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赌王”吕志和:人生应该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摘要:被称为“石矿大王”、“酒店大亨”的吕志和,纵横商海70余年,在古稀之年搭伙长子押注澳门赌业,一跃成为“新赌王”。他见证香港大时代风云变幻,回首往昔,他说,人生不应该是一个战场,而应该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过去一个世纪,香港经历了荒芜到繁华的沧桑巨变,88岁的吕志和见证、参与了这一切。

13岁,他被迫辍学,在二战的炮火中,沿街兜售食品,以谋生存。国共内战、朝鲜战争期间,他抓住时机,倒卖军火、重型机械,获得第一桶金。香港经济起飞初期,他转战房地产、石矿业,奠定了商界的领袖地位。

当香港本土的商业帝国初见雏形时,他转战美国,进军酒店业。年近70岁那年,他再度“创业”,与长子吕耀东搭档,押注澳门赌业。

过去几十年间,香港社会几经起伏,在每一个转型的关键时刻,吕志和均果断地做出了顺应时代潮流的选择。任何行业,一经涉足,他总能做到最好。“石矿大王”“酒店大亨”“澳门新赌王”的称号,就是写照。

如今,吕志和早已是香港首屈一指的富豪,他创办的嘉华集团、银河娱乐集团,市值逾两千亿港元。

虽功成名就,他始终虚怀若谷。他称呼年长他不足1岁的华人首富李嘉诚为大哥。他说澳门永远只有一个赌王,是燊哥(何鸿燊)。

他不喜争斗,反感纷争。他期望,5名子女日后以和为贵,不要为财富而争执。他要向世界传递正能量,遂慷慨捐出20亿港元,成立吕志和文明奖。

回首往昔,他说,人生不应该是一个战场,而应该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而他的太太是这一路上最动人的风景。

与发妻相扶相守六十余载

对88岁的吕志和来说,或许只有发妻能让他为之动容。

“要是我能说得到她哪里最好,那我就不欣赏她,我认为她什么都是最好、最全面的,不是哪里好,其他不好,她是完美的,(我)没有看到不好的地方。我和她讲过,要是有来生,你还是我太太。”

说到这里,这位驰骋商界70余载的华人富豪,变得激动,眼眶湿润。

从少年夫妻到白头偕老,吕志和的这份感动,似已超越普通的儿女情长,更多的是60多年来,商海沉浮中,二人的相扶相守。

吕志和与太太的相识颇为传奇。

受第二次世界大战影响,吕志和的学校教育被迫止于初中一年级。上世纪50年代,社会逐渐安定,为了弥补学识不足,年龄不满20岁的吕志和,一边工作,一边在夜校学习英文。

期间,一位家境殷实的钟姓女同学,对吕志和展开追求。为了壮胆,钟姓同学时常叫上自己的小姐妹,一同与吕志和见面。一段时间下来,吕志和却和这位“小姐妹”互生好感。

这位“小姐妹”就是吕志和的太太赵锦屏。1952年,23岁的吕志和在香港与她喜结连理。

忆起那段往事,吕志和曾笑言,所谓姻缘就是,你看她很顺眼、很可爱,那就是了,而他自己也很有个性,不是对方有钱、漂亮,就会喜欢。

放在如今,23岁是一个刚迈出大学校门、懵懂的年龄。而那时的吕志和已是一个商场老将。

上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的战火在中国大地上不断蔓延。为了躲避战乱,1934年,5岁的吕志和与家人从广东新会,迁至香港。

吕志和的曾祖父吕德盈是早期赴美打拼的华工,一次回乡途中,路过香港。当时,这个日后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小城,还是一片荒芜。不知出于怎样的考虑,吕德盈在香港买下多处房产。

这个或是不经意、抑或深谋远虑的安排,为吕志和家族在战争年代的生存,提供了基本保障,也为日后吕志和在商界大展拳脚,奠定了基础,甚至改写了整个吕氏家族的命运。

1941年12月7日,日本袭击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翌日,香港被日军占领。连绵炮火之下,生存成了挑战。为了谋生,辍学在家的吕志和,开始摸索做小生意,那年他13岁。

在家人的帮助下,吕志和从沿街兜售零食做起,小生意一点点扩大,后来在油麻地开了一家餐厅,还雇了三五个工人帮手。在日本占领香港的3年8个月的时间里,吕志和凭借贩卖食品赚得200万元日本军票,相当于50万港元。在当时,这笔钱可以买下一条街的物业。

这场战争让一部分人颠沛流离、妻离子散。对吕志和来说,他虽被迫进入商场,但体会到了年少得志的快感。然而,这是命运的一场玩笑。随着日军的撤离,吕志和手中的日本军票,变成废纸。

几年的辛苦,一朝清零。

军火贸易收获第一桶金

透过嘉华国际中心顶层的落地玻璃望出去,维港对岸尽收眼底。

这座位于港岛北角渣华道191号的30层建筑,是吕志和商业帝国的大本营。每天上午10点,他准时出现在30楼的会客室,与前来汇报工作的属下共进早餐。

多年来,吕志和以早餐会的形式,与员工们见面、谈心,沟通工作。

年迈的吕志和,站到窗前,向《财约你》讲述了香港这些年来的变迁。而这些点滴积累而来的巨变背后,是一部吕志和个人的奋斗史,也是他掌控的庞大商业帝国的扩张史。

“这边以前是飞机场,启德机场,现在做船运了,从前偷渡就来到这里,现在要建住宅和办公大楼。我们60多年前,开这个山,填这边的海,就是观塘,后来很多工厂在这个地方。这二三十年来,繁荣起来了,改来做住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办公大楼开始建起来了,这个变化不得了,想不到。”

如果当年巨额军票作废后,那个少年一蹶不振,吕志和传奇的人生经历将不会发生。

痛定思痛后,未满20岁的吕志和在姨夫的介绍下,加入了香港一家汽车零件销售公司,担任仓库保管员。当时,正值国共内战,军方对机械零件需求旺盛。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对华实施武器禁运,这类货物变得更加紧俏。

所谓富贵险中求。美国的禁运号令让吕志和看到了生财之道。起初,他赴新加坡采买机械零件,然后突破美军封锁,运往内地。小试牛刀的成功,让他对财富的渴望愈发膨胀,他想做更大的生意。美军遗留在冲绳军事基地的重型机械,吸引了他的目光。

在友人的牵线搭桥下,接下来的两年间,吕志和将整船整船的起重机、推土机、吉普车等重型机械,由美国军事基地,运往香港。他曾算过一笔账,当时一部新机械的价格高达100万港元,他自美军基地收购的成本仅数万港元,而翻新后的售价达几十万港元,翻了约十翻。

与美军的重型机械贸易,给吕志和带来的财富远远超过之前的200万元日本军票,这是他人生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也是他随后在商界大展拳脚的资本基础。

当时,吕志和有个贸易伙伴,叫霍火根,他是香港知名商人霍英东的堂弟,因为这层关系,吕志和在收获财富的同时,也与诸如霍家这样的名门望族结下友谊。

唯一的失误:未能成为一线房地产开发商

上世纪五十年代,香港社会逐渐稳定,人口剧增,经济也随之繁荣。港英政府陆续推出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

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又手握重型机械的购买渠道,吕志和看准当中机会,索性做起工程承包生意。

那些年里,吕志和的身影遍布香港的大小工地,无论开山、填海,还是修建马路、水渠,凡是有工程的地方,多数会有吕志和的公司参与其中。今天香港的乐富、蓝田、油塘、观塘地区,逾八成的开发工程当年是由吕志和负责。

1955年,吕志和旗下的旗舰公司嘉华诞生了。他曾解释,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当年九龙最大的汽车零件行叫嘉昌,其余几家首屈一指的汽车行叫中华、新华。取嘉和华两个字,是希望将来生意做得比这些公司还要大。

26岁的吕志和,心中有了宏愿。

嘉华成立之初,恰逢香港房地产业发展的萌芽阶段,房地产顺势成了嘉华最初涉足的行业。直到今日,房地产仍是嘉华集团的主营业务之一。

1962年,吕志和在香港茶果岭道开发了一组物业,这是他在房地产领域的试水之作。那时,李嘉诚的长江实业仍以塑胶花为主业。而日后成为香港地产业龙头的新鸿基和恒基兆业,尚未成立。华懋置业的王德辉、龚如心夫妇虽已涉足地产,但在吕志和面前,也是后来者。

虽掌握了香港房地产业发展的先机,但吕志和并未投入更多资源深耕。在当时的吕志和看来,房地产行业风险大,却回报低。

晚年的吕志和不讳言,那时判断过于保守,错失了香港地产业的黄金时代,未能成为一线地产商是一个错误。

截至2016年底,吕志和旗下房地产业务分支嘉华国际(173.HK)的全年营业额为96.2亿港元,净利润31.8亿港元。这个规模已无法与香港龙头地产商同日而语。

当时,促成吕志和决定不再深度介入房地产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香港的石矿建材业正展现出巨大的商机。

1964年,吕志和拍得香港最大的石矿场——九龙安达臣道石矿场的开采经营权。在随后的几十年间,他一直是掌握着香港本地石矿建材业的霸主。包括启德机场、红勘隧道等香港的知名地标的建筑材料,均来自吕志和旗下矿场。

他因此获得了一个称号——“石矿大王”。

时移世易,香港早已告别拓荒的岁月,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石矿建材不再是逐利商人眼中的风口行当,而这部分业务在吕志和财富组合中的占比,也变得微乎其微。

今天,吕志和和李嘉诚两大家族,把持着香港的石矿建材业。嘉华参股长和旗下的大亚石矿场,长和也参股嘉华旗下的安达臣道矿场。两位华人世界里的顶级富豪,凭借以和为贵的智慧和气度,共享着这一盘生意。

商场上是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私下吕李二人亦是多年的密友。李嘉诚年长吕志和不足一岁,但吕志和却习惯以大哥相称。

“他做人的思想很好,做生意很聪明,很有力量,能够赚钱,有这么高的地位,但他有自己的志向,做人很自律,他穿衣服、吃东西都很节约,他吃鱼吃小鱼,最便宜的鱼,我有很多东西要向他学习,我很尊重他。”吕志和向《财约你》如是评价这位老大哥。

向曹操学习管理哲学

石矿建材生意站稳脚跟后,生性不安分的吕志和,开始寻觅新的发展机遇。这次他看中的是酒店业。

1977年,港英政府开始发展尖东地区,为了吸引投资,政府以低廉的价格拍卖土地。“机会给到你,就要一击而中,全力以赴。”这是吕志和在商场上不变的信条。看中尖东长远的发展前景,吕志和果断斥资6800万港元,拍得位于尖东的一幅土地。

吕志和旗下的五星级酒店海景嘉福酒店,就是在这幅土地上拔地而起。1981年,这家酒店落成开业。吕志和委托美国的假日酒店管理运营。或许吕志和也不曾想到,与假日酒店的这次合作,为他日后成为“酒店大亨”埋下伏笔。

4年之后,当假日酒店的老板为旧金山的新酒店,寻找合作伙伴时,他找到了吕志和。

“我一开始在香港做酒店,后来他们(假日酒店)看我做得比他在美国做得还好,就想请我去美国。我的曾祖父在美国做过小生意,我也希望能在美国做点生意,因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假日酒店的老板说酒店刚刚建成,不赚钱,成本价给你,管理人才也给你。这样的情况下,我开始在美国做生意。现在,我们在美国是最大的酒店了。”吕志和向《财约你》回忆道。

这次无心插柳的合作,打开了吕志和进入美国酒店市场的大门。

30多年后的今天,吕志和旗下管理及拥有28家酒店,当中多半位于美国,合作的品牌均为全球顶级酒店集团,例如洲际、万豪、喜来登等。

作为一个外来者,怎样在异乡打理一个庞大的跨国酒店集团?吕志和的诀窍是——“中西合璧”的管理模式,即结合中国人的思想和美国人的管理制度,即便有严苛的制度,也要讲人情。同时,吕志和一直坚信且践行,无论老板,还是CEO,自己可以掌握的只有财政,以及提供指导意见,而执行一定要找专业人才。

在吕志和看来,三国时的曹操是不拘一格、知人善任的典范。尽管《三国演义》将曹操定义为乱世中的大奸雄,而吕志和看中的则是,他对投降的敌人,不计前嫌,与原班人马一视同仁,量才而用,在求同存异中建立了强大团队。

倒退30年多年,东方的面孔管理西方的酒店集团,是稀有的模式。眼下,内地财团频频出海,斥巨资收购欧美的豪华酒店。“要重视管理”,这是吕志和给晚辈们忠告。

吕志和说,中国很多商人,希望买外国的酒店品牌来做,能不能买到是一方面的问题,但是买来以后,怎样管理非常重要,以前中国人对管理看得不重,现在也重视起来了。

古稀之年成为澳门新赌王

1997年7月1日,香港在港英政府统治百多年后,回归祖国怀抱。这一年,吕志和69岁。

那年,香港《资本》杂志发布香港华人财富排行榜,吕志和家族凭借152亿港元的资产,排名第15位。郭炳湘兄弟家族以1174亿港元的资产,居榜首。李兆基家族、李嘉诚家族分列二、三位,资产额分别为930亿港元和800亿港元。

2017年,福布斯发布香港富豪榜,吕志和排名升至第六名,旗下资产值达112亿美元(874亿港元)。李嘉诚、李兆基以及郑裕彤家族位居前三位,资产额分别为303亿美元、236亿美元以及179亿美元。

20年间,吕志和身家暴涨,迈进香港顶级富豪阵营,而这一切归功于他古稀之年的一个冒险之举——进军澳门博彩业。

2001年12月31日,澳门特区政府宣布,开放澳门赌场经营权,公开招标。这个决定结束了赌王何鸿燊对澳门赌业40年的垄断,开启了多足鼎力的新时代。

今日活跃在澳门博彩业的美国博彩公司,诸如金沙、永利、美高梅等,均是趁赌权开放,涌入澳门。在当时申请博彩牌照的一众财团当中,吕志和家族最不被看好,外界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很简单,吕志和是唯一没有博彩业运营经验的申请者。

“我们那时候已经做了很多酒店,香港有三家,中国有一家,美国有一二十家,特别是在拉斯维加斯,我们的总部在三藩市(旧金山),我的孩子也在那边念书,我们做酒店做到美国排名第12位。澳门当时希望提升博彩的生意,所以开放赌权,而我们当时并没有想获得博彩牌照,只是希望在澳门做酒店。”吕志和清晰地回忆起16年前的诸多细节。

2003年,银河娱乐(027.HK)爆冷获得澳门特区政府发出的三张赌牌之一。这家公司是吕志和为了进军澳门博彩业而成立的实体。

今日回溯,吕志和能够获得澳门赌牌,并未偶然,而是他深谋远虑的经商眼界的一次胜利。

退回到十几年前,澳门所有博彩公司最为看重是一掷千金的豪赌模式。在光景好的年岁里,赌场的确是一部连轴转的“印钞机”。

虽然70岁之前,吕志和从未涉足博彩业,但得益于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经营酒店的经验,他已预见,纯粹依赖赌博,澳门将无以为继,澳门更需要的是世界流行MICE模式——Meetings,Incentives,Conventions and Exhibitions(会议、奖励旅游、大型会议及展览),不仅如此,还要再加上一个E,Entertainment(娱乐)。

心中有了这个底气,吕志和在澳门氹仔,一次购入155万平方米土地,这让他成了澳门最大的“地主”。今天,氹仔岛上新赌场接连建成,对赌客的吸引力早已超过澳门老城区。而当年,吕志和将这片土地收入囊中时,氹仔还是一片滩涂。

吕志和获得澳门赌牌后不久,就赶上内地开放居民赴港澳自由行。中央政府的这个决定,开启了澳门博彩业的黄金时代,这波热潮持续了逾10年。

2014年2月,澳门博彩收入达到有史以来的顶峰,当月收入达380亿澳门元。这个中国南部的小城,创造了博彩业的奇迹,也成了财富的神话。

获得澳门博彩牌后两年,银河娱乐借壳吕志和旗下的嘉华建材,成为在香港上市的首家博彩公司。光景好的年月里,银河娱乐市值随着大市水涨船高,高峰时曾达3600亿港元,这令吕志和的个人财富一度超越李嘉诚。

那阵子,“亚洲新首富”“澳门新赌王”,成了吕志和的新标签。

虽被称为“新赌王”,但吕志和一再表示,赌王永远是燊哥(何鸿燊)。“我和何先生是老朋友,我们两个互相很尊重。”他说。

在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吕志和一贯持以中庸平和的姿态,甘居人后。而一旦锁定商场上的猎物,他又果敢、勇猛,竭尽所能。

如今,银河娱乐旗下一期和二期度假城已是氹仔岛上的地标建筑,仍在建设之中三期也竣工在望。2015年,银河娱乐翻新了金都娱乐城,改名为澳门百老汇。三家娱乐城在2016年财年,共计给银河娱乐带来528亿港元的收入,纯利润63亿港元,这份经营业绩早已将何鸿燊旗下的澳博控股(880.HK)抛在身后。

尽管澳门的博彩业每年仍赚得不菲收入,但这个行业在2014年触及巅峰后,急转直下,神话破灭。单一依赖博彩的澳门,转型迫在眉睫。各大赌场纷纷削减博彩的占比,转而拓展会展、娱乐、购物等非博彩元素。

“澳门要建成度假村,不能是纯粹的博彩,要所有家庭成员都可以参与其中。”14年来,吕志和一直坚持着这个观点。

在他看来,今天的澳门除了要转型之外,还应当有更大的格局,香港也是如此,应当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机遇。

几十年东奔西跑,全世界考察下来,吕志和坦诚地向《财约你》表示,香港人要多动些脑筋。

人生边上的愿望:家族事业不要分散

当今世界,纷争不断。战争、贫困、疾病,让一部分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不少无需为温饱担忧的人们,却又挖空心思攀比物质、追逐功利。曾经有7年时间,吕志和被这些问题困扰。

晚年的他,希望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正能量,减少世间的纷争。他深知财散人聚的道理。2015年,慷慨捐出20亿港元,成立吕志和世界文明奖。希望透过这个奖,表彰那些为世界文明进步做出过贡献的个人和团体。

在吕志和奖的成立仪式上,赵锦屛挽着吕志和步履蹒跚地从人群中走过。从勤奋苦读的夜校学生,到全球扬名的耄耋富豪,吕志和每前进一步,都有赵锦屏陪伴左右。

2016年,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无国界医生,以及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获得第一届吕志和奖。每位获奖者同时收到2000万港元奖金(约256万美元),这个奖金额度已大幅超过诺贝尔奖。

对于这一切,吕志和感激太太。他说,正因为她持家有道,自己才能无后顾之忧,在商界驰骋。他也感激,与他并肩作战的子女们。

走在人生边上,吕志和希望,将来子女们以和为贵,将他戎马一生,打下的江山传承下去,不要分散。

“我做生意六七十年,大大小小公司一千多家,不是有100块,就100块这么简单,要保护这个生意,要管理,希望将来五个子女不要有纷争。这一代很安定,下一代怎么办呢?不是不希望发生,就没有纷争了,所以要有一个制度,减少纷争。”吕志和说。

许多年前,吕志和开始筹备财富传承。成立了吕志和基金,透过家族信托管理旗下财富,只为子女能够和平共处,不要因为钱财分配,闹得满城风雨,成为笑柄。

5年前,83岁的吕志和公布了“分家”方案。

和吕志和并肩进军澳门赌业的长子吕耀东,掌管银河娱乐。香港的房地产业务由三子吕耀华接棒。多年来,在美国打理酒店业务的次子吕耀华,则接手酒店业务。长女吕慧瑜和幼女吕慧玲,分别接手嘉华集团旗下的香港酒店业务,以及行政工作。

 “分家”方案虽已宣布,但这并不是财富的最终分配方案。至于财富怎样分配,只有吕志和知道。他曾笑言,不会透露怎样分配,不然他可能还没有走,子女们已经开始吵架。

对子女的这种期许,或许源于吕志和不喜争斗的天性,从13岁进入商场至今,他始终笃信“善胜者不争”。

他说,人生不应该是一个战场,而应该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泛舟商海七十余载,阅尽世间人情冷暖,尽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艰难困苦当前,他总能化险为夷,最终成为坐拥万贯家财的商场赢家,但盛名与财富对他来说,或早已如浮云。

在吕志和的自传中,他以苏轼《定风波》两句诗,为自序作结。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耿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耿荷,责编:于姣。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