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颠覆腾讯,第一批00后区块链创业者坐牢了?

摘要:听说这位前辈出去之后也想搞区块链,所以他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在这间牢房与这位前辈再次相遇,自己非常期待这一天。


1

40岁的杨集是A杂志的新媒体主管,这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典型中年男人,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如同一只秃鹰。

昨晚,杂志公众号推送一篇《马云,你欠这个世界一个交代》,杨集每天早上会兴奋公众号流量的涨跌,就现在看股票一样兴奋。

19232个阅读。

“低,真他妈低……”杨集心里一凉,暗骂了一句,平时每篇文章的阅读量一直都在3万左右,这次直接跌到了2万以下。

杨集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和“6缺1核桃”的市场部主管刚吃过饭,主管告诉他,领导对于A杂志的植入广告效果非常不满意,他们已将明年原本计划对A杂志的投放,转向了咪蒙公众号,实际上很多厂商也开始转向公众号,预计明年A杂志的收入会下降1/3。

堂堂一个杂志都比不上一个公众号,杨集感慨真是世风日下。他扭头看着新来的实习生,这些蠢蛋的脸上居然还挂着笑容,一点都没有感受到社会压力,杨集感到非常不爽,他把脸转向了微信业务负责人高小亮。

“我说你们几个,我跟你们说了多少次,要学学人家咪蒙,一定要追大热点大热点,马云的这个热点一点都不行,你们居然还放,媒体感觉太差了,昨天文章的阅读连2万都没到,小高你怎么做的事?”

高小亮是根老油条,真金不怕烈火,在公司百炼成精,也已经习惯了主管焦虑的风格,他不急不忙抬头看了看杨集,心里叹了口气,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遇到了这样的领导,自己只想过上班下班,回家看电视剧和撸猫的生活。

“杨老师,我觉得这篇文章阅读这么低,还得怪马云这戏精,他的这次演讲不够入戏,所以这次观众不够,还有我们的实习生也是刚刚入职,需要点时间培养。”

“还要等?”杨集沉下脸,声音也提高了八度,他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有点吓人,整个办公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们广告主现在都在投放公众号,不投电视台了,我们现在不把这个公众号做出来,大家都可以去吃西北风了。”

“杨老师,高老师,我有个想法,觉得可以帮助到我们公众号提升阅读,你们想不想听下。”实习生孙涛自告奋勇。

在杨集眼里,孙涛是一个比高小亮更笨的笨蛋,连微信文章标题都不会写,但是今天他难得会向自己提出意见,倒是有些意外。

“你说。”杨集有些好奇。

“您刚才说到了戏精,确实,这个社会,戏精才是最大赢家。所以我们只需要包装戏精,迎合观众,就一定能够获得最大收益。”

孙涛灵活的转了转眼珠子,接着说。

“杨老师你看咱们前两年做的《90后微商创业》的节目就非常不错,口碑非常好,为什么这次不搞以下00后创业的话题?”

杨集眼前一亮,“不错,你继续说下去。”

“你看现在已经不流行90后创业了,什么驴佳佳、王砍薪这些老派戏精最近都被观众们忘光啦,但是现在却是00后们创业的机会,我们可以把之前做的创业节目再重新做一次,这次就叫‘00创业者的王者荣耀!’”

“好主意,小孙看不出你能想到这样的点子,我觉得可以考虑。”

杨集话音刚落,旁边的高小亮就猛地拍了下孙涛,“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聪明。”

高小亮顿时感觉自己这几个月来栽培有方,非常有成就感,但其实高小亮其实什么事都没做。

“你咪蒙算老几,老子这么多年的媒体经验还比不过你?看我把广告费从你那里搞回来。”杨集在心里暗自发狠,他转过头,望着窗外的繁华街景,他在其中看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黄金大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2

咖啡厅,杨集已经见过两名00后创业者。

第一位是某个富二代00后,要通过区块链改变中国的教育体制。

他表示因为自己成绩差无法顺利通过国内考试,所以目前在美国某野鸡大学留学,但又由于成绩差导致家里交了很多钱,这很明显的说明了这个世界的教育体制都有问题。

如今,凭借他爸给的200万天使投资,以及在美国积累的广阔视野,他打算用区块链变革整个中国的教育产业,为广大莘莘学子节约上千亿的学费。

这也是一个典型的海龟创业。

另一位是要通过区块链,搞00后直播,颠覆当今直播平台,因为之前自己就是某平台游戏主播,由于代打被揭发被平台清退,所以现在也开始创业重头来过。

通过区块链技术,不仅要切入00后直播市场,还要对其他代打的主播进行监督揭发,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让代打主播全都无处遁逃,并像他之前那样被绳之以法。

他觉得区块链真是个万能的好东西。

这两位都让杨集有些失望,虽然他们身上都有些话题性,可以炒作一番,但是这两位毕竟都只有PPT,没有实际产品,炒起来有些困难。

杨集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靠谱了,拿着PPT就敢说自己创业,都以为自己是贾跃亭吗?

世风日下,优秀的创业演员也越来越少了。

突然间他又对重新录制创业节目的点子有些失望,回头打算去找个理由把高小亮和他的实习生臭骂一通。

第三位00后创业者名叫岳琦,与其他创业者不同,因为他见杨集时居然一本正经的穿着西装。

这年头,只有保安才穿西装,所以这位名叫岳琦的创业者给杨集第一眼就留下了与众不同的印象。

这位00后创业者把电脑里的PPT打开,“杨老师,这是我们团队的创业项目,我们打算颠覆腾讯......”

听到颠覆腾讯,杨集乐的差点把咖啡喷了出来,原来又是一个来吹牛的。

“你先打住,有产品和用户吗?我们节目有要求,只有PPT可不行,前面两个创业者已经被我拒了......”

“有的,杨老师,我们已经开发完产品了。”

杨集有些诧异,继续问:“现在有用户吗?”

“有的杨老师,我们现在平台每天日活已经有1W+了,我们的产品叫“城邦”,通过AR+LBS的方式,重构虚拟现实社交......”

20分钟后。

杨集突然瞪大眼,他感觉到今天终于找到了猎物,他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喊道:

“太棒了!实在太棒了!你这产品估值1000万太低了,我都恨不得马上给你50万的投资。”

实际上岳琦刚开始还有些怂,认为杨集有可能不然给自己参加节目,所以还特意租了西装穿上来见杨集,但是听到这样的回复,他心花怒放。

“不过可惜啊,你这里面有个缺陷。”

岳琦在被刚刚得到肯定后,又被泼了盆冷水,心里不是滋味,是不是要吹了?还是要让他交钱上节目?。

“杨老师,是什么缺陷?难道是积分奖励的设计问题?”

杨集摇摇头,把脸一沉。

“你没有在里面加入区块链。”

“可是杨老师,我这产品和区块链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谁说没有关系,你知道投资人都看中这个吗?安全性、可信任、透明性,没毛病,这些区块链独有的属性,可以直接让你产品的估值再翻几倍都没问题。”

杨集很清楚,现在圈子在疯炒区块链,但凡沾点边的事情都会被捧上天,而岳琦也一定会乖乖听话。

果然,岳琦并没有多想,“太好了杨老师,感谢指点,回头我就加上区块链,这肯定是未来方向。”

虽然岳琦也并不太清楚区块链到底是什么,但一想到上节目,也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非常好,我们就把你的项目包装成‘区块链创业’,李不笑一定会投资你。”

杨集满意地一笑。

3

按照杨集的建议,岳琦回去之后马上把产品改造成了区块链模式。

不过岳琦心里还是忐忑的,毕竟自己还是一个从来没有上过节目的年轻人,还在上大学,他创业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拿到更多的钱,然后好好享受一把人生,去一趟海天盛筵。

本来他自己心里没有谱,不过好在杨老师告诉了他真谛,原来区块链才是to VC圈钱的大方向,不仅如此,杨老师还给他提前安排好了剧本,只需要照着演就行,保证自己拿到200万的天使投资没有问题,剩下的就靠自己演技。

这些天,岳琦拿着台词到处练习,站在学校的湖边,与那些学习《李阳疯狂英语》的同学一起咆哮,不过很明显,那些学英语的同学跟他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他是一个即将登上人生大舞台的人。

4

两个月后。

“台词不行啊,你回去练了吗?”杨集听完岳琦的演讲,并不满意。

“杨老师,我感觉浑身上下很虚啊。”

“怎么可能?我这个年龄才会虚,你现在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在夜生活上,要减少,应该多花点经历在创业上。实在不行可以吃点六味地黄丸。”杨集皱了皱眉头,非常担心岳琦的表演。

“杨老师,我说的是心虚。”

“哦,这样啊。”杨集想了想,突然间嗓音抬高了八度。

“虚什么,我老杨替你坐镇,你慌什么,没格基金的李不笑是我朋友,你放心,他最近一直在投区块链项目,我先陪他跟你演一遍。”

听到杨集如此打包票,岳琦感到一阵放心,一颗悬着的新终于放了下来。

此后岳琦和李不笑见了面,不出意外,李不笑对岳琦的区块链创业项目非常满意,当即表示愿意投资50万,但是一定要和他配合演出,以便拉上更多的投资人抬高估值。

虽然岳琦不知道为什么节目把自己定位成了区块链创业者,但是一想到能拿钱,就也不再多想。

之后,岳琦的表演更加卖力了,他甚至打开马云当年创业时演讲的视频,不断模仿,不断模仿,不断模仿,终于马云附身......

岳琦仿佛成为了小马云。

5

《00创业者的王者荣耀》创业真人秀正式开拍,00后创业者将向10位投资者展示其创业项目,并寻求融资。

5个创业者表演结束之后,00后区块链创业者岳琦走了出来。

“今天我要向大家展示的产品,诸位如果智商不够可能无法理解,所以也请先做好心里准备。”岳琦按照杨集给的剧本说着台词。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狂妄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拿出的是什么项目。”一位红发90后投资人不屑地喷道,因为他发现每在节目上多喷一次,自己微博就能多涨1000粉丝,所以要抓住一切机会。

“我今天带来的是一款区块链社交产品,日活已经达到了1万用户……”

“1万用户怎么样?就凭你穿西装,等下你讲完我就给你灭灯。”红发又是一顿无脑喷,因为他熟知这样的行为会在微博上引发争论,并最终给他带来更多的粉丝,他到时候还可以再买一些水军评论,可以把自己炒的更火,真是妙哉。

由于受到了杨老师的培训,岳琦比较淡定。

接着,岳琦展示了自己的产品。

......

3分钟后,所有投资人两眼放光。

“天啊!区块链社交项目?而且居然还有用户!我投定了!”一位肥胖的中年女投资人尖叫道。她挥动着双手表情狰狞,似乎志在必得,让岳琦感觉这个阿姨并不是看好自己的项目,更像是想要潜规则自己,而实际上这位阿姨也却有此意。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得了,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开发区块链应用了。”一位白发老头投资人跟着说,这位老者声音沙哑,慢条斯理,听上去饱人世经沧桑,实际上这和他之前去红灯区玩得太凶,这几天身体不太行有关。

“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你们00后有你真的太幸运了,我们90真的不行了,颠覆腾讯果然还是要靠你们00后。”红发90后投资人来了一个回马枪,虽然这让所有人感觉到有些媚俗,但红发清楚,这样一来自己可以被炒作的话题就更多了。

“我不仅要带你们赚00后的钱,我还要带着你们一起颠覆腾讯!”岳琦终于可以鼓起勇气自信的说出杨集给的台词。

现场响起投资人的一片掌声,排山倒海呼啸而来。

“你们不用抢了,我这里区块链资源最多,他肯定选我。”没格基金的李不笑终于发话。

“我出50万,估值1000万。”

“不行,这个项目,你也得让一下我们。”白头发老头不满的说。

“你们这群中老年人闪一边,我出200万,给2000万的估值!”红发90后当仁不让。

“不要抢了老娘的生意,我出220万!”肥胖女投资人急忙喊道,眼看到嘴的鸭子要飞了,她已经开始心生幻想了。

......

最终,岳琦顺利拿到了李不笑500万的投资,并获得了高达1亿的估值。

不过岳琦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成了区块链创业者。

6

节目播出之后,A杂志在公众号发表了:

《00后区块链创业者,顺利拿下500万融资》

杨集打开公众号,效果甚是喜人,居然第一次达到了7万阅读,距离10W+也不远了。

而同时,昨天播出的节目也果然受到观众热捧,他找回了当年操刀节目的速度与激情,虽然人到中年,却意外重新回到了人生巅峰。

今天领导也特意来到办公室,表扬杨集这次节目在网络上的播出效果,斩获了这几年以来的最佳成绩,杨集的年终奖因此也可以再翻几倍。

7

创业后的岳琦终于明白,原来颠覆BAT并没有自己想想中的困难,就像杨老师说的那样,只要抓住了区块链,就是抓住了未来,就等于抓住了一切。

这些投资人,给钱就像送钱,毫不犹豫,这说明自己必然有着不同凡响的实力,自己的公司将来也将成为第二个腾讯。

颠覆腾讯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所以拿到钱后的岳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买了一块劳力士手表。接下来,他准备再为自己买一辆特斯拉。

8

“社交是没有前途的,咱们必须要发数字货币。”

李不笑坐在岳琦对面,皱着眉头,捻灭了烟头。

“可是李老师,如果我们发币,那不就是还要给出对应的兑换渠道吗?那么这也就是说,我们还需要搞一个积分商城,给他们换换毛巾、短裤、牙刷......”

“但问题是,这个币是凭空发的,压根就不值钱啊,我们不是会亏吗?咱们不是有病吗?”

李不笑又点上了一根烟,对于眼前这个天真的创业者开始有些不耐烦。

“亏你还创业,你居然连区块链的伟大前景都看不到,你知道比特币现在多少了吗?都1万美元了!”

“但,和我们的产品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因为爱。”

“啥?”岳琦被吓了一跳,眼前的投资人可能出现了精神问题,脑袋可能刚被驴踢过,他下意识的准备起身逃跑。

“再说一遍,因为大爱。”李不笑坚定的说,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并且两眼死死的盯着岳琦。

“啥大爱?”看着李不笑死死的盯着自己,岳琦更是吓得一身冷汗,浑身肌肉紧张,已经处于奔跑的半蹲状态,他准备在李不笑发疯之前马上冲出去。

“你看,现在大家都在一窝蜂的买比特币,但是手里还剩下那么多钱,不知道买什么数字货币好,那些币都是国外发行的,没见过一个国内团队,怎么能够买的放心?买的舒心?我们现在就是要解决他们这样的一个购买刚需问题。”

这下岳琦放下了心,原来李不笑有着大爱无疆的胸怀,自己看不懂而已。

“我明白了!李老师,咱们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在为用户创造价值!他们这么多钱不知道该怎么用?该怎么花?但是咱们却可以帮助他们来消化,这可是在响应国家提出的供给侧改革的号召啊!”

岳琦也是一个聪明人,立即明白李不笑在说什么,于是马上迎合,而李不笑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人家V神在19岁就发布了以太坊ICO,现在身价少说300亿美元,也就比你现在的年纪大一岁,看看人家国外都是年轻人颠覆未来,咱们也要抓紧啊,我看好你小伙子!前途无限,美女无限。”

李不笑给了岳琦一番鼓励。

岳琦虽然不知道V神是谁,但是听到300亿美元的时候,岳琦的兴奋神经被迅速点燃。

9

“城邦”的ICO如期举行,在李不笑和天才00后创业者岳琦的“大厦币”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天价融资。

按照2 : 8的分成,岳琦身家瞬间达到4000万美元。

挖到黄金了,岳琦本来以为要辛辛苦苦去为用户服务赚钱,没想到自己脚下就是一座金矿。

赚钱,原来这么容易,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终于亲自体验到了。

岳琦也如期买到了特斯拉,并出入各种高大上场合,频繁登陆各大媒体,穿梭于北上广深硅谷东京等各大币圈城市,并向大众布道以及普及区块链知识,俨然已经成为了区块链明星。

岳琦更火了,而杨集的公众号由于长期跟踪岳琦,因此也获得了巨大的流量。

不过杨集心里非常不爽,刚见到岳琦的时候,还是个菜鸟什么都不懂,短短时间内居然和李不笑一起平步青云,自己人生大半辈子真是白活了。

没有天理啊!天理难容啊!杨集心里悲愤的呐喊,他感觉到自己有了新使命,就是揭穿这些骗子,为民除害。

不,为自己除害。

10

岳琦开始了更加放纵潇洒的生活,和很多区块链创业者一样,更加频繁的出入夜总会场合,在那里进行更为深入的业务交流。

此外,凭借ICO的钱,岳琦像贾跃亭一样,还在海外购置了房产。作为一个创一代,年纪轻轻的他,凭借努力和运气,终于实现了翻盘,事业的双丰收。

也就差一个明星女朋友了。

但此时的杨集,更加咬牙切齿。

11

终于,杨集的等待没有白费,暴风雨真的来了。

2017年9月,国家下令全面清空数字货币交易,要求所有平台全部关闭。

苍天有眼。

杨集扬起了嘴角。

“小高,你赶紧来写一篇文章。”杨集对着高小亮说。

“杨老师写什么?”

“《惊人内幕!城邦APP涉嫌资金链断裂,诈骗集资,创始人已跑路海外!》”

“啥?杨老师,你怎么搞到这么内幕的消息?太厉害了。”高小亮激动的问。

杨集沉下脸,暗自冷笑了一下,果然自己周围人都是笨蛋。

“我说小高,你从事媒体行业多少年了?这点市场敏感度都没有吗?国家都下政策了,这些人能不跑路吗?我们现在随便写什么都没关系,关键是要为大家创造第一手的故事要紧。”

高小亮这才明白过来,果然杨老师吃的盐比自己吃的饭还多,这才是中老年媒体人的狠辣风格,自己还嫩了点。

“没问题,杨老师,我这就开始编故事。”

文章开头:

根据深喉爆料城邦ICO创始人岳琦,于昨晚清空公司资产卷款离境,其拖欠员工工资已有数月,丧尽天良,连扫地阿姨的钱都没给......

当晚,公众号阅读首次突破了10W+。

“大厦币”当天暴跌60%。

12

岳琦看到杂志社的这篇《惊人内幕!城邦APP涉嫌资金链断裂,诈骗集资,00后创始人已跑路海外!》后一身冷汗。

他赶紧打电话给杨集。

“杨老师,到底谁爆的料,我根本没有跑路啊,到底是谁胡说八道,我要告他。麻烦你帮我删掉这篇稿子吧”

“哎呀,小岳啊,你的这些事情,都是有人亲口说的啊,我们杂志肯定不会随便乱写,都是有理有据的。你敢把公司账户上的余额拿出来公开吗?”

“这......”

岳琦又是一身冷汗,因为这些钱基本上被他花的差不多了,而有8成的资金已经跑到了李不笑的账户上。

“小岳,我们媒体,本来就是本着客观,中立的原则在撰写,很抱歉,我是有原则的人不能帮你。”

随后杨集挂掉了电话。

到底杨集是天使还是恶魔?岳琦两眼一黑,顿时腿软瘫倒在地。

过了半小时,岳琦醒来后,赶紧又给李不笑通电话。

13

“老杨,放我们一马行吗?文章删了行吗?”李不笑终于给杨集打通了电话。

“老李,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是我们手下干的,我要是看到,早就给制止了,哎,现在没有办法啊。”

“老杨,你是谁我很清楚,不要来这一套。”

“老李,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媒体可是有原则的,你要是想证明清白,就把城邦的公司账户晒出来?”

“老杨,对不起,我错了,咱们明人不做暗事,直接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删掉这篇文章?”

“我不要钱。”

“10个比特币?”李不笑试探着问。

杨集心里一声冷笑,区区10万美元就想把自己收买。

“抱歉,我不要。”

“20个?”

“不用。”

“30个,不能再多了。”

“不用。”

“好的,祝你好运。”李不笑挂上了电话。

杨集心里一阵失落,因为如果李不笑说35个,他就同意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直接挂电话,看来这件事非要玩到底不可。

不过很快杨集又想,据说你李不笑有六位数比特币,区区30个就想打发自己,有点太便宜了吧。

杨集叫来高小亮,继续编故事:

深喉爆料,李不笑曾经试图用30个比特币贿赂杨集老师,但是杨老师坚决的拒绝了......

对于杨集来说,重要的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社会正义,更多的就是看不惯这些靠着投机发家致富的人,他要的就是让他们身败名裂,这比他自己赚多少钱还要享受,还要有成就感。

14

在A杂志的文章发出后,一时间各路媒体蜂拥围堵岳琦,各种丑闻也不断被爆出,岳琦此前还很享受这些媒体的关注,但现在却是避之不及。

甚至好事者,还追查到了岳琦和白胡子老头一起去过天上人间的刷卡记录。

事情越滚越大。

杨集又乘势让编辑写了一篇热点

《00后区块链创业者的跑路,揭开了创业残酷的冰山一角》

再次顺利突破10W+。

15

按照政策,岳琦需要给用户兑换“大厦币”的钱,但是公司上的钱已经还不上,钱都在李不笑那里。

于是,他电话给李不笑。

“李老师,国家现在要我们把钱拿出来,你那一部分也拿出来吧。”

“哎,小岳啊,你看下我微博吧。”说完,李不笑突然之间挂了电话,这让岳琦感到有些突兀。

岳琦打开李不笑微博,发现第一条置顶。

“声明,城邦APP的ICO项目,与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投资者,而非参与以及管理者,一切与我无关,我也是损失者,我对城邦创始人岳琦跑路事件深表遗憾......”

“我X你XXXXX,”岳琦不禁骂出了这辈子所有积累的脏话,果然杨老师和李老师都是老江湖,自己一直都被耍得团团转。

他又一次打电话给李不笑。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他赶紧给李不笑发微信。

系统信息显示:对方不是您的微信好友。

这就是李不笑的大爱。

......

16

被逼无奈,岳琦最终选择了自首,承认自己花完了所有钱,并同时举报了李不笑。

很可惜的是,李不笑才是真正捐款跑路境外的人,目前已经躲在境外,没有人知道他在哪。

李不笑成为了李不来。

有人说李不笑依然在币圈以某个化名继续神出鬼没,目前躲在朝鲜,帮助朝鲜对抗美国,成功窃取了百万比特币,并在暗网上倒卖,由此获得了朝鲜宇宙国大元帅奖章。

也有人说李不笑现在住在温哥华某山顶别墅上,被人抢劫完所有比特币之后遭遇了枪杀。

也有人说曾在泰国见到李不笑已经改名换姓,为了躲避中国政府甚至做了变性手术,从此成为了人妖。

也有人说他日本红灯区消费时,碰巧被路人发现,遭到了日本警方的秘密被逮捕,不久之后即将被遣送回国。

当然这些已是后话。

说回岳琦,在他走入牢房之前,记者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

他说,这个监狱原本关着一位做情色视频的互联网前辈,本来以为自己进去后可以与这位前辈畅聊纵横捭阖的人生,但遗憾的发现这位前辈已经出狱,没有了交谈的机会。

但岳琦还说,听说这位前辈出去之后也想搞区块链,所以他表示,自己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在这间牢房与这位前辈再次相遇,自己非常期待这一天。

来源:科技寓言(ID:techfable)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科技寓言,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