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热里的另类投资:还有什么投资比虚拟货币更赚钱?

摘要:一场数字货币挖矿企业在全球范围的布局才刚刚开始。

在写下这个题目之前,脑海里不禁闯进了一个故事。就让这篇文章从这个故事开始吧!

在历史上,美国西部太平洋沿岸曾经有个著名的黄金州,也就是现在美国的第三大州——加利福利亚州。加州以盛产黄金闻名,1848年被人们首先发现金矿后,经过了100多年的开采与挖掘,在1986年还是美国第二大黄金生产州,产量达42万5617蛊司。

这里的黄金,与别处的黄金深埋于地下不同,许多都裸露于地表和河床上,人们只需要简单的挖掘工具,比如一个铁铲,和一个淘洗金子的金盘,就可以淘到金子。曾经一个叫做Joe的人,在短短7周内,就发现了价值4万美元的金子,一个12岁的小男孩只用两天就发现了2700美元的金子。

大量的黄金储量,让加利福尼亚会很快富得流油,就像今天因售卖石油暴富的沙特阿拉伯一样。但大多数挖金者最后却落得个比挖金前还要贫穷和悲惨的下场。这是为什么呢?

故事还得从1848年1月24日说起。第一个发现黄金的是一个叫做詹姆士•马歇尔的人意外发现了大量的裸露在露天的黄金块。消息不胫而走。到夏天,已经有4000人成了职业挖金人。而别有用心的美国政府,想加快西部开发,证实了加州有大量黄金的传闻。

在黄金的驱动下,事态很快就失去了控制,1849年初,加利福尼亚约有人口26000人,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增加了近10万外来人口。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移民美国浪潮也发生在这个时候。从1849年至1882年,约有30万华人涌入美国,大多都奔去西部掘金。

几千人的挖金队伍,还有金子可挖,如果是几十万的淘金大军呢?很快,地表黄金就被开采殆尽。这时,市场过热后带来的负面效应就显现了,采金门槛抬高,资源有限使得每个劳动力获得的利润大打折扣。要想采矿,只能去地势更为险峻的落基山脉附近,或者是借助大型机械转向更深的地下层。这些工具简易的淘金者常常入不敷出。

另一方面,那个时候美国西部还处于未开发阶段,承受力有限,人口剧增,导致衣、食、住等生活物资供应十分紧张,物价飞涨,生活成本大大增加。就算淘金者淘到了少量的金子,大部分也用来支付了生活费用。所以,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淘金都不是件划算的事情。

但在淘金浪潮中,另外一些聪明人,就尽量在确定性的条件下做出决策,他们另辟蹊径,同样实现了“黄金梦”。几十万淘金者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他们的喝水和吃饭需求是固定的,比如有些人靠卖水和卖烤肉致富了。在这些人当中,最有名的当属牛仔裤的发明者李维•施特劳斯。1853年犹太青年商人李维•斯特劳斯看见许多淘金工人的裤子很容易磨损,就把积压的帆布试着做了一批低腰、直筒、臀围紧小的裤子,卖给旧金山的淘金工人,这就是我们现在穿的牛仔裤的雏形。

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实:当时去西部淘金的人中,大多数淘金人没挣到多少钱,而真正发财的,是那些卖水、铁锹、铲子、篮子、牛仔裤一类的人。

很多人可能对美国淘金热中的淘金者有所误解,以为那些身先士卒加入淘金大队的人最终必然会发家致富,事实上,恰恰相反,这些人承受着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反而是那些为这一庞大的淘金队伍提供生活必需品的那些人最后真正地富裕起来。

看到这里不知大家有什么样的感想呢?面对区块链的大热,有人在币海里沉浮,有人在区块链技术上独行,不知谁能笑到最后?就像曾经的互联网一样,最初的那些风云人物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如今叱诧风云的是我们现在看到的BAT。

这场区块链的热潮中,仍然有人独辟蹊径,稳稳地抓住了商机,成功地赚得了第一桶金。

1、挖矿机,一机难求

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用来挖矿的矿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矿机上游的台积电、英伟达等芯片厂商也从中受益。

深圳华强北赛格广场是矿机销售集散地。在这里矿机销售柜台比比皆是,赛格广场因为矿机生意的火爆受到了太多圈外人的关注。

矿机买家多数是外国人,以俄罗斯人居多。因为俄罗斯对数字货币接受度较高,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与中国接壤,买卖双方可以更快速地完成发货交货。

不同的数字货币由不同矿机挖掘。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比特大陆”),该公司每年能卖10万台矿机,拥有比特币矿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创始人兼CEO吴忌寒被喻为比特币首富。

除了比特币矿机外,比特大陆还生产莱特币矿机、达世币矿机,这些矿机以蚂蚁矿机来命名。华强北一位矿机销售商告诉第一财经,和其他矿机相比,蚂蚁矿机运行最为稳定,售后服务也做得最好,是最炙手可热的矿机。

除了蚂蚁矿机外,用来挖掘以太坊等山寨币的“显卡矿机”同样受追捧。蚂蚁矿机的经销商低买高卖赚取利差,而显卡矿机经销商往往也要为客户找齐供应链组装矿机。

能从矿机热中掘到金的,除了矿工和华强北商户外还有显卡、芯片厂商。

搭载的显卡越好、越多,挖矿算力越高,一台矿机的主要成本也在显卡上。一位显卡矿机经销商称,现在一台矿机至少需要4个显卡,性能好的矿机能有19个显卡。

不同的显卡成本不一样,但几乎所有显卡的价格都随着矿机变热水涨船高。英伟达最适合挖掘以太坊的高端显卡为GTX 1080 Ti,这款显卡在华强北以前售价约5000元(官方定价699美元),现在要卖到7000元左右。这也意味着,一台搭载19个GTX 1080 Ti 的显卡矿机价格在14万元左右。

但随着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挖矿大军日益庞大,监管风声收紧,挖矿散户和小矿主相继有人离开,部分大矿主选择搬至海外。对于个体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淘金的难度和风险也在逐渐增大。多位比特币玩家表示,目前已经错过了挖币的好时机。

2、区块链域名,价值百万

区块链作为当前最受关注的风口,应用前景备受期待,区块链类域名因之颇受欢迎,在米市中频频交易结拍。

米市进入2018年以来,已有多枚区块链域名高价易主,区块链域名备受投资人和终端青睐。

玉米网2月8日讯,继前几日拿下优质域名 niubi.com之后,知名投资人戴跃近日又拿下了一枚区块链域名,戴跃斥资百万元入手了精品域名 lian.cn。

lian.cn域名既可视为单拼域名,有“链、连、练、炼、脸”等常见含义,亦可视为双拼域名,有“李安、利安、立案、离岸”等含义;lian.cn域名可用于建站的领域颇多,如区块链网站、互联网金融网站,社交网站等,应用前景甚好,应用价值颇高。

据悉,2016年8月著名投资人占宝生出售了 lian.com域名,其交易价超350万元;lian.net域名则在前几日以六位数价格易主;lian.cn域名价值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百万级的域名,在区块链行业已经很是常见。

1月11日,台湾终端斥资210万元拿下了 xmt.com域名,终端在收米之后立即就将域名搭建为全球性的区块链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1月23日,Mike Mann以125万元高价出售了域名 cryptoworld.com,该域名有“加密世界”含义,域名买家是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平台Binance。

1月29日,火讯财经以七位数高价拿下了双拼域名 huoxun.com域名,火讯财经是一家标榜“最火的区块链资讯”网站。

当前区块链正处于风口之中,众多知名终端纷纷加大投资,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互联网上各类区块链网站亦纷纷建站,区块链的火爆带动了域名市场中区块链域名行情,行情一路见涨。

3、暴利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交易平台是数字货币利益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它连接着区块链投资的一二级市场,也连接着项目方和普通投资者。

2017年9月国内交易平台被清理整顿后,数字货币交易一度低迷。此后,为了继续开展交易业务,各平台采用出海、开展场外交易等方式,与监管玩着猫鼠游戏。

经过了监管打压的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通过“出海”等方式,极大加快了发展速度。用户数量、交易规模、上币费用及速度,均提高了不止一个台阶。同时,因为国内政策的收紧,这些交易平台在与监管的博弈中探寻出更多样的发展路径,以种种“打擦边球”的方式,继续着在这个以“去中心化”为口号的世界中的中心化交易所功能。

尽管各国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监管越趋严格,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另辟蹊径,依旧是各方资金关注的焦点。在资金的推动下,许多平台的发展堪称“神速”。

手续费是交易平台利润的主要来源 ,大部分交易平台手续费率为0.1%左右,远高于券商在二级市场交易中的手续费率,所获利润更是让人震惊。

据数字货币大数据平台非小号数据,1月21日,币安成交金额全球排名第三,24小时总成交额为176.7亿元,按其公布的0.1%的手续费计算,每日仅交易佣金即可收入1760万元。如果保持这个水平,仅手续费年收入将超过64亿元。当日排名第四的OKEX 24小时总成交额为112.5亿元,火币pro排名第六,成交额为62.7亿元。

而实际情况是,这些平台的盈利将远超预期。以币安为例,目前币安的用户已突破600万,并仍在高速增长。用户数激增甚至造成了网站运营压力,1月5日,币安发公告暂停新用户注册,1月8日不定时开启限量注册。据海外媒体报道,币安每日新增用户达25万,Coinbase每天有10万用户注册,Kraken每天有5万名新用户注册。如果按照日新增用户5万来保守估计,交易所的月新用户注册量至少达150万。

更令人难以想象和置信的是,如今交易量稳居全球前三,盈利如此丰厚的币安,成立仅半年之久。

其次,项目要在平台上线需要一定费用,这部分费用弹性空间较大。 一般特別火爆的项目,各平台会抢着上,基本不收费;一般性项目,收100万~500万不等,或者代币总量的1%~5%;如果是自家一个生态圈的就象征性收一些。

项目代币上线交易平台,相当于新股公开发行。但由于目前的区块链项目缺乏监管,上交易平台与否的决定权完全由平台掌握,而如果项目上线知名交易所,可获得潜在背书,并提高成交量。其中的操作空间可想而知。

尽管各个平台在公开声明中均表示上线项目都经过了严格审核,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众多口碑极差的项目如波场等也登陆了包括币安、火币在内的知名交易平台,且交易平台的上币速度在大大加快。

除了交易手续费和代币上线费的常规盈利方式,“平台币”这一新玩法也是当前的热点,尽管平台“创新”出种种名义,但无法摆脱“变相ICO”的质疑。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交易平台却扮演着一个“中心化”的角色,曾发生过的交易平台被盗事件,不仅使用户遭受严重损失,还会引发数字货币价格暴跌,此外,交易平台因为业务极不透明,往往会参与内幕交易,联合坐庄等操纵市场行为,其中的风险不容忽视。

4、电力,最隐性的投资

电费在比特币挖掘中占据70%的成本。假设比特币挖掘难度每13天增加8%,电费0.6元/度,以一台售价28000元现货的蚂蚁S9来看,挖掘一枚比特币的电力成本约为15000元。

电费也成为比特币生产过程中最主要的成本,且随着时间推移,“挖”一枚比特币所需的电能在不断增加,伦敦ETF证券公司的研究和投资策略主管James Butterfill向彭博社表示,估计今年第四季度生产一枚比特币的成本为6611美元,到2018年第二季度将上升至每枚14175美元。

目前,约四分之三的比特币矿场位于中国,主要集中在四川、内蒙等电费低廉的地方,那里矿场运营的人力成本也相对较低。但随着中国的政策监管趋严,很多矿主纷纷将企业搬至国外,而且一些国家对这些矿企采取了欢迎的态度。其中俄罗斯和加拿大成为了首选。

俄罗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协会(RACIB)对俄罗斯地区最具吸引力加密货币交易进行了研究。该协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联合区块链的参与者以及加密货币和初始代币产品(ICO)的所有者,矿工和投资者。

前不久,俄罗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协会进行了一项研究,以确定该国加密货币挖矿的最佳地点。根据调查结果,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地区评价最高。克拉斯诺雅尔斯克是俄罗斯联邦最大的领土,也是第二大联邦主体。它的面积达23.397万平方公里,约为903400平方英里。它的行政中心是西伯利亚第三大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人口约100万。

根据俄罗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协会的研究,其他具有良好挖矿条件的地区包括圣彼得堡和诺夫哥罗德、罗斯托夫、萨马拉、库页岛、汉妮斯-曼西斯克自治区和图拉地区。

最近,news.Bitcoin.com报道了列宁格勒地区的州长,加密货币的矿工其新的科技园建立挖矿场。此外,RACIB上周透露,来自中国和欧盟的40家公司已申请在俄罗斯建立矿场,以开采比特币。

而加拿大,也曾做过一项统计,在北美洲20个主要城市中,温尼伯电价最低,每千瓦时仅需约0.05加元(约0.26元人民币)。相比之下,纽约、多伦多等地每千瓦时电费都超过0.14加元,接近温尼伯电价的三倍。

在佛蒙特州以北35公里处的魁北克城镇Farnham,近五千台机器被打包完成,运入一处曾经制作地毯的旧工厂。在这里Bitfarms称,连同在该省的其他四个矿点在内,它通过比特币挖矿,每天赚取超过二十五万美元。这也使得Bitfarms成为了电力的主要消费者。

作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挖矿组织,原本总部位于北京的比特大陆,如今在魁北克投入运营。亦在同时,据其创始人称,最大的矿业集团BTC.Top也在加拿大开设工厂。另外,在全球范围内经过考察后,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Bitfury Group Ltd. 发现加拿大艾伯塔省的Drumheller是全世界最为适合开展挖矿业务的地区之一。据投资人介绍,这个最大的比特币挖矿组织在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建立起五十八兆瓦的数据中心,占全球产能的三分之一。

据悉,已有一些针对矿企的区块链挖矿电力能源基金开始进入电力投资的领域。基金一方面解决矿企担心入驻后电力涨价的问题,一方面也帮助矿企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最优质的开矿地点。

彭博的分析师Elchin Mammadov在一份报告中称,虚拟货币挖矿的电力需求,将在未来数年里超过电动车行业,对于全新市场的追逐围猎,使矿工们逐渐将范围缩小到加拿大和北欧的几个国家。

一场数字货币挖矿企业在全球范围的布局才刚刚开始。

来源:链内参

作者:内参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内参君 ,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