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乐视泥潭,酷派卖地求生,转战美国后重见天日

摘要:酷派在美国市场仍有不错的表现。据酷派CEO蒋超透露,酷派去年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实现了60%的销售增长,排名美国市场第8位。这得益于其与美国运营商之间良好的关系和其强大的技术专利储备。

为了乐视,曾经的酷派选择拒绝阿里,“劈腿”360。只可惜,现在看来这份“姻缘”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1月4日晚间,酷派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决定以每股0.9港元的价格出售酷派897,437,000股销售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17.83%,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买方为威日创投有限公司。

交易完成后,威日创投将取代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最大的股东。至于乐视剩下的股份,酷派CEO蒋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未来乐视剩余与酷派的股权关系还将彻底撇清。联姻两年半之后,乐视酷派终于彻底分手。

这次处理旗下上市公司股份或许就是贾跃亭妻子口中“尽责到底”的表现,但无论如何,至此,乐视与酷派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孽缘”就此终结。

“四大天王”中酷派“淹”的最深

尽管现在酷派在国内市场的声量非常小,但提起酷派相信所有人都不会陌生,毕竟它是智能机浪潮袭来之前,统治国内手机市场的“四大天王”之一。

作为一家1993年成立,至今拥有25年历史的老牌企业,现在提起酷派很多人都还停留在当初的功能机时代,这样的情况也很好的体现了如今酷派尴尬的处境。

其实在曾经功能机时代的“中华酷联”四大天王中,酷派一直就是实力稍弱的那一个。其不像华为、中兴那样以通信业务为主体,也不像联想那样有PC业务做靠山,移动通讯业务就是酷派的根本。所以,在面对由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变的年代时,四位老将中除了华为成功转型之外,酷派、中兴、联想都被淹没在转型的大潮中。得益于其他领域的强劲的实力,中兴和联想还能保持一定的体量,而酷派却几近彻底被淹没。

作为全球首家推出“双卡双待”机型的企业,酷派在运营商主导智能手机市场的年代无疑是香饽饽。背靠运营商强大的渠道,2012年至2014年,酷派一跃成为国内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集团的营收规模也从2012年143亿港元一路飙升至2014年的249亿港元,达到酷派创立以来的巅峰。

虽然,运营商渠道能够为企业带来巨大的销量,但过分依赖运营商渠道,本身就是一件极高风险的事情。

作为国内倚重运营商渠道的企业,中华酷联在2013年曾面临供应链严重短缺的情况,因此在当年12月向供应链方面下了大量的订单。但随着4G时代的到来,以及2014年6月30日开始三大运营商降低补贴,造成了运营商渠道手机产品高达2亿台左右的库存。这么大的库存压力,直接压垮了当时非常依仗运营商渠道的企业。

与此同时,4G智能手机竞争日趋激烈,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厂商也开始迅速崛起。

面对困境,从2015年起酷派的营收和市场份额就在不断下滑。2015年酷派的全球市场份额就已经缩减至4%,2016年在这仅剩的4%基础上酷派又出现了高达44%的下滑,市场份额进一步缩减。

贾跃亭的“生态化反”和刘江峰的“改变世界”

迫于生存压力,酷派与老伙计们一样开始寻求转型。

在酷派转型的路上,曾与老周的360有过一段姻缘。2014年12月,360与酷派成立合资子公司奇酷。不过这段姻缘在乐视的“插足”之下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5年6月28日,酷派以27.3亿港元的而价格向乐视网出售了公司18%的股份,使得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随后,贾跃亭和当时乐视副董事长刘弘进入酷派董事会,任执行董事。这一事件招致360的强烈不满。

最终经过协商,360所持奇酷科技股份由原先的45%增加至75%,酷派则有50.5%降低至25%。同时,奇酷和大神两个手机品牌也一道归属至360旗下。反观酷派方面因为这一系列调整所造成的损失则高达18.9亿港元。

2016年乐视以10.47亿港元的代价进一步增持酷派,持股比例达到了28.9%成为了酷派的第一大股东,至此,酷派正式被乐视纳入旗下。但“抛弃”360选择乐视之后,却没有给酷派带来一点好处。其不仅仅丢失了口碑不错的大神系列,还从一家独立的公司,变成乐视生态旗下的一部分,丢掉了自己的命运掌控权。最明显的表现就是,酷派高层全部换血,老班子全部被清理。

换血之后的酷派也走上了自己的重建之路,贾跃亭亲自挖来了一手打造了荣耀品牌的华为老将刘江峰担任酷派CEO,希望其能够带领酷派浴火重生。

加入之初,信心满满的刘江峰曾高调的喊出“改变世界”这样远大的口号。并且立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要用三五年的时间,带领酷派重回一线的目标。

但尴尬的是,不仅其“改变世界”的口号被老同事余承东调侃,甚至在几个月后,当初陪着刘江峰一同加入酷派的那帮“老华为”也因涉嫌泄露内部资料被刑拘。对此,乐视回应称与乐视和酷派并无关系,而刘江峰却坦言,“此次事件跟酷派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因为在这次被抓的人当中有些人后来加入了酷派。”

被老大哥拖下水

对于刘江峰而言,酷派是他渴望证明自己的舞台,他需要向外界证明,在没有华为内部资源的支撑下,他同样可以掌舵一家手机企业。所以,刘江峰主政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紧锣密鼓的调整,包括产品、品牌、文化、战略和人事等等方面。

但是,刘江峰万万没想到,没过多久他远大的梦想却在乐视危机爆发成为了泡影。

由于乐视危机爆发,贾跃亭不断的在乐视旗下的一系列生态企业中上演着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桥段,这也让酷派的内部的资金链受到冲击,从而严重的影响了其在新品的研发和上市方面的进度。

自从2016年8月加入乐视旗下之后的首款机型cool 1发布之后,酷派直到2017年1月才推出了第二款手机“改变者S1”。在刘江峰的计划里,这款机器是酷派冲击中高端、改善品牌形象的力作。可惜的是,由于乐视危机的愈演愈烈,乐视系的酷派品牌形象也遭到了严重的打击。最终被寄予厚望的S1成了哑炮,并没有引起太多市场反响。

直到今年3月,刘江峰才明白乐视是限制酷派发展最大的问题,并开始着手进行一系列的去乐视化。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硬件不盈利是违背商业逻辑的,这一点刘江峰不会不懂。但贾跃亭的生态化反主张的就是硬件不赚钱,刘江峰也跟着大股东的思路。然而,低价决定了酷派无法给渠道足够的利润空间,不但自身无法盈利,而且损失了昔日的渠道伙伴,让酷派线上线下双失利。

刘江峰出走,酷派卖地求生

终于,乐视危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压倒了酷派的资金链。酷派的财报可以证实其资金压力,截至2017年7月31日,酷派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顶着巨大的资金压力,酷派在今年8月16日发布了新机COOL M7。而此时的酷派早已病入膏肓,最终COOL M7也跟此前的S1一样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一点波澜。

而就在COOL M7发布后不久,刘江峰便宣布离职酷派。随后,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刘江峰因希望投入更多时间于彼之其他个人事务上而于当日辞任首席执行官。同时,公司委任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蒋超出任CEO。”

46岁的刘江峰,在加入酷派380天后“落荒而逃”。只是,已经没有人再问为什么刘江峰要现在跳出乐视的“大坑”。

刘江峰出走,留下了一地的烂摊子,面对银行的持续索债,酷派选择卖地求生。

由于酷派手中握有大量地产资源,所以关于其“卖地求生”的消息已经流传已久,但对于这些消息酷派方面一直都给予否认。不过,9月27日,酷派发布公告称,由于偿还了此前所欠款项,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已经撤回了对其的诉讼。正当外界疑惑酷派这笔钱的来源时,10月17日,酷派发布公告表示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三宗土地。当看到这份公告时,外界也就明白了这笔钱的来源。

后乐视时代

此次与乐视的分手对于酷派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它终于从那个不切实际的“生态化反”联盟中解放了出来。就像现在的易道一样,脱离了乐视体系之后,终于恢复了升级重回正轨。

值得注意的是,酷派在美国市场仍有不错的表现。据酷派CEO蒋超透露,酷派去年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实现了60%的销售增长,排名美国市场第8位。这得益于其与美国运营商之间良好的关系和其强大的技术专利储备。

同时,蒋超表示:“国内市场我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看好,但美国是我们的优选市场。”这样的选择对于目前的酷派来说无疑是正确的。

由于此前两年与乐视的联姻,酷派的品牌价值已经几乎被消耗殆尽,在如今的智能手机市场,特别是国内市场酷派的市场占有率早已微乎其微。面对,国内手机红海对于酷派来说,想要重新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所以,与其在国内市场与强劲的友商们厮杀,不如在保证国内现有运营商渠道不丢失的前提下,优先发展更为友好的美国市场。

另外,蒋超还表示接下来酷派发力的重点将会是人工智能和5G。对于移动通讯行业而言,人工智能和5G将会是整个移动通信市场的又一次颠覆性的变革。而这两点也是目前几乎所有厂商在追逐的热点。

这次,重回跑道的酷派似乎终于选对了方向,但在竞争激烈的手机红海,这个行业“老炮”最终能能否浴火重生,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懂懂笔记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刘江峰在酷派的这一年

华为“叛将”今安在?逃兵刘江峰折戟酷派 猛将李开新迷失360

后贾跃亭时代,为了生存,酷派做了哪些布局?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