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中本聪”、侵吞110万个比特币被告,他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摘要:要么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骗局,要么他单纯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

2016年5月2日,一位澳大利亚籍人士Craig Wright在博客上宣称自己就是比特币之父Satoshi Nakamoto(中本聪),一时引发世人热议。直至目前,网络上依然有对Wright所言是否属实的讨论之声。

在这起事件过后的21个月,Wright再次火了。这次,他因窃取商业伙伴David Kleiman价值约50亿美元的比特币而被人告上了法庭。

丨 缘起

事情还要从2003年说起。当时,Wright是一位澳大利亚计算街科学家,Kleiman则是一位IT安全专家,二人一起参与了一个比特币“挖矿”项目,最终该项目共获得约110万枚比特币。

雷锋网AI金融评论查阅The Verge公布的诉讼书发现,合作期间,二人曾共同发表过多篇论文,如2007年,二人就曾针对覆盖硬盘数据的机制问题共同撰写了一篇论文。而他们和团队的交流方式则几乎完全通过各种私人电子邮件。

2013年4月,在比特币开始有了水花前的几个月,Kleiman由于感染MRSA肺炎多时,最终死在了家里。据称,被发现时,Kleiman死亡的场景令人毛骨茸然,他的身体已经分解,轮椅上遍布血迹和粪便,旁边还有一支手枪,在其床垫上,他的家人还发现了一个弹孔。截至目前,围绕Kleiman死亡的确切细节仍然未知。

在Kleiman死后,Wright联系了他的家人Ira,意对其遗产问题进行处理。据原告在诉讼书中所述,Wright从一开始就认识到Kleiman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后者积累的比特币数量和其蕴含的价值。在之后交流遗产问题上,Wright极有可能利用了这一点,对二人合作的项目文件进行了伪造。

丨 回溯:侵吞110万个比特币

在和Ira沟通时,Wright表示,他和Kleiman创造并拥有大量比特币,并共同创造了有价值的知识产权。随后,他表示,Kleiman已将这些资产全用来换取一家市值约“数百万美元”的澳大利亚非营业性公司的非控股权。他告诉Ira,他必须在几个月内出售Kleiman在这家公司的股份。

为拟造“Kleiman已将其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资产转移给了他”的假象,根据诉讼书所示,Wright制定了一项计划,要求获得Kleiman所持有的所有比特币的唯一所有权,并通过W&K(二者于2011年在佛罗里达州建立的一家公司,专注于为比特币“挖矿”和软件开发/研究提供服务)窃取二人共同拥有的知识产权的资产。

为了完成该计划,Wright起草并回溯了至少三份合同,并创建一份文件记录,声称Kleiman已将其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转让、出售/或归还给了自己。代表性的共有以下三份协议:

2011年,签署了名为“知识产权可资助协议”的合同;

2012年,签署了名为“贷款契约”合同;

2013年,签署了名为“拥有业务股份的公司出售合同”(“2013年W&K销售协议”);

左为Kleiman发表刊物的签名;右为Wright疑似伪造的合同中Kleiman的签名

据原告在诉讼书表述,从上图来看,出现在这些文件上的电子签名与Kleiman在刊物中使用的电子签名、书面签名的示例存在一定差异。

原告还提出了一大例证,其声称,出现在文件合同上的“Dove Kleiman”(David Kleiman在诉讼书的名字)的签名,与通过计算机生成的名为“Otto”的字体几乎完全相同:

在面对这一强有力的质疑之后,Wright后承认该签名确实为计算机生成,但其也表示还有其他方法来证明这些文件的准确性。而截至原告提请诉讼以来,Wright并没有提供额外的合法性证据。

三份文件中,由Kleiman“签署”的“2011年知识产权协议”有条款显示,Kleiman转让了大约21.5万个比特币来“投资”W&K,并要求该公司使用比特币为软件开发者提供资金支持。据原告质疑,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市场上基本还没有使用比特币交易的金融案例。

除此之外,一个包含日期的“错字”似乎也暴露了什么。该份文件签署日期为2011年,内容中却出现了一个日期的错字——“2013”年,而后该“错字”被手动修改为“2011”年。这让原告不由提出质疑——该文件可能是在2013年被编写的。

而后,在“2013年W&K销售协议”中,原告声称,该文件一开始提到的数字为25万个比特币,在协议后方,该数字变成了25.5万个——由Kleiman转移给了Wright。

当然,这些例据还是冰山一角。通过原告在诉讼书中提出的质疑,关于Wright如何将二人共同“挖”的100万个比特币“据为己有”的真相也慢慢被描摹了出来(若大家对该案件感兴趣,可查阅诉讼书了解整个案件)。

丨 要点

而发起这场诉讼的正是Ira。在本次诉讼中,他要求Wright返还现在价值可能超过100亿美元的比特币。根据诉讼表示,这些比特币还存在较多不确定性,比如,其是否会受Wright公布的税务问题的影响。此前,Wright曾因避税问题遭至澳大利亚警方的突击搜查。

同时,诉讼中引用的一封Ira在Kleiman去世后写给Wright的电子邮件内容显示,Wright曾承认过以Kleiman的名义持有过30万个比特币。

当Ira问道:“(Dave:David的爱称)提到过你在信托里保存了100万个比特币,鉴于你曾说过他那部分有30万个。我可以认为,剩余的70万个是你的吗?”Wright则回复称,“减去公司使用所需,差不多是这样。”

除了价值约50亿美元的比特币之外,诉讼中还包括对Kleiman在区块链技术所获得的知识产权的补偿。据负责Kleiman遗产的律师在声明中所述:

这些资产的价值远远超过5,118,266,427.50(约为51.18亿)美元。

不过,诉讼书中并未对Wright或Kleiman在比特币中扮演的角色或与中本聪身份的关联做过多表述。诉讼书最后总结:

目前还不清楚Craig、Dave或者二者是否共同创造了比特币。由于一些尚未明晰的原因,他们选择对家人和朋友隐瞒了参与比特币的“挖矿”信息。但不可否认,他们二人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比特币的开发,并且在2009年至2013年间就已积累了大量的比特币财富。

丨 发酵

据悉,该诉讼已由Ira提交至美国佛罗里达南区地区法院,该法院则于2月15日向Wright发出传票。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Wright是否会接受审判,不过,就在2月26日,向来在社交媒体上颇为高调的Wright,在案件爆发后沉默了十日后,终于按捺不住用一个词回复了一位网友关于“这一案件到底怎么回事”的发问——贪心。

然而,“Greed”一词虽然足够表明Wright对此案件的态度,但明显不具说服力。

雷锋网AI金融评论通过翻阅Twitter网友对此案件的评论发现,有些业内人士对其不乏大胆设想。一位PGP应用密码学顾问Peter Todd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诉讼文件称,Wright通过伪造各种文件以欺诈性地收购Kleiman所拥有的大量比特币。但首先,这些比特币的存在可能就只是另一种幻想。

而一位看完整份诉讼书的“BitcoinCashFTW”,则这样评论道:

要么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骗局,要么他单纯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

依据网友评论,大多数人对这一案件还是将关注点放在“Wright、Kleiman和比特币、中本聪有什么关系”上。也许,对更多人而言,这起案件的意义,已经不在于Wright最后接不接受审判、Kleiman家人能不能要回应得遗产,而在于——通过更多信息的揭露,大家能离神秘人物中本聪近一点,再近一点。

作者:李秀琴

来自@AI金融评论的报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李秀琴,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