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向左,话题先行;直播向右,愿者上钩;直播+综艺,娱乐至死

摘要:2018年1月5号,在《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舞台从十万人中脱颖而出的何猷君;2018年1月8日,作为《冲顶大会》的合作者,王思聪喊张一鸣、周鸿祎,奉佑生撒币……

如果说2018开年对于大多数人有什么特殊意义的话?那一定是两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2018年1月5号,在《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舞台从十万人中脱颖而出的何猷君;

2018年1月8日,作为《冲顶大会》的合作者,王思聪喊张一鸣、周鸿祎,奉佑生撒币;

还是一样的配方,只是换了一撮“作料”。

《最强大脑》因为第四季一意孤行“造神”的问题被冷落,2018年换了一套“皮肤”又出现了“何猷君”这个重新定义“高富帅”的“霸道总裁”。

《冲顶大会》的幕后推手“王思聪”,2017年32个问题分分钟赚了23.8万“捧杀”了“分答”,这一次又“故技重施”,几天之内就“催熟”了直播竞答。

这两个自带话题的男人,一个和奚梦瑶纠缠不清、另一个在李小璐事件中不止扮演了什么角色;但总的来说,他们在“流量变现”这件事情上似乎有着异曲同工的才情。

何猷君在《最强大脑》上不到10分钟(没具体算过)的亮相,收割了万千迷妹;

王思聪在《冲顶大会》的一条推文就引爆了2018的第一个风口。

想想,是不是有点魔幻现实主义?

OK,今天我们就来拆借一下当直播遭遇综艺的那些事。

综艺向左,话题先行

对于几乎不怎么追综艺节目的我,近年来也一直有两款综艺《最强大脑》《国家宝藏》就没断更过。

《最强大脑》是2014年开播的综艺节目,虽然就像中国互联网一样有着德国《Super Brain》的血统,但是对于这样一个“高山仰止”并且能够和世界精英PK的综艺节目,我们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有着“迷之自豪感”。

虽然说第三季的娱乐化以及第四季的造神运动破坏了观感,但是一边吐糟一边贡献收视率似乎也不错。

这一次《最强大脑第五季》更是从十万人中海选,并且从观察和空间两个维度遴选除62人(似乎)。不只是三组赛制的场景极度类似于《天才抢手》,节目前的100人点名也是满满的既视感。

而在《国家宝藏》这一档央妈出手的综艺节目中,更是几乎没有差评。

作为一档原创综艺,不仅有9大国家级重点博物馆27件国宝的底蕴,更是有着明星守护人碾压《演员的诞生》殿堂级的演技,甚至就算是草根守护人也是超越《我是歌手》一个个有血有肉有故事的人。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者除了“国家荣誉”的主旋律,还在唤醒关联记忆把宝藏、才能和某个人进行链接,以产生多点传播,大众参与的社会效应。

直播向右,愿者上钩

相比于传统综艺需要录播,场地和时间成本以及档期之类的弊端;直播似乎天生就有即时参与、广泛讨论的优势。

而对于从广播电视中诞生的综艺,这一次王思聪掀起直播竞答的风口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本质上就是《一站到底》的APP音频版。

只不过直播竞答粗暴的“利益驱动”以及无孔不入的话题营销确实比日韩支配许久的传统综艺有着足够的新鲜感和参与感;就像2014年风靡的微信红包一样,有一种稍不留神就会错过几个亿的遗憾。

有了利益垫底、以及各种大佬背书,直播竞答似乎又让无数创业者嗅到了血腥;《冲顶大会》《百万英雄》《芝士超人》,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还在路上。

但是这种利益催生的流量APP,现在的盈利模式却只能依靠各种牛皮癣广告。

这种尴尬的处境,肯定会倒逼“继承者”在直播竞答的红海之外开辟一片新大陆。

那么直播的优势到底在哪里?

1.只要有一套完整的规则、商业变现体系,直播+就能帮助无数竞答们多人、多线程复制克隆;

2.直播+如果找到了利益之外的“诱因”,就能更低成本,无须场地明星随时随地开始一场亲民互动;

3.受XX总局新规影响,卫视黄金档出现需求缺口,直播+可以快速迭代跟进并且及时调整内容规则;

直播+综艺,2018,娱乐至死

传统综艺在内容上几乎已经做到极致,没有什么新意,再加上明星流量的不稳定和快速衰减;综艺内容在移动APP时代还是个巨婴。

而直播这一块,因为陌陌、一直播、花椒、斗鱼群雄逐鹿,另一边还有快手、美拍、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跨界打劫,直播领域已经很难再出黑马。

那么,如果传统综艺在移动App上借助直播“重生”,综艺本来就有观赏和互动的基因;直播给传统综艺赋能,直播本来就是娱乐化和互动的产物;能够产生什么结果?

其实,就像传统综艺需要的“各种团”,甚至还需要特意安排观众各种摆拍,只是他们的主角永远都局限在荧幕之内,缺少跨屏互动;而直播这一块虽有主播会与各种“亲们”互动,但是这种互动给不了粉丝更多的参与感。

而直播+综艺如果能够珠联璧合,以直播的形式披上综艺的皮,会诞生一种全新的跨界物种。

1.存在感更强

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层层海选,进入整个直播综艺环节;而且一种类型玩不转完全可以零成本参与另一种综艺,给用户一种我是“主角”的错觉;

2.参与感更强

用户完全不需要在屏幕前干看着,暂停视频评论,又或者给主播打赏等待主播翻牌;用户完全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成为某一场综艺的“绝对主角”;

3.商业模式更加清晰

传统综艺的各种植入完全可以移植到直播综艺,而且某种品牌赞助完全可以特设一个关卡又或者整场综艺就是品牌植入,因为这种直播综艺够短够粗暴,只要没有主观性错误几乎不用担心用户的负面情绪;

4.更加善解人意具有想象力

因为直播综艺的体量和投放区域问题,用户或者品牌完全可以AB测试又或者单点投放区域引爆;甚至于用户或者是品牌还可以私人订制只属于自己的品牌直播综艺。

总结:

到此为止,图文信息流已经流行了十年之久,而且从现在用户对于短视频直播的热爱,再加上5G通讯技术的突破,未来几年的信息传播必将进入多屏共享智能交互时代。

基于比特币的危险性,区块链的应用场景,还有人工智能的想象力,直播综艺或许是通向未来的第一块敲门砖。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幻梦邪魂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撒币游戏”火爆绝非偶然,直播+的新时代刚刚开始

网友喊话王思聪:撒币?百度语音搜索“作弊”不管吗?

有奖直播答题火一把就会死,核心原因有这四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