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经济学,怎么一到过年亲戚就成为我们最头疼的难题?

摘要:矛盾短时间内并不能完全解决,各位快回家的朋友们,你们准备好应对来自亲戚们的挑战了吗?

又到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在春节这个中国人最为重视的传统节日中,我们有着多达十亿人次为单位的人口流动,有着3.85亿人的出游行程,而更多的则是无论你在中国的哪个角落,回到家中吃一盘热腾腾的饺子,一家人团团圆圆吃顿年夜饭,这是所有中国人来自血脉深处的记忆和传承。

然而对于很多的年轻人来说,春节同样也是“春劫”,第一劫“钱劫”,各种春节花钱是少不了,给父母长辈的孝敬,给晚辈孩子的红包,保证一个春节让你的钱包“瘦三斤”,第二劫“人劫”,春节意味着亲戚朋友们的大聚会大团圆,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大相聚,单身的催女朋友,未婚的催结婚,结婚的催孩子,孩子的问上学,再加上各种炫耀比拼,无论你是哪个年龄段,保证是绝不重样,问的让你怀疑人生。特别是第二种,可以说让几乎所有人年轻人都如临大敌,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我们为什么这么讨厌亲戚这群人?

一、亲戚制度究竟是怎么演变的?

我们向来推崇用经济学的观点分析时代,分析问题,那么我们就不妨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根源来剖析一下这个问题到底为什么这么让人头疼?首先,什么是亲戚?从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历程的角度来说,亲戚就是在社会分工协作中最简单的一环,这一环来源于血缘,我们把历史的镜头拉到人类刚刚走出非洲大陆的时候,在那个时代,人类刚刚拥有挑战自然的能力,然而面对着凶猛的野兽、恶劣的天气,单个个人根本无法在自然环境中生存。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人类生存下来呢?这就是团结与分工协作,无论是制作住宅,还是围捕野兽,都需要大量人的去联合,但是对于尚未形成部落的人类来说,其他不认识的陌生人由于互不相信,根本没办法合作,那么只有一种人可以信任,这就是亲戚,所谓亲戚就是我们有着共同的祖先血脉,由于血统的原因,我们天然就有亲近,就有比陌生人更加容易建立的合作关系,于是就依托血缘形成了一个个氏族,再由氏族形成了一个个部落,在中国历史上闻名的尧舜禹时代和夏商周时期在某种意义就是由血缘组成的一个个人类的部落联合体。

之后,虽然不再是部落制,但是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由家族宗法所联系的个体是农业文明时代人类生存的关键,由于人类生存的基础是农业,所以人与人必须通过家族亲戚联系到一起,一起生产一起劳作,这就是亲戚制度对于我们的意义。

但是,当人类社会进入到了工业社会之后,人类与人类的关系被打散到一个人为原子的基础单位,这个时候人与人的组织形式变成了最为简单的个体以及由繁衍需求所结合的简单家庭(一般的夫妻和孩子)的结合体,亲缘制度由于失去了生产基础作为依托,其实现在正在不断的弱化,不妨我们可以问问自己,如果你在大城市工作,你和除你父母之外的其他亲人多久才会联系一次?

二、为什么我们会越来越讨厌亲戚?

在农业时代,一个村落往往就是一个家族的聚居地,人类的迁移是非常少的,除了少数行走天下的行商巨贾和为官之外,大多数人可能一辈子就在自己方圆几十里的地方移动,所以亲戚往往都非常了解熟悉你的生活方式,这个时候的亲戚基本上也都不会让你产生讨厌,因为你和你的亲戚之间无论在生活方式,还是行为方式,甚至家庭财富上面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也就不会排斥亲戚,因为你和你的亲戚都是差不多的。再加上那个时候,婚配制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基本上是很早就结婚生子了,我们现在纠结的各种问题在那个年代几乎也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是,现在可不是农业时代了,从中国进入了工业时代乃至于现在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之后,人类越来越成为独立的个体,并且由于有互联网作为生产力连接的方式,大家甚至于都不一定需要在固定的工作场所办公,只要你能够输出你的价值这就足够了,再加上升学制度与城市化,大量的人口向城市集中。在农村的时候,由于生产劳作都在一起,所以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在城市地区你有可能住了十年连你隔壁邻居是谁都不认识,这种生活方式让我们逐渐习惯了个体的生活,在生活中逐渐形成了自我的边界,而城市人与人之间其实都会逐渐尊重这种边界,越是大的城市人与人之间的边界感其实越明显,跨界行为也就越少。

然而,当你进入了春节之后,你被迫从你原先习惯的生活方式中脱离出来,从一个独立的有边界感的城市个体回到了之前你的父辈祖辈的生活方式中,这些有可能是小城市,甚至是乡村,城市越小,人与人的关系也就越近,同样边界感也就越低,这个时候你与亲戚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根本没有边界,亲戚可以因为血缘关系随意侵犯你的边界。

再加上你和亲戚其实有着非常大的生活差距,这种差距让他和你之间的价值观以及对事物的认知有着非常大的偏差,这种偏差产生了多种多样的问题:

一是价值取向冲突。对于城市个体来说发展自己或者过好自己就是最大的追求,但是对于生活在小城市或者乡村的亲戚来说,成家立业、孩子上学才是最大的追求,所以价值观的冲突就会是你怎么还没有男(女)朋友?你怎么还没结婚?怎么还没要小孩啊?诸如此类的问题,这种问题由于不了解一遍遍的反复重复,最终成为了价值观的大冲突。

二是陌生人群体鄙视链。即使没有这种价值观冲突,人类天生具有自我炫耀、自我局部放大的特点,这种特点在不熟悉的人之间更加明显,亲戚是你血缘最近,但是实际上又有可能最不熟悉的人,所以这群人聚到一起之后,相互炫耀、相互鄙视也就成为了可能,这就和雄孔雀之间相互攀比尾巴是一样的,这种炫耀思维是所有生命中共同的现象。

三是令人恐惧的熊孩子。如果是前面价值观冲突、鄙视链矛盾还能够忍受的话,估计年轻人最难忍受的就是熊孩子了,这些你的侄子侄女、弟弟妹妹们,一方面因为年龄较小,你作为尊长一定要让着他们,另一方面年纪小并不代表着破坏能力弱,如果再碰到平时被父母过度宠溺的孩子的话,这种破坏力又会几何级数的飙升,从而成为了第三大问题。

这三大类问题,又因为有了中国传统文化尊老爱幼和礼貌思维的影响,让你又必须在亲戚面前保持你父母和你自己所设定的人设,为了维系这种人设你没办法和他们翻脸,久而久之,回家聚会对于习惯于大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来说有可能就和上刑一样,讨厌也就是在正常不过了。

然而这种矛盾短时间内并不能完全解决,各位快回家的朋友们,你们准备好应对来自亲戚们的挑战了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江瀚视野 的原创作品,责编:尹天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