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林立、骗子横行,外包公司怎么到了互联网面前就变味了?

摘要:互联网创业者间,充斥着一条箴言:千万不要找外包!如果你想拉高一个创业者社群的活跃度,把这句箴言扔进群里,这群就会立马活跃起来。

京东阿里又打起口水仗了。

起因是苏宁张近东在参加活动时,炮轰京东不盈利、纳税少,然后刘强东就亲自出面发微博,表示自家已经给兄弟们交了60亿元的社保了!

嗯!这也是京东一贯宣传的形象。

然后阿里的公关接受采访,就直接怼回去了,表示:这是企业公民的基本义务,吐槽京东给员工交的少。并且阿里官方微博以截图的形式发了出来。

加上阿里手里还攥着大把的苏宁股份,公关带节奏、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小剧场就此打开了。

这事的台前幕后没什么可扒的,毕竟只是简单公关宣传戏码。不过刘强东说的“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一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倒是刺痛了大家。

心疼外包公司一秒。

不过也是啊,市面上外包公司太多了,出门找个工作一不小心就被骗成去培训学习了,还得往里边倒贴钱。这还算好的,一不小心误入传销酿出不幸,还要在网上被弱智少年骂蠢,这事就太委屈了。

想想这些年的遭遇,心里都是泪啊!

前两天,无人货架明星创企——猩便利裁员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几百人的地推团队一夜之间裁掉一半多,而后又爆出整个行业都在裁员,昨天风口今天陷阱让人唏嘘不已。

话说接近年关也不让人攒一笔过年钱,被裁掉的人纷纷反映:马上过年,时间太短所以没法找新工作,一群人只能一边讨薪一边提前准备回家。

而问及裁员欠薪问题,各公司又表示自己没裁员没欠薪,只是跟一家劳务外包公司解除了合约而已。

这样的套路,让人想起半年前另一家当红创企的回应,几乎完全一样。当时,共享单车风口上的明星创企ofo被爆出裁员欠薪,还被业界解读出共享单车市场格局要变。

所有的锅都是外包公司背下了,但最终,这些锅还是要被裁掉的一线地推运营人员来背。

这就是劳务外包公司的妙用——减省成本。当然,这是比较阴损的用法。

因为管理能力限制、业务扩张需求、成本风险控制等各种原因,许多公司都会寻求外包服务,无论是初创企业还是全球市值第一的大公司都有这种需求。

在传统市场,管理能力决定了公司规模,在公司快速发展管理却跟不上的时候,借助外包市场快速打开新业务,不仅能降低管理成本还能提高公司规模,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但业务一旦稳定,就必须组建自己的团队,将业务核心管理流程攥在自己手里,才有可能提高内部协作。

而往大了说,一个完整的工业供应链就是超大规模的外包市场。这种模式最本质上来看,是市场精细分工、专业制造的结果,是良性的商业体系。把定义放大的话,苹果靠富士康等企业代工的模式,就是最大的外包。而整个台湾工业引以为傲的ODM、OEM代工模式,就是一个专业的外包机制。

但不是所有领域都是如此,特别是面对劳动密集型、需要廉价劳动力的服务业时,层层外包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时外包公司会想尽一切办法压缩人力成本,最终传导到服务质量上,形成恶性循环。而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向来讲究的是团队协作文化,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稳定积累,显然外包是不合适的。

所以以快递著称的京东,才不齿做劳务外包。

好不容易成长起来的国内外包市场

国内外包市场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开始,飞速发展起来。当时日本的各大公司因为业务不景气,不得不收缩战线精兵简政,将大量劳动密集型的业务外包出去。于是外包链条就从公司子公司,下放到日本本土公司,再层层外包到拥有劳动力廉价的中国市场。

那时候浦东新区刚刚成立,国际名企纷纷开设办事处,日本公司的大量外包业务也顺势传到了中国大陆市场。不过由于当时大陆实行的是营业税制度,业务外包之后会导致外包公司与需求公司两边重复收税,所以就想了一个妥协的方案——劳务派遣——外包公司负责人员招募培训管理薪水发放,具体工作则由需求方统一安排,甚至与正式员工无疑。

在劳务派遣之下,日本的动漫产业、软件产业开始向中国转移。当然中国的“劳务派遣”公司接到的工种,都是劳动密集型的业务,例如动漫作品中最基础的画手工作、科技公司中的企业软件开发工作。甚至在相当长时间内,中国的企业软件市场全靠Sony一家的需求支撑,到今天Sony还贡献了大量份额。

反过来,由于日本科技公司过于看重核心硬件产品、忽视软件开发业务,软件业务几乎全部分流给了其他低收入国家,从而导致自己错过了互联网时代。

但中国大陆的劳务派遣制度漏洞多多,特别是层层外包之下,标的公司的质量堪忧。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满大街黑心企业黑心工厂利用“帮你介绍进大公司”的噱头坑蒙拐骗,成了社会毒瘤。劳务派遣让一帮流氓打着大公司的名号,到处招摇撞骗,受到了全社会的讨伐。

2011年,国家为了消灭劳务派遣问题,开始推行营改增。说句大家都能听得懂的就是:营业税改成增值税之后,同一供应链条上业务不再重复收税。这对外包市场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所有外包公司从此不再只是为大公司培训筛选员工的作坊,而成为了一个可以开展实际业务的“工厂”。这也为随后的创业潮提供了基础的政策保障。

随后新的劳务外包业务形成,外包从工种外包,变成了团队外包。于是整个外包市场迅速扩展出上百种新模式,大公司的任何团队都可以被外包公司拉出来,组成新的外包业务。

什么项目外包、流程外包、产线外包、劳务承包、劳务分包、人力资源服务外包等等新名词,都是从2011年开始出现的。

被“羊毛党”伤透心的互联网公司

但近两年,频繁重整公司架构的互联网大佬们,也在逐步减少外包业务。近几年清理外包团队的举动最大的,要数腾讯百度和几个老牌门户,其中腾讯的清理力度是最大的,几乎到了一个不留的地步。

原因是,经过高速发展的人口红利期后,各大互联网公司都产生了一堆互相冲突又冗余的业务,公司业务必须进行合并梳理,以减少不必要的内耗与浪费。当然,对于部分公司来说,更大的原因是,大家手里都有钱了,是时候展示自己的管理能力了。

互联网是新兴产业,不像过去的钢铁产业、轻工业、计算机产业,有着成熟的代工模式,这使得整个互联网外包市场并不成熟。就连最基础的软件外包行业,也到处充斥着开发公司用一个MVP模板,套取客户的预付款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

互联网创业者间,充斥着一条箴言:千万不要找外包!如果你想拉高一个创业者社群的活跃度,把这句箴言扔进群里,这群就会立马活跃起来。

当然,还有羊毛党类型的外包公司。

例如,有公司花巨资去找外包服务公司做应用推广,最后做新用户追踪发现,所谓的新增下载量,原来全都是专业刷单平台用上千台低端手机短时间做出来的。还有一些O2O上门服务业务,随便找一群什么也不会干的小姑娘,穿一套制服上门摆摆样子。网约车补贴大战时,大妈们攒出来的租车业务,大卡车也能混进来,还让亲戚朋友混进来套利。

如此种种,薅羊毛的例子不胜枚举。

同时,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也让劳动力密集型、重复性高的工种成了香饽饽。毕竟,这两项技术要革命的就是这些苦力活。如果各大公司都把这些业务外包出去了,还怎么研究变革?

马云都深入淘宝客服一线视察体验了,你说这个“亲听”项目还会想方设法去找外包减省成本吗?

回望已经过去的00年代,那时的Sony、任天堂等日本企业们,正在追逐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体感传感器概念,打造出一个一个的黑科技产品。那时候日本人也觉得未来即将到来,但后来经济危机打垮了前进的步伐,所有的黑科技项目都被砍下,所有的劳动密集型基础业务都向国外外包,才有了今天中国掀起新一轮的人工智能技术热潮。

传统企业讲求管理驱动、“企业规模由管理能力决定”,所以才有了更专业分工的外包公司。互联网公司讲求规模效应、“做什么都不如做生态”,那到底该不该要外包?或者换个名字改叫“创业”?

某门户工作4年的编辑,因为公司削减外包团队而失业,然后他自己成立了自媒体公司,靠着舅舅在餐饮行业的人脉,发展逐渐走上正轨。而他同事的创业项目,则拿了老东家天使投资。

某巨头外包公司的商务,在巨头裁减外包业务的过程中,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因为长得帅被原团队的内部领导敲定,最终成了正式员工。

他们都很努力,受到了公平的对待。

而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外包公司,亦或者是创业团体,大家都在历练属于自己的技能,探寻一个值得深入的发展方向。一个行业的好坏,不是某一个特定时期就能决定的,而画大饼吹得天花乱坠的人,有时候却把人坑得最惨。大家不必为了一阵风的市场宣传,而对某些行业戴上有色眼镜。毕竟工作不易。

文/水上焱本文系百略网(www.ibailve.com)原创,微信ID:wwwbailve。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科技新知 的原创作品,责编:栾青。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阿里、文投78亿投资万达电影,王健林左拥阿里右抱腾讯

京东金融崛起的商业逻辑:全新的B2B2C模式,做最苦最累的活

三大拦路虎不容忽视,京东游戏生态链恐难成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