会在3月份发布官方禁令。

随着世界各地监管节奏的加快,可见虚拟币交易所的安全监管形势多么严峻。 

来自上海和北京的消息,网上流传央行官员开始着手调查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很有可能将取消对虚拟货币交易的禁令。经中国证券网记者求证,相关报道与事实不符。

目前,各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在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统一部署下,积极开展相关清理整顿工作,该项工作正在持续有序推进中。

韩国关税厅(韩国海关)正在深入挖掘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区块链等尖端技术的潜力,提升业务管理效率。为了加速部署区块链技术,韩国海关正在筹建一个大数据分析中心,以提高非法物品识别的准确性和时效性。此外,他们还打算建设一套通关系统,拟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筛选和检查高风险物品。 

而除了交易所的安全性被推到投资者面前,在北京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则因一篇名为《庄家杜均》的文章上了舆论头条。

与赵长鹏“境遇”相似的是,该文直指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坐拥私募股权投资、垂直行业媒体和数字货币交易所三大核心资源,在ICO中进行了内幕交易和暗箱操作。

在众多负面新闻影响下,8日晚间bitmex、币安、gate、Bitfinex等多家交易所官网或APP疑似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根据CoinMarketCap.com的数据,8日凌晨,排名前十的数字货币全线暴跌,截止发稿,24小时内跌幅均超5%。

最新数据显示,24小时内,以太币价格下跌5.5%,瑞波币价格下跌5.7%,莱特币下跌6.2%。3月9日据外媒报道,币安、火币pro、bitmex、gate、bitfinex等多家主流虚拟货币交易所无法访问或速度缓慢的原因,或可能是遭到了大规模DDOS攻击。 

交易所的安全与监管是交易所的生命所在。现在虚拟币交易所无论是外部黑客在安全上对用户收割,还是内部人员通过技术手段在监管无法抵达的地方对用户进行收割,这些都是对虚拟币二级市场信任的直接冲击。 

种种迹象表明,不可一世的币圈和交易所们,开始进入了“一地鸡毛”的阶段。

苟延残喘?2013年的“风云再起”群

当下的币圈,一片低迷,一方面私募的代币上交易频频破发,价格也一路走低;另一方面,则是交易量少的可怜,没有买卖,就没有币圈的繁荣。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当下众多的大机构都已经撤离,只留下一些小散户,在这里瞎扑腾。这其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一些代币之前在一些小交易所上发行后,价格尚能维持稳定,甚至有所上涨。

但一旦上了诸如全球第四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火币这样的大的交易所,为何就呈现断崖式下跌?这背后也暴露出虚拟货币交易的一些潜规则。 

虚拟货币行业里的一层猫腻。众多的代币发行方,首先选择上一些小的交易所,这样盘子小,有利于控盘,也有利于探盘。这时候的交易量很小,大的持币方也没法套现清仓。

而随着登陆火币这样的大交易所,交易量增大,众多的持币方都选择抛售,只有抛的,而接盘的就那么多,自然价格狂跌。

此外,这也和代币发行方有莫大关联。要上火币,必须要给火币一大笔银子。

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么大的一笔费用,自然要从虚拟货币交易者也就是众多的散户割韭菜而来。区块链的币圈就是资本的游戏,其实在二级市场币圈已经同区块链没有多大联系了。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的比喻,已经充分揭示了它的特性。

从2013年BTC到中国到现在ICO遍地,仅仅5年时间创造了无数的暴富传说,在各路媒体大咖推波助澜下,区块链俨然成为了当今最热的话题。 

2011年在中国只有极少的极客知道有一种虚拟币叫BTC。这是中国最早接触虚拟币的人,但由于当时虚拟币价值很低,BTC在当时并没有形成交易的潮流。 

2013年BTC开始在中国被人们交易,不到1年的时间BTC价格上涨95倍,吸引大批的投机客入场。有当时相关报道指出,2013年中国BTC圈子聚会,四成参与者是“中国大妈”。

这种所谓的币友联谊会,应该说是币圈形成前的雏形。回顾当时联谊会的报道,联谊会上领头人是以买矿机,微商方式让投资者投资矿场或建立所谓BTC商城等手段鼓动资金入场,和区块链完全无关。

不知道有谁知道“风云再起”群⋯⋯这个群可是堪称所有BTCQQ群的鼻祖级老群,后来的什么盒饭群,暴走群之类都是依靠这个模板来进行的。

当年的这个QQ群主是个牛人,立志宣传推广BTC,将传销大业进行到底,那时候币价不高,貌似是十几块钱还是七八块钱来着?

总之不是很贵,于是群主发下豪言,谁进群来,我就送人一个币!黑眼珠白银子,哪个不爱?不少人也就跟风涌入,群主慷慨解囊,来者送币绝不食言。他手中币又多,多半群里人起哄跟他讨要,他也送出不少。

不想后来币价飚起,而他又成功踏空,等到币价八千之时⋯⋯他手里已经是一个币都没有了。反过头来跟群里说,我散出去那么多币,你们返还我一点吧。群中无一人答言发声。 

由于投机者的入局,致使那些想了解数字加密货币的人,也望而却步了。因为氛围就很奇怪,整个媒体充斥的都是关于如何利用数字加密货币一夜暴富的新闻,随便加一个群都是炒币,矿机,交易所。你很难在国内找到一个讨论区块链技术的群或者论坛。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投机者都赚钱了,听闻一位期货界大佬,平时期货操作精准无比,擅长打探各种消息。于是那年比特儿被盗七千多枚BTC的事情被他第一时间打探到了。

他顿时兴奋,开始做空。于是空单妥妥的第一时间下好,可惜⋯⋯人民群众还不知道这个事,反而还在一个劲的买买买,币价涨了一天,于是顺利被爆仓。

当然这还不算完,大佬恼羞成怒,怒斥币民都是一帮傻逼,居然这样还能上涨?算了,还是跟随这帮乌合之众走吧,又买了币下了多单,准备跟着人民群众吃肉喝汤。这个时候比特儿和存钱罐一起发难了,那个大佬再次被顺利爆仓了⋯⋯ 

2014年年初国内虚拟币迎来爆发,一年之中出现300多种虚拟币。其中2/3是没有钱包的假币,能下载钱包的也有70-80种虚拟币,而虚拟币交易所也一下爆发了几百家。

到2015年国内币市场能打开并能从主节点正常更新区块链的,连10个都没有,也就是,当年的虚拟币存活率不到3%。虚拟币交易所几乎90%以上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消亡。

那段时间国内炒币成风,“抄底”如同点石成金的咒语。炒币者中有不少年轻人,“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在错失楼市和股市的赚钱机会后,有人认为炒币将是自己人生中为数不多的“逆袭”机会。

而对区块链的认识也只停留在BTC等虚拟资产投机品阶段。而在同期国外的区块链研究开始走向高峰,国外不光是BTC,以太坊等区块链技术都在蓬勃发展当中。 

2016年以太的大庄家万向开始发话,硬生生给币圈做了个分叉。他们认为炒币很low, 挖矿很low, 众筹很low。 区块链在工程技术层面还不够成熟,离金融行业大面积应用还需要数年时间。

区块链上一直有两拨人,在不同的方向做着不同的事。

一拨人专注于挖矿、炒币甚至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筹资,业界俗称"币圈";

另一拨人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应用,甚至从区块链底层协议编程开始做起,业界俗称"链圈"。

区块链技术目前的成熟程度,对于"币圈"来说,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他们对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并不关心。但是对于积极探讨区块链在各行各业应用的"链圈"来说,区块链技术目前还存在不少技术瓶颈,妨碍了各行各业的区块链+。

在链圈出现以后,区块链技术不再特指虚拟币。而是作为了一种技术存在,2017年当徐小平说出“ALL IN 区块链”“区块链+水泥”的时候,这个大风口被彻底点燃。

直至2017年9月国家出台ICO相关政策,而肯定区块链技术时。币圈已经基本完成了它的使命,它成功的把人们的关注点带到了区块链领域,但和万事万物一样,区块链技术的成长,将对币圈产生清理。

币圈的暴力也将从投机暴力逐渐演变为链圈的价值投资。币圈其实不会死,但是也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了。

来源:荣格财经

文:屈公子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屈公子,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