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做庄、天价软文、26天估值上亿,区块链媒体就差监管了

摘要:如果收了黑钱就昧着良心发批评文章,如果为了封口费就不顾职业道德,如果选定立场就做倾向性报道,那都是对这个职业的背叛。

区块链概念炒作的时候,都说区块链行业99%是泡沫,今天,大家不再谈论概念炒作了,因为区块链媒体的泡泡吹起来了。

七年 “分叉”

和《三体》作家刘慈欣一样,长铗(刘志鹏)也是一位公务员科幻作家,16岁的他便已在《科幻大王》上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也许是骨子里对科幻的痴迷,注定了他与区块链之间的因缘。

“2011年,在逛一个技术论坛时知道了比特币。”为了积累小说素材,长铗第一次结识了比特币,这种电子货币由计算算力产生的过程,像极了他的小说《屠龙之技》。 

吴忌寒在北大学金融的时候,就思考过“去中心化货币”的问题。同年,在风投公司做投资经理和分析师的他偶然间读到了中本聪的论文,发现比特币背后的去中心化与他当初的设想不谋而合。 

不久后,吴忌寒将翻译的比特币白皮书发表在巴比特网站上。巴比特网站是吴忌寒和长铗在2011年创办的资讯网站。其实,最初的巴比特是一个社区论坛,旨在普及比特币。 

2013年年底,长铗决定辞职,举家来杭州创业。为了维持巴比特论坛的运营长铗卖掉了手中的比特币。 

进入2014年,各种数字货币创业突然热火朝天,而年初时,巴比特的合伙人也因为资讯网站难以变现离去。所幸,巴比特在4月拿到了投资,持续运营至今。 

由于2017年数字货币的财富效应和区块链技术风口的催动,区块链媒体创业也开始了“分叉”。 

3月份,原来专注于金融资讯、财经数据的金色财经获得了节点资本、火币网的600万天使投资,原火币网的商务负责人安鑫鑫成了金色财经的合伙人,带领金色财经在半年内转型为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 

区块链行业媒体和传统媒体的打法有着极大的差别,尤其是快讯方面,速度更快,内容更杂。2017年初,在家带娃的谭晨辉由于看到数字货币领域发展不健康,决定创办币世界拯救韭菜们的智商。 

币世界最出名的应该是其快讯了,属于高频强需求产品,早期,只要币世界推出一个币种的利好消息,该币种通常会应声而涨几十个点,现在这个现象越来越少。 

金色财经和币世界算是2017年发展较好的区块链行业媒体。尽管币世界创始人谭晨辉强调,我们从不认为币世界是一个媒体。并表示, VC们千万不要去投什么自媒体,过一年估计你就会后悔的。 

感于时代的召唤,媒体人们迎来了又一个春天。据相关数据统计,去年年底已经出现了200多家区块链媒体、公众号。各大科技媒体和产业媒体也加入了区块链媒体创业阵营,36氪网站上线区块链频道,钛媒体推出链得得,其他科技媒体或产业媒体也相继推出区块链微信小号,品途商业评论(品读区块链)、创业家杂志(区块链价值论)、雷锋网(AI金融评论)、腾讯科技(区块链探长)等,就连人民网也在前几天上线了区块链频道。 

2018年,区块链媒体数量还将上涨,一如当年的互联网科技媒体。 

1个月不到,估值已上亿 

早期的媒体大多是基于数字货币的,真正为区块链发声的甚少,毕竟数字货币媒体才是“金矿边的卖水人”。 

“在区块链行业的前五年,那时谈论杀手级应用、区块链+还为时尚早,所以我们选择做区块链技术普及、信息传播的事情。但现在,区块链在现实经济中的落地已经呼之欲出。”近日,巴比特获得了1亿元的融资,长铗一语道破了现阶段各大媒体的宗旨,关注区块链应用。 

深链财经创始人兼CEO王鹏认为,“目前的区块链行业还是资讯为主,信息过载,但缺乏真正有深度,有思想的文章,这是市场所需要的,对于我们而言,也是红利和机会。” 

从近两个月区块链媒体不断爆出融资来看,媒体已成了区块链行业的小风口了,很多媒体尚未成立或只是个粉丝不多的小号就已完成了融资。据不完全统计,这其中拿到投资机构投资的自媒体在20家左右,融资额度在几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入局者仍在不断增加。 

崛起速度最快的当属蓝港互动王峰发起的火星财经了,自2月8日上线至公布A轮融资,仅26天,火星财经就已估值1.5亿。旗下访谈栏目“王峰十问”被各大媒体及社群转发,成了2018年年初现象级传播事件。 

在风口的鼓动下,区块链编辑记者也成了时代的宠儿。 

关于区块链的内容岗位,如记者、编辑、运营等,月薪资多在8K~10K之间。但由于人才极缺,也有不少区块链的内容人才可以给到月薪3万以上。如果是技术出身,最高甚至可以增至月薪6万元。 

会写的人很多,但懂区块链的人很少。高薪已很难打动人心了,大部分会写又懂区块链的人基本上都走在了创业的道路上。 

对于目前岗位高薪的现象,分析人士表示,区块链编辑价格会随着时间越来越低,现在的状况是懂这一行的人少,很多都是在炒做抓热点。 

行业混乱,职业道德不堪一击

品读区块链(微信ID:pinduqukuailian)在梳理区块链媒体融资名单时发现,不少媒体与数字货币交易所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直接投资了火星财经,其另一大股东泛城资本也是交易所币安的天使投资机构。泛城资本是由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创立的,陈伟星曾在3点钟区块链无眠社群里逛怼朱啸虎,一时间成了区块链行业的网红大佬。在互怼事件发生后,火星财经便独家采访了这位耿直boy。火星财经背后的大佬资源大抵是其短时间内迅速蹿红的主要原因。 

此外,在巴比特的投资机构名单里,我们也看到了泛城资本的身影,领投虎尔财经的JRR Capital也曾投资过交易所币安。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一下金色财经了。金色财经背后的投资机构为节点资本,而节点资本的发起人杜均则是火币网的联合创始人,不可忽略的是,火币网也直接投资了金色财经。三者之间的利益纠缠不言而喻。 

品玩更是指出从项目孵化开始,到登陆交易所公开流通,再到垂直媒体的配合炒作,一场ICO的每一个环节,杜均都深涉其中。3月7日下午,杜均声明这是“缺席审判”,很多媒体还是卡在两个圈子中间,没有一个沟通的桥梁让大家能够更全面的了解区块链行业。

 

2017年,金色财经官方微博就曾自爆老板是骗子,所有利空消息皆为老板一手策划,目的是收割韭菜。不过,金色财经立马出来辟谣称,该微博系骗子PS伪造而成。据悉,币世界也曾被指控联合庄家发布利空消息。 

知名财经作家肖磊谈到,“一些区块链项目方也在布局区块链自媒体,这些项目方通过融资、发ICO等形式募集了上亿元资金,投资几个自媒体很轻松。一个项目方要发币,需要通过自媒体造势,一个币的价格出现下跌,也需要自媒体传递一些看涨的信息做市值管理,拉升币价。” 

在区块链媒体行业,同样还有一个现象引发热议。据铅笔道报道,业内有多家区块链媒体打着“内容”旗号挂羊头卖狗肉,以新闻报道之名行内容交易之实,甚至报出10万元/篇的软文天价(点击不到200),从事有偿新闻业务。 

据称,一些区块链头部媒体每月收入峰值达2000至3000万元/月,目前虽有所回落,但依然能有1000万至1500万,其中一大部分便与有偿新闻相关。 

在巨额利益面前,媒体人的职业道德碎了一地,民众离事情的真相也越来越遥远。 

结语 

混乱的区块链媒体行业或许也需要监管起来了,包括投资机构与交易所等。一如股票的发行,需对证券交易所、券商投行之间的业务做清晰地划分与限制。 

劣币驱逐良币,区块链行业几乎每天都不缺热点,各种消息在群内肆意传播,但消息真真假假很难辨认,漫天飞的谣言极不利于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 

新闻采访权不是行政权力,也不是司法权力,它是公众知情权,社会参与权、社会监督权的代表和延伸。为此,我们其实根本不用考虑为谁代言,我们唯一需要代言的就是真相。如果收了黑钱就昧着良心发批评文章,如果为了封口费就不顾职业道德,如果选定立场就做倾向性报道,那都是对这个职业的背叛。 

3月7日,链得得、深链财经、鸵鸟区块链、核财经联合发起行业自律公约,公约包括客观报道、真实负责、隔离内容和经营团队以及员工持币规范等。 

大型媒体的布局和资本的加码,或许能让大家更多的关注区块链技术的普及应用,洗去那些虚假不实的报道,还区块链技术一片人间沃土。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枫述,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