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二爷:投资只选胆子大的!

摘要:他说,“我现在在美国,每7天就要换一座城市去感受这其中的变化,每天就像是重生了一次,但是我很享受”。

郭宏才,现在币圈的人称呼他为“宝二爷”,山西平遥人,言谈中充满着山西人的豪爽、精明。平遥比较有名的一是古城,二是牛肉,2013年之前,他还是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的销售部负责人。

2013年,机缘巧合下他接触到了比特币,却误以为是传销、是骗局;

2014年,他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

2015年,开始了他的“美国行”、“中国行”等比特币宣讲之旅;

2016年,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发出比特币社区革命的声音;

直到现在,他成为币圈知名天使投资人。

 宝二爷采访实录 

比特币的长期走势:短期没法预测,长期不用预测

问:我们这几天也看到比特币大起大落,跌破6000美元大关,然后昨天又起来2000多,你对走势怎么看呢?

宝二爷:短期没法预测,长期不用预测,肯定是涨,只要法币不停的硬,然后比特币就会一直的涨。

问:但是我们也看到中国政府近期也加大了对加密货币打击力度,你担心吗?有多担心?

宝二爷:我挺喜欢他们监管的。全世界的政府一起监管,只要政府监管就有媒体不停的报道,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围观,围观着围观着币价就起来了。所以比特币越监管,媒体曝光的越大币价越高。

问:因为之前有看到,老是有网上传出消息说说李笑来老师被抓了,你会担心这样的危险吗?

宝二爷:曾有江湖传言是这样传的,中国北有李笑来,南有郭宏才。后来就被江湖人改成抓李笑来还有郭宏才。

我其实从来不担心,抓了以后无非就是约过去约谈,首先我知道,一行三会负责管金融,负责管债券的,管货币,这个没有抓人的权力,抓人的权力是公安系统的事情,但是我们历来看五部委、七部委也好就没有涉及公安部,因为这个东西是属于区块链创新,技术创新。

国家刚刚说技术创新我们是不限制,区块链是一个好技术,但是比特币不行,就相当于说你们可以天天谈区块链,但是你们不能谈比特币,不能谈这个币那个币,代币一律不能谈,ICO一律不能谈。

在我的理解就相当于你们可以谈恋爱,但是不能上床,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所以这东西挡不住。

首次公开承认不敢回国,在硅谷积极投资

问:江湖上也有传闻说您不敢回国了。

宝二爷:是不敢,但是不敢,万一把我抓了呢。

问:避一下也挺好的。

宝二爷:我投的项目太多,我投的项目方都不在中国了,我投的项目方,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么你出去吧,你出去我们就安全了。

我说我所有的事情都是公开的,都有视频可查的,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合法的,我随便可以回去,因为我投资人。

只不过这些人怕我告密,谁谁谁没做基金会,谁谁谁先上船后买票,谁谁谁买了票再上船的,我都比较清楚。现在都有票了,船都已经驶到了彼岸了,无所谓过去,所以他们担心是顾虑的。

问:了解,所以还是避一下风头。

宝二爷:避风头其实也没必要,主要是美国的项目太多了,中国的项目太水了,好多项目都是空气币,真不是干事,跑到美国先投一点美国项目,所以到美国我大约一天投三个。

问:所以您投了大概什么样类型的项目你会比较感兴趣,就是在美国的项目。

宝二爷:原来刚到美国,已经在中国的思路叫币圈徐小平思路,币圈徐小平思路简单就是说红撒,一看这项目不错,这项目好,我投点。

到美国以后改了,不做币圈徐小平,这个模式基本上成功概率非常低的,几乎是无脑投。

我换一个新思路叫币圈Yuri的思路,币圈Yuri就是DST的老板,就在硅谷,俄罗斯籍。他投的思路就是说你的实力你的能力你有可能成为币圈第一梯队的项目,有没有信心干成第一?

问:雄心壮志,这些项目的这些团队或者这些项目本身有什么最吸引您的地方,是您觉得他们有这样作为第一梯队的潜力呢?

宝二爷:现在只选胆子大的,因为都是精英,看谁胆子大,谁不要命,谁不怕,谁能颠覆这个世界,谁要把这个世界颠覆掉?好,我就先选这个。

问:野心够大、胆子够大。

宝二爷:Dream Big ,Start Small。梦想很大,从平民窟里走出来,走向人生巅峰。

看好比特币不惧监管,解密投资方向

问:比特币最终能取代法定货币吗?

宝二爷:最终,不用说比特币取代,比特币作为锚定的电子美元、数字美元会取代法定纸钞这种币,这是一个趋势。比特币天生抗审查的,没法关它,比特币只能一直涨,原因就在这,

问:比如说在国内你帮很多ICO的项目,做备书。现在具体落实的项目怎么样?

宝二爷:现在这样的,你想想我的水平也只是卖牛肉的水平,你说我能看懂什么项目,我也是瞎投一顿。

投中了大家说我眼光犀利,投错了大家也可以去原谅,二宝就是一个高中生,投错了很正常,所以大家也没有怨我投错了就会说我不行

所以无所谓我就投了一堆,投了一堆大部分项目和US差不多,和很多币都差不多,还在开发中,不知道谁能开发出来,谁开发出来多么牛逼谁也不知道。

问:你之前也提到一个进入一个CDN的时代,这个时代究竟怎么样?

宝二爷:CDN的时代,说白了屁股决定脑袋,我说什么什么进入什么时代的时候,你千万别信,那就是我买了这个币,很多人也买了这个币,大家都买了这个币,希望这个币成功,所以说我们这个币进入什么什么时代。

我当时回国以后发现CDN这个币越来越多了。新际网络我投的比较多,所以我希望千万投完了以后别亏了

但是新际网络独木不成林,你要有一个网络系统,你得有硬件支撑,你的生态系统怎么支撑,于是我就撒了一遍,把这个行业的比如说流量宝盒、游娱宝盒、暴风盒子、迅雷盒子,这些盒子我都支持了一遍,现在看暴风这样的品牌、迅雷这样的品牌布的点还是挺多的,布的点多我就觉得他有可能成。

问:你头脑特别灵活,不但早期投资了比特币,还是矿主,还是挖矿,现在挖矿成本飙升,你觉得挖矿还有的赚吗?

宝二爷:挖矿是属于制造业,这个生意最后会变成一个薄利行业,其实说白了挖矿不如买币,你拿了钱最后买了一堆机器,其实就是买了一堆币,币涨了你才能赚钱,币跌了你就是亏钱的

在2017年的时候我就把矿地大量的卖掉,矿产卖掉,原因是什么?我发现我们ICO这个事情是一个金融业。

问:得从食物链的底端慢慢的走上。

宝二爷:对。你说对了,食物链,你说的太对了,我就发现食物链顶端的人都在玩金融,而我们这种卖牛肉的一辈子也没机会玩金融,只有玩了ICO以后,玩了区块链以后才有了这个机会,让我们底层的人,就像一个卖牛肉的人混到了硅谷,在硅谷区块链圈里投项目,撒种子项目,这就是时代给我们的机遇。

在硅谷积极投资,建立比特币宇宙中心

问:你在硅谷成立一个硅谷币圈宇宙中心,这个情况怎么样?

宝二爷:首先硅谷就是一个币圈宇宙中心,在硅谷里面再找一个聚焦点,建立一个楼,我叫诺亚方舟

这个诺亚方舟就相当于是遇了难的全世界被监管这些创业者们,他们被监管了没人收留他们,我说我这有诺亚方舟可以让你们上船,上船以后我们一起飞,要么上船咱们一起飞,要不你就去死去,就这个思路。

神秘嘉宾来电:宝二爷独家预测未来区块链发展趋势

王雯雯,海归创业者,前火币网高管

问:我们现在有一个你的老朋友,也是我的老朋友,有问题想对您提问一下,她在国内专门打电话过来。

雯雯:Hello,二宝,我是雯雯,好久不见,谢谢问这次给我一个机会跟老朋友聊天。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二宝能够这样改变世界?

宝二爷:我当时来美国只是想长长眼,开开眼界,2015年的时候,当时雯雯和火币的李林,他们从纽约过来的,来了以后,我说你们别租车了,我就开着车,给他们当司机转

当时是在2015年币价最低的时候,1500块钱一个币,大家都绝望的时候我们来到美国,我们来到美国我们说这个是未来,互相打气、互相鼓励、抱团取暖,美国币圈也进入寒冬期了

当时这所有这些人都没有想到币圈今天能到这个样子,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坚持就是胜利,中间有无数人离开了战场,这个战场死伤无数,但是总有那些人能扛的,我属于能扛的我认为,扛下来了,扛下来我也不知道未来是个啥,肯定未来能有一次两次的寒冬期,没关系,继续扛。

未来展望 - 中国成为比特币强国,出现最强交易所

问:非常谢谢雯雯的提问,你对区块链加密货币整体新世界是有一个怎样的展望呢?

宝二爷:未来是这样的,未来首先中国是全世界最牛逼的国家,这是第一个展望,没有之一,最牛逼。

如果中国是最大强国,那在中国一定出现全世界最牛逼的交易所、数字货币以及大量的人群和科技创业公司,像我们这种人只是在外面暂暂避风头,暂避风头还要回去。

因为革命的火种是从中国烧起来的,中国的区块链远远大于美国区块链的规模。现在全世界中国的难民们欢迎你们来硅谷。

进币圈是因为叫李笑来的“中年老男人”

2013年,郭宏才为了学习通过电子商务渠道销售牛肉来到北京,这一年,正是属于比特币的一年:比特币价格一路走高甚至超过黄金,随着各国政府的表态价格大起大落,众多投资者趋之若鹜,比特币被法律承认为一种金钱货币形式……

然而这些与当时郭宏才的生活毫无交集,“其实我第一次听说‘比特币’这个词是因为我的妻子,有一天她去车库咖啡听了一节课,回来就买了一些币,因为各种不确定她没有直接跟我说,当时买的价格是500块钱,她买了几十万块钱的,直到涨到了600块钱,我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卖掉,这是传销”。郭宏才回忆道。

他形容妻子当时像是被洗脑一样就是不卖,坚信那天她听到的那位新东方的老师所讲的课。后来郭宏才看到那位老师的照片“光头、长得像个中年老男人,叫李笑来,看着就像搞传销的一样”。伴随着他和妻子争吵着是否要卖掉那些比特币,币价一路涨到1000元,直接翻倍。这样的增长速度让他觉得不安,劝妻子卖掉的念头也愈发强烈,妻子反对的心态也同样更坚定。

矛盾之下,他们再次约了那个“中年老男人”李笑来见面,他们也第一次听到李笑来要创办“比特币基金”的想法,郭宏才回忆起当时那份LP名单里都是一些工程师、程序员,“那时候我心想骗就骗了,只要不跌到500块钱我就认了,就这样稀里糊涂接触了到比特币。”

当然,当时的那个光头中年老男人成了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并自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

再后来,郭宏才的妻子逐渐深入了解比特币,并且创办了一档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访谈节目《洋洋访谈》,专访了张寿松、李林、徐明星、烤猫……那些比特币项目创始人。直到2014年,币价下跌、进入熊市,郭宏才慢慢接触理财,也开始相信比特币。

机缘巧合之后,也曾抄底抄在半山腰

如果说现在的宝二爷当年入场时是因为幸运,或者机缘巧合,然而他这一路并非一帆风顺,也曾抄底抄在半山腰。

“相信了比特币之后,我开始抄底,甚至借了一部分钱在币价跌到5000块钱的时候买入,最后竟然直接跌到1000块钱,死死被套住。”郭宏才回忆道,为了解套,他想尽办法。

2014年,他开始挖矿,由于内蒙古电价相对较低,并且对于高强度运转的矿机来说,凉爽的气候也利于机器散热。那一年,郭宏才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一天时间可以生产出500枚比特币,当然也付出了高额的电费成本,根据他的回忆,“那时候币价跌到1000多块钱的时候,光电费就要交到70%多,每天挖出来的币大约有400个全交电费”。

后来那一年,郭宏才便开始了他的“美国行”、“中国行”等比特币宣讲之旅,“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做宣传,希望币价能赶紧涨回去,让我解套”,用他的话来说,“那时候就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

从2013年到2015年,郭宏才对比特币的认知由最初的质疑到认可,再到专心研究、坚信不疑,2016年他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且坚定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比特币的价值就等于未来所有国家GDP的价值”。

今天,区块链带来了一个新的环境,他以同样坚定的口吻说道:“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时代的矛盾,也就是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

在原有的生产关系中,最大的矛盾是劳动者与资本家之间的矛盾,矛盾解决只能通过革命的形式去颠覆。工业革命时代,矛盾双方依然没有改变,而矛盾解决的方式改变为给予员工股份、期权,大家最后实现共赢。

然而,当互联网时代来了,从最开始的一盘散沙与无数泡沫中诞生出BAT这样的巨头,面临行业巨头所带来的压力,也相应出现了大批的小型创业者利用新的技术来颠覆原有的生产关系,“原来那些依靠流量与用户群体基础的BAT将面临瓦解,无数的项目方和用户之间建立起了新的生产关系,最大的矛盾也因此演变成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矛盾”,郭宏才说道,“这种矛盾的解决方式就是Token,使生产者和消费者都能拥有Token”。

说到这,他举了一个类似于“头条链”这个区块链项目的例子,“在传播过程中,好的内容创作者应该得到应有的激励,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对好内容进行传播也同样应该得到回报,如此一来,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同时能够得到收益,流量直接转变成属于每个人的Token,从根本上解决了矛盾。并且在不断的传播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Token的价值也会逐渐提升”。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会死

有很多声音说“区块链项目的发展99%都是骗局”,“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这真的是区块链的未来么?

“有市场需求就有市场供给,现在是需求太大,供给不足,所以才会有无数空气币入局”,郭宏才说道,“而且大多数人会认为,不能没有泡沫,正是空气币在未来才能暴涨,才有暴利。甚至更多的人都报以有机可乘的心态,如果说暴涨暴跌风险巨大,只会起到反作用,让更多的人入局,因为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是会遇到暴跌的那一个”。

但是郭宏才也同样认为,“在未来,利好的言论同样使区块链能够像互联网一样带来一种变革,而变革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一轮轮的泡沫破裂并不可怕,因为它帮我留下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那些东西不会死。

那么,入局太早,将如何退场?

宝二爷作为已入局5年之久的人面临这个问题,他说,“真正的变现,是一个从中心化转变为去中心化的过程。”就升值空间来看,法币与数字货币相比是没有优势的,“所以退场,退的是法币的场”。

结束语

区块链的发展刚刚开场,但是却让入局的人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每天也都直接明了的见证着彼此间的努力与博弈。

听完宝二爷的故事,我问他,“所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是什么样的感受”?

他说,“我现在在美国,每7天就要换一座城市去感受这其中的变化,每天就像是重生了一次,但是我很享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一币,责编:张宇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