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高中生“矿工”,“在币圈待久了,更加孤独”

摘要:K是一名以太坊矿工,16年的时候就开始涉入区块链并埋头于挖矿行业如果你没有看到他还稍显稚嫩的脸庞,你无法无去想象他竟然是一个高二学生。

来源:巴比特

作者:鲁炳铨 

真正想要用科技改变世界的人 必然会经历大众的质疑 时间的考验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出版于1981年,是雷蒙德•卡佛的成名之作,同时也是其最负盛名的代表作。本书由十七篇短篇小说组成,讲述了如餐馆女招待、锯木厂工人、修车工、推销员和汽车旅馆管理员等社会底层的体力劳动者的生活。这些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愿望,做着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他们发现自己在为生存而挣扎,无法获得在常人看来并不远大的人生目标。他们的生活中充满了窘困和不如意,婚姻破裂,失业,酗酒,破产。卡佛用“极简”的遣词、冷静疏离的叙事,表现了现代社会中人的边缘性以及现代人脆弱的自我意识。

以下所有内容节选自和一些朋友的谈话。其中有各行各业的人,上至行业大佬下达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今年是2018年 有些人称作区块链元年 当我们在谈论区块链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在这里我会汇聚很多人 他们对于区块链的看法,以及他们和别人谈区块链的时候,周遭的人的看法我始终相信并响应人的一生是认识自己的过程在区块链的世界里,通过区块链我们不断在认识自己,以及区块链里的人和事我们不断在认识自己。

K是一名以太坊矿工,16年的时候就开始涉入区块链并埋头于挖矿行业如果你没有看到他还稍显稚嫩的脸庞,你无法无去想象他竟然是一个高二学生。

今年寒假前,当很多人还在准备期末考试的时候ken从广州飞到了乌海,去考察那边的矿场。


下面是和k的一些采访(聊天)

鲁:ken,想要和你做个访谈。 比如你身边的同龄人对你还有你所做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k:好哒  我正在赶飞机 稍等 我的同龄人大多数是普通高中生(16.17岁)

大部会觉得深奥很难懂,然后啊,也有部分会比较抵触的,当然大部会还是会比较开明。然后小部分会抵触,就觉得这个是一个庞氏骗局之类的。当然他们不懂这个行业或者是抵触这个行业的同时也会去羡慕这个行业带来的金钱和机遇。

但是这些人只要对他们进行一些比较简单的普及教育的话,他们也会很容易学会接受和拥护这种区块链或者说是比特币。然后,对于比较亲近的一些同龄人就比如说,宿舍的舍友,然后我也会推荐他们买,然后也会照着我说的去买,然后也的确有所收益。

鲁:除了来自同龄人的偏见与困惑外。你的亲戚长辈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你会和他们去解释么

K:没有必要。也不会去解释。尤其是传统行业的,比如说餐饮行业的一些亲戚就会非常非常抵触,然后希望我不要去买不要去做,还有一些的话就一直和我说这是一个骗局。

但是比较魔幻的一点就是当他们发现你在比特币中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之后,他们也会咨询你相关的事情。甚至说是要求你帮他买啊之类的,但是我从来不会帮他们和帮别人买。

鲁:是的。投资本来就是一个自己的使命。自己做决定自己承担责任会比较好。

K我能说一说我在币圈的一些个人感受和看法么。

鲁:好呀。愿闻其详。

K:16年刚入市的时候,我的心态是贪婪的,只想着一夜暴富。

鲁:恩。

K: 但我觉得后来市场磨炼和健全了我的人格和认知,现在对我来说这点比一夜暴富更加重要。在币圈待久了,人格依然甚至更加孤独了。

鲁:你觉得打字累的话就直接语音好了反正就是像朋友一样在交流,反正就是谈谈心,怎样都OK的。

K:恩。我说这个东西,可能语言比较零散没什么逻辑性。

鲁:没事。

K:我最喜欢的书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盖茨比是属于新贵阶层(原文所说的New money ), 币圈人当然也是属于新贵。

鲁:我可能等下思维比你还跳跃。New money其实之前姜文有部电影叫做一步之遥,也出现并且映射了这个词汇.

K:没看过。我出身很普通的家庭的,市场的奖赏让我更加自由。这一点我比较舒服。但是有时候会有孤独感和空虚感。我现在这样花钱,在一年前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鲁:了解

K:认知真的改变了不少,现在很多时候看街上的一群人就是一群韭菜。

鲁:是不是感觉到所有人都在被市场剥削,所有人的速度都很慢。

K:有点,但我有时候感觉他们(韭菜)活该为自己的认知买单。

鲁: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同理心还是蛮重要的。

K:公链做到最后可能是要去消除认知差异。就是呃,我觉得吧,哈哈我这个还是等一下再跟你说吧,你先说你的想法好了,但是我是感觉,其实。人的。一些正常的一些倾向性的想法,他其实是不可以被剥夺的。喜欢,好恶,讨厌。这种感觉只是一种感觉,情感这些体验无法被剥夺,你可以继续说你的别管我哈哈,我把你的思路带跑偏。

K: 嗯,说到情感,我不太懂情感这东西

鲁:找个女朋友。去爱。别害怕,或者不要羞耻用所谓的套路,先套路来然后后面真心相待。

K:大部分的时候会觉得谈恋爱时浪费时间,但是某系时刻也会有强烈的情感需要。

鲁:找个做区块链的做女朋友。神鱼他老婆就是当时在一个早期QQ群上找的。或者去清华同济北京大学深研院,国内这三个高校区块链布局还是比较早。或者去这些城市的大学 然后去蹭课。

K:谈过,省级学神加别人眼里的女神不到五十天分了,我不太懂这个

鲁:不是不懂,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或许,合适的情感不需要修炼,在他面前做个孩子就好

K:可能时我家庭问题,有情感上的缺陷。我说过我是普通家庭出身,父母在我看来都属于韭菜,从小刻意避开他们。然后小时候看了蛮多书,所以认知没有什么问题。

鲁:现在还是么。

K:一直

鲁;家庭的事情我其实也不想过多干涉,因为我没有完全经历过你的经历。但我觉得这个属于原生情感的一些缺陷了。如果不想投入太多情感的交流,可能至少要投入亲情上的一些义务或许会好些吧。其实都一样了,很多亲朋好友他们都是你所说的韭菜。但是这些是无法割舍的血缘情感。可能我的整个原生家庭我的爸爸妈妈包括整个家族还是比较有爱的,所以我还是想去关心所有身边的人。

K:我只能经济上回报。对啊我自己也是清楚我是原生家庭缺陷。

鲁:可以修复的或许。不过我还是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我是觉得你那么有才华肯定能找到一个真正理解你的人,但是去圈内找或许会更好些。偷笑,复旦炒币的妹子还是蛮多的。或者就是去有区块链课程的高校也蛮好,因为那些高校可能专注于技术开发了,但是对于整个行业生态的深入探索还是有缺陷的,你可以去那边找找,或许崇拜之后比较会有知音。谈完个人问题我们还是切回主题吧,被我绕远了。

K:恩现在在努力学习猪总,佛系屯币,不问价格,冲复旦。我感觉我天生适合币圈。

鲁:猪总厉害的,活该发财。

K:太厉害了,这胸襟气度

鲁:恩,我对公链的看法是生产关系还有共识。

K:我观点差不多,减小摩擦,促进生产资源和分配。

鲁:是啊。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不外乎生产资料,生产关系,生产力。给你看看我之前的一些想法:

为什么大多数现在的ico私募项目是骗局,因为大多数项目根本不了解区块链,把白皮书当成融资逻辑而非常搞笑的是,白皮书其实是一个手段而非目的。白皮书和技术在发展过程中都可以迭代。真正好玩的是团队和以及创始人本身,这些人比白皮书重要太多了。另一方面,国内很多项目都是以公司的名义发起去做去注册,殊不知公链不属于任何公司,公链公链本身就有天下为公的意思,公开公证公平,把权利充分移交给社区,这也是国内很多公链不想做以及不去做的,他们把公链当成了私产。最后,区块链在整个时空上看也只是一个过程性的东西。虽然现在还足够性感。但是它也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人类社会的递归演进 生态变迁。如果我没能实现但有其他人和团队实现了自己的最初的愿景,我也会感到欢欣,这是演化,超脱了共识,你白皮书里的愿景和想法不是通过你实现的,不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的,以其他手段和形式得到解决,我也发自内心的祝福我自己以及对方,这种精神或许可以被称作真正的区块链精神。

K:awesome!!

鲁:可能这段有些情怀,不过是对于未来世界的看法,有些理想化,比较感性。

K:有情怀是好事。我在区块链这方面也比较感性,除了它激动人心的革命性之外,他还寄托着我的财富理想。除了它本身还有我的个人情感在里面,就像对岸那展绿灯对于盖茨比的意义。

鲁:上一段是腾讯之前要我写的一个评论。可能会比较抽象和ideal 但如果我们失去对未来的假设和想象 我们或许都只是时间的奴役罢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至少自己可以做自己的王。保持善良和纯粹 。赋能个人ip,去打破独裁。真正做公链的都蛮佩服的 因为其实都想闹革命 去革现有产业和生产关系。

K:可能有些做公链的还没有去想到这些层次。

鲁:见笑了。和你聊着聊着就觉得可以把刚才这些分享给更多人这也是区块链精神

K:是的。鲁总在币圈刚开始就是做媒体?

鲁:叫我炳铨就好。朋友都这么叫。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圈的哈哈

K: :我14年上deep web第一次听。16年想买,不知道怎么买,还加了各种qq群,发收购btc的消息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交易平台可以买。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在某个国内平台上冲了全部身家900元钱。

今年春节大年初二,他让很多朋友在朋友圈留下了自己的地址。他用erc20做了一个恭喜发财的token,以这样一个特殊的祝福方式恭祝大家新年快乐的同时,也讽刺现在一群用erc20来圈钱的人。年轻人的俏皮幽默对于新事物的快速学习,跃然纸上,让我更加深刻的相信,区块链或许更适合我们年轻人的原因。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鲁炳铨 ,责编:张宇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