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能否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摘要:人类不再有国界和民族的区分,通过区块链技术,依靠共识生活在一起,真正实现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全球价值观包含相互依存的国际权力观、共同利益观、可持续发展观和全球治理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构筑稳固的共同利益观,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和发展,改良了生产关系,成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必不可少的基本条件之一。

 区块链及币的认知误区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些定义和误区,Token、币、通证,是同一样事物的三种叫法,币并不简单等于股权。有非常多的文章和例子都会把这二者划等号,比如每个人都能发币,然后承诺把自己未来的收益分给持有自己币的人,这是最以偏概全的一种误解。这里面就把所有权和收益权分成若干份的币,按照这种误解发展下去,就是全民发币,大部分人的信用破产,无政府主义横行。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谬论。

那么如何正确理解区块链的应用,如何理解发币的行为,先从生活中的各种例子入手。我们可以把生活中接触到的所有数字资产,都看成币的一种广义形式。包括股票、国债券、游戏币、信用卡积分、支付宝蚂蚁森林的绿色能量、银行卡里面的账户余额等等,不论是法币存款还是数字积分,都是我们的个人资产,有一天这些资产都可以进行互换了,都有波动的汇率可以结算,就完成了整个社会的币化。

资产币化带来的深层次影响接下来我们慢慢分析。就像粒子的波粒二象性一样,币也有多重属性:1、商品或服务凭证,2、股权凭证,3、交易媒介。我们以目前世界第一大交易所币安发行的BNB为例,每季度利润的20%会用来回购BNB,币价与利润挂钩,具备了股票分红的部分属性。BNB可以抵扣交易手续费,可以进行交易所的上币投票,又具有商品服务属性。

而BNB是记录在ETH上,ETH就是一个交易媒介币。从最纯粹的资产所有权证明(公司股票),到只有交易功能的信用凭证(法币),加密货币的作用可以像一个光谱一样有无数种使用形式,可以无限制的创造性使用。这就像英文26个字母的组合,就可以表示无穷的含义,对每一种特定组合的含义,也就是单词,人们也都有广泛的共识。

相信不远的将来,会有更多类似CryptoKitties加密猫的创造性币化使用场景。

再看区块链技术,被称为可以完美解决信用问题,但实际上解决的场景很狭窄。还以之前每个人都能发币的谬误为例,假如张三发行以自己未来收益为基础的张三币之后,通过搬砖得到了10元法币收益,但是他在张三链上只记录2元收益,区块链技术保证了这2元不会被篡改,但是不能保证另外8元哪里去了。

在数字货币和法币长期共存的情况下,区块链技术只能解决数据库及数字资产上链之后的信用问题,保证分布式账本不可篡改,但是资产上链的信用是暂时无法保证的。区块链对生产力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区块链的意义在于可以让人们选择用最佳的方式登记拆分传递价值,以便于处理客户、股东、劳动者、创造者之间的关系,更加公平公正和更加具备激励能力。所以很多人去思考非得用区块链技术来实现数字的服务本身是没意义的。思考如何把数字服务和商品登记到区块链上,便利加密货币购买,这才有意义。

绿币与丝路币

既然区块链技术的全面应用还需时日,那么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小目标又如何落地开展呢?以史为鉴,世界历史的发展中,已经有很多人或者机构政府,通过发币形成的共识,实现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林肯政府发行的绿币。

1861年4月12日,在亚伯拉罕·林肯就职后的第一个月,南北战争就打响了。得益于刚结束的美墨战争,南方军队素质高,指挥官经验丰富,并且得到了英法等国的援助,在杰出统帅罗伯特·李的指挥下,北方军队节节败退。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战争的本质实际是双方综合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的较量。摆在林肯政府面前的除了战场的失利,还有军费开支的难以为继。林肯和他的内阁财政部长蔡斯去纽约申请贷款,货币改革者出于最大化战争利润的考虑,贷给他们的利息是24~36%。林肯显然没有接受。不管战争的结果是什么,银行家们都希望一个被战争洗礼的美国能够向欧洲的货币改革者们负债累累,这样他们就不得不把中央和南方再次向欧洲殖民占领者开放。

面对严峻的形势,林肯在政府取得了国会授权后,由联邦政府直接发行“绿币”(the Greenback),从而为联邦军的扩张筹集军费。对此的一般认知是,绿币是以联邦政府的信用为直接担保,以联邦政府未来的税收为间接担保,发行的不可直接兑换金银等贵金属的纸币。内战期间,林肯政府分批发行了面值四亿五千万美元的“绿币”。如果联邦政府能胜利,而且不超发滥发,那么绿币的购买力将相对稳定,如果联邦政府失利,那么绿币的结局可能就会很悲催,接受绿币的民众和士兵会更悲惨。

可以参考“蒋委员长”的政权,在崩溃前夜大肆滥发“金圆券”,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恶性通货膨胀,而“国民政府”却带着搜刮的金条,搬到了台湾。与历史上的纸币不同的是,“绿币”完全没有提供任何贵金属作为抵押品,因此也自然完全没有任何以固定官价兑换黄金或白银的承诺。使用者被告知他们唯一的选择是相信联邦政府的信用,另外他们还被告知可以用这种纸币支付联邦政府的税收。

绿币良性价值发展的基础有两点,一是对联邦政府取得最终胜利的信任共识,货币的背后是一种价值观;二是对国会政府权力格局的信任共识,货币不会超额滥发。北方联邦军在战场的扭转颓势,也给了绿币持有者们不断的利好预期。绿币的发行取得了惊人的成功,联邦政府最终取得了战争胜利。自从布林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那么当前世界对美元价值的共识,也就是美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以及美元不会过度超发。通过发币形成共识,通过一定的机制保证货币不会过度超发,这样的剧情在区块链世界每天都在上演。这种方法使用的好,就可以像林肯政府一样,统一思想,实事求是,全世界持币的同胞们联合起来,创造美丽新世界。人们不是因为民族在一起,不是因为国籍在一起,而是因为共识在一起,是因为币在一起。如何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那就是要有人类命运共同币。

以我们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国家级顶层合作倡议为例,中国可以联合有关国家共同发行“丝路币”,10%的币可以在计划最开始,按照GDP比例分给一带一路有关国家,让他们获得利益保证合作基础,再有20%的币设立基金会,进行沿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20%的币进行ICO,吸引全世界人民的加入保证流动性,剩下的50%每年发行1%,以一定机制奖励给对一带一路建设做出贡献的人、公司、机构、政府,以及维护账本的矿工。

丝路币的使用场景,包括不限于支付一带一路沿线的贸易关税,以丝路币结算可以给予折扣;成为贸易燃料(注:仿照交易所规则,交易的基础是持有一定数量的货币做“燃料”),所有进行跨境贸易的公司,必须持有1万枚丝路币作为贸易凭证等等。通过丝路币的联合,保证了沿线国家的联合,用限额机制,保证了丝路币的价值稳定,用奖励机制,让一带一路的建设者更加努力,用关税结算,让丝路币的使用能在沿线国家落地。

用丝路币的共识机制,真正实现了我国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目的,丝路币持有国家,成为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币的背后是共识,是价值观,是命运共同体。

明朝的白银与传统金融系统风险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共识的建立可以让毫不相关的人联合起来创造奇迹,共识的崩塌也能让原本紧密相连的集体分崩离析。

对于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有很多种解释,综合起来主要是两点,一是国际贸易中白银流入的减少导致了通货紧缩,二是代表有钱人的“东林党”掌握了行政权力,无限利益膨胀,阶级分化到最后就是民不聊生,朝代更迭。从这两点再细究本质,就是明朝的货币制度,导致了整个系统的不稳定性,风险的累积最后崩盘。从朱元璋开始滥发纸币,大明宝钞成为废纸,连政府税收都不要纸币,纸币背后的国家信用破产,到明英宗朱祁镇承认白银的货币地位,整个大明帝国的国运就与白银密不可分了。

由于明朝本身银矿匮乏,税收又抵不过朝廷开支,隆庆元年(1567年),隆庆皇帝下令,放开海禁、承认私商下海合法、进口白银,即《明史》中所谓“隆庆开海“。和现代金融制度一样,谁离货币诞生的源头近,谁就是最能得到利益的人。大明进口白银解决了明朝政府的燃眉之急,但是获益最大的,却是沿海最早能获得白银的商人与当地官员。白银进口需要“船引”,可以理解为现代的“牌照”,一张船引的价格只有三两白银,而—船白银的利润却至少是几十万两白银。

行业准入需要审核,如此低廉的入门费、又有如此丰厚的利润,获得“船引”的人又岂是私商?有钱阶级拿到白银之后都用在两个地方,一个是窖藏储蓄,一个是买土地投资。如果把购买外汇比作窖藏白银,把买房投资比作购买土地,当前历史时期一些现象与明朝的相似不由得让人心寒。庆幸的是本届政府对金融风险有着清醒的认识,采取严格的外汇管控,以及做出“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论断,让我们有信心迎接伟大复兴。再看明朝朝廷,白银不受政府管控,对于有钱人来说,哪怕改朝换代,窖里的白银仍然是白银。白银流入减少导致的通货紧缩,让本来用白银交税的民众雪上加霜,卖出土地之后流离失所,东林党作为有钱人阶级的代言人,还要向穷人征税。勤奋如崇祯,也无力回天。

从区块链的角度来看,明朝本身就是一个共识,这个共识由明朝皇帝为首的基金会维护,这个共识在从元朝改朝换代之后一直保持稳定。由于信息传递效率的低下,即使有10%的失业率,也可以相对稳定。但是当明朝基金会一再作死,直到51%的老百姓民不聊生,产生了新的共识,整个社会就开始硬分叉了,也就是造反。哪怕李自成已经打到北京城下了,有钱阶级也不愿意贡献白银给朝廷镇压起义,因为白银永远是白银,放到哪个朝代都是白银。但是如果他们手里的是明朝币,那肯定不止捐钱,都有为国捐躯的决心了。当然前提是他们手里的明朝币没有被超发,仍然有着极强的购买力。我国社会当前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本质上是因为我们传统的货币体系和金融工程,在非常快速的导致贫富差距。第一,货币传导机制,从央行传导的个人,是个漫长而且利息越来越高的过程,随着“资产信用”的提高,利息月底。所以穷人的利息到了100%,而富人可能1-2%。第二,我们整个金融工程的泡沫过大,相对价格变动过大,普通人进去玩,都是被精英分子赚走的,已经是个赌博。第三,因为我们的信用是银行创造出来的,我们的经济在凯恩斯体系的指导下,全部是用债务拉动的,全世界都在发生债务危机,老百姓的负债率越来越高,再不断的给银行系统贡献利润。负债是个持续的过程,而且只会加剧。第四,因为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所有的保障性基金,入社保基金,养老基金等,全部被击穿。美国40%的老百姓没有啥储蓄,老龄化越来愈严重,应拉政治选票需要而增加的社会福利没办法降低下来。这些都是恶性循环的绝症。金融工程的难题,加上经济周期的叠加,传统金融系统风险的乌云始终笼罩在上空。像明朝的灭亡就是阶级矛盾激化的产物,累积的系统性风险过高,导致了无法挽回的后果。但现代金融工程并没有解决这样的问题,目前所有的金融工具也都只能延缓风险的爆发,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区块链的出现,才给了我们一种解决问题可能。

区块链运行机制的核心 

区块链技术是公认改良生产关系的良药,那改良生产关系,又会带来什么?生产关系是人们在物质资料的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关系,社会主义是生产关系,资本主义也是生产关系。在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度过程中,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代表的生产关系改良,带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我国几十年的高速增长堪称奇迹。生产力的提高,可以给一个行业带来变革,生产关系的改良,可以让一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发挥积极作用,从而让这个社会得到极大发展。

币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具体体现,是共识,是价值观,是命运共同体。落到具体经济形式上,币代表的是一个生态经济体,币是生态的血液,生态的良性发展是币的基础。强调生态最出名也是最失败的案例就是乐视了,如果乐视生态是以乐视币的形态发展,我们看看会有哪些不同。

首先,币的账本公开和去中心化特性,会限制贾跃亭及集团管理层的权力,易道融资的钱,乐视体育的钱,乐视影业的钱,不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挪走。资产转移不再是法币,而是乐视币,如果子公司不同意,可以从乐视币分叉出易道打车币、乐视影业币、乐视体育币。挪走的乐视币没有了业务场景支撑基础,也就价格下跌。

第二,乐视生态的崩盘,不再是墙倒众人推,而是墙倒众人扶,所有员工、供应商、用户手里的都是乐视币,都会从心底希望这个生态能发展的好。

第三,即使贾跃亭跑到了美国,不再管乐视的烂摊子,乐视生态依然可以实现自治,会有新的基金会和管理团队,代表乐视生态的利益,乐视生态中的所有人,都会全身心的投入生态发展中。实际上,根据股东股权大小的治理结构,就把资本家和劳动者做了区分,而且放到了对立面。

对劳动者和创造者的分配问题,华为生态可以算是一个优秀的币化案例。华为的利益分配是典型的区块链的劳动分配机制,从最开始的白皮书《华为基本法》,生态内部全员持股,任正非只有不到1.4%的Token。华为不上市,每年分红很多。内部的股票叫做虚拟受限股,或者我们称作华为币,当年也被竞争对手告状说是庞氏骗局,非法集资,到现在也不做资本化上市去圈钱。如果员工离开华为,就意味着,你离开了这个链,你的token协商回收池子里面,继续分配给奋斗者。单单是内部生产关系的改良,就让华为奇迹一般的增长,如果有一天真的公开发行华为币,相信产业上下游甚至竞争对手,都会一起推动华为迈上新的台阶。

相信大家都读过前两年很火的一本书《从0到1》,公司的核心目标就是做到垄断,追求垄断利润。在传统的公司运营体制下,确实有了垄断利润,才是股东利益最大化的保证。但这个本质是邪恶的,用户和公司员工都享受不到劳动创造带来的成果,区块链就可以改善这样的生产关系。在区块链体制下,即使特色产业产生了网络效应,造成了“垄断”,依然不用去追求利润,不会造成对消费者的伤害。生态经济体链,要取消平台的利润,但依然会保证平台创造者的价值激励。可以通过coin的货币效应、权力设计、紧缩机制等方式,使得创造者早期持有的币增值而获益。

币作为一个生态经济体的代表,币的价格,代表了人们对这个生态的信心,也就是这个生态经济体的信用。一个良性的生态,运行机制的核心就是怎样设置奖励,怎样让生态中的创造者和劳动者获得最大价值。币的竞争,或者说是生态之间的竞争,就是谁能吸引更多的劳动者付出劳动,在所有资产都上链的情况下,人们又回到了物物交换的时代。币既是资产,也是服务和产品,劳动获得对应的劳动币,在消费时兑换成其他产品币。于是最稀缺的劳动成果,会获得最大价值的币的回报,人们都追求做大贡献的创造,去满足其他人的需求。真正实现了,人民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提出一个猜想,最小良性区块链生态,需要150个人全部的资产及生存都依赖于这个生态币,这150人可以实现去中心化自治和发展。币化的全新市场结构,将构建全新的信用结构,法币金融市场的利息将不复存在,所谓的利息风险定价作用将由币价波动替代,市场调节发挥完全作用,依托互联网光速的信息传导机制,不再积累系统性风险。新币靠劳动创造,不管是人的劳动还是机器的劳动,只有劳动和创造才能获得回报。

思考一下,人类生产关系的最优形态应该是怎样的?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产品极大丰富,人们精神境界极大提高,人民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基础生存资料按需分配,富裕生产资料按劳分配,富裕生产资料只能用于消费服务和产品,不能成为剥削工具。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商者有其股。充分解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类不再有国界和民族的区分,通过区块链技术,依靠共识生活在一起,真正实现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来源:九个亿 财经

作者:李瑞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李瑞函,责编:张宇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