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区块链可能是伪风口,反对我们投资的公司发币

摘要:所谓风口的标志是什么,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是其中之一。显然,朱啸虎质疑着区块链的场景应用。他认为创业和投资可以选择在死亡谷的右侧来进入。他的忠告是,革命还很长,大家保重身体。凌晨三点,洗洗睡。

朱啸虎

3月7日晚上10点,王峰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就区块链的话题对话了朱啸虎。3月7日下午,《中国企业家》杂志也就区块链的话题与他进行了对话。朱啸虎明确认为:对于区块链,目前还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而且整个链圈好像都对应用场景讳莫如深。“如果说区块链是风口,出现一个日活千万的应用雏形将是标志性事件,但是现在还没有看到。”

他的投资理念是:“我在投资里面一直在关注,到底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真实存在,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单位经济模型是否能跑通。”

在他看来,区块链的泡沫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浪潮都需要经历一个S曲线,从疯狂、增长到泡沫期,然后走过一个死亡谷,再慢慢起来。真正做事情的人,应该在死亡谷右侧再去投资和创业。”

他的建议是:保持理性的思考,不要盲目追逐热点。

与王峰结束对话后,朱啸虎发了一条朋友圈

本文整合了王峰与《中国企业家杂志》对话朱啸虎的内容,我们只摘录了跟区块链相关的部分。

1. 王峰对话朱啸虎

王峰:最近一个阶段,你总是不断质疑目前区块链项目的用户活跃度和真实社会价值,而大量的区块链创业者则对你的意见表示反感。甚至英雄互娱的应书岭也在朋友圈评论里直言不讳地说“你老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不看好区块链,没准儿是你真的老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下区块链领域的大部分创业者,正是你专注于投资的那个年龄群体——90后?

朱啸虎:作为早期投资人,我们对任何技术都有好奇心。但我更关心的use case(应用场景)。不仅是区块链,我见任何赛道的创业者,都会先问他,你要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需求是否真实存在?痛点是不是足够痛?你要先搞清楚这一点,再来看用什么样的技术最合适。

对于区块链,目前我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而且整个链圈好像都对应用场景讳莫如深。

我最怕创业者一上来就讲概念,讲我是做大数据的,做人工智能的。这很多时候说明创业者没想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事情。所以,创业者关键要想清楚,你解决了什么真实存在的问题,这个痛点是不是足够痛,你到底为用户提供了什么价值。

王峰:你是否看过有关区块链技术或商业的书籍?你怎样看待以太坊和EOS?

朱啸虎:我看过很多这方面的文章,我去年夏天在硅谷的时候,那时候区块链和ICO已经很热了,我们也去了解过,那时候就找过一些团队聊天。

以太坊算是里面比较成功的应用了,到今天为止技术上还有很多问题,而且,在以太坊跑的应用,除了发币之外,基本没有其他的应用能真正活跃的。

王峰:你是不是过于用形而上学唯物观来看待今天一日千里的新世界呢?这就像你在DOS上还没有看到优秀的办公软件之前,就矢口否认软件业的机会。或者这样比方,就像你没有看到在互联网上出现支付、电商、社交和游戏之前,就否认互联网产业在应用、消费及娱乐上的机会。

朱啸虎:确实,一般新技术,游戏是最早落地的,但是同样我们需要看到数据。曾鸣教授之前做十问的时候说得特别好,所谓风口的标志是什么,就是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任何一个大的细分赛道,如果出现了一个千万日活的应用,那说明这个行业真正开始起来了。

之前移动互联网就是这样的,2007年出了第一代iPhone,2009年出现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愤怒的小鸟,这是非常标志性的事件。

如果说区块链是一个风口,那也会诞生这样一个千万日活的应用。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我们更关心日活用户数。

王峰:你之前投资的滴滴、ofo都给传统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为什么今天当又一个新的革命出现的时候不去拥抱它,而是去打压这个方向?当滴滴刚出来的时候也遇到各种问题,包括政策,包括有乘客遇到过危险;当ofo刚出现的时候,也出现了很多乱停乱放,给城管带来了很大压力。为什么这些东西你能够容忍,反而到了新时代,区块链出现了一些问题,你却一下子不能接受了呢?

朱啸虎:我们对新技术推动社会发展是一直是乐见其成的,但是核心是要有用户真的喜欢用。滴滴和ofo确实方便了人们出行,每天都有几千万的用户在使用,这是有很大的社会价值的。虽然早期会面临一些问题,但这都是正常的,是可以解决的。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就是除了炒币外,没有用户在上面用。

区块链话题上我们发声是因为它和ICO直接相关。如果只是谈区块链技术本身,没有问题,我们质疑的也不是技术。像“人工智能”的概念之前也火过,也三起三落,这些我们不会去否定。

大部分区块链创业者,我们问他商业模式,他都是绕很大的圈子,最后很害羞地说,发币……那发币就是有问题的。

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去进行私募,这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都是不合法的。

而且,欺负弱者,向弱者收割,我觉得不仅是法律不能接受的,道德上我们也没法接受。我们不是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一是违法的事绝不做,二是收割弱者、欺负弱者的事情我们是绝不做的。

我在朋友圈讲过,瑞波有一个很好的概念,但是同样的到底有多少真实用户,多少真实交易在上面跑?

王峰:其实我认为,无论是去年的王学宗怼你,还是今天陈伟星和应书岭与你交锋,并被媒体抓出来放大,都是因为你依然处在互联网投资的中心地位,他们都希望能得到你的承认。我今天就想让你说句真心话,区块链究竟有没有让你觉得有价值的地方?

朱啸虎:说实话,我们真心没觉得我们在互联网投资的中心,只是幸运的抓住了几多浪花而已。

同样的,对于区块链,我们关心的始终是到底有没有什么真实应用场景可以落地的,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谈价值。

王峰: 据我所知,IDG和红杉等大批VC都在布局区块链行业投资,甚至组建了专门投资区块链的项目基金,我想问啸虎,你们是如何规划2018年的投资策略的?比如AI、新零售、泛娱乐谁为中心,真的不考虑区块链?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基金一直是专注互联网的,在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人工智能等等都有一些布局。

就区块链目前来看,之前李笑来说的很好,不要着急。我们判断这是个伪风口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即使是个真风口,也不用着急,都是要经历死亡谷的。

帅初也在讲,90%的虚拟货币2年以后会归零,我们讲的是99.99%,不管是90%还是99%,都说明这是巨大的风险,真的想在里面做成事情的,不管是投资还是创业,到死亡谷右侧再进入,我觉得都是更合适的。

像之前的互联网,也是经历过死亡谷的。亚马逊是96年成立的,但即使你96年没有投,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入场,也有很大收益。对创业者也是一样,泡沫之后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后来也跑出了巨头。

群员:一个去中心化的共享单车,成本肯定会降低到五毛钱一下,这个应该被ofo拿走的钱,受益方成了用户。用上区块链的这个逻辑肯定是通的,也是未来势不可挡的,未来已来,只能拥抱。

朱啸虎:后来的移动互联网也是一样。在智能机出来之前,还有10年的功能机时代,那时候有创业者做功能机时代的微信,做到了几千万用户,现在这些公司都没有了。

任何科技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泡沫期,然后很快会有死亡谷,创业和投资我觉得都可以在死亡谷的右侧来进入,千万不要着急,被焦虑赶着入场。

王峰:你是风口论主义者吗?雷总一直谈风口。

朱啸虎:我不关心风口,我一直关心一件事情,到底解决什么问题,为用户创造什么价值。

王峰:你到底有没有投资过Deep Brain Chain(深脑链)项目?很多人让我问你这个问题,请说实话。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投过义语智能这家公司,没有参与过任何ICO,我本人、金沙江创投基金、我们金沙江的全体员工都没有参与过ICO,也从未持有DBC这个虚拟币。

王峰:春节后你说集中看了一批区块链项目,实际上,一共看了多少?就没有姿色好的?

朱啸虎:挺多的。现在市面上一半项目都是区块链啊,然后谈到商业模式,最后都羞涩地说,发币啊……我的态度非常明确,反对我们投资的公司发币。

再次重复一遍,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不合格投资人私募,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是违法行为。

王峰:现在,很多区块链创业者,夜里3点都不睡,你怎么看?

朱啸虎:革命还很长,大家保重身体。

2. 《中国企业家杂志》对话朱啸虎

《中国企业家杂志》:你认为目前区块链项目解决的都是伪需求?

朱啸虎:对,解决的是创业者幻想出来的需求。正是因为解决不是真实问题,所以没有人用,这是相辅相成的。

《中国企业家杂志》:马化腾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提到腾讯已经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票据上。如何评价BAT做区块链?

朱啸虎:更多是在做试验。对于BAT来说,他们最怕错过一个大的技术风口,肯定需要去做试验。他们需要做防守型布局,这是毫无疑问的。真正做技术研究,也应该由BAT或者政府部门投入资金来做。如果是创业和财务投资,还是要等过了死亡谷后,现在还处在第一个刚刚拉伸的泡沫期。对创业公司来说,如果这个风口是伪风口,进去很可能就是先烈。

当年不管是PC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有多少先烈?在PC互联网时代,iPhone出来前,有十年的功能机时代。我们投过一个功能机时代的微信,也做到了上千万用户,现在成了先烈。

《中国企业家杂志》:区块链这个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

朱啸虎: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的浪潮,背后都要经历一个S曲线。首先是一个疯狂的、增长的泡沫期,然后是一个很深的死亡谷,然后再慢慢起来。所以,在死亡谷右侧开始投资或者创业,才是比较靠谱的。

现在不要着急,李笑来也是这么说的。过去的互联网发展路径也是这样的,亚马逊是1996年成立的,即使投资人错过了当时的亚马逊,但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你再去投,现在也涨了很多倍。另一个例子,2000年的时候,网易的股价跌到1美金以下,现在是300多美金,成长空间也是看得见的。

《中国企业家杂志》:这个泡沫会以什么形式破呢?

朱啸虎:上来的快,下来的也快。

《中国企业家杂志》:最近福布斯出的数字货币富豪榜,币安CEO赵长鹏身价100多亿,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你怎么看这件事?

朱啸虎:瑞波的创始人据说已经世界首富了,但我认为财富本身不表明任何事情。我们关心的是,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违法道德底线的事情我们也不做。我们没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

来源:虎嗅

作者:朱啸虎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朱啸虎,责编:于姣。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