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开年: 献上对医疗服务业的几份感言

摘要:2018年对医疗服务业的几份感言:妇幼医院的安全交通法,在哪儿呢?大小医院里的人际关系与服务产出是什么样的?

1、“白大褂再白,看不了病也是白搭“

这一句是新闻上报道典型人物时看到的。令我对这样的医疗职场人肃然起敬,他们不仅一技傍身,甚至谈得上操守精神。即:对所掌握的有用技艺,充满了一种将自己的能力与使命“视死而生”、时不我待的出征。这算不算英雄?我看算。比起那些蝇营狗苟、苟延残喘的,被医患矛盾源头与现象所唾弃的人们来说呸。

2、贫穷患者的尊严,医院和路人看见

我不是有钱人,想必你莫非也不是罢。是的,有钱人总是极少,大多数都是老百姓,而且有相当一些人们属于穷人,尤其是到了省城、首都来瞧病的。春节期间,我在一家全国最顶级的医院走廊里经过,闻到很浓的防腐剂味道,原来是家属带着小孩在站着吃午饭,时间是下午四点了。扶贫攻坚,国家社会的路还远。

3、妇幼医院的安全交通法,在哪儿呢

我们一起去妇幼医院瞧瞧,觉得家属跟从挺多的,毕竟我自己也是啊。本是人来人往,但是孕妇比例多啊,我们这些汉子以及那些小不点儿穿来撞去,好似车来车往。这其实引出一个问题,大事必做于细,细节影响成败。妇幼医院里的走廊应该划出孕妇专用线。妇幼医院的椅子应该借鉴公交车,分出几种盛开颜色。

4、社区卫生服务站与服务中心们的事

我听说有一家服务站还是中心什么的,打针必须到二楼,还没电梯,这是不利于老年人看病的,那就应该改动。我到了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不大的地方划出了八九间剥离屋,但医护人员没那么多,没分那么细,所以觉得屋分类那么多很傻。建议可以分隔,也要注意统筹,不妨屋子的用途及名字可以临时更换灵活。

5、医疗资源的大大小小水洼是断裂的

社区医疗机构里的医事服务价格表里,也有主任医师,但我站在前面思忖良久,又环视几遭,身边的小护士与小大夫们个个不像。也是的,社区医院里的事,本不必主任医师出手。但若果然需要了呢?现在是互联时代,如果主任医师能根据实际需求的申请,轮值过来坐班一天的话,价格表就有用了,老人们不跑腿。

6、挂号与社区卫生服务的事,差钱么

我去的这家社区服务站是一层,冬天有些地阴。如果不差钱的话,我觉得放置在二层会不会更好。社区服务站已经投入了不少钱,如何发挥更好的作用呢?先要扩大影响,凡是其使命必要去做的事,务必争取怎么做到更加可行。关于医事服务的定价及报销比例,我想患者多少会有一些意见,那么制定者就要循序改。

7、社区卫生服务站之间以及往上面走

目前,据我观察,他们都在一个大系统里,彼此却是鸡犬不闻,不相往来。这是不对的,从效率使用来看,医疗服务机构之间,特别是社区服务站之间互相走动,形成惯常合作,乃至形成日常匹配机制是十分必要的。长远看,社区医院一定要成为一地乃至一国的最大规模医院盟合。从现在做,对于应急处置也有利。

8、大小医院里的人际关系与服务产出

据我观察,社区卫生服务站里的小护士,态度特别好,而且常常超出本职范围为患者解释如何开药、如何报销等。虽然不应该,但居然良好地做到了,这是为什么?因为圈子。小地方圈子小,彼此之间做人很重要,机构大了牛了,医生还是护士中的个别人于是可能放纵自己,这值得注意。任性与公益道德,有取舍。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仲由尹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