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FM获得5000万美元D轮融资,声音直播会成为音频市场的金矿?

摘要:昨日,荔枝FM发布公布了5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由兰馨亚洲领投,新兴的媒体和互联网投资平台EMC跟投。就在昨天晚些时候,考拉FM也公布了A轮融资。

作者/移星月

今日,荔枝FM发布公布了5000万美元的D轮融资,由兰馨亚洲领投,新兴的媒体和互联网投资平台EMC跟投。就在今天晚些时候,考拉FM也公布了A轮融资。这是暨去年蜻蜓FM 10亿融资之后,音频领域的又一轮新融资。

从2011年9月蜻蜓FM上线,接着,14个月后,喜马拉雅FM上线。继而考拉FM、荔枝FM等移动音频应用纷纷涌现。几年下来,各大平台逐渐趋于差异化分级。

不同于喜马拉雅和蜻蜓大力布局知识付费内容矩阵,考拉FM转向车联网领域,荔枝FM在音频领域选择了重点发力语音直播。

有意思的是,打开荔枝FM,这个曾经文艺的声音社区,主推页面不再是音频而是直播了。但和虎牙、斗鱼这些直播平台不同,这里的直播只能听到主播的声音。

那么语音直播的前景如何?已经呈喜马拉雅和蜻蜓二分天下的音频市场上,第三极的荔枝会逆袭么?

1小时获两千元打赏,还请来胡一天玩语音直播

“感谢xx送的荔枝一颗。”在某个声音直播间里,屏幕上飞快地刷动着聊天记录和打赏记录,主播则不时地根据打赏记录,报出打赏者的名字,不时的,主播还会停下来,主动唱歌或点歌给某个刷了游艇或者钻石的粉丝。

而在另一些标着娱乐模式的直播间里,除了主播外,屏幕上还会同时出现多个麦位,通过轮流讲话,一场语音游戏或者快速交友在直播间展开。时不时的,系统设置的罐头笑声还会冒出来,交织在音乐或者脱口秀和网友的语音中。

多人聊天,唱歌,陪聊,游戏开黑,甚至对戏,荔枝的语音直播,看起来和PC时代的YY很像。但随着YY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也走向视频直播,移动端的语音直播却出现了空白。荔枝弥补了这一块空白。

除了看不到说话人的脸,语音直播间的玩法看起来比视频直播间要多。在视频直播间里,观众只能默默地看主播表演,而在语音直播间里,听众既可以通过文字“调戏”主播,也可以通过连麦模式,让自己的声音出现在直播间里。

除了跟主播互动,听众们也可以通过屏幕上的弹幕及时交流,通过红包系统,每一位用户都可以发金币给其他用户,也可以在群里抢金币,4金币可以兑换1颗荔枝,荔枝是荔枝FM的货币。

有多少人会去玩语音直播?

荔枝FM最近一次邀请了《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男主胡一天来做生日的语音直播,而人数之多,官方称“服务器快爆了。”

事实上,不止明星的语音直播受欢迎,平台上正孵化起来一大波自己的语音直播。

一个主播能通过语音直播的形式获得多少收益呢? 点开荔枝榜,可以看到每小时,每日,每周的排行榜。在每小时榜单上,排名第二的主播一小时内获得了345万颗荔枝,折换成人民币接近2000元。而据荔枝透露,平台和主播的打赏是六四分成,平台拿六。

毫无疑问,语音直播正在移动手机端提供一种新的成为网红的机会,在语音直播间里,你不用在意颜值,只要声音足够好听,只要你会用声音演绎故事,hold住全场,你就能获得财富“荔枝”。

人均付费低,叫好不叫好座的音频付费市场

语音直播的另一端,是传统的录播音频。

从现状来看,喜马拉雅和蜻蜓正在复制视频平台的变现之路:广告+会员付费。但受限于音频的形式,音频平台和视频平台在广告上的收益相差甚远。蜻蜓FM副总裁郭嘉曾透露,2016年广告营收不过1亿元。

相比广告,内容付费毫无疑问是更健康的现金流。喜马拉雅是最早开始尝试内容付费的音频平台。2016年6月6日上线了精品付费区,其中马东的《好好说话》上线一天销售额破500万。

同年12月3日又启动了中国第一个知识内容狂欢节——123知识狂欢节,仅24小时,销售金额达到5088万。到了2017年6月6日,喜马拉雅又推出了“付费会员”,会员月费18元,年度会员188元,价格与视频网站会员相仿。当天共召集342万会员,产生知识消费6114万元。

但除去这几个极端案例, 内容付费更多是叫好不叫座。

前瞻研究院曾根据腾讯财报公布的相关用户数量做过估算,假设用户年人均消费199元,内容付费市场规模在480亿左右。但2017年喜马拉雅的付费用户平均贡献超过90元。

除了人均付费低,音频平台的付费用户量级也永远不够。据报道,喜马拉雅注册用户3.5亿,月活用户四千万,头部产品马东的《好好说话》的订阅用户为18万,从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份,累计销售额4000万。

而蜻蜓FM注册用户3亿,月活用户1800万,携手高晓松推出的《矮大紧指北》订阅用户是10万,流水过2000万。对比这两大平台的月活用户数据和订阅用户数据,可以看到即便头部内容,付费用户比例也不算很高。

正如一句调侃的话:你为付费课程掏的每一笔钱,都是你脑子进水的象征。单个内容产品定价偏高,是音频内容付费率低的一大原因。以喜马拉雅FM为例,精品付费课程大多是在199元,许多出于“知识焦虑”而购买的用户,最终发现自己并没有使用这个内容,价格偏贵使得很多用户可能消费过一次后就不会继续买。

而随着内容付费的玩家越来越多,网易云音乐、豆瓣、新世相等入局,为了抢夺用户,平台又必须要不断提供精品化的内容,这使得版权成本不断被推高。此外,音频平台的盗版问题也更严重, 以前段时间的《矮大紧指北》为例,朋友圈到处流传的扫码进群领免费音频,最后连高晓松本人都忍不住发微博怒斥传播盗版者。

月流水过亿,语音直播模式可复制吗?

目前看来,以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为首的音频app,正走向PGC模式,平台斥巨资买入音频版权,开拓付费精品内容区来吸引用户,但个人主播的作品却渐渐地很难再出彩了。 这种模式下,更依赖的是好的作品,强调版权和内容。

而荔枝FM的声音直播,变现的逻辑和视频直播是一样的,靠的是打赏,这就说平台更依赖人,依赖主播。

和视频直播平台类似,转向语音直播后,荔枝的营收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此之前,荔枝的内容以录播的电台节目为主,来自打赏和付费的收入非常少。而2016年10月语音直播上线,打赏成了主要收入来源,三个月后流水就过一千万,到最近月流水已经接近1亿,目前语音直播已成荔枝的营收模式。

但在此轮荔枝的投资方EMC基金的吴文蔚看来,语音直播对荔枝来说,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形态。

“荔枝更多的还是一个声音社区,直播只是一种形式,它还有更多玩法。”

吴文蔚反复强调“玩法。”他表示,关键不在于声音直播收入比录播更高,而在于通过声音直播这种形式,荔枝能更好地满足社区中内容创造者与消费者的互动需求,进一步丰富场景,提高用户粘性。

在他看来,传统的声音录播是单向的,而直播的优势在于互动性。用户不仅仅可以和主播互动,还可以和其他有趣的玩家互动。在他看来,声音直播就当前来说,是一个盘活存量用户和吸引新用户的方式。被直播吸引进来的用户,也可以通过录播或者其他一些更具有社区粘性的功能留存下来。

考虑到直播更容易造星,通过声音直播的形式,荔枝会不会孵化出重量级的网红,甚至知名歌手呢?在吴文蔚看来,未来这些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那么,声音直播模式其他平台可以复制吗?

吴文蔚认为,关键在于转换率。 “YY、虎牙、斗鱼要做声音直播,也可以做,但转化率会有不同。”

而转换率的关键来自用户的性别属性,据了解,荔枝的用户6成是女性,80%为90、95后人群。在吴文蔚看来,这是荔枝FM为什么能做成语音直播的原因。“女性天生对声音更敏感,男性则更看重视觉刺激。”

而之所以能获得如此大量的女性用户,要归功于荔枝FM早期的内容定位。更多的情感节目,电台的形式,小清新的风格,让荔枝积累了更多的女性用户。相较而言,喜马拉雅的知识付费更吸引职场人士。

走上声音直播,月入一亿的荔枝,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呢? 吴文蔚的态度是“拭目以待”。“荔枝也不是一开始就想到了要做声音直播,每个平台都有各自的基因,,最终能做出什么,一方面基于以前做了什么,一方面取决于持续的摸索和尝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移星月,责编:徐浩宸。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

吴晓波领衔“大头频道”音频版独家入驻喜马拉雅FM意欲何为?

马东带《奇葩说》辩手上喜马拉雅FM卖课程 10天如何卖了1000万?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