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区块链的15天:兴奋庆幸的是我们,焦虑恐慌的也是我们

摘要:坐庄、收割、灰产黑产,这些在所有赌场都是常态,包括我们所谓“充分监管”的金融和证券市场。只要进入了资本运作的模式,就会产生信息不对称和资本实力不对称。市场就会成为大佬的加工线。

所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按照区块链的时钟,过这个春节,爷叔花了15年的时间。

整整15天,爷叔跑到了阳光明媚的加州,将自己从区块链的世界里释放出来。这个15天,给了爷叔喘息的机会,跳出这个圈子,好好想一想区块链到底怎么了,生活到底怎么了,人到底怎么了?

正在扭曲的区块链 

由于工作原因,过去的几个月,每天爷叔都高度曝光在区块链和币中。在币值和区块链群的更新中入睡和醒来,每天睁开眼见的都是“圈内人”,说的都是“圈里话”。

说实话,人在一个环境中呆得过久了,会对世界产生误判。每天混在币圈里,你就会觉得全世界都在炒币,觉得区块链已经颠覆了互联网。

自嗨,可能是对目前区块链领域最好的诠释。

而无数个区块链交流群,无数个自媒体,每天海量关于区块链的信息扑面而来,我们庆幸区块链的时代真的来临了。而同时,我们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我们玩命地看项目,拼命地找资源,又在凌晨一点一点看完大佬们的分享,仔细理解,生怕漏掉一个细节。

兴奋、庆幸的是我们,焦虑、恐慌的也是我们。

我们害怕这趟列车飞驰过去,我们害怕风口不再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获得财富自由,而身边的人,已经先我们一步而去,我们终于自己,把自己装进了牢笼。

我们的年龄注定让我们错过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而当区块链这一场革命,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上,还是不上?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宁愿上错车,也不愿错过吧。

人,实在是太累了。

为了一个小隔间,为了一个立足之地,大家可以没日没夜得刺刀见红。没有生活,没有自己的思索,没有大自然,甚至没有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力。

而在爆炸的区块链,这种生活的畸形更是被演绎到了极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口号剥夺了多少人的时间、睡眠,甚至人性。大家争先恐后得想要财务自由,想要逃离这个牢笼,却不惜付出把其他人绞死的代价。

这难道不是现在这个圈子的现状吗,天使割私募,私募割公募,公募割散户,一个个争先恐后,投资变成了赛跑的游戏。

变了,变了,没有了当初大家都能参与的项目,整个利益链条上,充斥着猜忌、怀疑和赤裸裸的欺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早已经分辨不清。一切,都在扭曲。

中本聪之失:敌不过的人性 

区块链本来是一种解放的技术,有着纯真美好的自由主义的梦想。但是梦想从来都在人性的贪婪面前不堪一击。

比特币出现之前,理想主义者们就把挣脱体制牢笼的希望寄托在商品化的数字货币上。2007年世界的经济体系的再次崩溃让更多的人对这种生产和消费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失去了信心。

比特币此时的出现就像黑暗中的圣杯一样,一种似曾相识又期盼已久的设计,借由巧妙的共识激励机制设计,似乎为货币的非郭嘉化指引了方向。比特币逐渐点燃了越来越多的理想主义者心中的光明之火。

然而,人性的贪婪和短视却可能再一次把区块链这种解放的技术推向投机的终局。我们把所有人性逐利的放大器统统以金融之名,以证券化之名打包。

罗门兄弟发明房贷抵押,为万千家庭实现了居有其屋的美国梦,本来是好事。可是后来就一定会出现标普,出现高盛,出现莱曼兄弟,出现华尔街产业链,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掩盖事实、造假、甚至监守自盗。这些人所谓的“金融创新”给金融和创新都抹上了永远都去不掉的污名。

但难道只有华尔街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吗?

这些盲目相信房价会永远上涨,并伺机贷款投机的人很多都是低收入者,甚至无产者。他们在这场赌局中身带原罪,根本不是待宰的羔羊。他们是同谋,咎由自取。而如今在币圈,同样的故事,依旧在上演着。

比特币不是郁金香,可是人,还是那个人,未变。

神圣的通证设计,本是实现多中心化和社群自由化的天才设计,借由现代发达的电子通讯技术而在人类历史上终于得以实现。通证是技术赋予人类的红利。但是现在通证变成了什么?在国外被叫做Coin,在中国更是被便利得翻译成代币。

为了逃离金融而发起的革命,已经被金融的逻辑腐蚀,变成了金融的玩物,变成了另外一种投机和投资品种——如果这就是区块链的命运和终局,那么爷叔只能说非常遗憾,区块链登上大雅之堂的那一天,它就已经死亡了。

如果我们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那么区块链技术难免变成一个名利场、赌场和韭菜庄园。

我们终究没有逃过我们自己的局限,哪怕中本聪有再聪明精巧的设计,也敌不过人性中的丑陋。

拜占庭容错,在疯狂的人性面前,也显得如此无力。

前天“庄家”杜均刷屏,昨天币安诡异的黑客事件又刷屏,今天央行周小川一席讲话虽并未严厉呵斥数字货币,缓解了短期的压力,迟迟不落地的监管,却也像悬在头上的斯摩棱斯克之间,让人战战兢兢。明天后天,币圈也同样一日不得安宁。

坐庄、收割、灰产黑产,这些在所有赌场都是常态,包括我们所谓“充分监管”的金融和证券市场。只要进入了资本运作的模式,就会产生信息不对称和资本实力不对称。市场就会成为大佬的加工线。

永远不要挑战人性,当一个人可以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时候,自律,永远是不堪一击的。

可我仍旧回来了 

如果这就是结局,又怎么值得为其奋斗终生,又怎么值得被“接下去一年睡觉都是浪费”这种鬼话打鸡血,没有什么比睡好觉,过明白生活更重要了,没有。

而当爷叔暂时离开了这个圈子,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更真实的生活。15天里,爷叔开车在美国狂飙了近一万公里。路过了沙漠和高山,接触了沙滩和白雪,重新拥抱了多元文化和各种各样的人。

那是一种久违的轻松和快乐。

可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因为这是我的梦想,因为这个行业还是那么早期,基础设施是那么的不完善,能做的事情是那么的多,机会也是那么的多。

一旦听见自己内心的呼唤,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我错过00年的互联网了,错过了10年的移动互联网,这一次,真的不想再错过,我想选一个属于我们年轻人的行业,找一个真正能挥洒自己激情的地方,去看它慢慢成长。

因为本心之中,就藏着一个不安分的灵魂。

即便这段路会很长,会很崎岖,我也希望坚持下去,因为,这是属于所有个体的胜利,因为,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区块链的真正含义。

因为年轻,所以有输得起的资本。

哪怕最后区块链没有改变世界,那也毫无遗憾了,至少,我没有欺骗自己的内心,至少,人生已有过激情......

来源: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去哭 ,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