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人车第一案”出现神转折:景驰为何结盟百度?

摘要:王劲宣布离开景驰后,景驰科技高调宣布加盟Apollo平台。中国无人车第一案以此种形式收尾,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背后有哪些原因在推动?

从2017年年底开始,国内外无人驾驶产业各自上演了一场“官司”,一时间舆论骤然升温,好不热闹。外有Waymo和Uber的技术专利之争,在国内则是百度对景驰原CEO王劲违反竞业协议,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

我们知道,Waymo和Uber的官司最终以和解结束,Waymo拿到了Uber股份,未来两家不排除深化合作的可能性。或许合则两利的逻辑,在今天的无人驾驶产业中已经成为共识。国内的这一场官司,今天也出现了“神转折”。

自王劲上周宣布离开景驰后,今天景驰科技高调宣布加盟Apollo平台。原本剑拔弩张的两家企业突然宣布“结盟”,突然间让前些日子部分媒体预言的“无人驾驶进入全球专利战”时代烟消云散。

这背后隐含的关键问题,是百度Apollo对王劲的诉讼,原本就是对其本人明显违反《公司法》规定和商业道德行为所做出的合理维权,却被有意无意间解读为无人驾驶企业之间普遍存在关系紧张。

事实上,在目前的产业阶段,开放和生态化是整个行业普遍需求的产业推动力量。扶持创业公司,加强生态繁荣,无论对于Apollo这样的平台生态,还是对景驰这样的创业企业都是有利的。

或许在舆论的“阴谋论”引导下,我们忽略了无人驾驶产业真正期盼的东西,也低估了百度的包容心态与开放性。各司其职,高效组织,技术共享的产业结构,是在关键节点推动无人驾驶落地的必需品。

“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的起承转合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这样才能更好分析这个备受瞩目的案件为何会在冰火两极间达成“无缝切换”。

去年12月,百度以“违反竞业禁止并招聘百度相关人员;百度在职期间注册景驰公司;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等三条主要原因,将王劲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随后引起舆论高度关注,被评为“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

2月26日,媒体爆出王劲已离开景驰,原景驰CTO韩旭接任出CEO。今天,景驰宣布加入阿波罗正式证明了这一消息。

由于无人驾驶处在风口浪尖的产业地位,资本和舆论都在高度关注整个产业的风吹草动。这才让这个事件看起来好像有一点特别。其实静下心来仔细想想,百度方面的主要诉讼请求有清晰的证据支持,各方面评论和法律界人士也都认为王劲确实违反了《公司法》相关规定。那么这样一场官司,实质上不过是任何公司都会行使的维权行为,并不是因涉事公司都是无人驾驶企业就变的有多么不同。

今天反过来再看,对无人驾驶产业关系紧张的论述多半没有充分证据支持。而景驰可以快速加入Apollo,却从侧面说明了两个产业真相:百度推行Apollo开放化的决心,以及行业玩家目前加入Apollo这样产业平台的必要性。

剧情“神转折”背后:被公众误解的无人驾驶产业关系

两家公司的纷争纠葛,其实原本就很常见。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的无人驾驶产业究竟处在怎样的产业关系当中,创业企业又应该如何融入整个产业氛围?

在百度对王劲的诉讼被爆出之后,很多媒体将其解读为百度担心景驰抢夺产业机会,同时希望以压力的形式保持行业垄断地位。而这些误读,都在景驰高调加入Apollo生态之后不攻自破。

事实上,媒体和舆论对于无人驾驶产业关系的误读,是一种基于传统互联网产业竞争关系的“想当然”。评论者自然会认为技术垄断带来优势,产业各端口应该紧守护城河。这种判断,其实是忽略了无人驾驶产业的复杂性、技术多元化以及产业共生关系。

每个人都知道,无人驾驶是一个无法被低估的巨大市场。但却常常忽略,其同时也是一个需要高度协同,数据、技术与解决方案彼此共享,以技术合力化来推动的高难度产业。

如今这个产业生态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生态繁荣、新势力不断涌现是对产业未来的保证。在这种情况下,百度的Apollo作为产业巨头和产业链中枢,果断选择了开放平台,大力扶持新势力的产业模式,是对技术难度与产业需求的客观认识。

因此,无人驾驶的产业关系非但不紧张,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百度反而必然会大力帮助新生势力,通过生态繁荣激发产业奇点。毕竟想要颠覆执行了120年的汽车规则,绝不可能是一家公司,甚至绝不可能是几十家企业就能完成的任务。

景驰加入Apollo平台的必然性:开放生态会是行业标准化的开始

从更长远一些考虑,百度无人驾驶平台与技术的生态化开放和景驰加入Apollo,都有一定的产业必然性。

无人驾驶是一个高度要求产业标准化,同时必须分工合作的产业。汽车制造企业、技术与解决方案平台、芯片与算力提供方、垂直技术解决方案企业、垂直硬件制造企业、汽车零件制造商,这七种产业势力必须共同构建完整的产业生态网,并且还有进一步垂直分化的趋势。整个产业关系同时服务于无人驾驶落地的大方向,整个行业才有前景而言。否则你搞一套,我搞一套,无人驾驶最后只能是混乱不堪的产品群,永远无法完成商业化。

而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生态体系最完善,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实现简单城市道路自动驾驶,云端服务、软件平台、参考硬件平台以及参考车辆平台四大模块全部开放的无人驾驶平台,Apollo天然具有促进生态繁荣,加强产业组织的责任与义务。甚至是达成行业标准化,制定底层技术与工程化方案规则的最佳选择。这种情况下,吸纳优质企业加入Apollo,是其利益所向,也是责任所指。

反向来看,景驰科技提供的是无人车的技术解决方案,其商业模式主要为基于软件和算法来推动无人车产业。这种企业需要的是快速提高场景解决能力,提高应用价值。那么,放弃平台技术与数据、解决方案的共享,自我搭建整套体系是非常困难而危险的,同时也不符合市场利益指向。从景驰的角度看,加盟Apollo其实是产业结构的必然选择。

基于Apollo平台,各类企业合作共生的开放生态持续繁荣化,是无人驾驶的技术逻辑和产业情景决定的,也是行业高度标准化的预备和铺垫。

文 | 脑极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脑极体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