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财报全面拆解,究竟京东无界零售未来如何?

摘要: 主业衰退,成本陡升,京东无界零售的故事是否还能讲的下去?

3月2日,京东发布了2017财年Q4及全年财报,核心指标低于预期,于盘前应声下跌近9%。财报显示,虽然营收有所上升,但是GMV增速创上市以来新低,履约成本也连续四季度快速增长。 主业衰退,成本陡升,京东无界零售的故事是否还能讲的下去?

   收入:增长不如预期,盘前大跌近9%!

京东财报显示,2017年,京东全年净收入达到36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3%,其中,第四季度单季收入达到1102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调整后每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收益0.31元人民币。

利润方面,京东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达到创历史新高的5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40%,而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下的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为1.12亿元人民币,这是京东第一年在Non-GAAP和GAAP双重标准下利润为正。

虽然的净利润创下纪录,但在一些核心指标上,却逊于分析师的预期,其中毛利率下降为两年半的新低,经营利润Non-Gaap operating profit为负,显示主业亏损,履约成本增幅却放大到45.7%。财报发布后,京东股价在盘前交易中下跌7.1%,开盘后放量大跌近9%,至收盘时跌幅收窄为5.2%。

   增速:连续三季GMV增速低于天猫

GMV是电商考核的重要指标,此前京东一直强调自身交易额的增速远高于各行业平均水平,就是希望自己包装成高速成长的企业,让华尔街看到了京东超越天猫的希望。

但上一个季度,京东就对GMV的计算口径做出了巨大调整,而且财报并没有明确列出GMV数字,也忽略了GMV增速,此次2017财年Q4及全年财报中的GMV同样被含糊带过。经计算,京东Q4的GMV同比增幅分别为33%。而天猫Q4的GMV同比增幅为43%,两者相比相差10个百分比。这已经是京东连续三个季度GMV增速低于天猫了。

GMV增速影响着营收增速同时下滑,京东第四季度营收增速为38.7%,再创历史新低,而且这种态势还将持续,在京东财报中,对于下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速指引为30%-33%。

刘强东此前接受CNBC采访,曾自信满满地表示,5年内京东将超越天猫,并称我们的增长率高于他们。京东的体量远小于天猫,如今增速又被持续拉开,不知道刘强东要靠什么实现超越?

   效益:利润下滑成本陡增,盈利能力羸弱

第四季度,京东运营亏损15.962亿元,运营利润率为-1.4%,显示主业的衰退。而京东的毛利率为13.1,较前一个季度出现了2.4个百分点的下滑,是两年半以来的新低。2018年京东的利润率指引为1%-2%。

资本市场对于京东利润率和毛利率的下滑反响强烈,在财报之后的分析师会议上,分析师轮番向京东提问未来将如何提升利润率。京东管理层透露,今年将继续加大对新业务的投资,包括物流科技解决方案和全球扩张计划,不过,京东方面也承认,这些新业务在短期内都不会有盈利贡献。

财报中同样引人关注的是履约成本,履约成本2017年四季度均在成长,且增幅从原先的30%扩大到45.7%。履约成本占净成本的比重从去年的6.9%也提升到了今年的7.2%。

京东规模的增加,但京东物流的规模效应却并未显现,京东物流面临了无法控制的成本上涨,因此才一再上调运费,甚至做出损害核心用户京东Plus会员的事情。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京东还试图开放物流能力承接更多的订单,也进一步导致了效率的倒退。

   结构:库存激增资金风险大

2017年末,京东运营的仓库数量达到486座,总面积达到1000万平方米,而未来京东的仓储面积将提高到5000平方米。截止2017年末,京东资产、设备、设施账面值,加上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土地使用权等,将近300亿之多。

存货方面,京东2017年的存货高达417亿元,较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超过44%。第四季度存货周转也由去年同期的37.6天变为38.1天,而随着仓储面积的增加,京东的存货数将会进一步提升,周转也会更慢。这将压占更多的资金,还面临着滞销减值的风险。

虽然过去12个月京东经营业务现金流和自由现金流相较于去年得以改善,但这是建立在用户预付和供应商提供的应付之上,尤其是后者,2017年末,京东应付账款高达186亿元。

2017年末平均周转为59.1天,而去年应付账款周期为52.6天。京东的确和供应商有着不错的关系,但是随着应付账款周转持续变慢,供应商对于京东的认可和信心或许会发生变化。

   自营与平台之争,京东是否还算在线零售商?

京东以自营电商起家,之后逐步引入第三方卖家。在此之前,京东的财报都会详尽的披露GMV的构成,自营业务与第三方业务的比例。但是从上个季度开始,京东便不再披露细节。此举被媒体分析为进一步提高第三方占比打开方便之门,外界无从得知第三方卖家的具体占比。对于京东来说,可以从第三方卖家中收取平台使用费与扣点,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以及压占货款改善自身的现金流,是一门好生意。

但自营和第三方的百分比,这却影响到京东属性的变化,京东一直依靠自营业务赚口碑,第三方的比例超过50%,京东就无法自称为中国第一的在线零售商,而是和阿里一样的平台商,京东自营的概念与口碑也会随之崩塌。

在平台GMV增速高于自营业务之下,有市场分析称京东自营和平台业务的GVM已经接近交叉点。财报电话会议中有分析师要求京东说明来自第三方商家销售占据GMV或销量的比例,未得到京东方面的回应。

  京腾变腾京,无界零售的新故事能否讲的下去?

京东在财报中,将无界零售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此前,京东与腾讯建立了京腾无界零售解决方案,而腾讯系真正通过投资布局线下的零售主体也只有京东。

不过,京东单点难支,在线下的布局太慢太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腾讯在2018年年末密集投资,先后入股了永辉、家乐福、万达、步步高与海澜之家,通过小股权投资在线下进行结盟。

不光是腾讯站到到台前的问题,这些结盟方更喜欢与腾讯合作而不是京东。能力有限且存在业务冲突,京东一直搞不定线下。虽然京东自称与永辉沃尔玛在非常多的领域展开合作,与永辉的合作只限于到家领域,与沃尔玛的合作也只是仓储和物流。

最近合作的步步高与海澜之家就更有意思了。步步高直接点明与京东的合作是京东到家和供应链的合作,不给京东方面陈述上任何的暧昧空间,而海澜之家没有把门店发货的服务交给达达-京东到家而是交给了美团配送。

这就意味着,京腾变成了腾京。腾讯拉开了与阿里的全面战役,而此前与阿里竞争激烈的京东,成为了腾讯的“附属与工具”,在无界零售中的地位或进一步下降,虽参与入股,也会被视作“财务投资”。

截止到目前,京东与唯品会的合作还没有具体成果,与美丽联合推出的微选还未上线问题就已经暴露,喊了两年的百万便利店没有开几家,自己打造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超市7Fresh经营能力有限。唯一可喜的是,京X计划让京东活跃用户超过29%的增长,但成本依然不菲且没有带来会更多营收增长。

京东的未来变得越来越尴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透视新零售 的原创作品,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