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区块链的始作俑者——中本聪

摘要:目前福布斯富人排行榜上,比尔盖茨以860亿美元排在第一,相当于中本聪身家的4.62倍。但只要比特币涨到87755.10美元,中本聪就将成为世界的新首富。

中本聪,一个日本味道的名字,就用这个“网名”,用十年时间无中生有的变出了一个万亿级别的代币市场;此时此刻,就在中本聪账户里有价值数百亿的比特币,让他足以跻身全球五十大富豪之列;

他是两千年来无政府主义的集大成者,他是融合了密码学、算法、经济学的不世天才,他是比特币之父、是区块链上帝,但这个人却凭空消失已近八年,人们已经找出了十五位疑似中本聪,但还是无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无数人关心他的生死、关心他的一举一动,因为他现在的所做所为,都可能将无数人捧入天堂或打入地狱,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个独特存在,某种程度上讲,他已经无限接近上帝的位置。 

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思想,这个世界到底需要不需要政府?以及那些类似于政府的权威?商业社会里的那些大公司是否建立起了比政府还隐蔽的控制权?

工行、农行、富国银行、花旗、谷歌、苹果、亚马逊、阿里,这些巨头已经轻易的掌握了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数据,只要机会到了,利益使然,他们会不会让你的财富瞬间划入他们的账户?就像二战期间,一些瑞士银行对犹太人所做的那样……

没有这些强权,我们是否会生活的更快乐?合作和自由、信任与防范,边界在哪里?

在两千年前,在遥远的古希腊,大哲学家芝诺就提出过:人有自卫本能,这让人变得利己,自然也相应的赋予了人类另一本能——社会性。像一些现代无政府主义者一样,芝诺相信如果人们按照本能行事,就不需要法律、法院或是警察,不需要寺庙和公共偶像崇拜,也不用钱(赠品经济代替交换)。

但因为年代久远,我们只是通过引文支离破碎地了解芝诺的信仰。 

16世纪欧洲的再洗礼派教徒往往被认为是现代无政府主义的宗教先驱。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说再洗礼派教徒“批判所有的法律,他们认为所有好人都被圣灵指引……”

上世纪伟大的经济学家哈耶克,曾经在自由市场经济最为困难,苏联计划经济最为繁盛的时候,出版了《通往奴役之路》。

书中哈耶克天才般的提出了计划经济的“效率”损耗问题,他认为:中央计划部门是不可能替所有的人做出“生产什么”和“怎样消费”的正确决策的;这样的决策过程会造成很大浪费,也就是说,有相当多的产品将无法实现自身的价值。

时间证明了哈耶克学说的惊人力量。 

在这位伟大天才的暮年,他出版了最后的著作《货币的非国家化》,在这本书里,天才哈耶克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问题:既然在一般商品、服务市场上自由竞争最有效率,那为什么不能在货币领域引入自由竞争?

哈耶克自问自答的提出了一个革命性建议:废除中央银行制度,允许私人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这个竞争过程将会发现最好的货币。

   

虽然世人一直把哈耶克定义为自由市场经济的捍卫者,但暮年的哈耶克之问,是否已经为无政府主义打开了“天问”之门? 

货币到底可不可以和国家分离?

哈耶克在他的有生之年没有看到答案,但他的问题显得那样的惊世骇俗、甚至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去除货币的国家背书呢?没有国家威权的背书,这样的货币会有价值吗?  

2  

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后,旧的权威纷纷崩溃。

1984年,乔布斯在超级碗比赛中推出苹果堪称最经典的广告,旧世界被砸碎,新世界诞生;

依靠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盖茨登顶世界首富,在1994年,盖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将银行比作恐龙,认为银行客户将在未来流失到其它高科技金融服务提供商。这篇报道当时被广泛传播,一些银行家将此视为人身攻击。

但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旧世界是受到了冲击,但互联网所建立起来的新世界又怎么样呢?

微软、英特尔、谷歌、苹果、亚马逊、推特、阿里、脸谱……一个个新的恐龙诞生了。 

对,银行是最后的恐龙,但互联网巨头是新的恐龙,新旧恐龙一起快乐的玩耍。 

你的数据、你生命中的所有数据,都被巨头瓜分。而且这种护城河更为森严,无穷无尽的服务器,构成了天堑,没有天文数字般的资金支持,根本无从攻克。

银行行业好歹还有几百家银行可以选择,全国性银行、股份制银行、区域性银行,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二八效应无敌,只有庞然巨兽独家垄断。

相对于互联网巨头,个人的声音更加微乎其微。

 世界到底有没有成为更为自由的、更为平等的新世界?

新威权和旧威权到底形成了什么样的联盟?

这是互联网世界的初衷吗?  

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

2007年2月13日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发出2006年第四季度盈利预警。

随后,汇丰控股宣布业绩,并额外增加在美国次级房屋信贷的准备金额达70亿美元,合共105.73亿美元,升幅达33.6%;消息一出,令当日股市大跌,其中恒生指数下跌777点,跌幅4%。 。

2007年4月2日,新世纪金融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裁减54%的员工。

2007年8月2日,德国工业银行宣布盈利预警,后来更估计出现了82亿欧元的亏损,因为旗下的一个规模为127亿欧元为“莱茵兰基金”以及银行本身少量的参与了美国房地产次级抵押贷款市场业务而遭到巨大损失。 

2007年8月6日,美国第十大抵押贷款机构——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投资公司正式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2007年8月8日,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宣布旗下两支基金倒闭,原因同样是由于次贷风暴。 

2007年8月9日,法国第一大银行巴黎银行宣布冻结旗下三支基金,同样是因为投资了美国次贷债券而蒙受巨大损失。此举导致欧洲股市重挫。 

2007年8月13日,日本第二大银行瑞穗银行的母公司瑞穗集团宣布与美国次贷相关损失为6亿日元。

日、韩银行已因美国次级房贷风暴产生损失。据瑞银证券日本公司的估计,日本九大银行持有美国次级房贷担保证券已超过一万亿日元。 

其后花旗集团也宣布,2007年7月份由次贷引起的损失达7亿美元,2007年的花旗集团的股价已由高位时的23美元跌倒了2008年的3美元多一点,市值已经缩水百分之九十。

紧接着,房利美、房贷美、美国国际集团、美林证券、雷曼兄弟、通用、福特、克莱斯勒……这些赫赫有名的财团和实业公司,纷纷卷入危机…… 

为了抵抗这场危机,美国政府直接砸进去了上万亿美元,间接动用的资源那更是天文数字,无法统计,可以说是倾尽全国之力以挽救这些恐龙企业…… 

次贷危机还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山崩海啸,各国股市无不疯狂暴跌,中国A股更是从高位大跌近六成。 

这是人类历史中最大规模的金融危机。  

但就在各国政府动用纳税人的巨额资金,挽救这些企业的时候,这些亲手放任企业滑入危机的高管们,还在给自己发上亿、上千万美元的奖金、高薪。

所有人的资产都在缩水,为了度过危机,所有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这些始作俑者却依然悠然自得,依然抓住发薪的机会,给自己打CALL。

企业高管的贪婪与无耻,人性的卑鄙与丑恶,在金融风暴中,展现无疑。 

但这只是个别高管的问题吗?

不是的,凡有恐龙垄断,必然会有这种结果。 

而政府更是这些巨头的帮凶,他们是一类人,在这种博弈中,大众的利益才是被抹杀和忽略的。 

那是不是能有一种办法,让所有的交易,都不用经过这些巨头?没有这些道德上不可靠的中心节点,行不行?

没有微软、没有亚马逊、没有花旗银行、没有富国、没过高盛、甚至没有美元,我们能不能做成生意?

但绝大多数人的抱怨只是抱怨,有的人就是直接采取行动,去打造他心中的新世界。

2007年,地球的某一处,某人悄然开始设计一种机制,以求改变这糟糕的局面。他给自己起的名字是“中本聪 Satoshi Nakamoto”。

“我从2007年就开始设计比特币了。在某些层面上我变得十分确信:必有一种办法使得不需要任何信任(应该说的是基于第三方的信任模式:trus based model),我无法停止思考这些。我工作的大部分与其说是编码不如说是设计。幸运的是,目前为止出现的问题都是我之前考虑和计划过的。” 

这一刻,芝诺、再洗礼派、哈耶克灵魂附体,中本聪他代表了无政府主义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谈去中心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太难了,人们为什么会形成中心?

一是因为效率!

人类形成贸易以来就发现了这一规律:点对点交易虽然直接,去中心,但效率太低了。物物交换时代还可以接受,但从集市、到城市、到电商,无不是以汇集为中心、汇集为平台,来降低交易成本、信息成本。 

二是因为信用!

凭什么要用你的货币?凭什么要接受你的银行卡?凭什么相信你的资金下午、明天会打进我的账户?这一切如果没有银行,可行吗?没有国家威权背书的货币可行吗? 

既然大规模的交易都需要提升效率、需要中心、巨头的信用背书,那你就需要付出代价。你既然要用我的平台交易,那就要接受我平台对你的压榨;你既然要使用我的货币,那你就要付出铸币税,就要承受通货膨胀。 

两千年了,人类没有绕过这两个核心问题。 

但神奇的是,中本聪真的开始解决这些问题了,他综合了计算机、数学、密码学、货币学,勾兑了无政府主义的理想,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落实在了支付环节上,一款天才产品诞生了,这就是——比特币。 

与大多数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比特币经济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并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P2P的去中心化特性与算法本身可以确保无法通过大量制造比特币来人为操控币值。基于密码学的设计可以使比特币只能被真实的拥有者转移或支付。这同样确保了货币所有权与流通交易的匿名性。

比特币与其他虚拟货币最大的不同,是其总数量非常有限,具有极强的稀缺性。该货币系统曾在4年内只有不超过1050万个,之后的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2100万个。

比特币是人类第一种分布式的虚拟货币,整个网络由用户构成,没有中央银行。去中心化是比特币安全与自由的保证 。

比特币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管理。不管身处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可以在全世界流通。

操控比特币需要私钥,它可以被隔离保存在任何存储介质。除了用户自己之外无人可以获取。

作为由A到B的支付手段,比特币没有繁琐的额度与手续限制。知道对方比特币地址就可以进行支付。

比特币完全依赖p2p网络,无发行中心,所以外部无法关闭它。比特币价格可能波动、崩盘,多国政府可能宣布它非法,但比特币和比特币庞大的p2p网络不会消失。

跨国汇款,会经过层层外汇管制机构,而且交易记录会被多方记录在案。但如果用比特币交易,直接输入数字地址,点一下鼠标,等待p2p网络确认交易后,大量资金就过去了。不经过任何管控机构,也不会留下任何跨境交易记录。 

算法、稀缺性——缔造了信用。谁说权力才是信用的基础?

大哲学家福柯曾经有一个论断:知识即权力。这一点在比特币上得到了完美的验证。

中本聪用自己的知识,为比特币缔造了天然的信用属性。 

是的,比特币在很多场景下,交易起来效率并不高,但它却在另一些场景下缔造了超高的效率,比如跨境支付,比如洗钱……

效率、信用两大去中心化难题,在中本聪手中都得到了突破。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聪在一个隐秘的密码学讨论组上贴出了一篇研究报告,报告阐述了他对电子货币的新构想,比特币就此问世!

2009年他为该系统建立了一个开放源代码项目 (open source project),正式宣告了比特币的诞生。 

中本聪在创世块上写的“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这句话是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意思是:财政大臣对银行进行二轮救市。 

次贷危机之后,各国都投入海量资金,采取救市措施,实际上是所有人跟着受累。中本聪写下这句话,饱含了对现有金融体系的嘲讽和厌恶。中本聪写下这句话时,他已经创造了历史。

在比特币系统的初期,只有中本聪和其他少数人在开采比特币。当时这个任务很简单,据估计,中本聪个人钱包中已有大约100万比特币。除了18个币由于试验目的而被花了,其他的币都丝毫未动。

根据记载,比特币第一次用于交易是在2010年,当时一个美国程序员成功地用10000比特币换取了两块披萨,按当时价格来算,10000个比特币仅价值30美元。

而按现在价格来算,这个美国小伙子相当于用1亿美元买到了两块披萨。

相对于“天价披萨”味道怎么样,人们更是感慨于这一数字资产在被大部分人接受后所发生的价值增值。

此后,随着比特币挖矿热潮开始兴起,比特币汇率也持续上升,在2010年11月份的时候,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上的比特币价格达到0.5美元。

2011年2月,比特币价格首次达1美元,与美元等价。此后2个月内,比特币与英镑、巴西币、波兰币的互兑交易平台先后开张。

美国《时代周刊》首次发表了关于比特币的文章,《福布斯》的“加密货币”报导问世。媒体的报道和投资者的大量涌入,使得比特币在2011年6月8日的成交价涨至31.91美元。

随后一周,由于MT.Gox黑客事件的发生,比特币价格急剧回落,暴跌至10美元。黑客成为比特币世界挥之不去的一个恶梦。从这之后,比特币价格长期低迷。到2012年2月不足2美元、缩水93%。

这段期间可以称为比特币的暗黑时代。因为这个时期比特币还只是人们的一种投机手段,投机者更多的是通过贩卖暴富的梦想运作一个击鼓传花的博弈游戏。但是比特币的信奉者坚信比特币的价值是无限的,而且关于比特币的功能和基于其技术的区块链应用也得到了更大程度的普及。 

2012年下半年,随着首只比特币基金的创立,以及欧洲第一次比特币会议的召开和区块供应量首次减半带来的影响,比特币的价格开始回涨。

到2012年12月,世界首家得到官方认可的比特币交易所——法国比特币中央交易所诞生,此时比特币价格为13.69美元。所有这些,都成为了比特币在2013年大爆发的潜在因素。

2013年4月份,塞浦路斯发生债务危机,政府通过冻结民众银行转账交易,并对存款人增税的方式来应对危机。塞浦路斯的储户人人自危,这时比特币作为去中心化和超主权的网络货币得到了欧洲避险资金的青睐,短短几天从30多美元飙涨到265美元。

此次危机所带动的暴涨,也让全球真正注意到了比特币的存在意义,并开始重视比特币的实际价值。随后一周,市场趋于理性,比特币又暴跌至68美元。

此后,在当年下半年,欧洲一些国家相继出台了一些有利于比特币的政策,受此影响,比特币价格又迎来了新一轮涨势。数据显示,2013年12月比特币价格达到了1147美元的高位,这也是比特币价格第一次超过国际金价。 

此后的两年,比特币市场陷入低迷,价格整体呈稳中下跌趋势,没有出现大幅波动。

直到2016年,受比特币产量减半、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以及亚洲市场的强势等因素影响,比特币价格出现反弹,回到1000美元的高度,并呈现进一步上扬的趋势。

进入2017年,比特币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一年不到已涨到了近两万美元,暴涨了约20倍。 

按照1.9万美元的价格计算,据估算持有98万个比特币的中本聪身家达186.2亿美元,可排进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前46名,排在来自沙特的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阿苏德王子和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大亨列昂尼德·米赫尔松之间。

目前福布斯富人排行榜上,比尔盖茨以860亿美元排在第一,相当于中本聪身家的4.62倍。但只要比特币涨到87755.10美元,中本聪就将成为世界的新首富。 

但这样一位天才人物,靠自己的巧思,为自己用十年时间,缔造出创富神话的天才——早已经消失了。

7

2010年12月12日当比特币渐成气候时,中本聪就已经悄然离去,从互联网上销声匿迹。那时候比特币只有0.5美元左右。 

在2010年2月14日,中本聪曾在比特币社区留言:我十分确信,20年内,要么有很大的比特币交易量,要么一点也没有。

我们有理由相信,那时候的中本聪早已经洞察到了比特币将会迎来爆炒。

这个人早已经对世界经济史做了详细的研究,能够对金融巨头提出质疑、并付之行动的人,对古往今来的货币史、投机史都是有过涉猎的,他会深刻洞察人性的贪婪,以及利益背后的复杂局面。

凭借他对密码学的造诣,他自然也深刻洞察人性深处的黑暗。要知道人类密码学的发展史,那就是一部财富的争夺史、一部战争的演化史,每一寸血和罪恶的背后,都少不了密码这一利器。

他于2010年7月9日曾经在网络上留言:当某人想买世界上稀缺资产的全部供应时,买的越多,价格越高。在某些点上,对他们来说价格太贵以至于无法再购买更多。那些提前拥有这些资产的人很棒。因为他们会在一个疯狂的高价拐点上卖出。当价格变得越来越高,一些持有的人期待更高的价格并拒绝出售。亨特兄弟著名的破产就是源于他们在1979年试图在高价卖出贵金属。 

中本聪提到的亨特兄弟在国际期货市场上可谓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上世纪70年代初期,白银价格在2美元/盎司附近徘徊。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垮台,滥发纸币必将为通货膨胀打开罪恶之门,亨特兄弟看到了这个巨大的潜在投机机会。

早在1973年,亨特·尼尔森就开始在中东购买白银现货,当时的价格为2美元/盎司左右,同时亨特家族还在纽约和芝加哥的期货市场上买进白银期货。

此后的四年间,亨特兄弟积极地买入白银,到1979年,亨特兄弟通过不同公司,伙同沙特阿拉伯皇室以及大陆、阳光等大的白银经纪商,拥有和控制着数亿盎司的白银。

但此时的亨特兄弟仍然不满足,他们继续大量购买白银,到1979年年底,亨特兄弟已控制了纽约商品交易所53%的存银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69%的存银,拥有1.2亿盎司的现货和0.5亿盎司的期货。此时的他们,已经成为了白银市场的主宰。 

在亨特兄弟的控制下,白银价格不断上升,到1980年1月17日,银价已涨至每盎司48.7美元。到1月21日,银价已涨至有史以来的最高价,每盎司50.35美元,比一年前上涨了8倍多。对于市场,亨特兄弟已无对手,他们已经成为了白银之王。 

亨特兄弟真正的对手来自于市场之外。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关注到了白银市场疯狂的投机行为,督促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对1979--1980年的白银期货市场采取措施,这些措施包括提高保证金、实施持仓限制和只许平仓交易等。

由于新的交易规则需占用大量保证金,持仓成本大幅提高。当白银市场的高潮在1980年1月17日来临之后,意图操纵期货价格的亨特兄弟无法追加保证金,在1980年3月27日接盘失败。同时为了补充保证金偿还债务,亨特兄弟抛出850万盎司白银,外加原油、汽油等财产,总价值接近4亿美元。并获得美国邦政府最终破天荒地拨出的11亿美元长期贷款。

最终,亨特兄弟在此次白银操纵案里损失了数亿美元并申请了破产保护。 

中本聪为什么会提及亨特兄弟呢?其实早在2010年,中本聪就已经预见到了比特币的稀缺、比特币的爆炒,比特币的压力所在,甚至预见到了比特币的崩溃……

中本聪是一个天才级别的人啊。 

相信就是预见到了这一切,中本聪带着他那100万比特币消失了。因为他知道,不管什么天才,一颗子弹、一副手铐、两个警察,都足以让天才成为猪头。

比特币的忧患不在于比特币本身。 

因为比特币就是一场革命,而所被革命的旧世界,并不会坐以待毙。 

随着比特币越来越火爆,无数人都开始寻找中本聪,这人到底是谁,十年时间,就这样策划了一次高智商行动,把全世界的人都带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但到目前为止,七年多的寻找都失败了,人们还是没有找出谁是中本聪!

在P2P基金会网站的个人资料中,中本聪自称是居住在日本的37岁男性。但是,中本聪的英语才是母语,从没有使用过日语。各种迹象表明,“中本聪”可能是一个虚构身份。 

中本聪在发言和程序中有时切换使用英式和美式英语,根据对其语言习惯和时间统计的分析,一些人士认为他可能是一位居住在美国中部或西部的英国人或爱尔兰人。

中本聪随机在全天不同的时间段上线发言,他很可能是有意隐瞒自己的国籍和时区,或者是账号的背后有多人操纵。

还有很多计算机界的人士都认为:比特币的代码写的天纵之才,但这种非常精良的程序,不像是一个个人就可以完成的,所以中本聪可能是一个组织。 

《新闻周刊》曾经找到过一位日本人中本聪,但那人甚至否认与密码学有任何联系,更别提加密货币了。

2016年,澳大利亚商人赖特曾宣称自己就是中本聪。但很快,他就在铺天盖地的压力下,放弃了这个说法。

最近又有人提出,特斯拉的创始人、开始火箭回收时代的马斯克就是中本聪,但这一说法被他本人亲口否认。 

在寻找之途上,人们至少15次看似已无限接近“中本聪”却又最终失败:先后有超过15个不同国籍、年龄、肤色的男人被外界怀疑是“中本聪”。

这个人对密码、算法、经济学、社会学都有很高的造诣,区块链、比特币,这绝不是一个等闲之辈就可以完成的,这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在世界上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呢?

但找到这样的一位天才可绝非易事,他既然能设计出惊世骇俗的比特币,对密码、算法、互联网熟悉的如果自己家的后院,思虑又如此之周全,那他在消失之前,肯定对自己的网络留痕做了大规模的清理。

想找到他,本身就是对一位天才所设下迷局的破译。 

到现在,正如一些人评论的那样:诺奖想表彰他,投机者想利用他,媒体想消费他,普通人想围观他……说不定有人想烧死他——这个异端。但是没有人能找到他。

2017年8月30日,疑似中本聪的比特币钱包出现异动,3000枚在2010年1月25日-31日被挖出的比特币突然移动到了2个地址,而距离该账户上次操作已有7年之久。目前该账户中有44万枚比特币,以当时的市场行情来看,这个账户的总价值已过百亿。 

短短三四天后,在2017年9月4日,下午3点,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针对近日国内大量涌现的代币发行(ICO)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当时比特币价格受此消息影响,出现大跌。

中本聪惊鸿一瞥的操作,与央行的新政策有关吗?如果有关,那中本聪又是怎样踏准了中国人民银行的节拍呢?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真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地球前100位富豪中竟然有一位是隐形的……

中本聪已经数次成为过诺贝尔奖的候选人,凭借比特币的巨大影响力,加上区块链技术的天才架构,他获得诺奖才是实至名归,如果他真的斩获了诺奖,那他就在学界、商界都创造了奇迹。 

尽管中本聪消失了,但凭借着中本聪公布的源代码,全球跟随者纷纷行动。

2013年7月:Mastercoin(现更名万事达币OMNI)是最早进行ICO的区块链的项目之一,曾在Bitcointalk论坛上众筹成功筹资5000 BTC。Mastercoin是建立在比特币协议之上的二代币,旨在帮助用户创建和交易加密货币以及其他类型的智能合同。

2013年12月:NXT(未来币)是第一个完全POS区块链,曾筹资21BTC(相当于当时6000美元),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最成功的ICO项目之一。

2014年7月:Ethereum(以太坊ETH)国内外人气高,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ICO之一,筹措资金超过1800万美元,同时也是除比特币以外市值最高的加密数字货币。

2015年3月:Factom(公正通)通过Koinify平台ICO,利用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来革新商业社会和政府部门的数据管理和数据记录方式。

2016年3月:Lisk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s)是使用Javascript语言进行编程,这是目前全球最简单也最流行的编程语言。Lisk此次总共筹集到14,080BTC和超过8,000万XCR,众筹所得金额在区块链项目ICO中排名第二位,仅次于以太坊。

2016年5月:The DAO是ICO史上最大的众筹项目,融资额高达1.6亿美元。DAO全称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即“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可理解为完全由计算机代码控制运作的类似公司的实体,在人类历史上还是首次。但是作为万众瞩目的ICO项目,最终因受到黑客攻击,再到争论中软硬分叉,最后以解散退回以太币而告终。

2016年9月:FirstBlood(第一滴血)将电竞竞赛服务跟区块链结合,使用了智能合约来解决奖励结构问题,众筹一开始即筹资600万美元,全球总共筹到465,312.999ETH。

到2017年底,全球非常活跃代币已经有两千多种,相关传销平台已经超过3000多家。

初步估计,到目前为止,由中本聪、比特币所引燃的区块链之火,仅仅在币圈,就已经形成了两万亿的市场。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快成型、成规模的巨大新市场。而且区块链技术本身就具备无穷的想象力,未来前景堪称互联网时代的下一个深海。 

中本聪已经成为了新时代的上帝!

这个人,用自己的技术、信念和行动,用一场喧哗的比特币炒作,把人类带进了一个新纪元。

尽管地球依然转动,绝大多数人似乎对此全然无感,但就在此时此刻,一个万亿级别的产业正在使用他缔造的源代码运转。

他就是那些源代码的上帝,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留下后门,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瞬间把那百万比特币变现,他已经消失,但他的任何一个潜在的举动,都会让区块链世界引发地震。

是不是更迫切的需要找到中本聪?

错! 

10

2012年有本小说出版《曹雪芹访谈录》。

那里面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曹雪芹重返人间,想把《红楼梦》剩下的部分全部完成,红学界会接纳他吗?

答案是不会的,因为红学就建立在《红楼梦》的残缺上,所有的红学评论立足点就是揣测,就是否定高鹗,所以如果《红楼梦》真有了全本,红学将不复存在。 

伟大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写过:当基督重返人世间,教会会让他说话吗?他所说的每一个都可能改写《圣经》,而两千年的教会都依托于此。最后基督只字未吐,被教会请走了。 

如果中本聪再次出现,会怎么样?一个牵扯了太多人身家性命的产业,在他挥手间就有可能颠覆,这样的人还需要出现吗?火已经燃烧,最早的盗火者就回去接受惩罚吧,人间不需要你。 

不用找了,所有的利益已经锁死了中本聪的出路,他再也不会回到人间了。

有人想找到中本聪,但同样有很多人不想他再出现。

中本聪已经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新诞生的、完成创世纪的上帝。

很多人看到这个结论,估计还是难以置信。

确实,中本聪是牛人,但他能成为上帝?别瞎扯了,是不是吹的太高了。 

孔子离世后百年内,他只是一个学术宗师,儒家远没有取得正统地位;

耶稣离世后百年内,基督教多次被禁,还只在地下运行,直到4世纪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

有些理念,有些利益,一旦和信仰集合,他所焕发的生命力,会远超想象。

这篇文章已经很长了,关于区块链的巨大意义,我们下篇接着讲。 

2010年7月29日,中本聪在区块链社区曾经留言: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时间试着相信你,抱歉。

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如果你不相信,新世界也没时间试着相信你,抱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肖公子,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