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进场, 区块链行业迎来大洗牌

摘要:每次革命必然伴随原有框架的崩塌,敢为人先进行更多尝试才能领跑未来世界竞争格局。历次工业革命如此,本次革命亦是如此。

泱泱大国,文明千载,货币在中国历史上已悄然走过4000多年的岁月。从原始贝币、布币、刀币、圜钱、蚁鼻钱,再到秦始皇大一统之后的方孔钱、商品经济兴起产生的交子,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歇,货币金融也不断为社会带来全新的惊喜。

而今,互联网大热时期早已过去,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网络也正面临新兴价值互联网的冲击,传统金融社会也在数字货币崛起的当前面临不小的挑战。比特币自出现至今将近十年时间,早已从极客圈子跳出,流行于民间社会,甚至已经被华尔街大佬和庄家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并成为大妈投机的青睐品。而近期不断有国家队进场数字货币领域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实在引人深思。

法定数字货币浪潮已至

前些天,“全球首个法定数字货币——委内瑞拉石油币诞生”的新闻着实吸睛,在发行国家数字货币的路上,委内瑞拉可谓一炮而红。金色财经此前有报道指出:“石油币发行总量约为1亿枚,每一枚石油币的背后都有委内瑞拉的一桶原油储备作为背书。”委内瑞拉作为全球原油储备量之首的国家,一直对石油严重依赖。但近些年以来,美国及欧盟对其经济制裁不断加强,且国家本来就深陷经济危机中,恶性通货膨胀严重,受此影响,委内瑞拉最终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虽然委内瑞拉此举是否会在挽回本国经济现状的同时获得未来金融社会发展先机尚且不得而知,但此举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货币发展史而言都将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另外也还有不少国家尚处筹备阶段。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将发行数字货币,同时也会配套开放ICO与自由交易。该国将美元作为硬通货,在发行数字货币之后,美元将与该主权币共同投入使用。总理大臣曾表示,新型数字货币将在今年年底之前问世,并将针对国家的长期需求妥善设计。总统评论道:“这对于我们的民众而言,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因为我们终于要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了。”

俄罗斯作为一个对待数字货币态度摇摆不定的国家,其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或也将成真。早在2015年时,俄罗斯就已经萌生要将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的想法。去年十月,信息技术和通讯部长曾表示:“发行数字卢布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如果我们再不这样做,两个月之后,亚欧大陆的其他邻邦也会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不久之前,普京的经济顾问谢尔盖·格莱斯耶夫指出:“数字卢布有利于缓解西方对于俄罗斯的制裁,我们可以和全世界的对手抗衡而不考虑制裁因素。”

当然,还有其他国家也对数字货币态度甚好,在此不做一一列举,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态度。

中国能否因法定数字货币实现弯道超车

在这场号称为“改变人类金融进程”的革命中,中国也不甘人后。2013年,央行行长周小川指示成立数字货币“核心小组”;2015年,央行成立研究团队,发布对数字货币发行、业务框架及法律等相关问题的报告;2016年1月,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明确发行数字货币这一战略目标;同年11月,正式筹备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用于研究数字货币技术和应用;2017年7月,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虽然目前中国尚未正式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但显然已经在全面筹谋阶段。

国际电信联盟(ITU)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主席文武曾有观点认为: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在法定数字货币方面实现弯道超车。毋庸置疑,发展中国家金融发展水平显然远远不及发达国家,但这些欠缺却恰好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获得先机:肯尼亚移动运营商Safaricom在2007年时推出的M—Pesa手机银行业务一经面世就吸引了大量粉丝,移动支付竟然在肯尼亚这个非洲国家遍地开花。另外,中国内地微信、支付宝的崛起也使不少发达国家望尘莫及。发展中国家要想达到更快的经济增速,就必然要提高金融流转效率,而移动支付也是提高效率的方法之一,当全民移动支付时代开启时,整个社会都将变得更有活力。虽然中国何时会推出国家层面数字货币尚且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也必然不会错过这一超车的良机,且或将在未来走在数字经济前列。

国家队进场后 行业将如何大洗牌

很多国家都已经有了大致的构想,但能够切实推出的毕竟还在少数。究其原因如下:首先,银行可能会受到数字货币的冲击,因为有观点认为发行的数字货币可能会脱离央行、政府的控制,最终成为民间机构拥有的权利;其次,不少人的财富与原有利益可能会大洗牌,数字货币的发行将使每个人的资产更为透明,且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追溯性,每一笔收入都将变得有据可查,这将对一些灰色收入人群造成打击,自然会对数字货币发行预期进行诟病,不利行业舆论;最后,原有的货币体系或将面临新经济的冲击,微信、支付宝等现有的移动支付也将受威胁。

但既然国家队进场数字货币领域,就意味着这其中也有不可小觑的好处。如上一段所说,数字货币将使每个人的资金来源变得可以追溯,这就将在一定程度上打击洗钱、偷税漏税、贪污腐败、电话诈骗等痼疾;其次,纸币可能会被最终替代,银行的发币成本也将下降;假钱问题将得到解决,民众花销更有保障。另外,在传统法币领域,美元显然站稳了世界货币的地位,人民币虽然始终在随着国际地位的提高而愈发普及,并且逐渐扩大人民币结算推广范围,但若中国能在数字货币领域一马当先,则或将斩获未来数字经济社会发展先机。毕竟,已经有不少大佬都认为数字货币时代是一个必然趋势。

而在未来的数字货币市场中,也将存在三大竞争:数字货币与传统法币的竞争、国家之间的数字货币竞争及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发放数字货币的竞争。传统法币显然不符合未来的货币发展趋势,数字货币成为大势所趋;而最先探索数字货币的国家、更加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国家、经济实力本来就很雄厚的国家将再度成为新一次革命浪潮中的胜者;私人发放的数字货币在当前仍旧占据主要交易市场,且比特币甚至还是雄霸天下的老大,但国家队进场之后,这些杂牌军是否还有竞争力和话语权就是一个应该拭目以待的问题。

当越来越多正规军进场并牵涉国家间的博弈时,杂牌军或将命途多舛,与之相关的项目方将面临大浪淘沙的考验,挖矿、交易所等产业也将面临寒冬,而比特币、以太坊等或许尚可幸运的向着收藏品方向发展。另外,国家主权数字货币推出时,监管架构将变得更为成熟,行业也将实现良性发展。

每次革命必然伴随原有框架的崩塌,敢为人先进行更多尝试才能领跑未来世界竞争格局。历次工业革命如此,本次革命亦是如此。

来源:金色财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金色财经,责编:张宇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