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元资本黄涛:在中国没有小众市场,看好文旅的垂直机会

摘要:在中国没有小众市场,中国人太多了,再小的领域,背后的消费群体都是庞大的。


题图:聚元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涛先生

按:旅游仍然很热。从2014年的在线旅游,到2017年马蜂窝、凤凰旅游的巨额融资都证明这一点。如今专注于文化和旅游的基金越来越多,聚元资本便是其中一家。

旅游产业链的三个部分

传统大家看旅游产业链习惯分为两类,线上和线下,现在已经不按照这个标准划分了。如果单论线上的话,会称它为渠道。如今,线上和线下的交融已经很密切了,举个例子,国内的OTA巨头之一同程,现在线下业务也发展得很好。

在聚元资本看来,旅游产业链可以划分为三个部分:

目的地端:传统的景区、旅游城市、古城古镇大村落、滑雪场、度假村这种以目的地为主的项目。这种项目的属性是资产比较重,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国内竞争比较激烈。

资产配套端或者场景配套端:即给目的地做场景输出的项目,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二消(二次消费)、三消的项目等等。在这个链条上,我们细分了几十个行业。其中,很多巨头已经跑出来了,比如旅游演艺中的宋城,如今宋城自身就带着目的地属性。除旅游演艺外,住宿也是重要的资产配套端项目,住宿还可以再细分为民宿、自驾游营地、帐篷酒店等等。还有一些最近也很火,比如工厂、智慧景区等等,这些都是给目的地做场景配套的。

渠道:这个比较好理解。渠道不止是线上,国内的50、60后群体主要还是通过线下门店进行消费的。

现在我们的投资重点主要放在后两块,第一块暂时不投。

为什么呢?因为场景配套的消费升级发展速度非常快,很大一部分增值部分被场景配套“瓜分”了。另外,目的地端的景区门票收入其实上升的比较缓慢。这一方面是因为受到物价局的监管,另一方面,未来IPO的话相关政策对门票收入也规定的比较详细,不太可能有大幅度的提高。

此外,渠道也还是我们投资的重点。毕竟,流量端口的战略意义是巨大的。

批发商不会轻易被取代,民宿将迎来整合

去年11月,我们联合中信资本、海尔资本等共同投资了国内老牌旅游批发商巨头——凤凰旅游。虽然现在选择自由行的人群越来越多,但我们依然坚定看好出境游批发商的价值。因为不管行业怎样发展,旅游批发商是不会轻易被取代的。其实不仅我们,整个资本市场对此也是看好的,比如之前九鼎投资了众信旅游,海航也控股了凯撒旅游。

国内民宿行业有一个“增长联盟”,在这个联盟中,基本国内叫得上名字的民宿都在其中,包括西坡、花间堂、千里走单骑、康藤旅游、青普旅游等200家企业、机构、单位,聚元资本也是其中之一。

近几年,民宿业经历了一波野蛮生长。丽江被炒热之后,全国范围内各个地域竞相仿效,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年多。钱不断的涌进来,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服务品质也有高有低。整体上看,还是小作坊较多。

现在,民宿业的发展到了第二阶段,我们称之为行业整合。行业整合的特点就是会诞生行业龙头企业,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供应商体系、酒店管理体系、人员培训体系;携程、美团这种各自领域的巨头也在民宿领域展开了竞争。

往后看两三年,在中国有可能出现一两个规模非常大的连锁民宿供应商。在这个过程中,潜在的龙头企业可能有很多,它们都在力图争取整合,青普和花间堂的合并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垂直不小众,细分也同样有机会

垂直细分我们看了很多家,也有做布局。在大的逻辑上,实际上,在中国没有小众市场,因为中国人太多了。再小的一个细分垂直领域,它背后的消费群体都是庞大的。哪怕可能只有三千万人,而这三千万人就是整个澳洲的总人口数。我认为细分垂直领域是存在机会的。

举几个例子:

比如狼人杀俱乐部。狼人杀俱乐部够细分的,国内有很多只做狼人杀的俱乐部,开到15家连锁以上的就有好几个。有些在北上广深包一层楼做,这说明这个生意本身就是赚钱的。

再举个例子,比如密室逃脱。国内也有一些公司做的很大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全都有店,它们的利润不比前面提到的景区差。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

每个细分垂直领域背后对应的目标客户人群在中国都是非常庞大的,关键是看能不能找准切入点。对于创业者来说,先要做好这个行业基础的背景调查,看看有没有行业机会。很多创业者对于背景调查做得很充分,但对竞争对手或者潜在客户形成交叉分析不到位。

对于交叉分析,我举个例子,比如婚礼旅行。现在人们有钱了,有些人发现,在北京摆上十桌二十桌的开销和带上三五十个人去普吉岛差不多。然后他们就选择了后者,这就是婚礼旅行。有些创业者在做这个领域,但要去做的话把竞争对手定义为婚庆机构就是不对的,这个生意会被谁竞争?可能是百合网。

对竞争对手的界定不清晰,后期会遇到问题,做着做着就会偏离商业的本质。

所以这就会涉及“投资就是投人”这句话,我觉得这句话还是不够准确,不如说是“投人的行为”。所谓人的行为,主要指他的商业运作行为:

第一,一般在尽调的时候会先看行业,这个不用多说;

第二,我们会看这个公司在行业中的竞争优势,如果将竞争要素进行量化打分的话它可以排第几名,这关系到这家公司最后能不能生存下来,能够排到什么样的位置,这一点我们非常看重;

第三,看团队。聚元资本核心团队是从九鼎出来的,我们是标准的PE机构,我们自己的风控团队会去做财务审计。

70%时间做投后管理

品途创投:最开始做投资的时候,尽调是如何做的?

聚元资本黄涛:最开始我在九鼎做投资经理的时候,尽调的标准化动作会呈现在一张Excel表上。要逐项完成,而且每项做到尽可能量化。当你按照这个去做一两个项目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但是你在那边按照这样的方式做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项目的时候,就会形成习惯。九鼎一方面培训体系比较好,一方面给你大量的机会去做实实在在的项目,它的评审体系比较完善,你可以在短期之内得到快速成长。

品途创投:聚元资本会花70%的精力做投后管理,投后方面的情况能不能介绍一下?

聚元资本黄涛:聚元文旅研究院下面有课程中心,现在已经研发了几款课程给到我们的已投企业进行高层培训、中层培训和基层培训。年前已经分别在上海和北京开了两堂课,都是我们的已投企业。目前这个课程是免费的,后续也承接一些社会上的付费课程。旅游企业现在普遍人跟不上行业发展的节奏,人才匮乏比较严重。

现在,聚元文旅研究院已经联合北二外酒店管理学院、新旅界发布了2017中国旅游投资研究报告,这是每年的一次大报告。另外,我们还会向已投企业定制小报告,例如我们投资的一家企业,我们会每半年为它提供一份出境游交通领域或者出境游散客领域的报告。这个报告对它非常有价值,可以通过报告了解行业的发展形势、竞争对手的步伐、融资情况、以及机构布局情况。他们会根据我们提供的报告来判断未来的路怎么走。

作为股东,我们不能直接帮助已投企业卖产品,不能帮它直接管理景区,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行业分析清楚。

我们还和一些院校签订了校企合作协议,一方面可以帮助学生和学校完成一些课题,另一方面也可以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品途创投:和市面上咨询机构提供的报告相比,聚元的报告有什么特色?

聚元资本黄涛:当钱没有跟你放在一起的时候,这个绑定就没有那么密切。我现在是被投企业第一大机构股东或者第二大机构股东,未来几年如果这家企业没了,那么我们机构的投资也就没了。所以一定是我们的报告更有价值,这之中有天生的信任感在里面。

何况我们就是干企业尽调出来的,分析清楚行业里面的情况、最后汇总成为报告本身就是我们的工作。

文化比旅游更广阔,科技为行业带来变化

整个文化下面大的行业很多,传统有影视、游戏、动漫等,但是文化不止有这些,还有其它。举个例子,新媒体就是一种方式。

文化这块我们也在做尝试,分两块,一块是传统的行业,抓趋势抓龙头,还有一块是影视项目,我们资源还是不错的,能拿到很多一手的片源原始份额,我们自己也有顾问给我们筛片子。

2018年我们会把文化独立出来,深耕这个行业,并在里面去找一些机会,我相信会有,因为消费群体在更迭,科技也在更迭。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他山石智库,责编:陈文洋。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