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直播打击力度加大 主播们应该在性消费中寻找自己的中国梦吗?

摘要:在中国目前的法律环境下,明令禁止在网络上提供任何形式的淫秽低俗内容,面对巨大的性消费互联网市场,哪怕是踩踏色情服务和道德的底线,也总会有人愿意尝试一下寻找自己另类的中国梦。

无色不欢,用来形容互联网生态丛林一点都不过分,从视频聊天、BBS论坛系统、乃至CC字幕的各种平台和形式,互联网冰山的底下总会发现有色情的影子,也正是如此,色情内容一直快速获得用户的捷径,也是利润丰厚的行业。

短视频直播打击力度加大黄赌毒低俗内容泛滥

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网络直播用户达4.22亿,超过网民总数的一半;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达到数百家,市场营收超过300亿元。但是,在这些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各种各样让人不安、甚至是严重的问题。

互联网上的主播们做着从喊麦到裸露的各种表演,不断地刺激着看客们的神经,也试探着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比如“小牛直播”平台上的几段视频,其中两段,女主播都是在直播中裸露身体敏感部位;另外一段,淫秽不堪;还有一段,女主播在赤裸裸地色情表演。

春假期间,短视频直播发生地震式事件,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天佑封杀,春晚马赛克等透露出监管打击力度加大。据观察,为了圈客,各大直播平台除了传统玩法“打赏”之外,今年年初,网络直播行业又出现了一种新的形态——直播答题。网民通过相关APP参与在线竞答,全部答对者平分当期奖金。目前为止,国内主要有12家直播答题平台。

眼下还有一种叫做“邪典”视频的网络视频现象,网络上流传着一种儿童动画视频,视频当中虽然都是小猪佩奇、米老鼠和唐老鸭、艾莎公主这些经典的卡通人物形象,但不同的是,在这些视频中,艾莎公主面目狰狞、小猪佩奇变成暴力儿童,性情大变,形象颠覆。近期,按照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的部署要求,优酷、爱奇艺、腾讯、百度等为儿童邪典视频提供传播平台的多个互联网企业,被依法调查并予以行政处罚。

今天2月18日开始,包括浙江、江苏、东方在内的多个卫视春晚的网络版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马赛克状况,而遮盖的正是此前一举拿下冠名权的火山小视频、抖音等短视频企业LOGO。其中火山小视频正是李天佑直播的平台。

从事视频直播基本上没有任何门槛,有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高速宽带以及一个直播平台或聊天软件,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一名主播。然而,人性就是人性,色情内容自然吸引着无数的性消费者,互联网为色情内容制造者和平台提供了最大便利,有意无意满足看客们寻求性娱乐,为满足感官满足提供各种形式的消费交易,显然是平台和主播猎捋用户、获得暴利收入的来源。

国外线上性消费成多方疯狂“造钱机器”主流科技公司成主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法律和监管的原因,国内是没有专门的色情直播平台,国外却对此并不限制,和国内的直播平台一样,国外的色情主播也都是靠观众打赏吃饭的,平台的用户可以免费观看直播,但是只有通过打赏才能让主播做出一些“特殊动作”,土豪是真的可以把气氛推向高潮。科技为性工作者和性消费者们带来了一场狂欢,西方社会和政府对此的反应却是异常的沉默。

在西方社会里,情色直播产业已经创造了一个颇有规模的利益链条,交错复杂的利益关系使得色情直播变成了疯狂的“造钱机器”,以提供交易服务和吸引观众人群的直播平台为例,观众打赏金额里的40%-65%都会被其扣留。一家情色直播网站的前CEO曾表示,该产业在2016年的利润估计为30亿美元。

另一家网站的高管Harry Varwijk则预测整体利润将会在2020年达到100亿美元。目前,全球点击量最多的情色直播网站每天有4000万次浏览,这使得其创办者Gyorgi Gattyan成为了匈牙利首富。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直播网站也并不是交易中唯一的获利方,这些网站里的每一次交易都会给银行带来丰富的利润。据Varwijk表示,银行对情色直播网站收取的手续费是7%-15%,远超其他行业的2%-3%。银行业对此的理由是该行业有更大的信用卡盗刷风险。Varwijk对此则不屑一顾,他表示,在他15年的从业生涯中,只有大约0.03%的交易属于盗刷。

由于色情产业没有明显的受害者,并且有着非常明晰的现金流,国外政府和反性产业机构对于应该如何面对它表现得十分困惑。如今,科技已经成功地为全世界的性工作者带来了一种新的工作方式,也成功的改造了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由此,在性产业中,情色直播是个明显的另类,其幕后推手不再是AV导演或人贩子,而是主流科技公司。

罗马尼亚色情直播从业者:坐享性消费红利

在罗马尼亚,互动网络直播是全球色情业务增长最快的行业,成千上万的女性在工作室和家里成为"直播女孩"。在二十四小时无休的网络平台上,大多数客户从北美和西欧登录。

与提供传统性服务不一样的是,"直播女孩"只存在于看客们的显示屏之中,独自上网和工作,跟卖淫没任何关系。在这个虚拟关系和网络世界中,相机前面的人是"模特儿",而观看的人则是"成员"。

拉娜在8号房间工作。屋里主要有一个带靠垫的圆形床。有一个放着她衣服的衣柜。在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大屏幕电脑、一个昂贵的相机和背后的专业摄影师的灯具。几十双眼睛可以通过专门的成人网站实时在线观看在房间里的拉娜。但成员要她在一对一的网络摄像头会话中"私聊",她才会赚钱。

工作八小时,她每月赚近4000欧元(约合3600英镑),这是罗马尼亚平均工资的近10倍。作为拉娜的雇主,20工作室每月从她的在线会议中赚取4000欧元。而在这个视频聊天赚钱金字塔的顶端,负责播放20工作室内容和向客户信用卡扣钱的的在线网站LiveJasmin赚8000欧,是20工作室的两倍。LiveJasmin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直播网站。每天有三千万到四千万的用户访问,每一刻有2000个模特在线上直播。这也不难理解网络直播行业总体而言,在2016年产生了大约2-3亿美元的产值。

直到2008年全球经济崩溃使罗马尼亚陷入衰退,拉娜是一名从事房地产业的大学生。那是她第一次接触视频聊天:"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感觉好像周围有数百人,我无法跟上他们所说的话和他们问我的话。这很令人震惊。但随后我学会了辨别哪个会员是潜在付费客户,而不需和所有人在免费的空间里浪费时间。

归根到底,互联网为直播从业者提供了造富的可能,而直播平台在视频消费洪流中,搭建了便利草根主播们提供露脸和变现的舞台,然而在中国目前的法律环境下,明令禁止在网络上提供任何形式的淫秽低俗内容,面对巨大的性消费互联网市场,哪怕是踩踏色情服务和道德的底线,也总会有人愿意尝试一下寻找自己另类的中国梦。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TMT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刘阳禾。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