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区块链焦虑候症群

摘要:我看着他匆匆忙忙的离去的背景,忽然感觉,区块链,这个号称历史第一赚钱的行业,可能也没那么好赚。

见到小L的时候,他顶着非常严重的黑眼圈。

“浓缩咖啡,不加糖。谢谢。”

 “说了你可能不信,”他苦涩的笑了一下,“过年回来到现在,我没有一天睡觉超过6个小时。这三天我大概睡了十个小时。”

小L是一个区块链行业的媒体人。92年出生,预估身价500万左右。

结识小L并不是通过区块链行业,而是在之前的教育行业。

2017年年初,小L拿10万人民币入场,最多的时候曾亏损到4万。万幸是没有割肉离场,挺了下来。

用他的话来说,虽然不是行业的骨灰级玩家,不过也已经是区块链的老兵了。

“当时心理压力是真的大,我这10万里面,有5万是爸妈借的,还有3万是信用卡和蚂蚁借呗。只有两万是我的存款。”

“现在这不是也厉害了么,几百万身价,多让我们这些互联网人羡慕。”

闲聊期间,他向我讲述了2017年,区块链行业的高潮,低谷,以及疯狂。

(下文多以第一人称叙述)

 其实2017年的前半年,赚钱的都是像我对币有信仰的人,哈哈哈。”说到信仰,他自己也笑出了声。

“而你所听说的那些通过区块链行业一夜暴富的人们,多数都是在2017年的中旬进场的。”

也就是“94事件”前后入场的那批人。

2017年9月4日,七部委下发文件,指出ICO涉嫌非法集资。关闭交易所法币交易。

    “那批人,以90后居多。自己发项目的,做带头私募的,做交易所的。做财经资讯的,以及我这种做自媒体的,都吃到了这个行业最肥的一块红利。”

当然,大家都懂,区块链行业目前还是一个巨大的泡沫。不过没关系,索罗斯也说过,在泡沫刚出现的时候,我先去拥抱泡沫,只需要赶在泡沫破碎之前离场就可以了。

“哎,我啊,就是这个行业的底层。在我身边,财富自由的90后比比皆是。

我在一年前,还拿着一个月9000块的工资,去年的今天我还在为了房租而发愁。今年因为区块链,我在老家全款买了一个房子。

有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会不会是我做的一个梦,是不是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这个梦就破灭了。我又从我7平米的小房间中睡醒。”

“你觉得我有500万好像很多,其实我的资产大部分都是数字货币。只有一少部分是提现了。所以对我来说,这其实对我来说更像是数字。有没有他们,我的生活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来的时候也是到地铁站,然后找了个共享单车才到的。”    

钱来得太快了,有的时候感觉好像有点不真实。貌似是这些人的共同点。但是他们从来不会和别人说。甚至是没有时间说。

     “你说你,钱赚多少是多?好好歇一歇,享受一下才是最主要的。”

      当我这么劝他的时候,他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休息?我现在吃饭的时间都在想着谈事儿。跟我说出去歇一歇?知道币圈最出名的一句话是什么么?”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知道么,过年之后,我们圈内的人很多都患了焦虑症。”

      2018年第一件区块链行业中的大事,就是很多互联网大佬,在大年初一的凌晨三点建了一个三点钟的区块链群。合计身价外界说有万亿,我觉得可能会更高。因为币圈大佬的身价,远比你们想的还要多。而且他要是不想告诉你他有多少钱,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当我知道传统的资本方和互联网大佬入场的时候,我真的慌了,或者说我们都慌了。就如同三体里面,在你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倒计时的标志。

      其实我们啊,是一帮老韭菜,天不怕地不怕,笑看利好利空,也乐于拥抱国家的监管制度。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圈太躁了,需要监管来降温,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可唯一怕的,就是这些真正的大佬进行跨界打劫。虽然国家一直在压制着这份躁动,但是风口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自媒体,其实只有我一个人,顶多找个朋友帮着排排版。之前不是科班出身,写一写文章就是爱好。最开始只不过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仅此而已。当我发现这个自媒体能赚钱,接了第一篇广告,我才想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个事情。也得吃饭不是。

      “你是知道我的,我是一个有轻微社交恐惧症的人。微信号就最开始只有一百多个。可是现在每天我都要强迫自己见几个项目方,几个大佬。看看有没有哪些方面,可以寻找一些合作的机会。”

   其实我最怕的不是赚不到钱。而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区块链,这个我真正心甘情愿,不是为了生计而从事的行业,我怕的是由于某些因素,或许以后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

      知道我现在什么状态么,就好像发现了一块成熟的麦田,当我买了镰刀,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土豪开着联合收割机就这么气宇轩昂的入场了。

     在大年初一以后,准确的说,大年初一凌晨三点钟以后,行业突然就出现了井喷。据我所知,这个行业目前,有1000家以上的自媒体,100家以上的财经,还有各式各样的资本,各式各样的基金成立。其中肯定鱼龙混杂,所有人都想进来分一杯羹。

     我们圈内的所有人,大家嘴里说的都是抱团度暖,谈合作,投项目,对接资源。

     其实有的事情,我们明知道是没法合作的,却也想去聊一下。赌这万分之一的机会。

     而也有很多人春节前雄心壮志做出的规划,过完年以后突然发现市场的变化以后,全都需要做出调整或者推倒重来,没了发力点。

太快了,这个行业真的太快了。每个月,甚至半个月之前的情况,都和半个月后的完全不同。

      而如果你问一个人,“请问今年的区块链行业,你是怎么看的?”

许多人会回答,区块链是一种革命性的技术突破,等等等等。

那币圈呢?

      很多人都是回答不出来的。更多的是一些模棱两可的回答,或者有一套专业的回答语:

“长线牛市,短期风险,总体向上,等待政策。”

这套词儿,我已经用了一年了。牛市炒币,熊市布局。这些大家都知道。

      可以在这波熊市中,总觉得没有了去年9月的那股心气儿。总觉得有一堵墙在前面挡着,只有撞到了它,才可能有一些破局的机会。

      可笑的是这堵墙在哪儿我都不知道,撞都不知道撞谁。

     不仅仅是我这种自媒体,项目方的朋友,甚至交易所的朋友都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烦躁,焦虑与无力感。

 不管是谁,我们这帮90后的区块链从业者们,无一例外。

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利往。

“吃完饭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两个电话会议。一个稿子要赶。”吃着饭,L一直在快速的操作着他的手机。

“ 啊,好,好的,你慢点儿啊。”

我看着他匆匆忙忙的离去的背景,忽然感觉,区块链,这个号称历史第一赚钱的行业,可能也没那么好赚。

对了,发文的时候,他的500万已经只剩下370万了。

来源:极界数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极界数字,责编:张宇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