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一只狗的梦想和音频内容付费的未来

摘要:在2018年,专业生产内容者和专业用户生产内容者将成为绝对主流,可以想象,高晓松这样的大V都已在内容付费上快马加鞭,在PUGC耕耘多时的蜻蜓FM、得到等平台的优势将得以巩固,并变幻出更多新的花样。

文/波波夫

人生态度有很多向度,既有向往每周工作四小时的逍遥派,也有工作便是全部的事业狂,但这并不绝对,一个人内心很可能同时住着两个彼此冲突的自我。

2016年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高晓松说太努的人生不是他想要的。

「因为我不努,我比别人时间多了好多。空闲的时间你哪怕跟人聊天,看看书,出去走一走也行。我也不是不想挣钱的人,但是我一想到这挣钱要付出这么大努力,又不一定能挣来,我就不去努这个事。」

如果只是一路葛优躺地渡过五十年,高晓松不会成为今日的高晓松。今天的粉丝,也许不曾见过吉他琴弦磨破他十八岁的手指,无法感同身受他在写作小说《如丧》无数个焦虑的夜晚,还有拍摄第一部电影《那时花开》时的踌躇满志。

这种努与不努之间的模糊,也体现在高晓松在蜻蜓FM直播的时间节点选择上,不是阖家团聚的大年三十、也不是万象更新的初一,而是国家法定春节假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的初七晚上。

开场比预定的晚了五分钟,高晓松一上线就是拜年,「早日实现一只狗的梦想:有人疼爱、有人供养,不劳而获。」由于信息传输的时差,粉丝拨入时耳边会有回音,担心高晓松听不到他问题,高晓松邻家大哥般地化解尴尬「你把它当作来自太空的声音。」

高晓松一度迷上不用化妆的音频节目。

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说,「视频节目有点像Performer,得一通演,音频节目有点像Musician,你认认真真把内心深处的东西掏出来就好了......我录音的时候就发现,我自己语速也变慢了,也没那么高亢了,就慢慢悠悠在那儿说着,有点像倾诉,我现在有点迷上这事了。」

在不太努的情况下,高晓松在蜻蜓FM上开播的「矮大紧指北」,创下了内容付费的一项纪录:上线首月付费订阅用户即超过10万。这次在洛杉矶早上六点,半梦半醒地起来直播,倒是有点往「努」上走的意思。

这次直播对所有「矮大紧指北」用户免费,超过十万用户收听高晓松的春节后第一弹。作为最火的付费内容产品之一,「矮大紧指北」推出新年直播的彩蛋,揭示了互联网音频行业、特别是付费内容产品的又一个转折。

中国的内容付费大致上有两条路线:一类是以「得到」为代表的「知识干货派」,最典型的是帮用户读书,偏向细分领域的信息攻略;另一类则是以「矮大紧指北」为代表的「偶像陪伴派」,侧重偶像对万事万物的看法。

「矮大紧指北」的内容五花八门,并没有一定之规,或历史、或娱乐圈动态。在初七晚上直播中粉丝提问也可见一斑,大部分问题都是围绕高晓松本身,诸如最想和谁一起过年、一年中最开心的几件事、什么样的人适合留在北上广?

从这个意义上看,「矮大紧指北」的用户付费行为与其说是为「知识」付费,不如说是为偶像充值。所谓的「内容」不过是外在的商业化糖衣,其真正发射出的炮弹,乃是迎合和满足的其实是用户对偶像亲近和交流的渴求。

这一波内容付费红利的本质正是粉丝经济的产物。从更长的时间尺度看,互联网音频平台不过是继广播、电视、微博之后,偶像与粉丝建立联系的另一平台。从分答、豆瓣、得到,到蜻蜓FM、喜马拉雅FM等音频平台,为知识付费的背后,都是为大V为偶像付费。

那些交出优秀成绩单的玩家深谙其道。

「知识干货派」的领军产品「得到」所选讲者也大都自带光环:熟读金庸的六神磊磊、万圣书园创始人刘苏里、心理咨询师武志红等等,知识网红为「得到」节省了不少广告费;豆瓣则把驻场大v几乎提升到了准大师级:白先勇说红楼梦、叶嘉莹教诗词吟诵、北岛诗歌课;在蜻蜓FM,与高晓松同台的还有「局座」张召忠、主持人梁宏达、台湾词人方文山。

如果以能量密度计算,文字可能是最大的,视频次之,声音再次之,但如果以感情效果而论,这个顺序可能会颠倒过来,这也是为何音频成为这一波内容付费主要载体的重要原因之一,声音更容易巩固偶像和粉丝的黏性。

但粉丝经济从来都不是粉丝单向度付出。即便在二十多年前,香港四大天王们来内陆开演唱会,还是竭力要从保安人员的铜墙铁壁中伸出一只手来和粉丝握手,规定节目单之外的返场也成为标准的福利彩蛋,也总会有从万千粉丝来信中择其一二「亲笔回复」。

相比传统电视节目,在互联网平台上,偶像大V需要更频繁地与粉丝互动,这种互动有利于偶像和粉丝之间进行二次选择,从而进一步提纯粉丝对偶像的「忠诚度」。在互联网残酷的竞争环境下,偶像商店的SKU也空前繁荣,这样意味着,那些与粉丝更多的好的大V和知识明星,能够更加多、快、好、省地圈粉。

与粉丝的互动,对于偶像、大V来说,也并非单纯发福利。

在初七晚上的直播中,高晓松多次表示节目现场的红包太少,几乎秒光,以至于提出红包成败的新标准:「下次如果一个红包在两分钟之内抢完,那我们就失败了」,在临近直播尾声,高晓松提议,「我觉得做直播还是挺有意思的,咱们是不是每个月都可以搞一回。」

如果「矮大紧指北」直播真的每月来一发,那就预示着音频内容付费另一个时代的到来,它比我们想象的来得更早了一些。

在2018年,专业生产内容者(PGC)和专业用户生产内容者(PUGC)将成为绝对主流,可以想象,高晓松这样的大V都已在内容付费上快马加鞭,在PUGC耕耘多时的蜻蜓FM、得到等平台的优势将得以巩固,并变幻出更多新的花样。而那些不具备KOL属性,在垂直领域也无经验可分享的「草根」(UGC)崛起则变得愈发小概率,当然,这也是一个行业走向成熟的标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波波夫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彤。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