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商业模式解密:生产力关系的调整和价值的再分配

摘要:区块链的本质是生产力关系的调整和价值的再分配。 在这个再分配的体系下,区块链模式的企业将它的利益利润分配给消费者,也能和消费者建立一种生态共赢的关系,一种全新的区块链生态社区。

BAIC 被称为「中国版 IOTA」,结合物联网、AI 的区块链创业项目。其创始人谈毅,前「机锋网」「飞翔鸟」创始人,耳熟能详的网络游戏「最终幻想」运营方 Square Enix 也曾经由他一手运营。他把硅谷千万美元豪宅换比特币,投身区块链。

以下为对话访谈实录:

主持人:如何确定数据价值公链这一创业方向的?针对区块链创业者找寻创业方向,您有什么建议呢?

谈毅:首先我们来看看区块链到底改变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国家、专家、行业大佬,都在主推区块链?我们都知道区块链的本质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代表的是所有人的共识。在共识的基础上,产生像加密序列号一样的一系列通证。这个通证可以分割不可分割的资产,可以交易不可交易的资产,也代表了平时不能被代表的资产。

其实我们认为区块链本身并不算是一项特别突破性的技术,但是刚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它产生了契机。它像一把钥匙,利用了价值流转的关系,开启了人类新经济社会的一扇大门。那么,它的本质是在改变生产力关系。我们也利用了这样的特点,建立了我们的数据价值公链。

首先我们来看看生产力的关系怎么解决。我讲一个我当年留学的故事。我是 2007 年去美国南加州大学 USC 读的 MBA,过程当中,上了一门必修课,叫做「商业企业道德困境」Business Dilemma,讲的是股东利益和消费者利益的冲突,这个也正是现代企业制度最根深蒂固的矛盾!

顾客是上帝,这也是所有的企业一直认同的观点,但是这个观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滴滴打车在早期的时候,消费者可以享受到很好的权益,很便宜地打到车。但是到今天,滴滴打车已经具备寡头垄断的地位,打车的价格甚至比出租车还要贵。

同样,我们回到 150 年前,当洛克菲勒在美国创立首个石油集团,他拥有生产资料、资本、土地,所以他能建立一个新的商业帝国,去剥削工人、劳动者的剩余价值,这是当年马克思资本论所展现出来的内容。但是到今天,资本家依然利用这种资本优势来攫取消费者的权益,这种生产力的分配关系,我们认为是不公平的。这种中心化的机构和组织,拥有巨大的权力和权益,我们认为也是不公平的。

刚好在今天,区块链提供了新的模式,通过 token 代表所有人的权益,代表企业的生态价值,并能够将 token 方便、快捷地转移到消费者当中。让消费者通过他们的行为、参与、购买企业的产品来拥有 token,这也是我们所说的消费即投资,参与即投资。

这样一种新的生产力关系,正是区块链所带来的一种魔力,让消费者做了甲方,去颠覆和重新分配了原来属于股东的利益。在这种去中心化思想的引进下,我们还可以看到在今年,在很多传统赛道,尤其是存在 IPO 公司的一些赛道,都会不断地涌现出颠覆生产力关系型的创业项目。就像我们做数据价值链,实际上在做颠覆 BAT 的生意。同样来讲,我也认为会出现新的区块链模式下的「滴滴」「陌陌」等的传统大赛道项目,对传统的项目进行颠覆。

所以,我建议区块链创业者在寻找创业机会的时候,不要刻意强调区块链技术创造的新需求,或者新技术带来的生产力突破,而是去寻找传统赛道,利用区块链的模式,让消费者参与、让你的生态合作伙伴参与,创建一种新的生产力关系改变,财富和价值再分配的商业模式。

尤其要针对 95 后的用户去创造新的项目,去提供创新的产品。我预感 95 后的消费者现在既不会高位接盘 70 后的房子,也不太能买得起 80 后的公司股票。他们会用自己的消费,用自己的行为,投票推举出新的 BAT、新的茅台,并在区块链的模式下完成新一轮的财富积累!

主持人:确定创业方向后,最先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区别于传统互联网创业,区块链创业对团队有什么特殊的要求?

谈毅:在确定了数据价值链的创业方向,这与我们之前所做的智能家居、AI 的创业是相融合的。我们首先要设计它的价值输入模型,即它的价值基础是什么?依据什么来定价的?为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场景提供了什么样的服务?又提供了什么样的增值?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我也看过非常多区块链项目的白皮书,看来看去,并没有找到商业模式,即它如何创造收入?如何创造需求?如何满足用户对于场景的使用?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不认为价值,或者说区块链项目的估值和其他传统项目估值有什么区别,也不认为区块链项目的价值是建立在信仰上,建立在一轮又一轮的接盘者上,并不是这样。区块链的创业团队首先要想清楚自己的项目的商业模式,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主持人:BAIC 主要解决什么问题?如何运用区块链技术?

谈毅:BAIC 社区本身在做基于物联网、AI 和个人数据的公链,这里有几个关键词。

首先「物联网」。全世界有将近一百亿的物联网设备,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连接在一起,所产生的数据也是孤立的,而且这些物联网设备非常小,计算能力也非常弱,没有办法加入到我们现在传统的区块链模式当中。

第二个关键词「数据」。数据是未来的核心价值,我们的公链也是围绕着数据来展开的。个人数据价值是未来的金矿,但这个金矿尚没有被更多的消费者使用起来。整个互联网排名前几的公司,比如 Google、百度等等,都是依靠广告作为核心收入,依据都是我们消费者的数据,这些数据本该归用户所有。

BAIC 做的事情就是让本来属于消费者的数据,他的生活习惯、浏览习惯、物联网的使用数据等,通过 BAIC 的公链进行确权,让各种各样的物联网数据归还给用户所有,包括对应支持的智能家居、手机或者其他电子产品,产生数据的所有权、存储权、商业权都归用户所有。用户有权利将数据进行交易,直接变现,拥有所谓的最终数据权利。举个例子,比如你每天的生活习惯,是不是单身、几点钟起床、几点能睡觉、平时喜欢消费什么、去哪里玩、买什么……这些生活的数据可以勾勒一个数字的你。

有了精准定位的数据,广告主就可以通过我们的公链,直接将广告投放给消费者。投放的过程当中可以用公链的基础 token 来进行交易和结算,这样消费者用自己的数据实现了价值变现,通过区块链的模式直接与广告主进行交易。用一句现在比较时髦的话,就是「去掉中间商赚差价」。所有的广告费都归消费者所有,当然这是用 BAIC 公链的 token 来进行结算。

在未来我们认为当个人的数据,产生源源不断地积累,形成个人数据银行的时候,别的公司要向消费者进行数据采购,完成他们的产品研发。所以我才会说,在未来的世界,个人数据将成为个人最大的财富基础。

我们也逐渐看到在 AI 范畴,随着技术发展,基本上没有人能做而机器人不能做的事情。有什么样的事情是机器和 AI 永远不会有的?就是人类所拥有的一些数据,包括生活的数据、人的感性思维、创造出来的体验,这些是设备、机器没有的,需要向人采购的。

将来在 AI 、机器人与人类共存于这个世界的时候,希望 BAIC 公链能够成为他们之间进行结算的交易管道,交易基础的代币所蕴含的价值就是个人的数据价值。随着个人数据价值的不断积累,也让 BAIC 公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基于区块链的个人数据银行平台。

主持人:BAIC 的公链是开源的吗?

谈毅:是的,BAIC 公链是完全开源的公链,同时我们的代码也是在 Github 上进行公开,有兴趣的开发者可以随时去访问,也欢迎大家参与 BAIC 社区。我们除了公链项目的开源以外,还有 NLP 自然语言处理的算法开源,会用在 BAIC 有关的家庭 AI 管家的语义识别部分。

主持人:已经有很多智能硬件在 BAIC 社区上线,数据是设备厂商的核心竞争力,请问如何说服设备厂商加入 BAIC?如小米等大型智能硬件厂商,有没有可能加入?

谈毅:是的,确实有越来越多的智能硬件设备选择与 BAIC 合作,将他们的产品上链,不过我要先纠正你一点,我们不认为数据是设备厂商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这些数据并不归厂商所有,是归我们用户所有。所以,数据应该是我们用户的核心竞争力!

至于如何说服设备厂商加入 BAIC,加入的好处非常非常多。在这之前,其实在厂商的手中也没有数据,反而有隐私外泄的嫌疑。将数据还给消费者之后,可以由消费者产生数据价值变现,从而可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利用 BAIC 公链去完成数据的结算和交易,从而让更多的消费者去购买这个厂商的产品。消费者购买产品本身,是一种投资行为的体验。其次是厂商可以通过数据的分享,更容易地了解用户的画像与消费的行为,有助于厂商去研发新一代的产品。将信息和数据的孤岛连接在一起,也构成一个更广泛的未来产品的想象空间。

我刚才也提到,区块链的本质是生产力关系的调整和价值的再分配。 在这个再分配的体系下,区块链模式的企业将它的利益利润分配给消费者,也能和消费者建立一种生态共赢的关系,一种全新的区块链生态社区。

更多的企业可以利用区块链将自己企业更多的利益拿出来和消费者共享,共建这个社区。我们当然非常欢迎小米加入我们的公链,一起开源,一起开放,一起将利润分配给消费者。但小米目前 900 亿美元市值的股东可能不太愿意去干这件事,不愿意把利润分配给我们,也不愿意把利润分配给咱们所有听直播的区块链爱好者。

主持人:剩下不到 30 分钟的时间,留给大家与谈总互动,大家可以开始提问了,接下来的时间交给谈总。

谈毅:下面的时间欢迎大家积极的提问,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非常愿意跟大家共同探讨区块链不管是对于物联网行业及传统行业的改造。谢谢!

我先回答一个之前的爱好者的提问,他也是非常关心 BAIC 社区除了手环、智能牙刷以外,还有没有更多的智能家居产品。我想说的是 BAIC 公链的目标是将智能家居、物联网设备,甚至包括小家电、可穿戴智能设备、智能玩具、汽车等,所有能够产生数据的电子产品通通上列,将产生的数据确权给我们的消费者,同时让这些设备之间能够实现物物结算和交易。同时,也希望更多的厂商能够主动联系我们。

举个例子,比如汽车加油的时候,可以通过我们物物结算与加油站的油枪自动产生交易。再举个例子,比如说在洗碗机里,要是这个洗碗机也是上我们公链的,如果说它没有洗碗液了等等,也可以和厂商自动产生结算请求,由厂商自动的配发配件,或者新的补给品过来……这些都是能够在物联网这个场景下,利用 BAIC 公链发生的一些例子。

Q1:在某些区块链项目里出现了中心化的现象,比如比特币算力目前集中在几大矿池,公链的代码由少数几个人开发,社区的参与度不高,甚至很多项目 token 集中在几个人的手里,进行交易所控盘,这与「去中心化理想」背道而驰,请问 BAIC 有没有潜在的问题?

谈毅:这个我回答一下,首先我们也发现非常多的项目,尤其是基于 PoW 产生共识的,算力确实都集中在矿池的手里,核心原因是 token 通过挖矿来获得,没有进入到场景当中,没有进入到生活当中流通,必然会出现中心化越来越集中的情况。

如果 token 本身不仅仅代表的是数字货币,而代表的是一种流通场景里必须的通证,它在应用场景中存在,通过应用场景交易获得,便不会因为算力集中让 token 过度的集中。另外 BAIC 公链采用了双共识,一方面在用 DAG,另外一方面在用 DPoS 投票人票选的方式进行交易验证和记录,避免了像使用 PoW 这种利用高算力对其他的参与者形成碾轧的局面。

Q2:物联网的相关项目也非常多,包括 IOTA,国内的也有一些,包括 ITC 等,而且很多大佬指出物联网是区块链的核心应用场景之一,那么我们这个公链与别家的有什么区别?

谈毅:首先我们是专门针对物联网设备的特点去设计,算是首个提出 DPoS + DAG 双共识的公链,我们知道 DAG 叫有向无环图,它是一种比较新颖的验证技术,由国外的 IOTA 项目 IOTA 社区发起的专门用于 IOTA 设备的一个交易和验证,但项目有个缺点,就是不收手续费。不收手续费就容易被攻击,可以随便地发起各种各样的交易,因为它是 DAG 架构,导致不支持智能合约,也没有大的节点,所以我们在这一基础上,在 IOT 的 DAG 技术基础上,加入 DPoS 投票人机制,这就有了大型算力的节点了。用这个节点去实现 EVM 的智能合约功能,同时我们也加入了手续费的设计,即 DPoS、DAG 双节点的验证,双节点的手续费,也兼备了交易性能,安全性、适配性也有很好的提升。我们预测 TPS 应该也能达到万级。

Q3:BAIC 认为数据是归个人所有,那么如何保证个人隐私呢?这个过程是去中心化的吗?

谈毅:这个问题在之前经常被问到,我们认为是这样:区块链有一个核心的特点,即能帮我们每一个人生成独一无二、不可破解的私钥,在 DAG 网络里叫做种子,这个私钥其实是开启个人数据价值财富的一把钥匙,数据通过分布式存储在世界各个节点,或者在某个单一的节点,但是只有你的这把钥匙可以开启。

举个例子,我们看过电影《黑客帝国》,你要去找一把钥匙去开启一扇门,才能去救师父。其实拍《黑客帝国》时还没有区块链,导演非常厉害,里面所有的思想都是基于区块链的,如何去中心化,如何去进行数据的对应。

你的数据财富在区块链上,也在一道门的后面,你不知道这道门的后面通向何方,也不知道这道门的后面是怎样的场景,只有你拿着这把钥匙,去开启这扇门,找到真正属于你的财富,属于你的数据价值!

Q4:如何选出投票代表,会不会导致中心化及安全弊端?

谈毅:我们的投票代表也是按照一个持币者的所有权进行排序。举个例子,比如排名前 20 的持币者,他们有权利参与节点,并且成为票选的候选者,也有相当的权利来参与我们的整体投票。会不会导致中心化呢? 我觉得中心化、去中心化是一个相对概念,没有绝对的中心化,也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绝对的去中心化,不见得对人类发展是一件好事情,同样来讲,绝对的中心化也更不是。两者结合才是比较好的方法。

所谓安全的弊端,这也是 DPoS、DAG 双共识的一个特色,想要攻击我们的网络,首先要凌驾于投票人节点之上,还要同时去攻击千千万万甚至数亿计的 IOTA 设备的验证。对于我们网络来讲,DAG 具备在目前区块链上抗量子攻击的能力,通过这种双共识,机制也得到了加强。

Q5:对区块链做到什么样的认知,才能使你破釜沉舟卖房子买比特币?

谈毅:稍微讲一下我个人的经历。我是中国的第一批网民,在 1997 年开始上网,更早一点,可能大概在 35 年之前,我就开始使用计算机了。在 1997 年上网之后,我与当时的几个大学室友,创立了中国当时的第一代网站,DIY 硬件社区「飞翔鸟」硬件站。当时我们就预见到,浏览器的发明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生活变化。这也算是我的第一个创业项目。

到 2007 年,刚好十年。我去美国读 MBA,在当年 7 月份,抵达美国第一件事是买手机,刚好也是个机遇,我遇到 iPhone 第一代的发售,也跟着排队和购买。当时我完全不知道 iPhone 是什么,用的时候非常兴奋,甚至觉得去美国的目的都已经达成了。当时的我就想去找一个新的世界,想去看看有怎样的新机会。我知道未来的互联网一定是移动的。

在美国一边读 MBA 一边跟小伙伴们创业,做机锋网。回国之后,机锋网已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安卓开发者平台和用户社区,也是当时最大的应用分发渠道之一。

到 2017 年,大概是下半年,这又是过了十年,我也是被朋友所带动,去认真研究区块链。就像我说的,技术上并没有特别突破,就是分布式存储这样的一个结构。但是当我深刻地去意识到它所代表的生产力关系转变,价值的再分配、再流通、再创造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机会。

也希望咱们所有的爱好者能够正确看待区块链这件事。区块链技术引发人们的思考,带来的应用,实现财富、价值再分配,让消费者成为企业、生态、产品的获益人,我认为这件事情是非常非常有前景的。

我一直也在和包括同事、合作伙伴说,今年就是区块链的元年,从今年开始我们能看到,在传统赛道越是暴利的领域,从吃喝玩乐衣食住行都会有区块链模式的公司出现。它们的典型特征是让消费者参与,获得这些公司的权益。会出现 90 后、95 后、00 后,用他们的消费、选择去投票,投出新的 BAT,投出能够代表他们权益、让权益无数倍增值的一些产品和服务公司。

Q6:假如用户数据归个人所有,平台的盈利能力被削弱了吗?是否影响平台的积极性?单独的个人数据价值毕竟有限,如何激励用户主动授权去出卖自己的隐私数据?

谈毅:首先用户的数据价值归了个人,所有平台的盈利能力并没有被削减。在当年,免费互联网是真正推动互联网大跨步发展的关键,但并不是互联网最终的结果,今天的互联网正在向价值互联网演进。价值互联网是什么含义呢?

有一部日本动画片叫《钢之炼金术》,其核心原则就叫做物质守恒,你付出就一定有得到,想得到就一定要付出,这也是价值物联网的根源。为什么说个人数据有价值,因为这些数据是你的付出,所以你才会得到。当你使用这些平台的时候,比如搜索引擎,因为你什么都不付出,所以会给你推荐不愿意看的内容,甚至有一些虚假的广告。

还有关于个人数据价值,其实我们每个人可能都认为说自己的数据价值有限,但并不有限。我们以百度为例,百度一年在广告上的收入大概500亿左右,那么这些广告收入比如说我们一亿的百度用户来讲,每个人人均也有 500 元钱。从这个逻辑上来说,不可能都是归个人所有,但是实际上个人数据的变现能力不可小觑。

拿我们公链来说,假如我们有 1000 万的用户,每一个用户每天能产生十元钱的广告这样的一个总额,那么我们一天在公链上产生的交易额就已经达到了一个亿。这样的一个交易额,参与的用户越多,同样价值会越大。

当越来越多的用户将自己的数据通过我们的公链进行交易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广告主也愿意用更精准的用户数据模型去投放广告的时候,这个平台所产生的总价值我认为不可小觑。这也是我们在向BAT这样的目标迈进,我们认为有一天甚至是能够接近达到至超过百度这样的一个中心化的广告平台的一个价值。

Q7:美国的法院曾经判决苹果交出用户数据,如果用户数据完全由个人所有,那么政府会不会极力阻止这种情况出现?

谈毅:用户数据归个人所有,这是未来的趋势,包括 IOTA 总设计师,也对外承认说在设计 IOTA 的时候也没有得到用户的授权就使用了用户的很多数据,才完成了 IOTA 这个产品的对话的设计。其实我们认为这种行为随着区块链的出现,随着数据能够确权这件事情的实现,会越来越少,也就是说原来这个模式也没有办法对数据进行确权。

既然不能确权,那也没有办法将厂商或者说区域数据需求方的结算有效的传递给我们的消费者,这也客观来说没有这种交易的环境。但是当区块链这个技术诞生的时候,能够在这个链上将每一个人的数据进行确权,能够去确认,而且有这种小额的高频的基于token的结算方式的出现,就能够将我们刚才说的这种数据交易执行下去。其实并不是说厂商不愿意为我们用户数据买单,而是在之前并没有这样的平台,也没有这样的工具来完成这样的交易。所以说我们认为这个是一个未来的大势所趋,对于政府来讲的话,它也乐见其成,因为这个数据是给归个人所有,只要不要被第三方乱用滥用啊就可以。

Q8:谈总十年出一个产品,前几个项目都是以硬件为主,那么 BAIC 社区有没有可能将 20 年前的硬件资源布置到 BAIC 公链上?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在化学反应中,有什么样的计划和憧憬?或者说 BAIC 社区如何打开数据价值化的新时代?

谈毅:我强调一下人工智能在这件事情当中的一个作用。我们都知道人工智能的核心是包括两部分,算法、数据。像 Google 把绝大多数的算法开源,且提供了丰富的基于深度学习的一些工具和路径,让大家能够去实现非常新颖的应用。

但是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消费者或者说这个 AI 应用开发商拿不到一个有效的数据场景,没有办法去获得数据,甚至对很多脏数据进行清洗,洗出干净的数据,用于不断地深度学习,完成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思维这样的一个模拟,没有数据就没有办法做这样事情。如果说有一种工具、通道、平台能够将这些数据源源不断地提供给 AI,就能让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的这个想法。举个例子,比如像我们智能家居的环境,AI就可以通过你的数据更加的了解你,越来越像你真正的助手,就只了解你一个人。

Q9:区块链项目层出不穷,请问对于投资者而言,如何能找到真正具有投资价值的项目?

谈毅:我们要有一个正确的思路,如何判断一个项目的价值,刨掉投机价值不说,去判断一个项目的核心,要看它的价值基础是什么,估值的模型是什么。

以我个人为例,我有两个事情不看。第一如果白皮书出现了我看不懂的技术,那么我就认为这个项目有空气的可能;第二如果该项目并没有收入模型,也没有商业模式,也不解决强需求,那么我也认为其可疑。思考这个需求是不是在场景中应有的,当它是一个强需求,基于生产力关系的改变去实现,这是有机会、有颠覆性的;但如果它讲的需求我不懂,或者说是一个弱需求,且估值很高,那么需要谨慎判断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谈毅,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