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乡,二孩出生超一孩,为啥大城市连孩子都不想生?

摘要:对于中国的人口问题来说,大城市可能才是最大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是无解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像伦敦、东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往往又都是人口出生比例最低的地方,大家怎么看呢?

又到一年新春佳节,从拼搏了一年的上海返回家乡,让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家中有添了好多人口,不少亲戚朋友都生了二胎,所以很多小朋友的出现让这个聚会变得更加热闹,然而从大城市返回的朋友们却大多数都没有生二胎的打算,甚至不少都还没有结婚,这件事情让人很是好奇,为啥大城市连孩子都不想生了?

一、二孩真的比一孩生的还多?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肯定有很多朋友会问我,你自己就凭借自己的小样本抽样就敢说大统计问题你是不是有问题啊?所以,我们要在这里将这个问题给阐释清楚,的确问题的由头是我春节回家观察到的现象,然而这个问题并不是现在我才注意到的,之前我每次上课都会做个统计,问问参与上课的各位朋友大家有多少生了二孩的,基本上来自于二三线城市的朋友生二孩的远多于来自一线城市的。

然后,我们再来看统计数据,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全面二孩”实施以来,二孩数量上升到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了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这是2016年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以来二孩出生数远超过一孩的情况。所以,我们可以下个结论这就是二孩真的生的比一孩还多了?

二、孩子为啥是我们现在问题最大的根源?

在之前《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盛行的时候,我就和朋友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中年、中产、中等收入哪个才是问题的根源,但是最终我们讨论的结果是问题的根源在人口,在孩子。众所周知,我们多年以来都是采用一孩的策略,我们姑且不论这个策略的好与坏,我们就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这个策略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了解经济发展史的朋友们都知道,在经济学中特别是人口经济中有着一个非常著名的马尔萨斯陷阱。根据著名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理论,人口的增长是按照几何级数进行的,但是生存资料的增长却是按照一个算数级数,那么这样发展下去必然会出现人口增长超过生存资料增长的情况,这些多增加的人口就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根据这个理论,新中国建国之后我国经济学家马寅初就提出了“新人口论”,按照这个理论提出了一孩策略。

但我们真正去纵观世界经济史的发展历程,我们就能够发现,几百年前的马尔萨斯人口理论有着相当大的局限性,仅以中国为例,在农业经济时代,由于农业发展的局限性,中国的人口增长其实有着一个相对应的极致,无论是汉朝、唐朝、甚至明清时期,一亿多人口基本上是中国人口增长的极限,这是因为在当时的农业生产条件下,农作物的产出所能够承载的人口只能这么多,那么,变化出现于什么时候呢?

这就是乾隆时代,当时由于美洲新大陆的发现,玉米、土豆、山芋等高产量作物被引入中国,这些高产量、耐旱作物让中国的食物结构出现了根本性的变革,大量增长的农作物收成让人口有了大的提升,以至于到了清朝末年中国人口已经激增到了4亿人。

之后,由于有了化肥、磷肥、农药的出现,进一步提升了农作物产量,从而让人口增长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在之后由于袁隆平等中国科学家对于农业科技的探索,让水稻等农产品产量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所以真正出现马尔萨斯人口陷阱的农业产量瓶颈实际上已经被打破,马尔萨斯的人口制约因素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缓解,所以其实中国人口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已经被大大降低了。

三、大城市才是最大的问题

虽然养活中国人变得不难了,但人口的问题还是出现了,原因就在于中国的城市化,越来越多的人口在向大城市集中,这些集中的人口正在成为大问题。在经济学界有个非常著名的论断,这就是“大城市是最好的避孕药”,现在大量的年轻人向大城市集聚,这些人口多是中国年富力强的人,比如说大学毕业生、工人等等,然而这些在大城市奋斗的人也许正在成为中国人口问题的大麻烦。

一是中国的人口养育能力较低。请问在大城市多少钱才能养得起一个孩子,曾经有人算过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养活一个孩子的成本至少要一百万,而在二三线城市这个成本则低得多了,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世界各国的收入供养比是,美国1:4.8,欧洲1:6.8,日韩1:3.8,而我们中国呢?1:1.1。这数据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一个中国成年人的收入能够养活多少人?那么这个数据的意义在于,我们经常看到西方或者日韩电视剧里面,家里老公出门公司,妻子和孩子都是不工作的,这就是因为收入供养比较低,所以一个人工作就足够养活一家了,然而中国的收入供养比非常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庭即使是双职工工作也很难养活一个孩子的原因,因为我们的收入供养比真的太高了。而且这个数据城市越大则成本越大,所以数据也就越高,这就是为什么大城市不愿意生孩子,因为收入根本生不起?

二是城市越大通勤成本越高。很多人都会问这个和人口有啥关系,其实关系密切,在中国北上广深等大城市越是庞大的城市,大家在路上花费的时间也越多,很多人一天要花至少两个小时在路上,这个在很多城市的地铁热力图上就能够展现出来,因为对于人类来说所有人的时间都是恒定的,大家非工作时间一般只有4个小时左右可供自己支配,如果你可支配时间一半以上都花费在路上了,那么请问你还有什么时间可以考虑生儿育女呢?再加上大城市诱惑很多,生儿育女更被大多数年轻人当作了负担。

三是日渐高昂的居住成本。除了我们说的人口养育能力,通勤成本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居住成本,众所周知中国房地产的刚需被称之为丈母娘需求,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买不起房基本上就意味着娶不到老婆,所以日益高企的居住成本让结婚对于很多大城市年轻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好不容易贷款有了一个自己的小窝,后来却发现因为经济实力有限,基本上小区周围教育、医疗的配套资源都不完善,这种不完善的配套让你的养育成本进一步上升,这样谁还敢生养孩子呢?

所以,对于中国的人口问题来说,大城市可能才是最大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是无解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像伦敦、东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往往又都是人口出生比例最低的地方,大家怎么看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江瀚视野 的原创作品,责编:刘阳禾。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