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异常火爆,张泉灵代言的编程猫能否杀出重围?

摘要:少儿编程迅速蹿红,孩子学还是不学?如果学,如何在遍地开花的培训机构中找到靠谱的?


作者:龚进辉

提及“少儿编程”,不少人一上来就是三连问:“少儿编程是什么?”“孩子也要学编程?”“这么复杂孩子学得会吗?”少儿编程是全新概念不假,前两个问题在情理之中,但第三个问题则暴露出对编程的认知仍停留在既枯燥又难懂的固有印象,殊不知编程早已不是黑乎乎的屏幕上敲一串串复杂的代码。 

事实上,全球正掀起一股“编程风”,包括欧美16个国家、亚洲的韩国、以色列甚至中国台湾,都已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尽管我国编程课程尚未完全普及,但少儿编程正在全国范围内从非刚需向刚需转变,一大批线上线下培训机构在这一蓝海市场掘金。 

比如,近期前央视主持人、现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为少儿编程教育品牌编程猫倾情代言,在教育圈和家长中引起不小的轰动,但他们仍有疑虑待解:少儿编程迅速蹿红,孩子学还是不学?如果学,如何在遍地开花的培训机构中找到靠谱的? 

少儿编程培养孩子“计算思维”,尽早学 

不得不说,中国家长真是为孩子的成长操碎了心,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补习班、兴趣班、特长班齐上阵。随着人工智能(AI)的大热,编程正成为各大补习班吸引家长的新卖点,“编程从娃娃抓起”已悄然成为现实。

当然,除了AI深入人心,少儿编程火爆还与宏观政策因素有关。去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今年1月,教育部公布高中“新课标”,信息技术学科最大的变化是大幅减少对基本软件使用的要求,重点提升了编程、计算思维、算法方面的思维要求,以及AI、开源硬件、网络空间安全等知识面要求。同时,浙江省将Python列入高考考纲传递明确信号,预示着在高考这根“指挥棒”之下,编程在全国中小学课堂普及只是时间问题。 

因此,学习少儿编程并非顺应时代潮流的选择,而是必然趋势。或许你会好奇,为何名不见经传的少儿编程如此受重视?简单科普下少儿编程,其并非让几岁孩子学习C语言、Java等工业级开发语言,而是教授一种名为“Scratch”的少儿编程语言,通过把一段段代码变成一个个“积木块”,让编程像搭积木一样简单,做出属于自己的动画、游戏,这种可视化、趣味性游戏化教育方式很容易吸引孩子。

事实上,Scratch两大优势使越来越多的家长相信少儿编程可以提升孩子竞争力。一是入门门槛低,只要会操作鼠标键盘就可以学习,无需懂英文和各种枯燥的编程语法;二是想象空间大,可以做出不同难度的作品,Scratch学得好的话,做出一个类似《植物大战僵尸》的作品不在话下,张泉灵的儿子晨晨学习仅1个月后便轻松实现。 

不难看出,学习编程并不代表孩子以后一定要当程序员,就像学习绘画并不是为了孩子将来成为画家,而是教他们学习一种“计算思维”。现在计算机技术已无处不在,学习编程不仅可以帮助孩子迅速了解计算机、机器人的运作方式,也能激发其学习兴趣,对自我探索、设计思维都有提升,从而了解和适应这个快速更迭的社会,甚至适应现在还不存在、未来会出现的职业和领域。 

全球市值最高的苹果公司,已用代码重塑了每个人生活,其创始人乔布斯曾为编程打Call,“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习如何编程,因为编程教会你如何思考。”在我看来,编程就是一种工具,辅助我们把想设计的内容展现出来,家长与其烦恼孩子沉迷游戏,不如正确引导,把玩耍变成学习和创造的过程。 

张泉灵关注少儿编程,为何只偏爱编程猫 

当前,少儿编程只在浙江、广东等沿海发达省份开展得较好,尽管其他省份也在大力推行政策,但多数学校只能偶尔组织几次兴趣课,根本原因在于体制内学校很少配备长期任职的少儿编程老师,背后是原本紧缺的程序员纷纷就职互联网公司,这直接促成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在少儿编程赛道中,既有学而思等线下培训机构,也有编程猫、网易、傲梦、编完边学等线上培训机构。我更看好后者的发展潜力,一方面是线上场景更适合编程教学,还能实时记录孩子的学习进展;另一方面线上服务质量更好,可以实现个性化教学。 

众多线上玩家中,论专注程度,网易不敌编程猫、傲梦、编完边学;论行业资历,网易、傲梦、编完边学不敌编程猫,后者已深耕近3年;论成长性,编程猫同样轻松碾压对手,2017年11月获得高瓴资本1.2亿元B轮融资,以及2018年初与清华大学控股基金结盟接受资本与资源的双项加持,使其稳坐少儿编程第一把交椅。

如果家长对编程猫的实力仍心存疑虑,不妨思考下其为何能吸引张泉灵代言,这并非简单的广告费驱动,而是互相知根知底后高度认同使然。论曝光度,前央视主持人头衔带给张泉灵的光环已逐渐暗淡,《奇葩说》嘉宾、亮相《吐槽大会》使其名气大增,具备深厚的的流(群)量(众)基础。 

除了拼知名度,品牌代言还讲究代言人与品牌的契合度,张泉灵与编程猫堪称绝配。事实上,在代言合作之前,二者便已结下不解之缘。她不仅是名专业投资人,还有另一重身份:妈妈。与天底下的妈妈一样,张泉灵对孩子教育大计格外上心,投资人的身份便利使其可以优先接触各种教育类项目,儿子晨晨很早就成为编程猫用户,上手很快的他偷偷修改游戏后台数据来碾压老妈,让张泉灵直呼“会编程的孩子太可怕”。 

张泉灵从用户视角对编程猫大为肯定,评价“好的项目可以击穿一切”,直接促成了紫牛基金参与其A轮投资。获得资本助力后,编程猫课程研发、高精尖人才、市场推广进入快速上升通道,用户增长越来越快,目前已突破170万,学员作品达200万。鉴于编程猫产品不断精进、发展态势良好,一路相伴的张泉灵从用户到投资人再到代言人也就顺理成章,亲自上阵为编程猫知名度、美誉度背书。 

少儿编程赛道拥挤,编程猫能否杀出重围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编程猫聘用张泉灵为代言人,是希望借助她高知名度和妈妈身份的代入感来搞定家长。而张泉灵看中编程猫,绝不是因为儿子晨晨学会编写类似《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而冲动投资,必然对其商业模式和发展前景经过深入调研、分析。

 事实上,张泉灵对少儿编程的两点深刻见解体现了她作为投资人的专业一面。一是让孩子学习编程是远见之选,在兴趣中养成编程思维,在创造中学会未来世界的基础语言;二是少儿编程延展性较强,不仅涉足文学,还能延伸到艺术、英语、数学等基础学科。这两点恰恰是编程猫优势所在。 

先说远见之选,越来越多的家长相信,AI时代,编程将是孩子的第一语言,而且越早学越好。编程猫致力于培养未来创作者,坚定认为只有将课程做得实用且有趣,在培养逻辑思维的同时激发出孩子的创造力,才能源源不断地吸引更多孩子来学习编程。 

一方面编程猫以游戏化教育的教学方式让中小学生通过有趣的图形化编程模块学习复杂的程序语言逻辑,让编程像搭积木一样简单;另一方面为教师、学校管理层和家长打造智能化教学互动、班级管理的“未来教室”。 

再说延展性强,学科学习和编程的结合是未来大趋势,而学科恰好是编程猫所有课程的主旨,除了图形化编程的入门外,也有和数学、物理、天文等课程之间的结合。其充分依据青少年的认知特点与当代教育理念来设计,将跨学科以PBL项目式学习方法进行深度融合,通过有趣的游戏化课程与语数英等各学科相结合,让孩子在游戏中掌握知识点,在接触超纲学科知识时也能够快速理解消化。 

因此,无论是直接从C端获取用户还是从B端学校入手,编程猫都如鱼得水,并实现规模化营收,自然获得紫牛基金、高瓴资本、慕华资本等投资方的鼎力支持,拿奖更是拿到手软,跻身独角兽行列指日可待。

结语

“编程进入学科教学的基本逻辑在于AI时代——新时代人才的需求——编程成为新时代的基础工具。所以,让学生学会运用编程思维解决问题,才是编程进入学科的目标,并非以应试为目标成为‘哑巴编程’。”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说道,有远见的家长应该尽早让孩子学习编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龚进辉 的原创作品,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