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牵手阿里音乐,多米音乐黯然退场: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拼什么?

摘要:今天一个消息在媒体圈又开始刷屏,阿里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这样一来,阿里、网易云、腾讯这三大音乐巨头的版权战争已然熄战,那么,在线音乐之后又会拼什么呢?

在与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达成版权互相授权合作、拿下华研国际的全曲库授权后,今天网易云音乐在版权合作上再下一城。

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宣布,双方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网易云音乐将天娱、爱贝克思(avex)、丰华、华研国际等优质音乐版权转授给阿里音乐;同时,阿里音乐将滚石、S.M. 、BMG等优质音乐版权转授给网易云音乐。双方还表示:

“此次网易云音乐和阿里音乐的携手合作,目的是希望共同探索音乐平台如何建立起更加良好有效的网络音乐版权授权、合作和运营模式,为广大用户更好地提供音乐作品和服务。”

在去年9月,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阿里音乐已共同宣布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自此,国内音乐三巨头阿里音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网易云音乐已经实现了两两交叉授权,这意味着,持续两年的版权大战正式收官,后版权时代正式到来。

音乐版权大战将成历史

PC时代盗版音乐泛滥,中国平台和用户对于音乐版权并没什么概念。2015年是中国音乐产业从盗版时代到正版时代的分水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云音乐和阿里音乐三大音乐巨头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版权大战。

其中TME和阿里音乐之间的对战最为激烈。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拿下了华纳、环球和索尼全球三大顶部唱片公司版权,此外还有华谊、英皇娱乐、杰威尔等知名唱片公司版权;一直想要做成泛娱乐业务的阿里同样不甘示弱,手中持有滚石、相信、BMG、S.M.等知名唱片公司版权。AT两大超级巨头的版权大战,直接结果就是导致了版权价格的高速增长,许多音乐平台都备受其苦。

今天,根据媒体报道,老牌音乐平台多米音乐已经停止运营,多米音乐历史上用户曾超过1亿,黯然离场,让人唏嘘,而其离开的核心原因就是版权大战。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发出“推动网络音乐产业繁荣发展”的倡导,明确要求“音乐公司及在线音乐平台对网络音乐作品应全面授权、避免独家授权,要积极促进网络音乐广泛传播,推动网络音乐作品转授权,消除影响网络音乐广泛授权和传播的不合法、不合理障碍,不得哄抬价格、恶性竞价。”在这样的要求下,TME与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与TME、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先后达成互相授权协议。

现在版权互通已成必然趋势,版权大战意义就不再如从前,后版权时代正式来临。

音乐版权的未来是求同存异

追求独家、不计成本是版权大战的特征,现在不论是从政策要求还是从市场形势来看,这样的版权大战或者说恶战,都已不再有意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版权布局不再有意义,音乐平台的基石最根本的就是内容,下一阶段的主旋律将是求同存异。

必要的主流曲库的版权布局仍然有价值。前几天,网易云音乐宣布获得台湾知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的全曲库授权,后者旗下有田馥甄(Hebe)、S.H.E、林宥嘉等知名艺人。

当互相授权实现了主要内容互通后,平台还要确保自己有一定的差异化内容。比如对长尾版权的布局。此前,网易云音乐就已经拿下了日本最大娱乐集团爱贝克思(avex)、全球领先的音乐版权管理机构KobaltMusic、天娱传媒、丰华唱片、米漫传媒等曲库。

还有,一个显著趋势是,音乐平台正在加强对原创音乐人的支持。

去年北京的黑豹乐队三十周年演唱会让“保温杯”成为一个网络热词,背后正是阿里大文娱集团在推波助澜,虾米音乐则有面向音乐人的寻光计划。

去年7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布了音乐人计划,其给音乐人提供的服务“不仅包括宣发,还将把服务延伸到作品发行、宣传推广、数据管理、演出支持、作品收益、版权管理与权利保护以及教育培训七重服务,全产业链支持音乐人。”

网易云音乐在2016年就推出了石头计划,宣布从专辑投资、歌曲推广、音乐人培训、演出、赞赏、音乐人周边、音乐人指数等七大方面,为原创音乐人提供全方位扶持。另外,网易云音乐还在去年上线《音乐好朋友》等自制音乐节目,今年初,又举办中国第一个独立音乐人盛典“硬地围炉夜”。

各大音乐平台支持音乐人、扶持原创的原因,除了推动原创音乐行业前进以外,也希望能让平台更加独特的内容,这个内容不只是音乐本身,还有与之相关的视频、演唱会等等音乐周边内容。

当顶部曲库内容被巨头瓜分殆尽后,长尾曲库的价值就会日益得到体现;当原创音乐人能得到更多扶持并在平台陆续成长起来,也将成为平台日益重要的稀缺内容。事实上,从整个音乐市场来看,未来的趋势都将是对长尾市场的PK。

数字音乐正式进入长尾时代

eCast首席执行官范·阿迪布在对数字音乐的研究中发现了著名的“ 98 法则”,即听众对98%的非热门音乐有着无限的需求,非热门的音乐集合市场无比巨大,无边无际。看到这个法则,你可能第一时间想到了《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的长尾理论,事实上,当年编Chris Anderson正是在与范·阿迪布会面后,受到其“ 98 法则”的启发才提出长尾理论的。在《长尾理论》一书中,他解释了在互联网世界,类似小众音乐及其他产品存在的可观利润空间。

顶部内容很重要,长尾内容更重要,特别是在数字内容市场。网易云音乐副总裁王诗沐在一次演讲中,从从业者的角度更加详细地阐述了音乐为何一定是长尾经济:

“全世界的音乐会超过数千万,然后每一首歌它的时长只有三到五分钟,这是非常重要的特点,在座的各位都会听音乐,我们每个人听音乐的时候不会花非常多的时间选择或者决策自己应该听一首歌。”

每个人都会有“歌荒”,不可能每天都反复听偶像的音乐或者流行曲,需要发现更多风格的音乐。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口味,各种语种、曲风、形态的音乐内容都有其受众,有人爱赵雷的《成都》,也有人喜欢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谁也不能瞧不起谁。正是因为此,数字音乐未来的竞争除了内容本身要求同存异外,还要能够满足用户对于长尾内容的发现需求。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社区的AJ认为,长尾市场的三大力量在于:足够多的内容、足够大的集合器和优秀的过滤器,版权的求同存异是内容和集合器的布局,而过滤器则是数字音乐平台在产品层面竞争的焦点,核心体现就是推荐功能。

数字音乐的个性化推荐在行业并不陌生,豆瓣FM、网易云音乐都有对应的功能,推荐更是成了网易云音乐的杀手级功能,它对推荐的重视直接让其在众多只做曲库+播放工具的播放器中脱颖而出,而它做得好的地方是做到了算法+人工的结合。

一方面,是算法层面的推荐,知乎上有网友从技术角度分析指出,网易云音乐算法推荐逻辑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将用户聚类,一个是将音乐聚类,画像重叠度越高的用户可能会钟爱同样的内容,同时用户可能会因为喜欢一首歌进而喜欢更多相似的歌曲,现在大家都在做个性化推荐,网易云音乐堪称“比你妈还懂你”;

另一方面,是运营层面的推荐,用编辑推荐精选优质音乐,既能为用户适时引入新音乐,又能适当平衡个性化推荐。目前,网易云音乐上用户自主创建的优质歌单就已超过4亿,平均每天创建歌单62万个。当然,现在歌单已成为音乐平台的标配,关键PK的还是产品和运营。

网易云音乐被用户津津乐道的音乐评论也让音乐消费变得跟过去完全不同,评论的背后是社区,而社区的本质就是聚合臭味相投的人群,特别是长尾小众音乐用户,更是乐于圈建自己的圈子,过去这样的圈子在社群、贴吧、豆瓣,现在被搬到了音乐平台上,更加便捷。目前,网易云音乐就已累计产生了4 亿条评论,用户日均产生乐评数150万条,超过50%的用户养成了边听歌边评论的习惯。

当然,类似于歌单、评论这样的产品功能,在形式上是很容易被复制的,因此音乐平台一边要不断围绕产品进行产品创新,让对手复制的步伐跟不上创新的进度;另一边则要在算法、运营等看不到的层面下功夫,让对手难以复制,形成护城河。

总而言之,在顶部市场同质化严重的大趋势下,未来的数字音乐市场一定是长尾之争,关于98%的非热门音乐的竞争,谁能走得更远,拭目以待。

文 | 罗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罗超 的原创作品,责编:马红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