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丽格李滨:美名、蜜语之下的中国医美毒瘤

摘要:一个医美企业管理者,为我们剖析的行业横断面,以及它内部的毒瘤。

作者丨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 李滨


从进入医美行业以来,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在创办企业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求为行业赋能、为业态加码的举措,但在业内的浸泡,以及与医生的频频接触,也让他对那些行业的“毒瘤”义愤填膺——地下会销、价格战、渠道医美、海外医美、黑市,一系列的乱象也让他愤而起笔,从一个医美企业管理者的角度,为我们剖析了行业里那些难以回避的阴霾。

在大健康领域,医美无疑是商业化程度最高的细分市场。而利润的泉眼一开,也意味着各类奇闻怪状的滋生,各路热钱一拥而上、江湖术士们也不甘人后。当越来越多以医美之名行不义之举的交易发生之时,名声的败坏往往也会殃及到那些真正深耕细作的机构和个人。

隐秘的地下会销

曾经有个台湾大夫跟我说:“每次我到大陆去的时候,都把良心丢在台湾”。这位专门从事注射微整形的医生当年在大陆红极一时。而请他来大陆非法会销走穴的那位女神,也曾让许多业内人士顶礼膜拜,让人不由得想起“笑贫不笑娼”这句话来。 

会销,是医美界的一种颇受争议的营销方式,顾名思义,就是把一帮潜在客户集中起来,台上一位血脉贲张的鼓躁者,打了鸡血一般给台下的信众洗脑,然后在某种群情激奋的场景下,迫使一些意志不坚定者现场刷卡买单。容易上钩的多是一些手里有几个钱但是家庭不太幸福、性生活不太满足的中年妇女。

后来,这种会销方式出现了变种,一些有过被会销经历的富婆名媛们,或者是嫌正规微整形太贵的医美爱好者,开始在自己周边的朋友闺蜜身上下手了。

医美这个行业比较有意思的事儿是:消费者往往弄着弄着就想自己来玩一把,与其让别人宰,不如宰别人,顺便自己也能做点便宜的。

于是,约个韩国的或者台湾的小大夫,在某高档小区的地下室或某楼层的小会所里,聚一批周边的女性,貌似便宜不少的非法行医活动便开始了。

前提是这个大夫必须非常会忽悠,而且不能有太多的道德底线。这种地下会销往往会被冠以“私人定制”的美名。 

有个医生和我说:这些人在黑会销上打针打坏了,会跑到我这里来咨询,问这问那,并且让我帮她们处理并发症,完了下次黑会销开会,她还是会去,完全把我们这种正规机构当免费咨询了,有些并发症我们根本处理不了,因为根本不知道脸上打的是什么东西。

据知道内情的人说,这些行走江湖的韩国台湾医生,一般都会自己带着注射填充产品,走私进来,或许在国外或台湾是合法产品,但是在中国没有合法手续。一旦治疗出现问题,是无法获得解决和处理的,虽然参与这种黑会销的人心肚明,但是人人抱着侥幸心理。而那些江湖大夫,游走在法律边缘,挣了钱就走,完全不用负任何责任,乐此不疲。 

更有甚者,在黑会上打了不明注射物,结果不满意或者出现了问题,再到正规机构去注射,一旦医生不小心粘上,她会把责任一骨脑儿推到这些有门有脸儿有牌照的正规机构身上,让人免费治疗甚至赔钱,否则给你上媒体上微博微信散德性曝光。这属于比较隐蔽的碰磁儿。

未来医美市场,肯定是要分层的。注射产品有高中低档,医生水平也会有上中下之分,贵的便宜的都会存在,你只要细心去找,我相信任何一个消费层次的人,都能找到价格对位的机构和医生,大可不必参加这种地下黑会销,让你的所谓闺密的闺密的闺密宰一道,还要冒着并发症后遗症的风险。务必记住,蒙你的时候,都是甜言蜜语。

损人不利己的价格战

中国人向来以勤劳勇敢著称,能把一个本来应该是挺高大上的产业,弄成全世界最土鳖的样子。用农贸市场的方式,包装医美项目; 再用超市的价格,沿街叫卖。

中国医美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江湖,这里专家最多、教授最多、大师最多、泰斗也不少……不管念过几年书,都敢招生纳徒,最起码也得在朋友圈里开课。因为在这里,什么都是可以被“包装”的。

当然,卖假药卖得时间长了,也就不知道真药该值多少钱了,反正卖多少都是赚的……因为本来是个骗子,所以蔑视一切真的东西。

中国文化里的成王败寇思想,是骗子们的理论基础。即使有一天洗白了,登堂入室不当骗子了,但是忘了给自己的血液做个透析,对知识的藐视,仍然在血液里像基因一样薪火相传。所以,在医美江湖的许多老板眼里,医生的技术不值钱,因为技术可以包装,你值多少钱,要看我能卖多少。

听说过沃尔玛的鸡蛋吗?一块钱!所以,价格战成了医美违法广告的不变主题,用价格战,干死竞争对手,是老板们不变的情怀。殊不知:医疗美容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打价格战的行业,因为它不是定制化产品,不是沃尔玛的鸡蛋,它是基于医疗的个性化服务。你们见过奢侈品打价格战吗?黔驴技穷之后,只会降价。

于是,中国的医美市场,培养了一批本来不属于它的消费者。于是,才有了美容等于毁容的说法。大家都在过度地开发这个市场,都在往本来挺好的脸上拼命挤肉毒素、玻尿酸。可以说:全世界整形美容消费者最年轻的国家,就是中国,没有之一。

疯狂的价格战之后,不会有人关心服务质量,不会有人关心合理医疗,为了能够有一点利润,全行业偷税漏税就不说了,假冒伪劣产品大行其道是必然的结果,根本就不需要讨论。而这些产品,都将注射或植入患者或消费者的体内,有些,可能会陪你一辈子。

在一些医疗美容医院里,麻醉之前给消费者看到的假体,麻倒之后,换成便宜的国产假体,这在业内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至于橱窗里摆几支进口肉毒素,注射时换成假药的,更是司空见惯,换成国产便宜货的,还算是有良心的。一些正规医院都如此,就别说小地方了。请注意:黑工作室小美容院之类的地方,百分之九十九是假冒伪劣!

价格战不休,中国医美必将滑向深渊。

宰你没商量的渠道医美

何为渠道医院?就是专门接待从渠道输送客户的医疗美容机构,全世界的发明专利,中国独有。

一般女性有点钱有点年纪的,谁没去过美容院啊。美容院的项目很多,效果很差,大家都知道,所以作为顾客的你,本来要求也不会太高,因为你是来享受这个过程的,被服务的过程。

在美容院里享受被呵护被抚摸被伺候的过程是比较爽的,那一小段时间你是皇后,时间久了,你会把一些平时说不出口的话说给美容师听,因为没有利害关系,你会对美容师产生信任感,接下来就可能对这个人言听计从,再接下来,这个被你莫名其妙信任的人就开始推销了……

这家美容院会介绍你前往一些或真或假的医美机构,因为对你的家底十分了解,所以看人下菜碟地报给你能接受的价格,那些被包装的花里胡哨的医美项目让你很嗨。但是,请记住,这个美容院也好,你无限相信的美容师也好,是要参与瓜分你花的钱滴!

一般来说,美容院要分掉你的花销的一半甚至更多。我听说过最过分的,美容院曾经分到手90%,某家上海的黑机构伙同美容院一次骗了一个傻大姐1000万!美容院分走900万。即便是剩下的100万,那得往脸上招呼多少玻尿酸啊!

来到医疗美容的诊所医院,你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因为过程是治疗,都是痛苦的,而且医生高高在上。之后,你还是要回到美容院去享受一下,还是美容师小妹和蔼可亲,值得交心。

记住,凡是介绍你去医院做医美的美容院,都是要挣你钱的!医疗机构被分走了一半以上的流水,按照正常价格,完全不可能有利润。怎么办?变相涨价呗!把项目好好包装一下,起个好听的名字,价格最少增加一倍,这样,大家都有利润了。因此,有些机构为了避免客人打架,干脆不接待门诊客人,只做渠道。所谓“渠道医院”就这么诞生了。

渠道的种类大约有三种:一是美容院,二是朋友圈,三是类似传销的亲朋好友上下线。

帮助医疗机构介绍客源病原,获得一点报酬,本无可厚非,佣金合理是前提,一但佣金过高导致价格上涨超过常理,便无诚信可言,甚至是坑蒙拐骗了。不信你试试看,同样的项目在同样的医院诊所,只要经过美容院介绍,价格肯定高出一倍。

时下,医美渠道商俨然成了一门生意,但是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和你说话的时候,眼睛不敢看你。

真假莫辨的海外医美

在中国什么都不如外国的年代,到国外去做个医疗项目,特别是医疗美容,是高收入特权阶层的事情。加上中国人固有的崇洋媚外心态,以为什么都是外国的好,海外医疗也成为中介们的生财之道。 

在肿瘤治疗方面,西方国家确实比我国先进不少,但是医美就不尽然了。我们的邻国韩国,曾经发了中国人医疗美容的财,中国女性消费者曾贡献给韩国2%的GDP(数据来源于网络),后来事故纠纷太多,中国消费者维权困难,加之萨德因素,赴韩医疗逐渐销声匿迹。然而,最近,海外医美又有抬头的趋势。 

海外医疗本没有错,问题出在黑中介身上。中国人在海外,向来都是以坑同胞而著称的,介绍中国人到海外接受医疗服务,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用,无可厚非,但是这些医美中介可不是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能够满足的,他们多收的钱,最高能达到十倍。 

日前有一位消费者在韩国手术被做砸了,找到这家诊所理论,人家倒是把钱全部退回,但是到手一数,是交纳钱数的三分之一,韩国诊所说我们只收了这么多啊,其他的钱在中介手里。只能回来找中介,可是找不到了。

德国有一些抗衰老机构也在做中国人的生意,报价是一周连吃带住20万人民币,但是到了中介嘴里,变成了200万,然后中介用劳斯莱斯接机,用直升飞机送你,可把这帮土鳖乐晕了,岂不知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的一小小部分而已。 

中国人赴海外就医,主要目的地是日本、韩国、瑞士、德国、美国等,很少有去台湾的,因为说话听得懂,中介不太好骗。

去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以做美容外科为主,去欧洲国家则主要是做抗衰老项目,从前瑞士是羊胎素的天堂,养肥了一大批中介机构,后来瑞士人看不下去了,把羊胎素列为非法项目,消停了一阵儿,最近又以干细胞的名义卷土重来。不错,干细胞代表人类医学的未来,但是人类还没有研究明白呢。

目前,干细胞医疗乃至医美在中国尚属非法,如果想到境外去做,一定要先问问,人家国家的人做不做这些项目? 

以前我们说,去海外医疗最难的是找到对的医生,其实,对于不懂外语的中国人来说,先找对中介更重要!因为中介最关心的不是哪家医院适合你,而是哪家医院给他的钱多,从哪家医院的项目上能更多地挣到你的钱。

野火烧不尽的医美黑市

说医美黑市是中国医美毒瘤之五,绝不是因为它最小,而是因为这个话题最沉重,毒害最深远。

之前一直都说黑医美工作室占了医美市场的60%,前几天在中整协开会,赵振民秘书长说黑工作室是正规机构的6倍,真把我吓了一跳,不会吧?!

政府不是不想打击这些黑市机构,日前出台七部委联合打击非法行医的医美黑机构,一旦发现,公安局直接上,直接抓人,不可谓不狠,可是收效甚微。为什么?这帮非法行医者《游击战》学的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亲眼看见朋友圈里黑医美彼此的对话,甲:卧槽,这回是冲我们来的!乙:没事,被发现了就跑呗,换个地方接着干!

七部委的文件墨香未干,地下黑市再度火爆。部委同志们最常做的,就是对现有的合法机构进行一遍又一遍的严查,检查工作不是不好,关键是对打击非法行医,没什么卵用。

最可悲的是,许多人明知对方是非法行医,仍然照去不误,这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

中国女人爱美,爱到了奋不顾身不要脸的程度,贪图小便宜,任人在脸上身上动刀打针,完全忘记自己的脸才是自己最宝贵的不可再生的唯一资源。

前两天有个当教师的,问我能不能把刚刚做的双眼皮给拆下来,我问她在哪里做的,她居然想不起在哪里了,反正是个没有门牌号码的小美容院,连个医疗机构都特么不是啊!该人能做老师,应该受过高等教育。

可见中国医美的消费者教育,任重道远。没有需求,哪有黑市!

前几天碰到304医院的陈敏亮主任,告诉我说他们那里躺着8个失明的,全是黑工作室打玻尿酸的结果。大量的医疗事故出现在医美黑市里,消费者维权无门,而且后果不能逆转。

我曾经天真过一回。不是政府要打击了么?我想办法找来俩干黑医美的人,苦口婆心,说哥带你们走正道儿好不好,你们又不是大夫。人家根本不屑一顾。

过度开发和中国医美市场,黑市猖獗,屡禁不止,今后仍将并存下去,因为非法行医的违法成本太低,在诱惑面前,无法考验人性,只能乱世重典。所以说,整治中国医美黑市,需要杜特尔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