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如何看待区块链的投资机会?

摘要:加密货币储蓄过度将引发通胀?

加密货币储蓄过度将引发通胀?是真的吗?区块链项目投资人陈伟星的看法是,不存在。以下内容来源于现场实录,仅做部分整理。


陈伟星泛城资本、快的打车、保险师等公司创始人,币安、火币、Qtum、Tron等区块链项目投资人。

1、比特币如果作为主要货币,总量有限的情况下是否会造成通货紧缩?

蔡文胜:比特币是通货紧缩,但其他数字货币是通货膨胀,二者互补。

陈伟星:历史上大部分时间,只有单一的货币,任何一次支付,都需要用这个货币,也就是所谓的“通货”。当外面的货币流通少了,就会引起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后,导致早前投资的时候成本高,开始销售的价格低,使得企业失去利润而更容易失望。因为能与前面两种周期叠加。而反过来,多种货币不断的增长,也并不能引起通货膨胀,因为每一种币间都是流动性的控制,而且很多地方的结算货币也不一样,甚至不会有单一通货。

陈伟星:比特币是确定上限的货币,并不是紧缩。但传统的宏观经济学认为,要保证适度的通货膨胀,才能促进消费和降低隐形投资成本。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是建立在单一货币的理论基础上的,但区块链环境下的多货币体系,我们每次支付并不一定用单一货币支付,所以比特币的储蓄过度并不会引起相对比特币的通货紧缩,因为我们可以用eth,qtum等上千上万种支付手段。

潘志彪:依然没有解决比特通缩的问题,假如说我贷款一千个比特币,做长期项目,10年极大的概率是还不上的,哪怕法币已经赚了5倍。

陈伟星:商品价格是一个相对价格,看有什么来做尺度货币。比特币大概率是一种尺度货币,但真正交易的时候就不一定用比特币支付,每个社群有每个社群的喜好,只不过大家用比特币的交易对,来确定相对价格。

董升山:在一个完全无法币的环境下,其他支付手段都有服务背书且可自由兑换的时候,比特币的价值还有多大?在有法币的情况下他肯定是最优的。

陈伟星:比特币的交易对,只是作为尺度货币来衡量各自的相对价格,而不是所有的商品都需要用比特币来支付。也就是说所有的币都可以用比特币来衡量一下,然后用来支付,或者通过计算机的交易对换成对方需要的币来进行支付。即使外面没有比特币流通,依然可以完成支付。比特币在未来世界,压根不是一个“单一通货”,而只是尺度,一根尺子。所以尺子的标准不能乱变,或者反过来说,正式因为尺度确定稳定,才能称为尺度。

陈伟星:再重复下我的观点,比特币即使成功了,也不是单一通货,只是其他各种价值的尺度,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相对价格的衡量标准,不能所有的币都两两匹配,所以需要一个尺度货币。所以既不会因为货币问题(比特币的有限总量)导致“通货紧缩”,也不会因为货币问题(过多的币)导致“通货膨胀”。实际商品的价格会因为人们薪资的提高而提高,会因为科技效率的提高而下降。这样的结果是良性的,有利于人类。这就是多货币时代有望实现的特征。

2、该怎么设计加密货币?设计的核心是啥?

陈伟星:产权保护、自由选择、竞争,三者是人类向富足、平等、多样的美好社会演化的前提条件。区块链为这个前提条件提供了可靠强大的技术手段。现在很多人说,设计区块链关键是要设计“共识机制”。所谓的“共识机制”,不一定是pow、pos还是啥,而是人们对币的产生规则、基础流通规则、消亡规则等整体的共识。通过数学和程序语言,来做一个信任共识。

詹川: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智人与其他地球上物种最根本的区别是:分布式且能够共识,而不是什么劳动啊,使用工具、语言啊这些东西,最早期通过宗教、再早期通过契约,而现在迎来通过技术(区块链)来达成共识?

陈伟星:这是我想讲的,加密货币如何设计的核心。共识是人类合作的前提。我觉得加密货币设计的核心目标看,如何让币值得被“储蓄”,和如何让币有足够“流动性”,两者合在一起,我称之为“甲方流动性”,也就是谈判主动的那一方要求对方支付的币而产生的流动性。

陈伟星: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得理解老百姓的预期和需求。所有的币都应该为百姓的预期和需求而设计,设计出让老百姓信任的币,不断的信任程度,就会出现不同的相对价格。整个人类协作的需求是非常丰富的,所以我们的币的共识设计也是非常丰富的。比特币是其中的一种共识机制,通过足够的去中心化、简单、不可操控、安全性,实现了全人类的储蓄和记账的需求。想设计出代替比特币这样的竞争币,已经没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但分叉机制,让比特币有了被竞争的可能性。当比特币在天时地利人和上足够完美,实际上bch几乎没有希望上台,除非有人恶意的想要控制btc。不过bch依然有自己的价值。

蔡文胜:bch是很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3、如何看待基础主链的投资机会?基础主链存在哪些问题?

陈伟星:eth开创了区块链建立智能生态的先河。类似eth、qtum、eos这样的基础链,我们把他称之为community的生态商业模式。类似我们互联网时代的market place,往往是最大的机会。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门槛,是如何让自己链上的生态币,形成网络效应。我们可以把任何一条基础链,看成是建设城市社群。链的底层功能,好比这个城市的马路、河道、水电煤;链上的token,好比这个城市的产业。如果这个城市的产业,有了上下游的关联锚定,就有了产业的集群效应,于是就产生了这个城市的竞争门槛。当然这个城市的品牌也是很好的竞争门槛。所有先发者在品牌上,产业引入,建立产业互动等方面,有了自己的优势;另外基础链的基金会,也是一定的优势(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基金会可以比作这个城市的招商引资基金,可以吸引生态成员入住这个基础链。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早先高估值的基础链,如tron、量子链、eos、eth等等,即使吹很多牛逼,还有很多不靠谱,但已经有了很强的先发优势。那些有基金会的链,只要创始人不发神经病或者不被政府消灭肉身,基本就是与区块链同运了。

陈伟星:这就是我说的基础主链的投资机会,所以我对tron这样的非常感慨,一个整天笑哈哈的小同学,莫名其妙的有了改变世界的大机遇。量子链的帅初,非常简洁明了的处事态度和未来认知。但现在基础主链的最大问题,是缺少治理机制;也缺少了链上生态协同的机制;基金会缺少透明度;当然基础的技术性能特别是安全性,都有很大的挑战。好比一个城市,人群聚集了,但没有警察、没有城市治理秩序、产业布局混乱。

陈伟星:这个我要回过头来,再普及一个经济学常识。人类的财富,实际上分成两种,一种叫做信用财富,比如货币、友情、亲情、信任、承诺等,可以用以获取人类需要享用的东西;一种是实际财富,就是直接可以给人类带来享用的东西。实际财富在数字时代,在剧烈的变迁。任何实际财富,都是人类用时间,组合能源、原子(物质)、比特(数字)三者二形成的。

我们可以把人类的财富分为四类:

1、基于物质的商品

2、基于物质的服务

3、基于数字的商品

4、基于数字的服务

未来的世界中,这四种实际财富的比例类似1:2:3:4,后者可能还会不断的增加。所谓的商品的定义,是提前能准备好的人们需要的东西;所谓的服务的定义,是实时准备提供的人们需要的东西。所以区块链上,先把技术数字的商品和服务先上链,就是最大的机会!

陈伟星:所谓的特色产业带动的链,或者特色产业带动的community,打法是实现一个产业的优势,因为这个产业本身的网络效益和数据效应(规模效应),来提高community的门槛。但是区块链上的网络效应不是收益的垄断,而是类似“工会”一样的集群,通过平台内竞争来提高生产力。我觉得任何链,都不应该有收入的账户,任何基金会,都应该归属于所有的持币者和被持币者决策;任何过多大的基金会,都应该按一定的方式销毁掉。当然,我相信这些“应该”仍然会有竞争和政治博弈来解决。所有即使特色产业产生了网络效应,造成了“垄断”,依然不用去追求利润,不会造成对消费者的伤害。而对比公司制与资产负债表共识,公司大了垄断了,就反而会不断的追求收入和利润的增长。类似苹果这样,已经形成了垄断;阿里巴巴这样,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也开始产生了矛盾。经济体链,要取消平台的利润,但依然会保证平台创造者的价值激励。可以通过coin的货币效应、权力设计、紧缩机制等方式,使得创造者早期持有的币增值而获益。所谓的调整生产关系,就是协调消费者、所有者、劳动者、组织者与创造者这五类人的利益激励。我们要观察交易市场对价格的决定机制,创造性的设计共识,让这五类人在合适的激励下更加努力的工作,来竞争维持币的竞争力,提高相对价格。

陈伟星:现在基础主链的最大问题,是缺少治理机制。刚才讲的治理机制,因为当前的链的资产,以及跨链的资产,利于个人保护,但却是好的机制让群体来决策。这样很多资产的使用、流向等决策权力缺失信任的机制,使得很容易认为造假。所以国家要监管,要提醒,要整治犯了错的人,因为只能靠人为的机制。现在的区块链有太多的机制依然是线下的,有很大的信息不对称性。治理结构缺失,导致邪恶的做法横生。

4、什么是改变生产关系?

陈伟星: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会有很多有趣不可理解的现象,就是我们科技不断的发展,很多人没有工作,很多人生产了卖不出去,因为没有钱。我们科技继续发展,特别是AI这样的技术的发展,越来越中心化,金融工程也使得我们的企业越来越追求垄断。但事实上,过于中心化了,反而会使的即使中心的生产者,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生产的东西更多的卖出去。其根本的原因,是经济的根本是“交换学”,简单的说,你生产了再多的东西,如果别人没有你所需要的东西来和你交换,你是没办法换出去的。是别人的供应,创造了你的需求。如果别人没有供应,你生产再多也会浪费。这就是经典经济学里面的原则性定理,叫萨伊法则。

陈伟星:这个世界追求的交换的顺畅性,让人人都有自己的供应,才能造成整体的互相交换协作。如何让社会有更多更丰富的供应,才能让社会更加富足。但很多人并不愿意去创造自己的供应,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的付出会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货币的作用就是作为中介,让大家建立起信任。一个人通过劳动,换取了一定的货币,然后再用这些货币,去换取他想要的别人的劳动。有了货币,这个人可以安心的工作,并把他的价值存储在钱上,以等待有一天他可以去换取他想要的东西。这样他不需要相信人,他相信钱就可以了。钱就是让大家即使不认识,也建立起信任的工具。

陈伟星:就像现在的比特币,在相信的人群里面,他们完全可以通过支付比特币来互相服务,我替你泡一杯茶,你给我一个币,我再用这个币向他买一个苹果,他再用一个币向你买一个橘子。这样一个循环,我们创造了世界财富,并且大家都不需要信任对方,信任比特币就可以。所以区块链就是用来创造信用的技术,并不是创造实际财富的工具。对比原来我们的货币体系,他的好处是,货币在需要的地方产生,而不是通过宏观调控传导到需要的地方去。

5、为什么会引起贫富悬殊?区块链如何拉平贫富悬殊?

陈伟星:我们的金融工程随着泡沫的增长,各种证券的相对价格越来越不稳定,也导致了金融衍生品的不断增加和被动投资的不断增加。在金融市场上空转的钱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传递到消费者手上,央行为了达到适度通货膨胀,就只好更多的印钱来实现同样的目标。于是泡沫就越大。最近美国因为减税和制造业回归,导致货币开始传导到老百姓手上,于是通货膨胀过度了,美国就要加息。

陈伟星:但美国一加息,资本市场的泡沫就会下降,股票会大跌。因为我们现在的资产负债表中债务过高,资本市场难以承受加息带来的利润表减缩预期。非常有意思的是,因为泡沫过多,我们的股票已经越来越失去了分红的意义,而变成了纯粹的“价值共识”。我们所有的投资都是靠资产负债表的“价值共识”来估值,这是一种单一的价值共识。所以我们传统的货币体系和金融工程,是非常脆弱的,并且更加快速的导致了贫富差距。

陈伟星:

第一,货币传导机制,从央行传导的个人,是个漫长而且利息越来越高的过程,随着“资产信用”的提高,利息月底。所以穷人的利息到了100%,而富人可能1-2%。

第二,我们整个金融工程的泡沫过大,相对价格变动过大,普通人进去玩,都是被精英分子赚走的,已经是个赌博。

第三,刚才没有强调的,因为我们的信用是银行创造出来的,我们的经济在凯恩斯体系的指导下,全部是用债务拉动的,全世界都在发生债务危机,老百姓的负债率越来越高,再不断的给银行系统贡献利润。负债是个持续的过程,而且只会加剧。

第四,因为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所有的保障性基金,入社保基金,养老基金等,全部被击穿。美国40%的老百姓没有啥储蓄,老龄化越来愈严重,应拉政治选票需要而增加的社会福利没办法降低下来。这些都是恶性循环的绝症。全球的金融公务员们,实际上是遇到了技术性的障碍,使得越来越难以处理这些问题。

陈伟星:中国靠政策调控维持股市和房市稳定,美国靠越来越严格的金融监管来维持金融稳定。我们现在的法币,特别是美金,越来越流动不便,大家都能体会到,现在的美金使用的障碍。原来央行通过调控来控制资本市场,现在还需要加上监管手段,让大家hold住股票等投资,hold住泡沫。但问题越来越严重,就比如现在美联储加息或者不加,进入非常两难的境地。这个金融的恶性循环中,底层还有一个恶性的经济问题。

陈伟星:就是因为我们不断的用债务催生的经济增长,形成了全世界的供应结构失调。中心化的投资使得我们很多供应本不是市场所需要的,是用债务来购买的,使得供应之间的交换并不是和谐的。如果去掉债务,去掉投资拉动的GDP,我们有很多供应都需要调整,形成大规模的经济周期,就是经济危机。

6、经济周期的根源是什么?马克思、凯恩斯、哈耶尔与米尔顿三大流派各有何不同?

陈伟星:昨天说的金融模型的问题,实际上是人类社会在原有的技术条件下,自然走向的结局。就是全人类都采用了投资和借债的财政扩张来发展。在经济模型上,全世界的制度几乎是一样的,所谓的民主还是专政,都是形式上的外衣而已。因为历史上,由于自然的原因,我们一直存在在经济周期的问题,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1.因需求误判而过度生产导致倒闭和失业是最小的误判周期,可叠加成行业周期,也会影响其他的行业;

2.因技术进步而导致被替代行业的倒闭和失业,也可影响其他的行业;

3.因单一货币被垄断,导致过度储蓄,使得外面的流通货币变少,从而引发通货紧缩,会扩大第一种周期;

周期的叠加,就会形成大的经济周期,这是自然现象,根源在于误判、技术进步、与单一货币。

陈伟星:一旦经济周期进入低谷,社会矛盾就会凸显,很多政治机会就会被野心家利用,导致政权的变动,或者各种群体暴力事件。在混乱的环境下,特别是城市化和工业革命后,工人们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共同经历的周期让他们有共同的痛苦,很容易形成政治的反对力量。刚才讲过技术进步是会导致周期的,这也是为啥经济危机很容易发生在技术革命之后就的原因。城市化又让混乱的聚集成为了可能。所以经济周期和人类政治制度的革命,实际上都是人类社会自然演化的秩序,并不是什么人掀动起来,是人类群体造就的时势,才促生了“英雄”。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有很多抱着理想的人希望寻找到更好的经济治理方法,以避免经济周期带来的痛苦。

陈伟星:后来形成了三个主要的流派。第一个是,马克思为代表的计划经济流派。第二个是,凯恩斯为代表的国家投资创造有效需求的流派。第三个是,哈耶克与米尔顿的自由市场流派,他们在解决货币问题上,有不同的态度。

陈伟星:哈耶克希望货币去国家化,引入自由竞争;米尔顿是货币主义,通过所谓的直升机撒钱,把钱直接给老百姓而不是通过银行来传导。这三个流派在理论逻辑上都是说的通的,但有不同的可执行性。第一个流派,他们希望通过对任何一个供应的计划,对任何一个创新的计划,来避免前面讲过的误判导致的周期,技术进步导致的周期;通过各种类似粮票等配额的方式,取代单一货币的价格机制。这个模型的问题是,根本没有人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供应的计划;创新就更加不可能通过计划来实现。所以事实上,这种乌托邦的想法,是当时的年轻人和善良者的理想化的解决方案。

陈伟星:第二个流派,其实和计划经济是不同程度的计划。因为误判的周期,技术进步导致的周期,导致有些供应没办法卖出去所以形成的周期,凯恩斯认为这是缺少了“有效需求”,应该国家通过投资引导把这些供应买下来,创造有效去求,从而避免和平缓周期。同时,鼓励产业政策鼓励创新,让新的供应创造出来后,与那些被投资维持的供应交换,以到达市场出清的效果。

陈伟星:但事实上,同样的问题,那些决定和使用国家投资,决定和使用产业政策的,其实根本没办法清晰的知道该怎么投资,该买入什么供应,该买多少量,该投资什么创新,该投资多少量。而且,人的自私性,使得原来为了社会市场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变成了为自己和朋友创造价值的需求。甚至很多创新被打压,因为影响了既得利益,反而导致了供应的丰富性收到了影响。

陈伟星:第三点,关于自由市场,最大的问题是,其可执行性违背了人性。哈耶克一致在反对操作市场,希望制定合适的法律,主要是产权保护和人民自由选择的权利,这样市场就会自然的形成自己的最好的秩序。竞争是一种人类社会秩序不断迭代创新的手段。但前提是保护好人们的财产和自由选择的权力,不然暴力争抢的秩序也会形成。哈耶克,米尔顿的想法是利于人类长期发展的,但在混乱的经济低谷,人们是没有耐心来等待这种秩序的自然形成。人类从本能上,希望强有力的领导力,把问题迅速解决掉。凯恩斯嘲笑哈耶克说,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要理解人们的动物性,既然有手段(国家投资)解决眼前的问题,就快速的解决。所以,所有“有为”的领袖人物,都不喜欢自由市场,“魄力与英雄主义情结”,“高高在上的指点江山”,也没办法精细的来设计法律结构,确保财产权利和自由选择的权利。人类走到现在,全世界的债务危机,混乱的金融制度,不合理的分配体系,都是原因人类的愚昧自我演化的结果。

陈伟星:区块链的出现,让自由市场和多货币竞争出现了可能,也让现代金融市场中的估值模型的竞争出现了可能,让人们的信任共识的竞争出现了可能。加密技术,让人类保护自己的财产出现了可能,全球化的币币交易,让人类的自由选择出现了可能。所以,人类的往美好的方向演化秩序,有了技术性的可能。技术是可靠的,是明确的,而思想容易成为神话。 

7、关于公司币改的投资机会?

陈伟星: 现在我们的提供生产力的组织中,绝大部分都是用公司制的形式存在的。这种制度已经超过上百年,虽有改进,但基本是统一框架下的。公司制的核心是有限责任的法人,股权、与资产负债表。当我们的泡沫化足够大以后,我们的p/e rates的估值模型,实际上失去了早先的意义。变成单纯的,被不同股权相对价格,以及进入资本市场的货币量锚定的共识机制。刚才jeffrey讲了,有限责任,促使人们使用债务,是个风险转移工具。我们的资产负责表,更是个风险掩饰工具。我们传统金融工程的共识机制是非常单一的,并且被单一货币锚定,机制性的问题蕴含了巨大的债务风险,这些刚才讲了,是个落后的,危险的机制。但是即使这样,在一定时间内,传统的公司,特别基于物质的商品与服务的公司,不会币改。引起币改的原因是“大泡沫”,就和当时大家拆vie回来一样。当前的环境下,寻找已经有一定成果的,基于数字的商品与服务的公司,特别是适合经济体化的公司,进行币改,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这个公司,在传统的监管下有一定的灰色,或者国际化特征明显,有不确定性的政策风险,就更适合币改。

陈伟星:jeffrey在强调,我们现在的smart contracts还非常的原始,但程序员们会不断的改进。但是,我相信公司币改是会不断发生的。根源是,在未来的三年内,“大泡沫”会不断的变大!

第一,大泡沫,随着比特币增长的超级大泡沫;

第二,不断创新的共识算法模型可以被参考;

第三,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提高后的智能合约和高效性!

这三个原因,会不断让不同类型的公司,值得去币改,币改的形式也是多样的,是可以和公司股权制并存的,类似ht,bnb。这个大泡沫,我认为是健康的大泡沫,是人类信用的大泡沫,如同爱情,友情,我愿意与你白头偕老还是两肋插刀,这是人的意识形态,只要能与实际财富不断正向循环起来,就能长期看不断的增长。

陈伟星:当然,因为比特币的持有者投机者还很多,没有足够的长期储蓄者,这个泡沫会不断的震荡,强烈的震荡!每一次震荡,都是提高信仰者人数和信心的过程。每一次震荡的价格底线,基本可以看成是上一次开始回调的点附近,因为每一次回调都是清理投机者的过程。当前的环境下,因为法币通道不畅,会阶段性的被做空者短时间操控下,割一波投机者的韭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币哥,责编:贾马群。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