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血整理丨我们从300+文章,100+人物采访中为你呈现出了这些精彩观点

摘要:文娱价值官成立的200多个日子里,一共推送了超过300篇的精品文章,精细报道了100多位人物。大浪淘沙,去沙粒而得珍珠,我们从这些文章中吐血整理了四个板块的金句,以飨读者。

撰文 | 周棠   编辑  |美圻

光阴似箭,转眼间时间的刻度来到了农历的除夕之夜。然而,当我们回首过往的时候,却从未觉得时光浪掷,因为文娱价值官成立的200多个日子里,一共推送了超过300篇的精品文章,精细报道了100多位人物。大浪淘沙,去沙粒而得珍珠,我们从这些文章中吐血整理了四个板块的金句,以飨读者。

希望你们阅读愉快,新年也愉快。

名人:心态、焦虑、写作、奉献、乐观、平常心

著名作家严歌苓 

《专访严歌苓丨人性的复杂与黑暗,你永远都探索不完》

E9189A42C76BEF2F2E403C8B3BBD2B0218049D88_size76_w1134_h756

我觉得只有所有大导演大编剧联合起来,才可能起到一个限制的作用,你不能让他们把市场搞乱了,他在这一块要了那么一大笔钱,剩下的这些钱怎么够拍一部好的作品,只能拍的潦草,拍得破绽百出。像冯小刚,他有这样的话语权,他就用新演员,而这些年轻人也会很认真和积极配合他的,这都无可厚非。得先把店做大了,你才敢欺客。

对我来讲,写作最重要的是让自己流动起来,每一部小说都要找到一种专属的语感,在此之前你肯定会不顺畅,一旦找到,它变成了叙述,就会很流畅,一气呵成,你写作的状态也会很舒服。还有小说的形式感对我来讲也非常重要,不仅仅是故事要怎么写,更是用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形式把它装进去。

著名演员成龙

《深度 | 专访成龙:在永不枯竭的欲望里长生不老》

现在我真的死而无憾,我这一生除了年轻的时候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成名以来一直很顺,我确实比一般人要幸运得多。我曾经想成名,成名了,我想让全世界人知道,也做到了,那在我活的每一天,就是做我应该做的事,讲我应该说的话,去打抱不平,去帮助人,去多为民族、为国家、为世界、为整个地球做多一些事情。

你的名字,你做的事,你用自身品牌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这些无形资产,是可以流芳百世的。

实力派演员潘粤明

《独家专访| 佛系艺人潘粤明,每个人都有明暗面,我也不例外》

(《白夜追凶》流行)我觉得这是好事,一是验证了老百姓的欣赏水平在那摆着呢,以后那些粗制滥造的作品会被过滤掉,就是没人敢再瞎投资,大家知道我再有钱,我不能投烂本子,因为投烂本子拍完了还是赔,与其赔,不如精心打造一些好的东西。

实力派演员黄轩

《独家专访丨黄轩:我不恐惧命运的那张底牌》

我对自己的作品都是平常心,因为我能做的,在拍摄的时候已经尽力去做了。拍完结果如何,票房会怎么样,大家给什么样的反应,其实我是控制不了的。所以内心里也不做太多的奢求,就像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得放出去,他有自己的命运和走向,顺其自然吧。

著名演员邓超

独家专访 |《心理罪城市之光》,是邓超演了方木,还是方木演了邓超

人都是这样,越无知越未知就越恐惧,就像我们小时候,觉得完成不了暑假作业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因为你的世界就只有那么小,每天接触关注的就只有这个。等你长大了,等你看到了世界之大,你就不会再恐惧,也就无所谓乐观悲观,因为你可以看到事物的正反面,当你嗅到一丝美好或希望,就会特别珍惜和积极的去争取;同时,你又能看到它最坏的一面,即使遭遇到不好的结果,也不会太失落,因为它原本就在你的预料之中。

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

《科幻的本质是一种精神治愈》

《陈楸帆:我不是科幻IP——从科幻作家到影视工作者》

佛系流行的背后是技术焦虑。对于大多数现代人来说,希望逃离却又无法逃离目前的生活,其实,即使遁入空门也没有办法完全消除这样的焦虑。

不要为了科幻而科幻,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因为我看到过太多的科幻剧本,里面充斥着科学家在实验室里面对着观众,开始发表一段长达15分钟论文式的演讲,里面充斥着他们自己也看不懂的术语和概念,最后就为了表明我是一个科幻片。但其实最后所有的观众都觉得这样的表达方式特别的愚蠢。

咏春拳名家徐锦龙

《独家专访叶准徒弟徐锦龙:我手里的这套小念头》

咏春拳对我的改变,一是精神上的提升;二是遇到事情从容淡定,三是心态上的改变让我获益很大。如果你总是跟人家打,时间久了人家就不理你了,也不会跟你做朋友”比武的赢有两个层面,一个是比武把人打倒叫做赢,另一个是精神层面的赢得。

星导:欲望、价值观、禅、“作死”、失控、做梦

贾樟柯

《贾樟柯:我不压制肉体的欲望,但我没有贪欲》

我觉得财产到某一个程度,它就不是数值高低的问题,一个人日常的需要有多少呢?价值的实现不是因为那些数字面,价值的实现实际上是你在做你喜欢的事情,是这个过程。

所以对我来说,已经过了用金钱来衡量自己价值的年龄,我不需要金钱的肯定,我28岁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现在是我的壮年,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

冯小刚

《独家专访丨冯小刚,嘴硬心软的老小孩,刚做了一场“芳华”梦》

电影是要去电影院和观众交流的,它不是一开始就要去算计,什么样的故事大家会喜欢,什么样的演员大家会买票,电影里面全想着别人,没有自己,那不成。我认为一个好电影首先得是你自己被里面的人物打动了,你才能打动别人,不能被观众牵着鼻子走,也不要想牵着观众的鼻子走,要诚实面对自己,找喜欢的东西来拍,这样的话,电影的诚意才能被观众看出来。

吴京

《爆款来了!《战狼2》4小时9700万票房》

我最大的财富,是我创造出了这么一个品牌的经历,这是无价的。人生最大的意义不是票房数字,而是人生价值观的改变。

林兆华

《不讨好,不献计,不卖弄,禅一样的活着》

有时候,市场对好东西是冷漠的。

我确实不会说戏,不会做导演阐述,我肚子里有什么东西我也说不出来。导了这么多戏,我没做过导演阐述。我导戏的风格很随意,不会抠细节,主要是在关键的地方给调一调。我的成功不是因为努力,而是老天爷给了我灵气,创作主要还是靠悟性。

戏剧就是说一段故事,说一个人发生了一件什么样的事,如此而已。

赖声川

《星导计划丨赖声川:戏剧商业化的“探路者”》

我其实一直不断地被放在主流的位置,可是我觉得我始终是森林里面的那一只独角兽。我并不想影响那么多人,只能说我是幸运的,在我的时代里面,有人能够理解我的作品,把我推到主流,我接受也珍惜,但我的个性里面,还是一个只愿意走自己路的人,而且这条路必须要跟别人不同。

剧场的独特魅力,在于它的现场性,它的浪漫在于,它是生命短暂与无常的缩影。

《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

《独家丨让周迅、林更新、张国立甘心为他读信的人,在娱乐至死的时代偏要“作死”》

一档冷冰冰的文化类节目不可能受欢迎,节目一定要让文化变得有趣起来,文化类节目既要阳春白雪又要下里巴人,让观众有共鸣有参与感。

陈伟 & 车澈

独家|“这是我们做过最失控的节目!”《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导演车澈还原幕后真相

每个人都有正常的人性,每个人都有情感,每个人都有高兴和不高兴的时候,让它任由的发生就好了。你在后期把它重新构建起来,把这个故事讲给大家听就好了。

产业:机缘、专业性、人口红利、IP、大数据、营销

黄澜

《边看边骂就是不弃剧,制片人黄澜亲解《我的前半生》的合理性》

每一部好剧的诞生都是机缘和耐心的组合,跟风和浮躁一定拍不出一部精品。

张进

独家|《老炮儿》《爱乐之城》推手张进:由累瘫的吴京,谈谈没吃够的人口红利……

在中国做任何生意都是一样,一定要吃人口红利,电影是最应该吃人口红利的产品之一。

如果说在国内原来没有先例,就没有市场,没有票房,这都是传统认知,而现在我觉得没有什么传统认知是对的,现在谁也别看经验,因为所有的经验也就是20年的经验,并没有让观众看到更多的、不同的题材,没有让他们吃到满汉全席,你怎么知道它的口味是什么样?

王双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十月文化王双:从内容创作角度看IP生态的未来》

故事创作的三个核心点,一个人物,一个世界观,一个情感,它们转化到IP的价值上其实就是这三个点:人物对应品牌的价值观,你人物就是你IP品牌的代言人。世界观就是你的场景……

陈卉

《百度糯米影业陈卉:大数据让好看的电影更赚钱》

我们拿到一部影片之后我们会做什么?影响力的分析、受众分析、传播事件的分析、票房分析。

谢旭辉

《专访|用知识产权怎么为企业做营销?汇桔网CEO谢旭辉这样告诉你》

前十年是网商的十年,未来十年是知商的十年。“知商”与“网商”的根本区别在于,网商时代的企业是通过订单、销售额等资源要素来驱动发展的,而“知商”是通过知识产权为核心的创新资源来驱动的。

耿聃皓

《独家丨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把脉国产动漫四宗“罪”;解密爆款锻造法则》

从长远看,我们要做的是一个要耐得住寂寞的东西,打造出一部好故事后,就尽力去把它开发好,榨取它的全部价值。三五年之后可能有的剧早就没有续集了,但我们还在做相同的动漫,这对平台的贡献是长远的。

迪士尼

《干货 | 专访迪士尼高层:会说中文的米老鼠商业版图更大》

很多人说,你们增长那么多,是因为你们花了很多钱去做广告,但其实我们没有花多少钱做广告,我觉得这就是品牌的力量。迪士尼消费品成功的经验,永远都是从一流的故事和内容开始,靠创意和品质‘吸引’而不是‘强推’,这才是产品和消费者之间应该形成的销售关系。

“关八”马睿

《专访 | 会长“出轨”?!从关八到会火,马睿要怎样与六百万“小老婆”温柔同处?》

爆款不是你找公关公司发了多少稿,流量做得多么好看,以及上了多少版面。而是你的原创,并没有一个模式化的内容,突然一下子在朋友圈火了,成为了现象级产品的,才叫爆款。如果一个人真的做出来一个爆款,他其实是很难找到其中的奥义的。

著名编剧秦鹏

《秦鹏:电视剧是生活的平行宇宙,从四个维度去征服观众》

作为一个编剧,你在创建一个所谓的平行世界也好,一个所谓你构建的故事世界也好,它都是要有想象的,这个想象力不一定是外星人,不一定是你没见过的科技,其实也包括你想象出来人和人之间那种不一样的情感关系。电视剧是一种艺术,虽然要关注现实,贴近现实,但毕竟不能完全照搬,否则拍出来的作品就像是监控摄像头记录的流水账,没人愿意去看。

刘兵

《独家丨国艺中联创始人刘兵:IP是快消品,顶层设计才是文旅产业的未来》

现在 IP 这个词,已经被说烂,行业内外的人听都听烦了。一本火爆的小说、一部突然走红的电影、一个得到热议的动画片都可以成为 IP,但是依托于 ‘快消品’的 IP 也注定是‘快消品’,它没有办法支持一个文旅地产项目。迪士尼每年在内容更新上的支出费用远远大于它在设备升级维护上的费用。如果和影视公司合作的话,我可能不会看这个影视公司有多少 IP 的储备,而是会给出一个更便于 IP 更新换代的系列方案,去前瞻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的发展,也就是一个好的顶层设计。

资本:泛娱乐、痛点、营销、直播、策略、头部内容

段斌

《资本 |专访乐游资本段斌:泛娱乐领域的投资逻辑,我看中什么?》

从做投资人角度来看,核心的两个问题是:企业解决的是什么痛点,另外这个是不是刚需;内容是人们娱乐消费的一个刚需,痛点是精品内容。

王晨宇

《资本 | 乾元资本CEO王晨宇说:VR、动漫、演唱会等创业需要跨界》

围绕IP为核心来进行投资,大概就是按照投资界公认的,我们分为IP的生成层、运营层、变现层这三个层次。

丁文耀

《资本|云起资本丁文耀:投资策略正集中于线下文娱项目》

我们不会盲目追风口,但是我们会更多的沉到下面去做一些真正的行业研究,国家政策大政的研究,以及可能对未来的一些判断,人的精神消费,人的文化生活到底会向何处去的判断,基于这种判断,我们再去寻找未来可能哪些地方会是一个所谓的风口。

马乐

《资本 | 亚洲星光CEO马乐:如何让演唱会成为营销的大工具?》

真正能够成功的企业是制订游戏规则的企业,而且你的游戏规则被所有的公司进行复制和效仿,这是一个企业科学化管理以及能够成功的标志。

金城

文投100 | 洪泰基金金城:《阿凡达2》要做10年,头部内容不是靠运气来的

未来文娱市场“至少是万亿级的”的规模。

吴世春

《文投100丨梅花天使创投吴世春:凛冬之后,直播还值得投吗?》

搭好直播平台后内容很重要,需要市场来认可,但是这些事投资人无法预测的,而是用户认可的东西就是好的东西,比如电视,有了播放平台之后内容的作用就越来越重要,制播分离后节目制作方在整个链条中扮演着更为重要的作用。


1.文章为文娱价值官原创作品,首发于文娱价值官微信公众号ID:wenyujiazhiguan

2.欢迎转载,转载时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文章转自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文娱价值官,责编:李伟。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