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亚非和他的千亿市值三胞集团,如何缔造海外并购大业?

摘要:他发起系列海外并购,2017年创下中企收购美国药品最大交易纪录。他因势而变,“新消费、新健康”两大核心产业快速协同发展,让千亿市值集团踏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他发起系列海外并购,2017年成功收购全球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唯一细胞免疫治疗药物,创下中企收购美国药品最大交易纪录。他因势而变、先极致再跨界,“新消费、新健康”两大核心产业快速协同发展,让千亿市值集团踏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致敬2017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三胞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袁亚非。

 善阵者不战,随波而不逐流,明道而非常路。

2014年伊始,三胞集团一发不可收拾地踏上“出海并购”之路,用智慧、拼勇气、抓时机,创造了一系列不走寻常路的世界级并购经典案例。英国老牌百货House of Fraser、美国新奇特连锁品牌Brookstone、以色列养老服务企业Natali和A.S.Nursing、英国知名玩具店Hamleys、新加坡上市公司康盛人生集团、首个及唯一被美国FDA 批准的前列腺癌细胞免疫疗法Provenge ……这是三胞集团、旗下企业及战略合作伙伴海外“购物车”中的部分清单。

▲袁亚非在当选2017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创业屡次负债,终靠卖电脑翻身

袁亚非在部队大院长大,毕业时被分配到雨花区审计局,2年后被派去做村官,后因一篇《对一个种粮大户的调查与思考》,被区领导赏识提拔去区里当秘书。但金饭碗却未能盛住袁亚非渴望创新、寻求挑战的那颗不安分的心。半年后的1993年,他果断辞职了。

借了12万,袁亚非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从倒腾大米、卖服装到摆盐水鸭摊,他干啥啥赔,不过一年就把12万块赔个精光。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袁亚非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卖电脑。

拿着2万人民币,袁亚非租下了当时光珠江电脑城里里唯一靠厕所的那一间电脑铺面,只因价格便宜,四十平方才一万多一年。在上厕所的那个走道牌上,他写下了“三胞电脑”(三胞即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足见袁亚非的野心)。

与其他做电脑生意的不同,袁亚非的2万创业金这么分配:10000元租店面,5000元打广告,5000元赊获。他找到江苏电子报,在上面一个小豆腐块大小的广告区,每周花100元,打起了小广告: “三胞电脑大于等于兼容机世界”、“小于等于全市最低价”,下一个季度变成了“小于等于全省最低价”、“小于等于全国最低价”。(那时广告管理没有那么严,还能用“最”。)袁亚非于是成了南京做电脑最早打广告的那一位。没有想到正是这无心之举,却让他的电脑公司门庭若市,“每天光电话就要接500多个,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半。”

另外,袁亚非用5000元赊了五万元的货,通过广告和“无条件退货”,一个星期就卖完了,然后用更多的钱赊更多的货。到了1994年底,光珠江电脑城里,袁亚非就租了11个摊位,经营的品种也从最初的计算机配件到整机、商务通、快译通等11种电子产品。袁亚非于是结结实实大赚了3年,存款也迅速上升到7位数。

▲袁亚非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手握70家门店,一年70亿销售额

1999年4月,袁亚非在香港进货时,偶然被沃尔玛 “一站式购齐,最大程度地方便顾客”所震撼。在对国际上100多家零售企业的销售模式进行分析后,他决定采用“沃尔玛的规模采购+戴尔的生产直销+麦当劳的标准服务”,缩写WDM,袁亚非形象地管这么模式叫“王大妈”。“王大妈”模式很快引起了时任宏图高科董事长的注意,决定以1亿元入股。于是2000年,宏图三胞诞生了。

袁亚非通过多给利润的方式,搞定了电脑厂商,半年后的2001年2月,第一家全新的“宏图三胞”连锁店在南京闪亮开业,购满1000元送百元大礼包。后因备货不足、管理不善而关门歇业。经咨询后,他花了1500万购买了一套信息管理系统,把原本3小时的“入库、提货、上架、销售”缩短了3分钟,产品准确率高达99.8%,一年为公司节省了2000万。

2002年,袁亚非净赚了4000万。此后他信心倍增,通过模式复制,一口气在江苏新开4家分店,结果店店爆满。2003年,袁亚飞决定进军上海,把“低价+大卖场”两个杀手锏用的团团转,用“多开店、多宣传”的战略,他保持平均3个月开一家分店的速度,并掏出1000万大搞宣传。一年半过后,上海门店达到了22家,宏图三胞的月销售额也从500万提升到了1600万。

拿下上海,袁亚非直奔北京,随后进军全国。到了2007年,袁亚非手握70家门店,一年销售卖了70个亿,成为IT卖场全国巨无霸。

▲袁亚非获“2017年度中国最具社会责任企业家”

在电商发展迅猛的节点,大肆收购零售业

2011年2月,三胞集团用上亿资金入股上市公司南京新百;2014年4月, 南京新百用4.5亿英镑收购了英国的老牌百货公司 House of Fraser(福来莎);同年的7月用超过了1.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零售巨头Brookstone;当年的9月收购了乐语通讯;同年10月收购团购网站拉手网。

袁亚非的解释是,他不会写代码,也不懂电商,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线下的事做得更好。而收购主要是出于提升原有产业在国内的核心竞争力。“我买它的方法论和系统,然后买它的供应链,这样帮我们中国原有产业去转型去提升,这就叫供给侧的改革。”

每一次并购都有一次故事,袁亚非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写入2015年美国并购的经典案例“Brookstone并购案”。Brookstone是3c界的典范,三胞集团一直想要系统学习它的模式,却始终不得要领。偶然间袁亚非得到消息,Brookstone要倒闭了,但已经被美国另外一家公司斯宾塞买走了,但还没宣布。想拿下,只有一次机会。

根据美国的法律,两家公司谈好并购后需要在最后一个月向全世界宣布,这一个月之内,谁有本事要买还有一次机会。但收购方已经进行了三四个月的尽职调查、谈判买卖,实际已经接管了被收购方司。

袁亚非不肯放弃他梦想的店,立刻组织投行团队,请美国最好的律师,还专门连线到美国法院,在总部亲自指挥。公布当天,斯宾塞的人胸有成竹,不再提高报价,但要求大法官把两个信封同时打开一次结束。这是在逼三胞集团出很高的价格。

正当同事们就在房间里精算最后的出价时,袁亚非制止了,他在信封上写了一句话:所有条款跟斯宾塞公司全一样,现金比他多两百万。“我遵守你们所有的法律,我会打破你们所有的规则!”后来美国因此出了一个法律的补充,今后不准再这样投标。

▲袁亚非在首届江苏发展大会发言

1984年,高考成绩一公布,袁亚非又喜又悲,喜的是数学考了满分,悲的是英语成绩不到10分。为了全球并购完成“新健康、新消费”梦想,袁亚非在四十多岁的年纪,从头开始恶补英语。如今,他能在各国董事会上用英语发表意见,发音也十分标准。学习力就是持久力,袁亚非也在用实际行动践行“活到老,学到老”。

对于三胞集团的定位,袁亚非一直强调,三胞集团是在做以信息化为特征,集新健康、新消费为一体的现代服务业。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呼唤伟大的民族企业,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企业,一定能够成为世界伟大的民族企业。这就是我心中的一个梦想,我们要建立健康快乐小镇,三胞的产业,从健康、消费到金融、娱乐、教育这些产业,大家看着很零散,实际是围绕人来做的一个生态,所以我们把这个生态就要落在这个小镇上,叫生有所望,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就围绕人的一生服务,这是我要做的事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联璧港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