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要老想着把上海批判一番

摘要:在上海滩起家的创业者,多少都有一些佛系的气质。

作者:你包叔

来源:包邮区

上海创业环境的变化,绿地董事长张玉良可能是最先感知到的。

2014年,上海有一大批活得很滋润的小企业,觉得自己有能力在黄浦江边置业了,于是响应政府号召买了办公室,这直接帮助绿地超越万科,成为“宇宙第一大房企”。

一年之后,其中好多公司就遭遇寒潮,付不起钱,不得不退掉当初买下的办公室,绿地因此退掉了280亿元的销售。此后上海的商办市场一路走低,从2015年开始,以商办为主要业务的绿地规模排名一路下滑。到2017年已经被挤出前五之外。

春江水暖鸭先知。上海企业的生存环境,可见一斑。

上个星期,一篇《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的?》在朋友圈刷屏,从各个角度反思上海为什么没有出现BAT级的企业。老书记那个“上海为什么出不了马云”的世纪之问,又在陆家嘴的茶水间流传。

上一个切实感到自己被互联网抛弃的,也是在上海发家的欧神。即便是炒房之神,在通过互联网风投发迹的家族中依然不值一提。在自己的生日会上,欧神当众大喊“文倩,我们离婚吧”,已经是这个男人过去八年最有种的一刻。

失去“京沪35套房和千万现金” 的欧神在公号里发文,倾诉自己的元气大伤。前小舅子朱啸虎出清ofo股份,轻轻松松套出30亿美元。

连炒房的都干不过炒互联网的,难怪大家那么期盼互联网。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唱衰上海的话题出来。就像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唱衰中产阶级的、唱衰房价、唱衰中国的话题出来,检测朋友圈智商。

人们以《蜗居》《欢乐颂》为底本去想象上海,并以此为框架去分析上海。

但上海的互联网企业也不少。虽和北京无法相比,但是体量并不在杭州、深圳之后。

102家互联网上市企业中,上海注册的占比18.6%,位居第二,是深圳的两倍,是杭州的四倍;获得官方认可的77家独角兽中,上海占比23.4%,仅次于北京的41.6%。 

2017年新晋的18个独角兽里,北京占了12家,上海有3家,深圳、珠海、杭州各1家。 

如果互联网企业再多点的话,黄浦江上都要造房子让“打工”的硬盘住了。

按照那篇爆款文章的逻辑,上海企业无疑也错失了房地产机遇。广东和福建的开发商所到之处,基本都呈碾压之势。所有人都相信,碧桂园、恒大、万科将来都会是万亿级的企业,如果按照12万亿的市场规模来计算,前三强会占到整个市场的四分之一。 

互联网有BAT,房地产有WHB——“我好棒”。 

有机构曾算过,以过去十年为维度来算的话,万科在上海的总销售额是稍稍高于绿地的。背后还有两个数字会更让绿地绝望:万科开发的项目数量仅仅是绿地的一半;万科的总拿地金额比绿地足足少了240亿。

最近三四年,在上海拿地的不是绿地、三湘这样的上海企业,而是央企(信达、招商、华侨城、金融街、华润)和闽系企业(正荣、泰禾、融信、旭辉)。

不光在上海,2003年杭州市第一次评出了10大房产商。到了2015年,仅存绿城、滨江和广厦,那年你包叔的好友兽爷去拜访滨江董事长戚金兴,老人家为这事叹息了很久: 

“就剩三分之一。这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十年啊,站在那里专心挖矿就可以发财了。现在杭州所有房产商加起来比不上广州一家。 ”  

几天后,广厦就宣布退出房地产。2017年绿城失去了多年来的杭州老大的位置,让位给万科。 

即便这样,从来没有人写过《杭州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房地产机遇的?》。只要到杭州绕一圈就知道,中国最好的房子都在杭州。哪怕造这些房子的公司死去,至少房子不会骗人。

2017年年底,熊猫签证App发文讨伐阿里,认为马云爸爸抄袭了自己的在线自动填写签证的功能,因此引发了一场口水仗。后来有人到专利局一查,发现携程早就把自动填写签证的技术申请成专利了。 

在上海滩起家的创业者,多少都有一些佛系的气质。

百姓网曾经是是58、赶集三足鼎立的分类信息网站。后来58从线上走进线下,做家政、手机检测业务,员工人数超过两万。58的总部整天鸡飞狗跳,成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的第一站。 

董事长姚劲波公开说,我们已经有两万人了,不在乎多几千个。百姓网的技术男王建硕看看自己的两百多个员工,推了推眼镜说: 

“如果30人就能做3000人做的事,那我们为什么还要3000人?”  

程维的“尔要战,便战”的霸气宣言,上海企业家是不太会说的。王建硕和姚劲波相比,简直就是佛系少年。 

携程的梁建章也是典型的佛系企业家。2007年他辞去CEO,去斯坦福读博士,和王石或者刘强东留学不一样,这哥们完全做起了甩手掌柜。

从美国回来以后,梁俨然为民请命的架势,为中国的人口问题奔走呼吁,其实刷新了人们对上海企业家的看法。计生国策的逐渐放松,梁建章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小视。若从人类和平的角度来讲,中国可能没有企业家比他更有成就。 

把脏活累活干到底,是很辛苦的。当所有企业都奔向人工智能的时候,携程到现在都养着全球最大旅游呼叫中心,有7500个客服人员。这些客服人员被资本市场看做是携程的包袱,但是携程的答案是:用人来解决人的问题,更有温度。 

携程可能是近年来被骂得最多的互联网企业之一。有时候呼叫中心的接线员们要听客人的各种谩骂,循环上一个小时。 

百度的魏则西事件后,人们发现根本没有渠道去投诉百度。至于房地产企业,更是从来不会和业主沟通,不然举横幅上街也不会成为行业一景了。 

有一个豆瓣的投资者曾经说:“以后打死都不会投豆瓣这样的项目,这样的项目的典型特征就是,死又死不掉,上又上不去,你说他两句吧,这些文艺中年的CEO还和你各种不高兴。” 

但上海的企业不这么认为。他们只信奉另一位老书记的名言:闷声发大财。

杰克马都已经在悔创阿里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在做大和赚钱之间,我相信他会偏向后者。而这一点,上海的企业早就实现了。盛大创办没多久就盈利了,携程也是,最新一个季度,携程营收80亿,净利润12亿。甚至连B站这样烧钱的视频网站,也已经迎来赢利。

互联网创业公司能赚钱不是一种耻辱。

2017年的最后一天,一家地产公司的电商部门就经历了塌方式的失败。它曾经被BAT中的两家加持,曾被寄予百亿利润的目标。但是在它倒下的时候,有年轻人因为在知乎上抱怨了几句,就被公司告上了法庭;有人因为和劳动部门接触过,被保安押出了公司。

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你才会体会到,公司能够安安稳稳地活下来,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如果烧钱可以烧进上海,很多企业就不用那么痛苦了。

2014年8月的一天,碧桂园集团总裁办公室,上任不久的财务负责人吴建斌给董事长杨国强提出了通过股权认购激励员工的方案。杨国强当场否决,碧桂园的高管们后来回忆,那时他已经铁了心要推行“成就共享机制”——就是后来风靡房地产界的跟投,将项目负责人与项目绑定,参与分红。

在听报告的时候,杨国强在一张张设计图纸的背面写了两个大字“自私”。通过利用人性的自私,碧桂园的发展进入了嗑药状态,所到之处无人可挡,一路杀到了中国地产企业的冠军宝座上。 

但是无论怎么努力,碧桂园始终进不了上海市区,在分公司考评上年年倒数第一,杨惠妍只能把自己的秘书派来做上海总经理。 

打法刚猛的企业总是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靠着烧钱打出一片天下的,可能也就是饿了么。

房产电商爱屋吉屋曾试图革链家的命,创始人邓薇作为土豆负责市场的高级副总裁,曾经放言:“还有人比我们更擅长做地推吗?”她派出了千人的地推团队去扫楼,从链家口中抢夺房源;电台轮番播放佣金减半的广告,人民广场地铁站中也竖起了公司的logo。200多天以内,公司就成了独角兽。

可惜,在烧了好几轮钱之后,他们才发现上海的房子都掌握在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们手中。爱屋吉屋做的所有广告,根本就没有进入他们的耳朵里。所以后来你可以看到,爱屋吉屋基本停止了做广告,老老实实地去组织广场舞大赛。

据说,后来地推团队的员工都是广场舞最闪亮的明星了。

守规则、有底线,是商业文明的基础。否则就像上海的福建人一样,虽然闽系房企已经成为上海滩最耀眼的黑马,虹桥商务区甚至已经变成闽系房企商务区,但是身份证号350打头的福建人想要在上海的银行申请房贷,多半会被拒绝。因为之前,很多在上海从事钢贸生意的福建人骗贷,消耗掉了整个省的信用。 

上海已经成型的商业文明里,确实揉不得沙子。因此在上海起家的企业,原罪相对少一点。相比百度的魏则西事件、“狗日的腾讯”和阿里的假货,上海的互联网企业还没有遭遇过商业道德上的质疑。

你包叔前一段时间看携程的企业史,有一个事情印象很深刻。当年携程的地推人员扫楼发卡,有一次几个人互相掩护着躲过了保安混进了大楼。这种事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公司可能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却被携程在企业史中大书特书,觉得自己已是打破了天大的禁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你包叔,责编:栾青。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上海票据交易所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上线,四家银行试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承兑汇票等业务

失之互联网,收之区块链,上海这次想好了伐?

在区块链领域,上海能扬眉吐气,重振风采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