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跨年夜,中年知识男打败综艺小鲜肉?

摘要:怎么才能够克服这个时代给你的焦虑呢?工作,充满热情的工作和劳动,是挑战焦虑、克服焦虑最好的手段,中国今天年轻人焦虑,你有很多种办法来克服焦虑。

刺猬公社 | 晓通

在12月31日的晚上,很多观众都会在电视机前手握遥控器,在几个频道之间来回切换,为了看到在不同跨年晚会上出现的明星贺寿。

每年的最后一天向来是各家电视台跨年晚会竞争的战场。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最后一晚,有几家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却显得有些不同。

今年没有拿到直播牌照的浙江卫视选择将演唱会放在了30号晚上,而在31号晚上与喜马拉雅FM联合举办了一场以演讲为主要形式的“思想跨年”晚会。

在这场长达4个小时的晚会里,包括马东、高晓松、吴晓波以及“局座”张召忠分别就“人工智能”、“文化自信”、“年轻人的投资与选择”、“中国制造”四个主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与此同时,深圳卫视也在直播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明星歌手扎堆的跨年夜,这一类以知识分享为主题的跨年晚会倒显得有些另类。

热闹跨年夜中的严肃异类

别人家跨年都是邀请明星歌手办演唱会,为什么浙江卫视今年就选择了演讲跨年呢?

演讲跨年对于今年没有拿到直播牌照的浙江卫视或许有些突兀,但对于喜马拉雅FM来说却是顺理成章。作为专注知识付费的平台,以知识为主题的分享看起来也很符合喜马拉雅FM如今在知识付费领域的定位。

在跨年夜之前,喜马拉雅FM对于节日的关注就不同于其他平台,连续两届的“123知识狂欢节”看起来像是知识付费界的“双11”。

凭借知识付费在2017年爆发的趋势,喜马拉雅FM方面表示“想找一个更大得舞台把它传递给当下苦恼于没有时间学习的年轻人”,于是和浙江卫视“一拍即合”,联合打造了“思想跨年”这档节目。

从嘉宾设置来看,四位主要演讲嘉宾也都是知识付费领域标志性人物。马东的《好好说话》是喜马拉雅FM入局知识付费的第一款爆款产品,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和局座张召忠的《局座讲风云人物》也都是蜻蜓FM的主打付费音频产品。

对于浙江卫视和喜马拉雅FM在筹备这次跨年演讲中的分工,喜马拉雅FM副总裁张永昶在接受三声采访时介绍,浙江卫视负责节目的呈现和执行,喜马拉雅FM负责嘉宾和话题。

知识跨年,浙江卫视和喜马拉雅FM都不是第一家,毕竟罗振宇每年一度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今年已经是第三届。但是就像“123知识狂欢节”一样,喜马拉雅FM对于思想跨年晚会或许也想把它打造成一个每年一度的节日。

“不仅这一次,往后的每一年,我们仍将以这样的方式邀大家一起参与进来。”喜马拉雅FM方面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知识跨年也能成为主流吗?

以知识分享为跨年形式的晚会今年不止一档。在浙江卫视“思想跨年”晚会播出的同时,深圳卫视也在同步直播罗振宇第3场“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而广东卫视也在跨年夜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更好的明天”的演讲活动。

以往都是争抢大牌明星办演唱会的电视台为什么在今年开始尝试知识跨年了呢?这或许与2017年知识付费整体的发展有关。

从2015年末的萌芽到2016年元年再到2017年爆发,知识付费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内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识付费的发展一方面发映出当今时代大多数人对于自我提升和知识获取的焦虑。

而选择在跨年这样的时刻进行分享,并且是以知识和思想为主题,无疑是符合如今知识付费潮流的选择。

但是在娱乐化氛围暂时占据主导的跨年夜,知识分享这类偏严肃的内容会吸引多少人的关注呢?

新浪微博博主@卫视小露电今天的微博中有一张索福瑞52城市在12月31日晚间时段节目的收视率统计,其中浙江卫视的思想跨年晚会以0.412%的收视率排名第15位。深圳卫视和广东卫视的演讲节目没有出现在前25名中。

或许对于内容相对严肃的演讲来说,热热闹闹的演唱会还是大多数观众的选择,所以,一众知识男还未打趴综艺小鲜肉。但是从目前趋势看来,多一家平台尝试总不是坏事。就像诞生之初备受争议的知识付费本身一样,用户对于知识的接受也需要一个熟悉习惯的过程。

也许明年会打败?

“思想跨年”演讲内容精选

马东:人能干的好事,这人工智能都能干,但人能干的坏事,它还干不了

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人工智能这个词被提到的次数越来越多,AI这两个字母在我们心里面或多或少的都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但到底人工智能是什么?

有业内人士预判,未来十年,AI将取代人类50%左右的工作。

AI会取代工厂的工人、建筑工人、操作员、分析师、会计师,司机、助理、中介等,甚至部分医师、律师及老师的专业工作。比如说,绝大多数人类翻译,包括笔译、口译、同声传译等工作,还有绝大多数从事语言教学的人类老师,都会被机器全部或部分取代。

高晓松说,人工智能怎么回事?我找了一个大师,跟这个人请教一晚,听了一晚上我听懂了一个事,就是人能干的好事,这人工智能都能干,但人能干的坏事,它还干不了,所以这我就放心了。

这个好事是有规律的,坏事可没规律可循,坏事如果有规律可循,这世界上就没有监狱了,每一次人类的进步,人类都杞人忧天,但科技只能让每个人更平等,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职业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高晓松:在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一辈,他们出去留学,觉得很荣耀,他们回来必须登报

我觉得文化要自信,我觉得首先得明白我们自己是什么样的,我们不用被你们界定。

我们不用你告诉我们四大发明,我们有新的四大发明。网购,支付,确实都是中国的,比西方强太多了,我在美国装了一个Apple pay,到每个地方我就问人家,能不能使一下,到现在为止,从我装上这个,还没使成功过一回。

在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一辈,他们出去留学,觉得很荣耀,他们回来必须登报:“谁谁家的公子,谁谁家的小姐,留学哪里,今日归国。”

等我父母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就没人登报了,但依然还是比较稀缺,外国啥样啊,拿出什么东西都觉得好新鲜。“我爸是一特抠门的人,在美国时候人称one doller Gao,没有花过一块钱以上的东西,特别节俭。然后回国的时候带了一大包什么东西呢?其实他住酒店里边,酒店厕所台子上一次性牙刷,刮胡刀,总而言之就是敛了这么大一包东西,回来说,美国货啊。大家都特高兴,其实就是那搁酒店里一次性的刮胡刀、牙刷。”

到了我跟我妹这一代,我们那时候回国,还是觉得稍微有点荣耀,但是已经没人排着队找我们要那一次性刮胡刀了。

今天留学回来的人说,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大家说晚上吃烤串还是吃麻辣烫啊,谁听你聊你在美国的事情。那么多人去留学了,那么多人走到了世界,不去留学,大家也出去走到了世界。

前两天,我看了一个视频:一个日本人,找一专家来说,把我家里的有中国的东西都搬走,最后哥们光着。不但家里东西都搬走,身上也没了,全光着。

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小瑕疵,视频中把东西全搬走之后还剩一台电视机在那,那电视机一年之内,一定是中国的。因为大家知道,夏普已经被一个中国公司买掉了,东芝也被一家中国公司买掉了,我就当时特别通过视频说,那电视,现在还是你们的,再过一年就那都搬走了,电视也没有了。

我们文化要自信,我觉得不要急,美国其实在一八九几年时的工业产值,已经超过了英国德国,但美国真正的在文化上受到了尊重,是在二战以后。

所以大家不要急,我们要有耐心,而且我们要有负责任的感觉,文化自信不光是我行了,我还愿意为大家负起责任,我愿意充当这个角色,愿意把我的文化,跟世界分享。

美国文化也不是本土文化呀?音乐是爱尔兰来的,戏剧是英国来的,最后变成了他们的音乐剧,那也是把全世界的文化吸收进来,才有了今天的好莱坞。

所以文化要自信也不是说不要你的,而是把它吸收进来,变成我们的东西,变成我们新时代的中华的文化。

吴晓波:中国今天年轻人焦虑,你有很多种办法来克服焦虑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我们这个国家由一个农耕文明的帝制时代的国家,慢慢的被西方的枪炮打开了国门,每一代人都希望在这个时代时点上能够改变这个国家和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在不同的时间段,大家所获得的机会是不一样的。

如果你是一个出生在1918年的中国青年,你的机会是什么呢?是你这个国家在过去的六七十年里,被西方人打的满头大包,叫做东亚病夫。所以你那个时候这一代青年只有一件事,叫做要拯救这个民族,要救亡,我怎么才能够救亡呢?

如果你是一个1948年的中国青年,你的机会是什么呢?是你这个国家面临一个重大的选择,一个腐朽的政权,即将被击倒,你站在政治立场的哪一边。

吴敬琏跟我说,1948年他白天就找一个特别安静的房子,然后把被子盖起来,在里面收听延安的电台,把电台里讲的写下来,翻译成英文和法文,给到外国的通讯社,告诉全世界说,延安地区有一群人他们怎么认识中国,怎么了解中国的。

如果你是1948年的中国青年的话,你的机会是能否够寻找到一种方式,让这个国家走上另外一条道路。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1978年的中国青年的话,你会发觉说这个国家轰隆隆地开始走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上,六年后柳传志在他那个传达室,那个每天拿报纸的传达室创办了一家企业,叫做联想,今天是全世界最大的电脑制造公司,是今年的中国民营企业的第五位企业。

1998年,中国有很多年轻人开始投入到一个全新的行业,叫做互联网,我们说的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携程、360、京东,都是在1998年的二季度到1999年的三季度相继创业的,这一部分人年纪最大的是1964年的马云和张朝阳,年纪最轻的是1974年的刘强东。

所以如果你生活在1998年的时候,你会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是你之前的这些人从来没有的,或者说根本不了解的叫做互联网经济,他们开始拥有了一个全新的掌握世界的能力。

2008年,那一年中国举办的奥运会,改革开放叫做三十而立,而立之年,2008年有机会吗?如果你是一个2008年的年轻人的话,你会说所有的机会都被这些人抢完了,那我能干什么呢?

所以2008年的中国青年人和今天的中国青年人可能是同样的焦虑,但是十年后我们站在这里来回望2008年的时候,你会发觉什么事情呢?那个时候还没有分享经济,从来没有听说过吧,那个时候还没有移动支付,很难想象说我们今天跑出来不需要带钱包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那个时候更没有什么区块链,更没有人工智能。

因此,未来永远充满着不确定性,能否把握住机会,是在于我们是否拥有面对不确定性的勇气。

今天的中国拥有一个共同的国民属性就是焦虑。三十多年前,有一个美国社会学家叫做罗洛·梅,他发觉全美国年轻人都很焦虑。她写了一书叫做《焦虑的意义》,书中说,这是一个好的国家,因为所有的焦虑都来自于成长,而成长是脆弱的,所有的机会都面临选择,而选择意味着另外一方面的失去,所以适度的焦虑与人的活力以及创造性成就,存在密切的内在关系。

怎么才能够克服这个时代给你的焦虑呢?工作,充满热情的工作和劳动,是挑战焦虑、克服焦虑最好的手段,中国今天年轻人焦虑,你有很多种办法来克服焦虑。

今天我们仍然在国家进步、时代进步的一个过程中,所以适度的焦虑跟焦虑做朋友,是今天的年轻人,包括像我们这一代,还在不断的努力,希望不断进步的人的一种共同的选择,而不是躲避焦虑,而不是放弃焦虑。

张召忠:新技术来临之后,最大的挑战是自我

2017年,中国和以色列联合拍摄了一部电视纪录片叫《中国制造》,在以色列电视台进行播放,收视率21%,创以色列全国建电视台以来的最高收视。

我第一次出国是1979年,到伊拉克去,当时看伊拉克什么东西都好,我买了一台伊拉克14的电视机,一台电风扇,还有我夫人的丝袜,都是伊拉克生产的。

到了现在,英国和美国在造航母时都用了中国制造的大吊车——龙门吊。在南沙,仅通过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将一个只有几个战士站岗的礁盘,变成美济岛、赤瓜岛、永暑岛,在上面能够承载各种飞机的起降,包括波音737、波音747,此外岛上还有楼房,医院以及各种设施。

我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研究工业革命,我发现第一次工业革命解决一个手和脚的问题,解决了一个汽车、轮船、纺织机、钢铁厂,火车;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解决一个胳膊和腿的问题,跑得更远,走的路更长,解决了运载工具、空间拓展;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了数字化、信息化。

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是万物智联。将来我们基本上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头,看起来相互之间没有什么物理的连接,但是大家相互之间都是可以通过云平台进行交流。

原来无人汽车在西方国家发展的时候很多人说,中国再有二十年都不可能,你看中国这交通乱穿马路,骑自行车带人,开汽车摁喇叭、路怒,他们觉得中国这个道路环境太恶劣了,怎么能用无人汽车呢?

结果在深圳,一试就是大巴车。百度搞的无人车已经上路,全路试包括城市道路、高速公路,2018年的1月份,他们要拿到南沙去试,主要是环境测试。由于现在探测技术、计算机技术、导航技术的发展,无人驾驶汽车比有人驾驶更安全,它现在碰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人,你敢坐在一个没有人驾驶的车里边到处跑吗?关键是你自己。

所以说当新技术来临之后,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自我,如果你能战胜自我,就没有问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晓通,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除了6大脑洞,罗振宇跨年演讲你还应该记住什么?

跨年晚会收益不足5%,各大卫视为何还要死扛?

网台联动打造沉浸式跨年体验,芒果TV优质内容反输湖南卫视趋势凸显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