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网约车大战开启,烧钱还是唯一玩法吗?

摘要:如今的网约车行业已经受到严格监管了,烧钱补贴的场景不太可能重现。而且经过了几年前那场恶战大家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烧钱是烧不出用户忠诚度的。

2018年率先燃起战火的竟然是网约车领域,这一点多少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几年前那场10亿元补贴大战貌似烧出了一个行业格局,吃掉快的和优步的滴滴出行一家独大,神州专车领跑第二梯队,剩下的小玩家份额少得可怜。但是这远远不是结局,今年,一场新战役已经开始了。

美团、摩拜新入坑

岁末年初盘点2017车圈大事件时,我就把美团和摩拜也杀入出行领域作为了其中一件大事。美团这个看似和网约车毫无关系的企业去年就开始在南京试点美团打车业务,而后迅速的开始向杭州、上海和北京扩张。

只不过现在做网约车不像做共享单车那般随意,推个APP街边摆几百辆车就能开张,网约车进入任何城市开展业务都需要先取得牌照。所以美团打车在北京的推进暂时踩了刹车,因为牌照还在申请中。而在上海虽然拿下了牌照,不过也被有关部门提前约见,嘱咐他们“不得搞价格战扰乱市场”。

摩拜的共享单车解决的都是最后一两公里的事儿,如果只做单车显然做不大也做不久。除了与首汽约车这些平台合作互开入口,摩拜要想在出行领域做深,自己开展出行业务也是必然选择。

摩拜先是联手了一家来自贵州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新特汽车,由对方为其打造共享版的纯电动汽车产品,不过这个车的生产是交由第三个合作伙伴一汽来完成。在量身定做的共享纯电动车下线之前,三方已经开始用一汽奔腾的电动车在贵安新区开始共享业务试运行了。

嘀嗒、易到卷土重来

1月18日嘀嗒拼车正式更名为“嘀嗒出行”,增加了网约“出租车”业务。这项业务去年10月已经开始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佛山6个城市上线了。未来嘀嗒出行只专注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不会涉足快车和专车领域。

同样开始把触角伸向出租车业务的还有首汽约车、神州专车和易到。虽说网约车诞生之初就有“革掉传统出租车的命”的架势,但是慢慢的大家都已经意识到,出行领域最宝贵的资源就是司机和运营车辆,当网约车的门槛越来越高,如何争取到最多运营资源,出租车是必须团队的对象。

不过正规的出租车资源每个城市都是固定的,这么多平台加入势必就会出现争抢司机的局面,目前大家招募司机的方式都是采用各种激励措施,給司机和乘客发补贴。比如嘀嗒出行的政策就是“自由抢单不派单,零元佣金不抽成”。

资本重新涌入

这一轮网约车新战役同时伴随着更多资本的进入,1月17日吉利集团战略投资的专做新能源车出行的曹操专车就完成了A轮10亿元融资,估值超100亿人民币。

离开乐视漩涡的易到也表示新一轮的融资基本确定,中信银行作为投资方,具体投资金额近期公布。而去年底首汽约车也完成了B+轮融资,总融资额达到13亿元。

毕竟这是一个2020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9.5万亿的行业,没人愿意错过。

烧钱烧不出未来,如何留住客户和司机

但是如今的网约车行业已经受到严格监管了,烧钱补贴的场景不太可能重现。而且经过了几年前那场恶战大家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烧钱是烧不出用户忠诚度的。

目前美团拓展业务主要是靠针对司机的所谓的“低抽成”和“零抽成”,其他几家新接入出租车业务的平台也是在针对司机的抽成上亮出诚意。相比之下滴滴出行的高抽成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挑战。

而对于我们这些用户来说,更希望看到的不是块八毛的奖励,而是真正好用放心的服务。仔细回想一下最近叫车的几次让我不爽的经历,都是和监管不到位以及系统不够智能有关。

在上海,滴滴的拼车形同虚设,明明显示拼车失败但是车上却坐着至少一个同行者,原因是司机为了多赚钱同时开几个APP接单。在北京,一段不到四公里的出行却被派来一个距离我两公里远的司机,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我无奈还是恢复了招手拦出租。

前不久在美国体验优步和Lyft时,最终我选择了Lyft的原因则是优步的定位实在不准,司机和我互相找不到,最后国际长途打了无数个,花的钱比直接打出租都多。

所以相比补贴和低抽成,不管是老平台还是新玩家,请多在技术升级和服务管理上做文章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每日汽车观察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彤。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