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女主播“意外”停播后,红豆Live暴露未来短板

摘要:朵朵来自香港,生活条件较好,做了主播后自带了比较强大的“后援粉丝团”,刚刚开始直播的时候有很多的友情礼物和粉丝礼物,这些都为朵朵成为百万主播做了很好的铺垫。

文娱价值官解读:全部以C端用户为付费对象的变现模式,终将随着热潮的消退而疲软,直播平台投入的巨额补贴和市场费用,能否和平台资金链中的净利润持平,仍旧会令平台背后的资本产生质疑。

在单一的业务收益链条上打出多变的收入组合,一定是未来平台方的重中之重,也许还会是别无选择。

文|王航

编辑|沈多

研究生考试的第二天早晨,鹿一打开自己二十几个人的粉丝群,手指悬停在手机屏幕上方几秒后,缓慢地敲出简短的几个字,“我会停播一段时间”,退出了微信页面。

说来鹿一的这个粉丝群,其实更像亲友团,鹿一的同学好朋友都在里面,鹿一解释说:“把朋友们拉在一起的目的就是在自己做语音直播的时候热热场,凑凑粉丝,刷刷礼物支持。”

这一次决定停播,鹿一心情沉重,一谈起这件事就好像有说不完的忧愁,可迫于各方面的压力,鹿一还是决定抑制自己。

她是一个已停播的红豆live语音主播。

同时她也是一个决定继续考研的毕业生,今年夏季,鹿一在红豆Live上开始直播,唱动漫歌曲、配音,对于喜爱唱歌的她来说,这一次停播最不快乐的是“没地方唱歌了”。

(红豆Live从主设计上体现出很强的青春气质)

目标95后与95之后

鹿一进入语音直播的圈子,完全是为了唱歌的爱好,她自己称作“生活的调剂”。曾经,在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前几年,好朋友都把她当做“帅哥”对待,直到大二才刚刚留起头发,丢掉黑框眼镜,大变成一个美女,也开始喜欢了二次元、动漫,做一些简单的cosplay。在鹿一的直播里,很多歌曲都来自二次元动漫。

鹿一的爱好,正中红豆Live的用户吸引范围,从主播到用户,红豆Live的语音直播都以二次元、动漫、星座、情感等标识的内容,吸引目标群体——“95后”。

作为新生一代的主流年轻人,95后已经在互联网亲近值和活力值上成为了必须获取的用户群,鹿一就是被红豆95后的潮流标签吸引而来,鹿一告诉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红豆Live的粉丝年龄不仅仅是95后,大部分用户来自于大学生群体,部分活跃用户来自于初中、高中,语音直播虽然没有视频直播的效果,但作为更年轻的用户来说,投入的互动感会更强。

在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浏览红豆Live的直播房间时,通过弹幕发现,在一个声优男主播的粉丝中,一个14岁的女粉丝正在请主播给自己送上生日祝福,而之后两个年轻女孩又和男主播做了直播连线,两个女粉在连线时连珠炮似的问了非常多的问题,最后主播无奈的挂断了连线。

打开红豆Live,扑面而来的正是新鲜文化内容的气息,“哄睡叫早、尬聊、基腐……”这些正是95后乃至00后的最爱。

更多的泛二次元文化内容,与极具神秘感的语音形式,即使没有萌妹入镜的荷尔蒙刺激,红豆Live也玩出了各种花式。自从转型95后娱乐互动平台后,红豆Live陆续开展了连麦挑战、我想跟你配、旧信重读、声优都是怪物、二次元歌手大赛等大型直播活动,其中连麦挑战的总播放量达到2亿,郑爽单人的直播播放量超过7000万,我想跟你配的直播总播放量超6500万。

由此可见,只有在细分群体中可以得到明显的反馈效果,而红豆Live之所以可以达到这样的稳步推进,更多源于对于用户UGC内容的管理和把控。

UGC的群体梦想

直播平台用内容吸引用户,而内容的产生需要连续不间断,并且由平台上的各主播完成,因此,平台UGC内容的管理是重点。如何通过主播的管理让平台可以不断的有主播进入、有规律的直播,尤其是对于红豆Live这样的平台新秀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鹿一的进入,代表了红豆Live对于泛二次元娱乐的有效转型,而平台内公会的自驱化管理成为了推动红豆Live以及各平台不断生产内容的关键。对于平台来说,公会的存在就好像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一样,建立起的一套晋升规则,好像很清晰的为来到红豆Live的主播清晰的指明了梦想。

鹿一告诉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记者,主播做直播有的为了主播梦想,有的想红,想寻求更多机会,有的目标纯粹,就是赚钱。

不过从一个新的主播到可以在热门推荐位上显示的主播,可能需要很长的过程,对于晋升,鹿一的形容是——“遥不可及”或者“梦寐以求”。

刚开始做直播的主播,叫作“萌新”。萌新在App中获得的推荐时间和位置都很差,直播一段时间后,如果声音和内容都表现较好,有“工会”主动联系主播,邀请加入。也有积极的主播去申请加入工会,鹿一说申请流程很简单,但仅仅入门容易。

新加入的主播,也就是萌新阶段,每天会有固定的直播任务,这个过程不仅仅是练习,也是积累粉丝,刷时间,刷礼物,等待晋升到来的过程。

鹿一成为“萌新”后,直播很勤奋,每天最多在线6、7个小时,不断的唱歌聊天。直到鹿一想退出的时候,她还只能叫自己是一个“老萌新”,仍没有晋级百万主播、千万主播,成为红豆Live的直播大佬。

而与鹿一同时间进入的另一个女主播朵朵(化名),已经成功晋级百万主播,距离千万主播,也只有一步之遥。

在鹿一和朵朵案例的对比背后,也是平台形成的清晰规则。

鹿一说,朵朵的快速晋升,有几点非常重要:

首先朵朵的声音比鹿一更加甜美、温柔,在红豆Live上,年龄偏小的女粉丝更多,如果是女主播,如果没有突出的声音特色,难以有持续的粉丝。

另外,朵朵来自香港大学,学历和知识面更高更广,谈吐之间有更轻松欢乐的气氛,还有一个更加可爱甜美的外貌。

接下来就是更多的资源,鹿一进一步解释了资源,“就是金主和平台、工会的推荐,还有个人的圈子人脉。”

朵朵来自香港,生活条件较好,做了主播后自带了比较强大的“后援粉丝团”,刚刚开始直播的时候有很多的友情礼物和粉丝礼物,这些都为朵朵成为百万主播做了很好的铺垫。

百万主播中的“百万”标签来自收到礼物代表的钻石数量,朵朵目前的礼物值为808万,而鹿一仅仅有18万。

此外,鉴于朵朵更加开朗的风格,朵朵得到了工会的大力支持,在红豆Live的主页面中,得到了很好的推荐位置和很高的流量补给。

朵朵得到的资源,都是鹿一不敢想象的,和自己一起开始直播的主播差距如此悬殊,鹿一说:“对于我们这种没有资源的主播来讲,最终会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事实如此,在巨大的用户流量下,有人得利,必然是更多人失利的结果,在不断的试探中,能够达到的是对规则和趋势的清晰梳理。

(哄睡叫早、尬聊、基腐……这些都是迎合95后市场的产品)

付费未来

与主播去熟悉平台规则一样,主播依存的直播平台需要更加清晰用户付费的未来。

直播的出现,延续了明星粉丝经济的路径。先前大红大紫的各类视频平台网红主播,依靠颜值和表演赚足了荷尔蒙泛滥的打赏和礼物,却也把通过直播变现的能力在大众用户心中淡化。

而如果依靠声音直播的红豆Live仍旧通过原有直播的方式变现,是否是在蒙眼前行?通过礼物打赏、付费连线、课程付费这些简单的途径能否像视频直播平台一样赚的盆满钵满呢?

红豆live在市场推广战略中,除了泛二次元的主风格外,也在继续用内容付费的形式深耕,例如:将教育内容引入直播中,将泛情感付费的内容引入平台,这些都是明显的在内容付费领域的深耕动作,但是,对于红豆本这样以95后为用户的品牌,是否会是另一种伤害?

此外,整个市场中,除了互动型付费和知识型付费外,至今没有新的探索形式。全部以C端用户为付费对象的变现模式,终将会随着热潮的消退而疲软。直播平台投入的巨额补贴和市场费用,能否和平台资金链中的净利润持平?这仍会让平台背后的资本产生质疑。

在单一的业务收益链条上打出多变的收入组合,一定是未来平台方的重中之重,也许,还会是别无选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娱价值官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17年,粉丝应援哪家强,杰伦和鹿晗的粉丝谁更疯狂?

直播平台砸钱做盛典,这些网红中会出现下一个李宇春吗?

后苍井空时代,中国互联网公司如何不再自己打脸?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