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学科 独家专访丰联丽格院长王冀耕

摘要:敢说“不”需要能力支撑,会说“不”需要智慧维持。见证医美行业发展变迁的王冀耕是医者、师者亦是学者。对于行业的格局与见解,折射在他对待事物的看法、做法上。

文丨杨慧林

采访丨沈娟 杨慧林

“美容外科,易学难掌握”。1987年,年轻的王冀耕医生,第一次听到著名整形外科专家罗力生老师的这句谆谆教诲。从此,这句话一直伴随他的职业生涯。三十多年过去,至今他表示,自己仍然在“掌握”中……


王冀耕认为,作为一个整形美容医生的执业能力应包含三方面要求:第一,要有精湛的技艺;第二,要有良好的医疗道德风尚;第三,要有人文情怀。有了前两者,可谓德艺双馨;只有达到第三条,才能成为集大成的现代美容医生。

人文:让医疗更高级

在王冀耕看来,人文情怀是最重要的。国外医疗就特别重视人文精神,一个小细节就能看出。美国很多医生名字后缀不止有“MD”还有“PhD”,“MD”是医学博士,“PhD”是医学人文学博士,医学博士已非常难得,但是优秀的医生都是“MD+PhD”。

具体来说人文精神是什么?怎么去定义人文精神?王冀耕认为核心跟他讲过的“消费者金标准”相关,就是要站在就医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充分理解就医者。

以人文精神为区隔,产生了两种医学模式:一,传统的纯生物医学模式,特点是,治病救人,满足基本医疗需求;二,现代医学模式,特点是包含社会、心理和生物三重属性。

就拿癌症病人来说,纯生物医学模式下,医生问你“是要病还是要命”、“死马当做活马医”……总之,一个套路就是手术、放化疗,期间完全没有人文关怀,所以好多人不是病死的,是抑郁而终的。

在现代的医学模式下,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第一步,从社会层面,医生会帮助身边人正视癌症,不歧视怜悯你,你还是很有尊严;第二步,重点帮你调整心理状态,树立正确的疾病观,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以此调动身体的抵抗力;第三步,才是配合医生生物医学治疗手段,全面来治疗你的疾病。

因此王冀耕认为,同理现代医疗美容整形中,纯生物医学的治疗,只应占比三成,更多的60%应是人文心理及社会需求的洞察。“这就是我为什么在治疗的时候,特别愿意跟人聊天。从形式上的沟通,最终达到心灵的沟通,最终要试图全面了解他的需求:年龄、审美观念、兴趣爱好、教育背景、家庭情况以及经济承受能力等。”

“你提出要求,我作为医生能不能达到?我能达到什么程度,达不到,我是否可以沟通尝试其它方法?”王冀耕认为这是最基本的。同时,好的美容医师还要学会正确甄别美容就医者的需求,在其自我评价体系及社会评价体系中寻找最佳平衡点。

要会沟通,也要敢于说“不”。“昨天我这来了一位顾客,为了眼角这个地方,睡不着觉,因为眼角有个勾,其实我们其它人看着眼角还行挺好看。”这就是自我评价体系出了偏差。“曾有就医者非要做两个扇风耳,技术上可行,但我不会做,因为不符合大众审美情趣。更夸张的是还有一个演员跟我说,能否在脑袋上给她做个尖出来,像金字塔似的。”这就是违背社会主流评价体系的事情,要学会拒绝。

技术:成败关健标准

一个医生成长过程漫长而艰辛,在医美“易学难精”这条路上,“受教、学习、分享及绽放”是技术道路上的完美轨迹,王冀耕多年前就曾如此分享。

医美行业的激烈竞争众所周知,很多人都以独门技术傍身。踏入这个行业的第一步,对任何人都是受教、学习,而开放的形式分享技术是王冀耕不间断在做的事情。“我想为更多人服务。除了为美容就医者服务,还要为医生服务”。所以,多年来王冀耕教授除了自己主动学习,还在不断把原来积累的经验分享出去,把自己的技术传承下去。

在微创技术还没有得到普遍推广时,王冀耕就开始在全国做推广和培训。早年,很多正规医院是拒绝应用肉毒素的,而现在看来,肉毒素和光电产品用于美容,是这个领域在本时代的两个革命性技术,所以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医美行业。

王教授的“解剖提升”、“结构填充”,还有“胶原再生”年轻三部曲,在行业里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提出要针对个人进行个性化分析,进而提出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


▲王冀耕医生在手术中

2017年11月8日,王冀耕开始做手术直播,他说“怕人看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简单,另一种是藏拙。不会分享,肯定是永远进步不了的,因为你不分享给别人,别人凭什么分享给你,学会分享,医生才可能进步。”

对王冀耕来说,手术直播的效果显而易见。第一,朋友多了。第二,他人也会愿意分享。“很多看到直播的医生,觉得手术做得好,就会推荐过来求美者,实际上这是双赢。”

风尚:有尊严的医生集团

从丰联丽格的团队集结之初,就有人问王冀耕员工的诉求是什么?王冀耕用两句话概括“有尊严地工作,争取过体面的生活”。他认为,整个团队的潜力及素质,至关重要。

“我们所有的市场都是以医疗为载体、医生特色为核心”。针对医美行业普遍存在医院医生不够,需要去外借的情况,王冀耕的解释是,“开工厂没有工匠去生产加工是最悲哀的事情,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不缺医生。”王冀耕的优势在于,其所带的学生为人才上提供了保障,“我们的医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可以说我们能形成一个小型医生集团。”


▲王冀耕教授与颜士钧医生参加学术交流活动

  

从短期来看,王冀耕说“我们医院虽然容量有限,但要尽绵薄之力做好服务。主要包括三方面:第一,为外表服务。第二,为医生们成长的路径服务。第三,开展并做好特色服务项目。“我们计划在每年最起码要推出2~3项新的医疗美容服务项目,提供更加专业化、国际化、人性化的医疗美容服务项目。”王冀耕说。

问及一度火热的韩国整形,王冀耕认为,技术上国内外是相通的。但每个国家美容诉求不一样,就是“集众家之所长,来为我们的美容就医者服务。”有更好的值得借鉴的就用“拿来主义”,值得改良的东西也要大胆去尝试。

现在市场上用的很多手术床、麻醉剂、心电监护仪等器械、耗材设备都是国外进口的。王冀耕说“一般是美国、以色列、日本、韩国这几个国家的仪器更为精密,用得比较多。我们国家的仪器有点像汽车行业,是合资品,进步确实需要一个过程。”

“论医疗技术的平均操作水平,中国的医生可以说是最强的。但国外很多地方在理论、工艺、设计上确实比国内要强,这一点不容否认。”国内医疗美容受众人群大,是巨大的市场。从审美意识和操作动手方面看,国内的医生有大量的临床实践机会。

“每个国家,都有很多很优秀的医生,但也不乏有很多滥竽充数的医生。”王冀耕认为,说到底医生的实力及成长空间,取决于自我修养。

对话王冀耕:医美是医疗行为

《四百味》:医美离消费端如此近,您认为是消费行为还是医疗行为?

王冀耕:因为它关系到求美者的身心健康,而确确实实要破皮、入肉的,这是一个医疗行为,医疗行为本身就是很严肃的一个问题。但我也不否认它的商业化属性。

《四百味》:在您看来医美行业是不是越来越趋于专业化和细分化?

王冀耕:从普遍程度来说,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把一件事情做好、做精是不太容易的事情。但是,美容整形做某一个部位把它做好还不够,需要有整体的观念,认清有局部和整体的关系,和谐才是美。

《四百味》:您提出“消费者标准是美容医生的金标准”,可以举例说明一下这一观点吗?

王冀耕:比如做了阑尾炎手术的患者,做完手术拆线,有了化验结果后,医生就可以说“能出院了”,评判的标准在医生手上。

医美为什么显得比较特殊,因为生物医学和传统医学正好相反,结果评判的主体即客体。在医美上,很多时候医生觉得手术效果好没用,作品评判是求美者本身,毕竟鼻子、眼睛是长在求美者身上,所以这个标准是金标准。

《四百味》:您在沟通上,如果跟求美者达不成共识的情况下,如何处理?

王冀耕:如果是跟大众审美是相符的,比如说做鼻子,有人提出的要求过于极致,我会告诉对方,这么高是不行的,比如说皮只能拉这么高,你非让我拉更好不可能,我只能在适当范围内,尽可能拉高。其实作为一个医生来说,一定要学会放弃。因为,我们不是万能的,我们是人。无论是从技能到思维,都是有极限的,不要去做所谓挑战极限的事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