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投资全面爆发,下一步趋势在哪?

摘要:如此澎湃医疗资本市场里,能量在哪里?创新又在哪里?

2017年是健康中国战略从“路线图”向“施工图”转化的一年,大健康产业风起云涌,引领新一轮经济发展浪潮,医疗投资的各项指标全面刷新历史记录。在资本重兵集结的医疗服务领域,高端、专科、连锁品牌民营机构和口碑、基数、市场占优的公立医院,强烈的吸引着各路资本的目光。但无论是公立医院改革,专科医院,还是连锁诊所、医生集团,都无法达到充分市场化的状态,医疗服务供应者的整体竞争水平与价值实现通路仍是良莠不齐、差异颇多。

2018年1月6日,由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主办的“聚能•赋能•释能”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融资高峰论坛在京举办。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前院长赵平,以及数十位医疗行业重量级嘉宾组成的明星阵容参与此次年度论坛,大咖云集,座无虚席,与窗外严寒形成鲜明对比,召开一场政策、专业、模式的饕餮盛宴。

“聚能”指的是资本对医疗板块的投资冲动,2017年一级市场的医疗投资规模仅次于中国的TMT排名次席;“赋能”指的是资本助推下,中国医疗产业迎来突破性的领先机遇,代表作是免疫治疗的弯道超车;“释能“指的是在资本的期望下,医疗企业走到了全面爆发的历史节点,华大市值破千亿,恒瑞市值破2000亿就是佐证。

在需求如此活跃的医疗资本市场里,能量在哪里?创新又在哪里?未来医疗投资的趋势又在哪里?

“民营”已无法诠释当下的社会资本办医

目前国内的社会办医,非公立医院已经达到17800余家,占全国医院总数的将近60%。从2014年至今,非公医院年均增长13%-14%。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预测,到明年年初,全国非公立医疗机构的数量占比将达到75%左右。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

郝德明提出,如何通过投融资服务推动社会办医由量变到质变的转换,如何解决社会办医“找项目难、融资难、投后管理难”的问题,这就需要行业平台的服务能力要有一个飞跃的进展。早期社会办医讲求数量和扩张,而随着“十九大”会议召开之后,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郝德明认为,要解决这个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矛盾,非公立医疗和社会资本将大有作为,非公立要和公立形成差异化服务,为老百姓创造个性化、多样化、优质品牌化的服务。

郝德明坦言,民营这个名称,已经不适合去冠名社会资本所办的医疗机构。过去讲的民营医疗机构,其名称已不能涵盖非公立医疗机构多元化的经济成分,社会资本办医院不仅包含了外资独资,中外合资,国有资本全民所有制和社会资本的混合制,而且有上市企业的股份制,有企业和企业法人之间的股权制,有个人与个人的之间的合伙制,还有自然人。按照所有制形式来区别命名,即公有制之外的所有制形式参与举办的医疗机构,应当统称为“非公立医疗机构”为宜,国务院在审批这个协会名称的时候就是这样来考虑的。

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

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在讲话中指出,过去改革核心的点是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目的是要满足老百姓的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需求。现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补充道,过去改革核心的点是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目的是要满足老百姓的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需求。现在是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医疗健康领域的主要矛盾已经从“以疾病治疗为中心”转变到“以健康促进为中心”了。

前几年国家推进社会力量办医,国务院医改办、国家相关部门都在全力推进,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文件。但是依然存在很多障碍。然而到今天为止,大家都明确感受到,虽说困难、问题还有,但是前景光明,很多过去认为不可突破的东西,是一个障碍性的东西,现在在逐渐地从政府层面形成共识,从社会方面也形成了共识,环境是会越来越好。梁万年司长相信,社会办医也会有更多的空间和更多的机会来发展。

2017年医疗资本屡创纪录

从资本角度观察,中金智德总经理单俊葆发现,2017年医疗行业其中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医疗投资所创造下的两个300亿记录。一个是全球医疗私募股权投资金额超过了30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5%,创下新的记录;另一个就是中国医疗企业IPO数量55笔,募资金额超过300亿,也刷新了新的记录。这些数字的背后,一个趋势是投资医疗,另外一个是投资创新。

中金智德总经理单俊葆

此外,在中国的医市场上也出现了联影医疗这样的企业,300亿的投前估值,333亿的投后估值,创造了中国医疗器械史上最大单笔私募股权融资。上市公司恒瑞医药瞬间超过2000亿市值,直接刷新了中国医疗企业的市值规模。这些记录足以见证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医疗都到了一个投资的主风口时期。

在过去一年,中金公司在非公医疗协会的支持下建立了唯医会,打造医疗投资行业提供资源的对接平台助推。通过常态化的论坛、沙龙、路演,项目推介,以医改规划、药品评审创新、中医药投资、AI医疗、康复投资、智能设备和医联体等风口话题,将政策进行解读,行业分享和项目路演深度结合,高效的推动医疗行业的投融资。

唯医会创办人、中金智德副总经理韩涛

健康资本的的喜与忧

围绕大健康资本,大会邀请到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和华润凤凰副董事长成立兵,及爱尔眼科ceo徐增旭,围绕大型医疗上市公司企业的产业布局、品牌发展和并购方式来透视健康资本目前的态势和未来走势。

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认为,未来的10年是非公医疗乃至中国医疗服务业发展的黄金十年,“这一点我觉得是毋庸置疑的,在整个大健康板块当中,医疗服务、器械、医药三大板块当中,医疗服务无疑是未来无论从政策支持的力度,资本市场的助力还有我们创业的热度和氛围是最被看好的。”

美年大健康董事长俞熔

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不足,在俞熔看来是医疗服务最核心的痛点,“这里面其实延伸出很多的结构性问题。”怎么去破解它?单纯借助现有的手段和力量是有限的,但这两年风起云涌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可能会提供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未来我们看到资本市场2017年,真正的医疗服务业的上市公司,我统计了一下,2017年在A股一家都没有,我希望我们在2018年,我希望有0的突破,为什么是有这样一个特点,这跟我们这个行业的特点有关系,也就是说,医疗服务行业,特别是非公的医疗服务行业,在0-1的过程当中,其实要耗费蛮长的时间,但是反过来说在1-10这个阶段,假如由资本、专业还有其它各种积极因素的推动,政策的推动下,这个速度就会快很多。”

华润凤凰医疗副董事长成立兵

华润凤凰副董事长成立兵认为,要想形成很好的品牌,除了资本的注入,时间是积累、积淀的最好元素。“医疗品牌的成长,你着急也没用,一家医院你想打造成协和的品牌,确实需要积累一些时间,当然有没有可能弯道超车?确实现在通过互联网的手段,一些新的在风口,有可能短期内也能达到一定的品牌效应。但是医疗本身是一个持久的行业。”

成立兵更相信时间的魔力,同时,他认为打造品牌还有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必须要强调专科实力,要靠专科实力打造医院品牌。像天津泰达心血管医院、武汉亚心、广州三九脑科、首都三博脑科,这些医院都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发展,靠自己的专科实力,在医疗领域形成了的行业性特色和定位。

爱尔眼科北京CEO徐增旭

同样作为一家上市医疗机构负责人,爱尔眼科北京CEO徐增旭则坦言,爱尔打造的确实是一个企业,但他更愿意称呼爱尔是医疗机构,“我们讲医院是一个世界上管理难度最复杂、最大的一个经济体,它不能用企业的这种思维完全地套用。”

医疗领域的技术创新与模式落地

尽管目前国内非公医疗机构相较于公立,仍处于弱势,但民营资本的活力,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标杆性的明星医院。

《顶级医院:专科、品牌、资本的共鸣》协会理事、首都医疗集团总裁隋国平先生主持了论坛

目前医疗行业最火热的话题,一定离不开目前有望成为医疗服务A+H第一股的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管伟立亲临大会现场,他这样评价IPO,“当时在香港上市,一夜之间让大家更加了解精神卫生,更加普及了精神卫生的知识,所以当时在香港、国际资本市场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从康宁的股票给予了很好的肯定。”

在港股上市的经历,让行业甚至大众对精神科给予了更多的关注。自从国家30年医改以来,每一次的医改都会提到国立社会资本运营,而现在这几年国家的所有政策都围绕着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出台相应的政策。管伟立坦言,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它会给中国的医疗卫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平时网络上也有在谈论康宁的,说康宁在资本市场上拿了钱、募了资,其实是推动了整个中国精神卫生事业的发展,填补了政府还没有涉及到的、还不能完全做到的精神卫生领域的发展。所以,它的意义是非常非常深远的,虽然康宁在香港资本市场募到的钱不是很多,但是它带来的潜在的价值和意义是非常非常深远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秘书长、协会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前院长赵平表示,今天成功的很多医院都是专科医院,在座的这几位,为什么能够成功呢?有几个因素:

因素一:有足够病原的时候,政府医院不愿意要的,我要了,像精神病医院、肛肠病。我在协和医院工作22年,我做过协和医院外科主任,协和医院唯一一个能转出的疾病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是痔疮,因为我们不愿意臭烘烘地在那儿看,所以就转到二龙路医院去了,所以二龙路就是因为做肛肠得以发展起来。

因素二:还有一些医院也是成功的,眼科、心血管是成功的,脑部的手术是成功的,有些技术是难以复制的。如果有一些人能够把这些技术拿出来,他就能够成功。

用了12年时间,将一所内外妇儿的小综合医院,改造为全国第一家三甲康复医院的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则为我们验证了基础创新与模式落地的可行性。

“事实证明,通过这12年,把龙城医院做到从0到1,历经艰辛,为什么历经艰辛呢?因为当时社会上对康复也不认识,表现在不给你医保,任何医保的记账报销支持,全部自费,所以为什么也是当时社会上没有人搞康复的一个重要原因。”

没人做的康复,王玉林就只好自己默默去耕耘,“当初我在12年前认识到的,很多很多人在急性期过后,没有得到应有的康复,这个痛点依然存在。也就是说,我在12年前发现的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难道一个龙城医院800张床位,就能解决全国成千上万上亿的人,需要康复的问题吗?解决不了。” 目前,王玉林亦希望通过资本力量,让康复事业能够腾飞起来。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协会常务理事、拜博口腔创始人/董事长黎昌仁在圆桌论坛提出,从行业讲,医疗行业、大健康产业其实都是赚慢钱的行业,不是赚快钱的行业。跟公立医院不能比的是,公立医院有政府背书、学院背书,有几十年基础,也正因为非公立医疗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所以首先不是一个起跑线上,大家都感同身受。品牌、医生专家、团队的沉淀、老百姓的认同,要通过质量和服务,让老百姓增加回头率,效益也会越来越好。黎总坚信,把品牌、服务做好了,这个行业最终是一定会赚钱的。拜博口号是让我们的服务尽量服务到更多的人群,我们的愿景是让中国人笑得更自信,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地多开店,让更多的中国人笑得更自信。

美中宜和联合创始人/CFO陈霄指出:在选择投资股东以及合作伙伴的时候,首先希望他能够理解医疗行业的长线投资性质,不要急功近利,开店亏损的过程,对于扩张就可能带来亏损,这都是必然的规律,投资者一定要非常有耐心,能够经历一个起伏的过程。美中宜和是以妇幼为主,在高端人口非常密集的区域,选址等方面都是与我们运营是非常息息相关的。

遵照陆道培院士的初衷,在道培血液病医院陆佩华院长带领下,谨奉诚信办医,一切为了病人,所以绝对不能急功近利,这也是这么多年,道培医院十几年的发展,立足于用大量的精力来建造医生团队和医院品牌,同时有相应的在世界水平的医疗技术水平的作为支撑。比如因我国国情而推出的半相合骨髓移植技术,绝对是在世界上是领先很多年。

即将在亦庄启用的医院也很注重人文医学,要给患者一个最好的就医环境和就医体验,请大家拭目以待。

技术与资本的互动共赢

▲百洋医药集团的总裁宋青

百洋医药集团的总裁宋青主讲中提出:医疗和技术历来是推动医学发展的硬币的两面。百洋的转型,从品牌的营销、到医药流通,再到互联网应用的尝试,都看中这两面。从2014年前就看准互联网应用的唯一机会是人工智能,在这个方面较早布局。该布局叫“三端两云一平台”,打造我们互联网应用生产圈。这三个端是——一、为医院、医生提供人工智能决策端;第二端,为医患互动慢病建立管理平台,有产品叫“易复诊”。第三端是医生培训和教育平台入口。为了支撑信息化的发展,建立了两个云:第一个,针对医院信息化的云平台,菩提医疗云。第二个,跟Oracle一起打造叫明镜医疗云。宋青从国际品牌生态圈、互联网应用生态圈,谈到百洋目前打造医疗服务生态圈,提出带领所在集团更好地为非公立医疗健康生态圈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心医国际总裁联合创始人邰从越

心医国际作为一家成长中的企业,专注于远程医疗领域,目前在不断地拓展网络和平台。邰从越分别从政策驱动、技术驱动和模式驱动给大家分享了心医国际发展中的一些心得。与大家做了很好的分享。他认为2017年已经把互联网定位为一个传统行业,因此来说互联网这个词已经不能把它当成是一个热词,心医看到得是基于它带来得更多新技术的变化。在模式创新上,心医国际根据自身推进过程中的一些心得对转型康复的医疗机构和医联体及分级诊疗的强基层政策落地中在药品统销方面的机会和实践给大家做了详实的汇报。目前心医国际已经覆盖4300家医院,里面也支撑了有120个医联体,包括了18万基层医生在里面进行相关工作,包含了教育、培训、门诊、会诊等等相关的业务内容,也包含了省一级、市一级和专科一级的,心医国际相信在实践过程中,获得的的经验是最多的。

来医疗:模式、技术、医生的创新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临床工程分会会长、中国医疗设备杂志社金东社长主持了论坛2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理事、安徽省抗癌协会理事长、安徽济民肿瘤医院刘爱国院长提出,所谓模式的创新,这是医疗的实质问题,因为我是从公立医院过渡到民营医院,很多人都是临床就是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医院从过去的一个孤岛式的独立,变成一个连锁和资源共享的系统,资源共享可以减少很多成本,包括人力成本,采购成本,以及运营成本。济民肿瘤医院主要的是肿瘤专业我们自己做,像其它的学科,像心血管、骨科,是可以与业界共享的。每个医院平台也是开放式,在平台里面,包括物流、药品、耗材、器件、设备甚至金融。对于互联网领域在共享基础上会带来组织消亡论,刘爱国认为:组织不可能消亡,只是架构的变化,所有人在组织里面,也相当于一个平台,只是一个组织变异或者变化,随着整个社会需求和政策导向顺应而变化。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理事宋冬雷教授的代表,冬雷脑科联合创始人董法廷:作为首个国内体制外的脑科医生集团,在深圳获得了全国第二张医生集团牌照,同时也是第一家系统建立自己培训学院的医生集团。董总认为医生在体制内是为科主任负责,为院长负责,为器械商药品商负责。而服务的对象“患者”却只是最后一个考虑服务对象。因此将患者利益放在第一位考虑,会捋顺其他的匹配的一系列关系。作为医生集团的医生,需要考虑三个方面,第一,技术必须要好。第二,服务意识强。第三,市场意识强。所谓“真和尚,才可以离开寺庙”。

秒健康关注于健康管理中的院外管理,妙健康的CTO赵进给大家汇报推广模式。通过技术手段,一方面减少发病率,一方面通过服务数据积累,帮助医生更好地做出治疗方案。在管理的过程中,更注重通过管理人的生活习惯来促进健康。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神经外科专委会主委、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与大家分享了三博脑科医院紧紧围绕学科建设和人才梯队建设做了大量工作和取得很好成效,其中“十百千”计划,同时也意识到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业界带来的冲击,加强专业学习,带领团队做好应对准备。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投融资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投融资部副主任、益医移动董事长/总经理赵松青女士认为公立医院的死穴是专家和品牌,非公立医院的机会是患者和品牌。卫计委出台比较强的在体制上的改变和政策上的改变,才能够有所改变,因为这些医院院长都是它“亲儿子”舍不得下手,所以医改最后这一步突破也很难。赵总也介绍了益医生通过打造便捷服务平台,是用硬件口袋医生,通过两分钟之内检测身体22项指标,该平台最近也获批药监局二类资质的许可证。

对于国内医疗健康服务业的新生事物,如杭州的Medical Mall提供医疗服务平台的便捷性和受到的限制,大家在回答问题环节也提了很多意见和看法。

▲会议现场

雄关漫道真如铁 2018从头越

医疗要创新、医疗需要资本、医疗投资需要一个好平台,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基于投融资服务部和投融资机构分会,搭建“唯医会”活动平台,旨在让更多的项目资源、医院资源和各种各样的医生和资金的资源形成有机链接。2018年做出更多、更好、更接地气的活动,以飨健康路上的各界朋友们。希望本论坛成为2018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在医疗健康服务业对于产业投融资服务的芳华之年、开端之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