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物流涨价到底行不行?

摘要:向外看,京东物流的服务有很好的观感辨识度,有充分理由涨价。向内看,作为一种模式,京东物流的经营成本很高,要内控,不能全由涨价解决。如何涨价?

说京东物流不行的人,确实有脚踏实力的想法(但不一定有脚踏实地的干法)。他们谈到了物流总成本,这不容避讳,对京东自己来说,物流各环节成本加和的压力体会,想必最深刻。我们普遍认为:顺丰和京东是提供了优质服务的好公司。按规律,服务档次与价格水准是伴生提高,一份价格一分货物。但在电商物流、“新零售”汹涌竞争的背景下,服务稍落后者也是追兵,服务好的公司反像穷寇,毕竟“内忧外患”、“不进则退”,阿喀琉斯不治愈脚后跟儿,对经营扩大和持续稳健还是有危险的。笔者想说:顺丰与京东的服务行为是超伦的,已经完成“超英赶美”。但由于发展中(可以说发展是永恒的)的消费选择偏偏不稳定,这样的好企业“内外兼修”、“信心备至”,就一定能掌握主动、避开被动,继续努力引领独树的模式。

向外看,作为服务翘楚,京东物流的服务有很好的观感辨识度,有充分理由涨价。向内看,作为一种模式,京东物流的经营成本很高,要内控,不能全由涨价解决。如何涨价?有涨与不涨、快涨还是慢涨的考虑。原先我们理解,物流是个简单粗暴的行业,凡五大三粗的,不是伙夫,就去干物流。后来,物流的从业人员也有穿中华立领的了,物流的外表变得光鲜可描述了,特别是小件快递走进了金融街、千家万户。物流变得深刻、广大,势必要有服务分化和分层,只是市场接纳还在继续适应。京东的供给侧很牛,但需求侧不一定都是“求全责备”、“火急火燎”的,重点以需求侧来判断服务价值,在局部细分的物流领域、产品、客户上就可以谈判涨价,一旦可行,涨比不涨要合理,动作快比慢好,幅度大小适中,全都可先试探。

假如我们细看,互联网圈里充满了营销的概念噱头、融资的资本故事,有明谋暗谋的企业们有意无意地释放这些讯号,或沉默、暧昧接受、忍受一些点评的话,往往是对下一步经营行为最有利的做法。一如“边界与核心”的认识,涨价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也处于边界位置,噱头包装与试探体验是必须阶段,当然,消费社会往往乐于参与。“新瓶装旧酒”在这时,不再是一个贬义词,“旧酒”是什么?是企业原来就一直提供的核心优质服务。“新瓶”是啥?是企业为下一步愿景实现而甘愿做出的服务梳理、整合、承诺。如果企业做足了功课,把预案完成得很棒,就会赢得市场支持。在较优于同业的基础上,为客户提供更上一层楼的品牌服务,甚至包涵个性化满足。通道必死,因为未来通道将联网。服务不死,反而迎来博发纪元。

现在是“新零售”的几点钟?它从电商物流而来,半夜鸡叫后,美若黎明,旭日未名。我们外行人看热闹,姑且可以把现在各大商家的“新零售”铺路行为比喻为“打地桩”,真是“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在实际的现实之中,人们往往是利用上面这句话,来形容人们办事的方式不是单一不变的,你可以这样去办,我可以那样去办,同样的一件事,可以有不同的处理方法的。像京东和阿里巴巴,就去国际上去和亚马逊抢着放卫星,其中还包括不少我国生产的卫星商品。“新零售”和“跨境电商”不需要仓库么?当然需要。试论小哥与仓库对物流的重要性,就好比工兵与行营,缺一不可。从京东最近的动作看,上天跨海把丝绸之路一样的生意做大是板上钉钉的事,线路有了。继续规划、新建一批仓库,营盘也有了,对竞争志在必得。

互联网圈挣钱,是一层一层地过滤,小哥们风风雨雨,平台或通道通过走流量和截取利润,积少成多,最后凝集的剩余金钱可观。整个挣钱过程是动态变化的,波峰波谷,波谷波峰,当外面起风了,或盯盘的视力和心思疲劳了,挣钱曲线还会震荡进入下行区间。烧钱,谁愿意啊?比着烧钱,是大家一起作。不过在土豪、霸蛮、强盗式的营销文化感染下,有时候不跟着烧就好像怀疑自己被市场认为“抠儿“似的,这是缺乏良性竞争维生素的表现。烧钱的行家之间,有“不应该大面积烧钱、不舍得无用功式地烧钱”的默契同理心么?你要低调忍耐、持续改善经营服务,积极协调从前到现在的成本压力,以技术发展对接现在和未来的排面,可是“别人家的孩子”不干啊,那又能怎么办?就算不直接烧,也得间接烧,还可能上火发烧。

笔者认为:烧钱是不对的,甚至是有害的。通过烧钱,大企业打败小公司,是不是杀鸡取卵了?一统文化排斥多样化,是不是锁链铁甲船了?互联网是开放的,开放式思维和进取意志并不矛盾,毕竟比互联网现实的,是买卖。比互联网深刻的,是情怀。硝烟弥漫,会过去的,除了一地鸡毛以外,剩下啥?理想状态:独大与众小之间,大小不是极重要的,大永远不能完全征服小,所以先后也不重要。这是事实,也是道理。士兵都希望当将军,那是为了更好服务更多。仅是商业博弈般的狭隘,就现实而又局限了。笔者一直批判滴滴,但滴滴带来的进步意义肯定更大,只是争利垄断必须改。没有滴滴的努力,网约车可能尚不会如今天这么普及,以及矛盾控诉纷纭,昭示出明显的竞争改善空间。你好,我更好,阳光比阴面更好。

有人说,很多行业里,政商关系好的企业才最牛,那就肤浅了。互联网不信邪,却不可不信缘,与政府引导、消费群体的缘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谁也拦不住的事。新玩法再多,可能蒙蔽一时,但人们懵逼以后,还是看得透彻。那有人又说了,三五个人站一起,还有大小个头呢。大企业反而会更容易被商业道德绑架呢?其实,大企业既然想好了,该怎么取做还怎么做,他人置喙也仅听听可以。大企业掌握自己的本心和预料就好,即以当下“新零售”铺路行为来讲,竞争中的非议四起不可避免,企业本身的一些做法和展示如果有问题,可能是过程方式的纰漏,也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考虑或欠考虑。大企业应该明白:主要竞争对手、其他更广泛的中小营业者如何分立,集或是崩,在你之外。假如有其他字眼,慎用战争。

对商业竞争,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看热闹的。一个有趣场景是:有人喊出“我要打人”,老师问“谁要打人?你要打人啊,作业写了吗”。侯毅一针见血指出京东物流的存弊,是正确的。京东也已重视,内部不对问题之门解锁,怎么冲到外部应敌呢?但问题之门不全是问题,也蕴含优势特点。京东已挣扎着活了这么久,将来可见的路又长又广,不妨比比谁可以。对站在京东物流模式的相对面的企业来说,也有固态问题。那就是熵乱问题,人性复杂的问题,乌央乌央,假如乌合之众,一锅浆糊也难办。京东物流可以试着将问题干戈化为玉帛,模式对立企业也不能总将忙乱的力气搅成浆糊。京东物流的仓库是太多,还是不够用?不能仅看过去和现在,更要关注现在和未来。一旦打通自力更生和合作通途,减少闲置,就能全力跑。

京东等企业的奋斗成长史,已饥已溺,连长期亏损都不怕,试问“我都能接受赔钱”,还有啥不敢的?还有啥挑战,不敢应的?对于御敌、制敌来说,它们是有深刻的战略纵深的。先苦后甜,并继续做好吃更多苦的决心,京东物流这样的企业可以赚钱,而且是边辛苦边优雅地赚钱,辛苦是因为实干增效和营销创新,优雅是因为成就感和自信心。生产组织需要再发出,先打通任督二脉,且不止。科技应用需要再归零,延伸到三江四海,且不止。对用户端的情怀意义一刻不减,政府引导、消费群体都来帮。物流最简单,但要加入人情、安全、使命等等的意义,做分级、分时、分合作、分投入的事情,就任重道远。不管是京东物流、顺丰综合体还是其他什么对立模式的物流企业,朝着物流工作的终极效率和内涵出发,都是趋势。

世上没有完美,讲师教出徒弟,未来的完善事宜还看徒弟的继续坚持。做好地面,能打天空。对主流物流企业来说,流量还会新生么?新生很难,保持份额更紧迫。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面临流量流失和替换,越大体量规模的企业,其流量的绝对变化值越踊跃,不停被撕咬着。面对众多模仿和混合竞争,已拥有的流量需要稳定,争取稳中有升。做好心中事、眼前事,跑在精而赢。快不一定是捷径。以京东物流的对立模式来说,组织可替代性更高,已经在做京东物流被格式化以后的事,成本偏偏不高。京东物流继续发展提高,将来顺利的话也把成本比例降下来,但服务的标准化、成就水平会更好,那就等于完成了物流发展的现今使命。直接过渡可以么?笔者认为:乱熵之中,取优质奖杯者,还是需要企业性格和精神集中。

好企业,如京东、顺丰,面对向内向外两个现场,抗忽悠有想法,亟待做好不多花钱的工作匹配。同时,市场也要感谢阿里,阿里既赚了钱,又对市场交易提供了帮助。阿里也是应该被其他人可以选择复制的,否则有害。再说回来,互联网时代,信息是上端,假如京东、顺丰模式是不利模式,但毕竟坚持下来,并继续坚持将供需匹配的效能扩大,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回归传统,是互联网时代未来发展接近到头时需要寻找的根,卿本工具,勿忘初心。发展中,流量和信心的得失,如金子一样宝贵。忽如一夜旋风,百草能折。但京东自营系列的排面依然坚挺,阿里可能恨京东“老也不死”、“历久弥新”,但不妨互相学习。京东也是应该被其他人可以选择复制的,垄断必死,哪怕是通道垄断,合作不仅是权宜之计,能离咋的。

吵吵架,就相当于勤洗澡。竞争者或竞争模式之间互相开炮,也是彼此帮忙找不同,或许和而不同,毕竟天下为公。越激烈,让让政府引导、消费群体放心,终于明了:这些互联网商家也是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事情,脱虚向实。笔者提问:互联网商家之间、线下商家之间、互联网商家与线下商家之间,超脱金融和经营的合作,这个可以有么?先自问自答:我觉得完全有可能,在一些特定行情背景下,还非常必要。“一笑泯恩仇”在商业社会的事情里,太常见。可以说,新常态经济里,过去的隔阂与争夺不一定继续衍生“什么仇什么怨”,甚至可能变声为“绳命”,就是兴旺的命运竟系在一根绳上。广泛达成体谅、抱有互利期望的跨界甚至同业合作,特别是商业基础设施共享,很有可能发生,京东的仓库不仅给阿里用。

接着京东仓库的固态资产,引申说一下笔者认为的网约车发展的更高级。那应该是路线固定、驾驶员固定的,一般地,地面被划分为很多由市场选择倒逼出来的小片儿,在小块区域之间、之内已形成了发展水平平衡。目前,网约车和市场没有高效到这么一个阶段,处于变化过程中的企业、人员就要受苦奋斗。时下圈里最绕着烧的几个词是:电商、外卖、网约车。外卖与“新零售”距离最近,京东仓库倒显得远一些,棋盘大一些,比同城概念还大,跟南水北调似的。但仓库是链中一环,是生产端还是服务端呢?不管怎样,在流量匹配中起到最佳应用的作用就好啦。天猫CEO提到帮助线下制造商做产品设计的数据反馈,马化腾提到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刘强东提到“电商扶贫新通路”,这些需要线上需求匹配线下供给,不矛盾。

笔者认为:就是要有一部分自营,你比如主要互联网商家都有。以京东为例,分清自营和物流和金融和扶贫,等等之间既清晰又关联的关系。以笔者理解王兴的观点,什么边界都可以做,只要自己觉得相关相立,核心更要坚持厘清。说京东模式不行的,你要先好好上学,你看京东,它就是高考不错,再学啥都成。先吃苦过,拿到好文凭,实在不利,跨专业就业能行么?你问你自己就行,看身边案例也行。你看滴滴,笔者常说它近几年来的商业行为可被吐槽,天晓得滴滴或美团将来的主力主业又跑赢在哪里?当然,最不好猜测的咖依然是腾讯。而且,京东会不会急赤白脸地和顺丰好了,先开始在商业基础设施上为高端物流服务而试点互享,惺惺相惜,逼退其他企业呢?也不是不可能,你有仓库,我有飞机,你好,我更好。

假如推动了商业基础设施现代化、信息化、共享的话,就更加商业化、更快物联化,就是商业之上的商业,真很强。啥是物联网,就是省钱,而不是烧钱,就是挣钱做更多有需要、不重复的基础设施,疏浚流域中的梗阻。“新零售”可能预示着纯电商将回缩到通道地位,门面经营资产更多地融入混合所有制。天冷穿棉袄,下雨要打伞,仓库是必要的。你看亚马逊中国,那网站界面破的跟个啥似的。你看宜家家居,那各方面的界面也不是太周全。可人家仓库和物流做得好哇。囤货居奇是历史成功原因,管理好仓库和货物、服务匹配,是当今命题。一带一路,就是凭借这样的理念。共通共融,集结号吹响了命运共同体的出发班次,而笔者所观:最最适合活跃、跳跃的便是互联网企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未雨绸缪,特别溜。

回来再说小哥与仓库,谁是上游,一眼便知。还要建更多仓库分类么?这个可以有。京东未来将尝试用高科技无人机来节约部分货物匹配成本。仓库是装东西的,兼容全世界的核心消费资产,小哥是送东西的,包涵全世界的着急消费服务。“新零售”的门店是开不完的,更多零售门店将不会与“新零售”发生直接联系,这毋庸置疑。但借助“新零售”的货物品质和物流渠道,京东物流等将可能为包括“新零售”门店、线下各类个体零售门店在内的所有销售端提供配货服务,将B2C做好的同时,也做B2B。这是广大线下各类个体零售门店的竞争需要,但怎么证明是京东配货呢?贴标识就可以。京东还可以发展丰富的包括扶贫商品在内的品类供应合作,按京东对采购、生产的管理渗入程度不同,对标识颜色进行分级,有规矩就成方圆。

中国一定牛,因为我们政治稳定,经济市场的发展还有大空缺。在很多贫困落后地区,好物产往往“好女愁嫁”,需要“穿新衣、安全出行、快速通道”到广厦千万人家。论社会事业总结,一线城市的教育事业问题多,后面城乡的产业维系困难多。总体看,经济空前繁荣了,但亏欠落后地方的地方偏多。比如在一些较不发达城乡进行的智慧城市建设,由政府搞不如交给互联网商业主体去搞,或与这些高科技消费和营销平台们开展PPP合作,项目内容脱虚向实,花一分钱的投入争取能挣几分甚至几毛钱。在这些合作中,通道的作用还是朝阳地位。回到城市中,各企业“新零售”门店端可能成为下一个亏损主力,虽然我看好京东7FRESH的初始运营。因为这些个门店啊,说白了,成本相对比仓库要高的高的高,有很严重的潜在风险在。

万马奔腾,如步步高、张旭豪,如软银还是滴滴,新版图的启航总有新意,但新意之外还要创意,创意还要持续自省、理会。双十一的猫狗大仗中,猫也许占据上风。但顾客选边是仅因为物流价格么?是仅因为物流服务么?是仅因为货品区别么?是仅因为完整感受么?这个还说不清。但有一个可以说清楚:假如京东模式不好,奋斗到目前的结果却与你差不多,能说明什么?比你能干?或者承担了更多“常人所不能忍”?更能说清楚的一点是:对手是不是一无是处?是,那就洗洗睡吧。如果不是,那是最最烦人的,刺激得自己睡不着。用雷军的感慨就是:接下来的一年,连睡觉都觉得浪费时间。一路走一路望一路黄昏依然,一个人走在荒野上,默默地向远方,不知道走到哪里,有我的梦想。所以,顾此失彼,有同伴更安全。

文 | 仲由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仲由尹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