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美团、抗京东,盒马鲜生“舍命狂奔”

摘要:截至目前,已经开业的盒马鲜生店铺已经达到36家,但在侯毅看来仍然算不上快,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侯毅给盒马鲜生定下的基调是“舍命狂奔”。

文/董洁 编辑/吴春辉

阿里巴巴从来不缺乏新动作,斥巨资收购饿了么的传闻后,饿了么+盒马鲜生+口碑或成为阿里新零售的“三驾马车”,侯毅的“盒区房”又多了一个卖点。

也是在最近,侯毅又和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怼上了,曝光的微信群聊截图显示,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在微信群中直指王慧文,放言要将美团的估值打掉一半。

侯毅在圈中以“敢说”见长,两年前美团封杀盒马的过节他没有忘记,质疑他零售模式的声音也将做反击,表面上是候真性情的表露,实际上是对“舍命狂奔”验证出的商业价值的捍卫。

作为前京东物流总负责人的侯毅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很可能在京东内部孵化的盒马鲜生,现在却在阿里的扶持下成为了整个新零售业态的标杆。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个从业态来看极为“重资产”的新零售物种,却在短短2年多的时间里,尤其是近一年里,展现出了惊人的拓店速度,由此引来了众多竞争对手的争相模仿和追随。

根据盒马官方给出的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已经开业的盒马鲜生店铺已经达到了36家,分布在华北、华南、西北、西南等中国各个地区,当然这其中还不包含正在筹划中的待开业的门店,但是这在侯毅看来仍然算不上快,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侯毅给盒马鲜生的定下的基调是“舍命狂奔”。

一不小心“入了阿里的局”

最初的侯毅是京东物流总负责人,京东赖以成名的全套物流仓配体系都是在侯毅的主持下搭建完成的,不过后来侯毅转到了京东的O2O部门,开始负责整个京东O2O项目的推进。

在那个时候,侯毅就已经认识到了线下零售所面临的困局,关于盒马鲜生的雏形方案也是在那个时候诞生的,可当侯毅把这个自己信心满满的项目给到刘强东时,却被东哥一票给否决了。至于原因坊间有很多传说,大致的意思就是“东哥觉得这个方案太超前,而且是重资本项目,不在当时京东整个战略考虑的范围”(现在再来看,不知道东哥的肠子有没有悔青),一气之下的侯毅选择了离开京东,去上海开始着手创办盒马鲜生。

有趣的是,2015 年初,北漂多年的侯毅离开京东,刚回到上海老家没多久,就和同是上海人的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约在咖啡馆唠上了,而且这一唠就是成就了一段“姻缘”。

彼时的阿里内部正逐步看到了线上纯电商的天花板,急于需求增长突破口,张勇说想探索一种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零售模式,而侯毅想做重模式的生鲜超市,从线下开始做,再通过数据打通线下与线上。张勇当时只听侯毅唠了五分钟就很感兴趣。之后半年,张勇和侯毅平均每个月都会见上一两次,交流想法,最终成就了盒马鲜生,也使得盒马鲜生成了现在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改革的排头兵。

马不停蹄的开店“速度”

有了阿里的加持,侯毅开始了自己“疯狂”的扩张之路。当然,这其中除了简单的资金支持,在技术、渠道、供应链、金融以及大数据等方面,阿里巴巴都给予了这位“亲儿子”最大程度的保障。

从2016年初在上海开出第一家门店开始,截至目前盒马鲜生线下的门店已经达到了36家,这其中还不包括正在筹划中的各家门店。其中上海有16家,北京有8家,苏州,贵阳,杭州,宁波,成都,福州,深圳等城市也都有盒马鲜生的分布。

关于盒马鲜生开店的新闻几乎每隔几天就要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去年的9月28日,盒马鲜生在上海、北京、杭州、深圳、贵阳五个城市一口气同时开出10家门店,其中有五家位于上海。

1月31日,盒马鲜生在成都开出了首家门店,与此同时盒马深圳二店也同时开门迎客。而在这之前的1月15日,西安市政府也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约一揽子计划。根据签约内容,盒马鲜生首批将在西安开出三家门店,分别位于碑林区、曲江新区和高新区,盒马在大西北也即将落地,在2018年年初盒马更是把店开进了京东的大本营“亦庄”,超级物种的大本营“福州”,可谓是直面与对手的竞争了……

对于此,很多人会说,这样的速度也能算“疯狂”?毕竟居然之家一个月就能开出接近50家的门店,可是你别忘了,相比较居然之家,盒马鲜生的模式可是要重的多。

目前盒马鲜生一家门店的占地面积最少也在几千平米左右,而且从供应链(部分跟天猫超市合作供应链)到仓储再到物流配送都是由自己亲手搭建,一家店的开店成本少说也在亿元左右,而且从短时间来看,盒马鲜生只会做自营,而不会做加盟,能有这样的开店速度已实属不易。

而且我们从盒马鲜生的主要竞争对手的对比来看,也能看出这一趋势,作为盒马最大的对标,永辉超级物种从2016年10月份开出第一家店起,截至目前也只是开出了10几家的门店数量,而且从城市分布来看与盒马也有着一定的差距。

而在今年初侯毅公布的2018年的盒马三大规划里面,“拓店”计划也被放在了首位。侯毅表示“2018年要在北京再开30家门店,此外,在西安、南京、武汉、广州、上海、杭州等城市盒马也都设定了几家或者10来家的目标。

而随着盒马模式的不断跑通,尤其是未来对于大润发线下门店的改造,将使得盒马的拓店的速度越来越快。

多场景扩张的另类“速度”

虽然盒马扩张的速度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兴趣,但这些还只是表面,在“内涵”探索上,顶着新零售改革大旗的盒马鲜生也没闲着。

在2017年10月14日阿里云栖大会新零售峰会的现场,盒马鲜生CEO侯毅在演讲中透露了“盒马鲜生将开出自己的第一家线下便利店”的计划,而目前这一计划已经落实,在上海一家名叫“F2”的便利店品牌已经于去年12月开业。

从某个维度来说,这间面积800平米的首店确实像一间小型的盒马鲜生(盒马鲜生至少4000平米以上),可以在这里吃到新鲜白灼的活虾,也可以吃到寿司、蒸点、牛排。

但是盒马鲜生现在的业态需要上千平米的场地,与便利店小而美的形态截然不同,对此好多人表示不太理解,但仔细想来却又合情合理。

盒马鲜生诞生之初的一个目标是:30分钟到家服务。对此,侯毅非常重视,也在多个场合亲口讲过“30分钟到家”是盒马的核心竞争力。但要想实现这样的目标,足够的门店数量覆盖必不可少。虽然现在盒马已经卯足了劲在拓店中,但是“重资产”的盒马也绝不可能在几个月之内或者几年之内开出上百家店出来,由此看来,小型便利店此时便成为了理想的业态选择。

通过围绕盒马鲜生的大型零售店来布局线下便利店,更多地把便利店作为物流配送的前置仓,可以更好的实现侯毅提出的“30分钟到家”的目标。一位长期从事零售的业内人士对此就表示,“未来盒马大店或许会成为一个城市的体验、运营中心,而小店则是大店的前仓,配合大店更深入地进行3公里半径的精确流量运营,达到急速配送的目标。”

而在2月28日,盒马鲜生又一个线下消费场景的得到了拓展,盒马鲜生CEO侯毅在微头条上宣布“盒马APP内的SOS频道正式上线“,并表示这一配送服务将在京城已开业的8家门店同步上线。由此一来,北京240万“盒区房用户”将被这一业务覆盖。 

其实关于这一设想,早在去年侯毅接受采访时就已经提到过了,在侯毅看来,盒马鲜生不是简简单单的“餐饮+零售+外卖”的结合,除了盒马鲜生内部的消费场景,在盒马鲜生覆盖的“方圆3公里”的任何消费场景都是它们考虑的范畴。

“新外卖模式”的畅想

而伴随着“阿里收购饿了么“消息的坐实,盒马的新消费场景的打开或许又将迎来新机。在饿了么被收购后,围绕在“盒马+口碑+饿了么”将如何整合,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收购饿了么后,盒马鲜生或许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饿了么打配合战了,借助于饿了么积累的餐饮商家资源和配送队伍,盒马模式或许可以复制。说白了,更多有实力的餐饮公司可以提供类似于盒马鲜生的“外卖+到店+仓储”三位一体的新外卖服务,不只是有30分钟内的即时外卖,用户到店的体验也会像盒马鲜生看齐。

当然,要复制盒马鲜生,涉及到对商家店面的改造,这需要一定的成本和时间,初期应该只有少部分连锁名店等头部商家可能参与进来。而且我相信盒马的“新外卖模式”顶多也就算个外卖的升级版,能多大程度的颠覆外卖行业,甚至打败美团,难度不会太小。

“盒马速度”背后的思考

2年30多家店铺,对于盒马鲜生来说这一成绩已经非常漂亮,但是这距离侯毅“2000家”的目标着实还很远。

而且话说回来,盒马这样的速度除了自身的驱动外,来自阿里的压力也时刻在驱赶着,毕竟作为阿里新零售改革的排头兵,能在最短时间里迅速的攻城略地才是其最想看到的。

在2018年度的新年规划中,除了上面“我们提到的拓店”计划,侯毅还提到了两点,其一就是整合上游商品,“在全国,乃至在全球要建立盒马自己的种植基地、养殖基地、捕捞基地“;其二是继续强化供应链体系。比如建立常温、冷链物流中心、加工中心、蔬菜水果加工中心、中央厨房,包括盒马正在建的活海鲜的圈养中心等等。

可以说这两步是盒马鲜生拓店的保障,一但店铺数量多起来,供应链和物流能力将决定零售业的生死。

与此同时伴随着盒马鲜生的成功,一票追赶者也竞相涌来,京东7FRESH,永辉超级物种等的崛起都将在未来对盒马鲜生产生巨大的冲击。毫无争议,领跑者在舍命狂奔,追赶者在拼命加速,巨大市场需求的释放在2018年将会吸引更多的入局者,三者谁能赢?拼的不是嘴上的功夫而是手中的能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零售前沿社,责编:任思。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