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对话|天使投资人是在押注未来,盲目追风口是最大的误区

摘要:泡沫之下肯定有洗礼,90%是泡沫,而且一定会经历大的洗礼。

整理/柴佳音
2018年1月18日,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酒店隆重召开。本次活动致力于规范健康的天使投资文化,助力完善中国创投生态,衔接和服务更多的个人天使投资人。同时,通过培养和优化更多早期优秀项目,完善中国双创生态。 

在主题为《新经济、新技术、新创投》的圆桌论坛上,创新工场合伙人张玮、易一资本合伙人曹日辉、极客帮创始人蒋涛、钱袋宝创始人、神州付行政总裁孙江涛、PreAngel创始合伙人王利杰,五位嘉宾做了精彩分享,由创新工场合伙人张玮担任此次圆桌论坛主持人。


以下是《新经济、新技术、新创投》圆桌论坛的实录,经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精编整理,有删减:

主持人张玮:十九大内容最核心一个词就是新时代。那么在新时代背景下会衍生出新经济,新技术,新创投,所以今天这个环节就是围绕着三个主题共同探讨一下,在新的三大动力新经济的时代,你们的投资方向,投资策略有什么转变?

蒋涛:今天主要是天使投资人,我认为天使投资人最主要是投资未来,要有一定的预见性,看未来五到十年发生什么,你能否参与或发现机会。投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投核心技术和核心引擎,二是结合行业实际的场景,包括制造业中能改造业务上的关键点,这两点是需要融合的。怎么让技术资源真正发挥商业价值,除了将技术社区的资源调动起来,还要跟投资跟各行业结合。

孙江涛: 天使投资人的机会是很难捕捉机会的,所以我们需要在机会还没有大范围被VC和PE关注到的时候,就找到这种机会。我个人一直的理解,其实投资的本质最终还是投人,核心是要有一套方法,有一套流程和机制,能使用到各个领域优秀的人才,并且一直跟进它。所以我个人这些年,尤其是近几年核心的投资理念就是想尽办法了解优秀人才,并且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投资,就是投这个人了。相信所谓天使投资下一个风潮都可以有机会提前预见。

张玮:第一个本质就是团队,核心是人,投对了人,对于一个企业得成功应该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整个因素占到70%支撑力度。第二个是作为天使投资人,因为最早阶段接触这个项目,要有一个本领就是预见未来,能够在非常早期别人没有看到的时候感受到整个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趋势,提早进行布局。

王利杰:大部分天使投资人没有赚到大钱,是因为都在投资自己懂的东西,如果一个天使投资做得太顺肯定是做得不对,什么是反人性?如果真在一个天使投资赚钱,至少要拿十年。我们经常后悔就是把一个好的项目卖掉,但是通常你想卖的的卖不掉。最反人性是真正赚钱的,你就是要投不懂得东西,而且要拿十年才可以赚到钱。

如果真明白了,其实这个机会可能已经是最后一波,要么就不是机会了,真正是懂非懂的时候可能还是机会。这时候要相信团队,如果投人就是不懂你在做什么,但是就觉得人不错,在你身上赔多少钱都认了。

张玮:说到区块链,有人说就像它就像是97,98年提到的互联网,将会带给人类和社会又一个技术性的创新,对于这点利杰怎么看?

王利杰:我问一下在场,认为自己懂区块链的举手?区块链现在是非常热的东西,但是能读懂区块链的很少,行业里的人特别痴迷,特别癫狂,但没进场的人就看不懂。这时候就要注意了,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这里区块链可以有一个对比,互联网带来一个自媒体时代,有了互联网之后,媒体工作者就可以给自己打工,而区块链带来的是自金融,我们在区块链技术大力发展若干年之后,在座各位不需要中心化的金融机构,过去是挑战国家言论自由,现在是挑战金融稳定,所以区块链不是不能做,而是监管下做,因为会带来不稳定。但是是发展非常快的技术,十几年前二十年前,看互联网说做了聊天软件,你说也想做必须从头做,但是区块链全是开源的,你想做原代码直接拿过来做,迭代速度非常快。相信全世界的政府都在密切关注所谓的区块链的技术发展以及所谓的ICO,制定监管政策,包括比特币制定监管政策,怎么样在一个可控风险范围内让创新创业的人在这里面试图参与。日本人很聪明,把比特币搞合法,搞交易所,全世界的数字货币都到他们的交易所交易,他再向全世界收税。现在监管政策没有落实,现在要么是成立境外机构在境外发展,要么只说技术,不搞金融,卖技术给金融机构,现在是最挑战的地方。如果政策一旦彻底研究完了,监管出来了,相信这位机会也不是大家的,因为政策明朗了,巨头都会进来的。

张玮:现在所说很多代币和ICO,不能是扰乱社会秩序,9月4号出台监管制度,之前已经火过一把了,但是监管制度出来以后,12月份一个月的时间火爆程度可以说是过去几个月的十倍,甚至二十倍,直到前两天比特币的价格大跌20%,包括一些监管政策会出台等等。在这里更多是说在国家和社会的正常持续以及监管制度下,更好拥抱区块链,改变未来技术的创新。孙总在这里面也有布局和思考。

孙江涛:我想说两点细分的经验,如果大家投资跟区块链相关的企业,现在有两类方向可能是不太适合了:一类是小企业作为金融机构的技术服务商建筑的区块链技术服务平台。这类对于小的早期创新企业肯定不是机会了。因为乐观点讲,这样的企业也有机会创造出一些小的客户,比如某些省级市级的银行证券公司,但是如果一旦这个领域成为了机会,并且开始成长了,那机会很容易会被科蓝、恒生电子长期为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所拿走,很有可能这类的创业公司会成为前面的实验品,最终市场真正大起来的时候不会被创业公司拿走。另外是有公众类的项目很有可能也会被腾讯、阿里大集团所拿走,因为他们内部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研发也是几百人,甚至更多人的团队,是非常庞大的技术积淀。如果大家涉猎的话是大家尽量不要碰的领域。

还有一个领域是更细分的领域,关心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博弈话题。我看到一个领域,有些公司在做农产品的溯源这类的业务,用区块链做溯源和验证是非常好的方式,但是这里面面对去中心化的技术信任和中心化的权威信任,到底在公众面前,公众会更信任哪个,我个人认为会更信任后者。以区块链技术作为背书的农产品溯源,和中央的权威机构中心化的溯源,后者更容易被广大的用户所信任,或者被市场信任。所以我觉得这两个方向,如果大家碰到,建议尽量躲避一下。

张玮:创投行业从发展到现在已经非常成熟,我问两位,未来对于创投行业是否会被新技术和方式所颠覆?

蒋涛:肯定是这样,技术会渗透到各行各业,区块链也会改变金融。现在SCO就是改变风投的模式,现在区块链投资没有合同,全部都是虚拟货币在上面流转,项目只有白皮书,源码有些都没有公开,这已经是颠覆性的进入创业。中国的创造有可能会对这个行业有点影响,现在在国外来讲更多创新型的项目开始外区块链做新一轮的融资和投资。国内是炒作大于实质,因为这个市场区块链是五千亿还是六千亿美金,市值一定会被泡沫化,就像1999年到2000年,美国互联网从1995开始到2000年,五年时间互联网市值是一万多亿美金,最后2000年4月份的时候,从5000多点掉到1000点,很多几十亿美金的公司,但是没有对应什么实质性的资产,这跟95年到2000年的互联网几乎一样,那时候起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搞一帮光鲜背景的人,拿到投资就上市了,上市雅虎是两三千亿美金,2000年股灾以后,亚马逊股票从120块掉到7元,但是亚马逊今天的市值是5000亿美金,泡沫之下肯定有洗礼,90%是泡沫,而且一定会经历大的洗礼。这就是这个市场的现实。大家要认清这个现实。区块链要好好的学习,但是在里面的机会到底哪个最大,还要好好看,但是一定有大机会,6000亿美金不是虚,因为是新的,颠覆式的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重大变化。这个变化会一点一点展现出来。

张玮:不要盲目投资,在投资前要做学习。

曹日辉:我们是跟进在工业4.0,去年也有机会进到区块链领域,当时在薛老小别墅也看了很多ICO的项目,但是没看多久,中央一出文件,薛老就出国旅行了。我相信这里面会有泡沫,我们投的一些项目,在传统风投市场,连一千万人民币都拿不到,做ICO一募集就三万以太币,价值2.7万亿,这里面是有泡沫的。但是ICO和区块链让我做一个创投机构看到一个危机,就是如果真的不去了解和理解的话,很有可能我们这个行业也有可能被ICO和区块链颠覆,因为投得好不如退得好,退出机制太强大了。这点确实让我产生很大的危机,我还是要像利杰学习,向总学习,希望你们把我带入行,明年可能再来看项目可能会更了解这个行业,跟大家分享更多。

张玮:不管今天讨论了多少话题,最终还是想问回到个人天使的大会上来,在一个月前,汉生大哥就找我,说要做聚集全国个人天使的大会,没想到一月之后这个大会在这里如期进行了,让我非常震撼的是来了一千多人个人天使,其实从投资到现在,我们创业工场也投了13年,投的项目有也有200多个,在2015年的时候也曾经做了一年时间的中国青年天使会的秘书长,周边的天使投资朋友非常多,随着这几年创投行业飞速发展,成为天使投资人的数量也在猛速的增加,在这个过程中,插着翅膀的不一定都是天使,有可能也是鸟人。所以我想说,天使的核心本质就是三个词:信任、坚持、陪伴。所以我希望今天在厦门参加天使节大会的每一位天使都可以真正的天使,谢谢大家,也谢谢各位嘉宾。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柴佳音,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