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晚会收益不足5%,各大卫视为何还要死扛?

摘要:今年拿到直播牌照的有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四川卫视,这五家卫视跨年晚会的时间也都定于12月31日。一场跨年晚会办下来最终收益还不足5%,如此吃力不赚钱,为何每年各大卫视仍要蜂拥而上?

2018年的跨年晚会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今年,各大卫视想方设法为大家呈上一年一度的电视盛宴。据悉,今年拿到直播牌照的有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四川卫视,这五家卫视跨年晚会的时间也都定于12月31日晚。微博有多名自媒体爆料称浙江卫视并没有拿到牌照,虽然浙江卫视否认了,但其跨年演唱会确实在12月30日晚进行,而12月31日跨年夜放出的则是“思想盛宴”。

从2005年湖南卫视的一枝独秀到现在每年的各大省级卫视“争相斗艳”,跨年晚会已经从娱乐盛宴变成了卫视间的大比拼。但近几年,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内容严重趋同,引发观众审美疲劳,为抢占收视率,各大卫视在明星阵容、舞美、编排、创意上可谓费尽心思。

这也导致各大卫视的晚会成本直线攀升,虽然跨年晚会也有广告收入,但赚钱只是小概率事件。大致计算,一场跨年晚会办下来最终收益还不足5%,大多情况下是在赔本赚吆喝。吃力不赚钱,为何每年各大卫视仍要蜂拥而上?

成本7000万左右,广告难回本

一场跨年演唱会办下来收益不到5%

2005年,湖南卫视首次开办跨年晚会,当年借由《超级女声》选秀走红的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纷纷亮相。在当时,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更像是选秀节目的衍生品,但这个一举拿下跨年夜收视冠军的玩法,也引来了各大卫视的效仿。从2005年湖南卫视的一枝独秀到后来卫视纷纷加入争相斗艳,跨年晚会最拥挤的时候高达16家卫视火拼,仅一夜烧掉的制作费就在数亿元左右。

在过度竞争、明星出场费水涨船高的市场局面下,总局出面调控。2013年,总局颁布“节俭办晚会限令”,并限制晚会数量,自此跨年晚会的直播牌照也成了卫视进入“战场”的准入门槛。双限之下,当年只有央视、东方卫视、湖南卫视和广东卫视4家拿到了2014跨年晚会的许可。

此后,每年拿到晚会直播牌照的卫视也只有几家,这虽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举办跨年晚会的庞大队伍,但对实力强劲的省级卫视来说,跨年晚会的高烧仍未褪去。但在最近几年,“概念雷同”、“内容相似”、“明星走过场”等争议也让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陷入瓶颈。

现在,观众对跨年晚会的要求已经不单是明星阵容,对精良制作和视听美感也有了更高的要求。为了在跨年夜搏出位,为了抢夺观众手中的遥控器,拼明星阵容、拼舞美、拼编排与创意已经成了卫视跨年晚会的竞争核心,在明星阵容和内容制作上投入越来越高,直接影响了跨年晚会成本的攀升。

置办一场跨年晚会,最烧钱的无疑就是明星成本。有演出行业人士指出,一线艺人出场费多在数百万元以上,当红艺人在60万-80万元左右,有关注度的也在30万-50万元。而一场跨年演唱会的明星阵容都在30-40人左右,保守估计,仅是明星成本,就在3000万左右。

除了明星成本,剩余的就是技术成本与场地成本等项目。现在各大卫视在舞美、视觉呈现上的要求越来越高,动辄都会请国外团队来制作,所以,保守估计剩余花费也在3000万-4000万左右。综合计算,卫视一场大规模跨年晚会办下来,成本在7000万左右基本属于常规操作。

而从营收方面来看,卫视跨年晚会的盈利主要来自广告收入。一般来说,跨年晚会的广告招商包括了冠名、特约、赞助等多种方式,今年一线卫视广告招商价目表也已经爆出(除湖南卫视)。

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的的广告资源有冠名、互动\特约、战略合作伙伴、倒计时、制定、硬广六种,目前独家冠名已定VIVO,其他五种广告价格分别为1880万、1480万、1280万、980万、48万\15秒(3.2万\秒)。

浙江卫视跨年跨年夜“思想盛典”有独家冠名、特约合作、互动支持、特别支持四种,报价分别为2500万、1250万、950万、600万。目前,浙江卫视“思想盛典”的独家冠名已被喜马拉雅FM拿下。

北京卫视跨年玩唱会也有独家冠名、特约合作、行业合作伙伴、多屏互动合作四种,报价分别为5000万、3000万、1000万、1000万,其中独家冠名被雷克萨斯拿下。整体来看,在四大卫视广告的资源报价中,北京卫视的价格整体较高,想必也是三城联动、打造三大主题分会场成本居高,回本压力较大。

东方卫视跨年演唱会资源有独家冠名、特约赞助、互动支持、指定产品、硬广五种,目前独家冠名已定老板电器,其他四种报价分别为3500万、1800万、1500万、24万\15秒(1.6\秒)。对比来看,东方卫视3500万的特约赞助价格在四大卫视中最高,但硬广价格仅为江苏卫视的一半。

湖南卫视招商详情与价格虽未爆出,但目前独家冠名已经被火山小视频拿下,而长城旗下SUV系列哈弗也是特约赞助伙伴。

根据按上海剧星智库统计的四大卫视广告招商价格数据计算,卫视每年晚会的广告收益平均也在7000万左右,对卫视来说,在跨年晚会按时播出和收视理想的情况之下,广告收益基本是可以和成本投入持平的。

虽然看上去广告收入可以无压力回本,但实际上,卫视广告招商报价一般都有虚高倾向,比如对于合作多年或者彼此双赢的广告主,还是会有折扣价,所以,收支平衡只是理想状态。

除了广告收入,跨年晚会还有门票方面的收入。据悉,今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据了解,目前在演唱会门票出售的价格中,从400元到2018元不整。这个价格也是最近几年跨年演唱会门票的常规价,去年浙江卫视2017跨年演唱会的售票中,最便宜的看台票为280元,最贵的内场票为2017元。

虽然演唱会门票收入可以说是卫视跨年演唱会的纯收入,但实际上,来自门票的收入也没有想象中高。有业内人士曾透露,演唱会的门票实际上60%是送广告客户,剩余40%公开售票,而这40%成功售出的也只有80%,一般回收在150万至300万之间。即便是按300万的收入来计算,在7000万的巨额成本下,一场跨年晚会的收入也不足5%。

赔本赚吆喝也要继续死扛

毕竟跨年晚会就是电视台宣传片和门面。

曾制作过多档跨年晚会的制作人李永馨曾表示,“跨年这十年来,业内人都知道,挣钱的是少数,赔的还是多。就连湖南、浙江这些一线卫视,它们在跨年黄金时期,最多也就是挣个三百万顶天了。”当然,湖南与浙江卫视都属于号召力和影响力比较强势的卫视,对于一些比较弱势的卫视来说,结果就相去甚远了。

由此可见,一场跨年晚会赚钱的空间可谓捉襟见肘,那为何卫视每年仍要“赔本赚吆喝”?

其实,跨年演唱会办到现在,盈利已经成了其次,对卫视来说,跨年晚会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首先,跨年晚会其实就是对卫视当年热门的电视剧、综艺成绩的集中展示,是对一年内成果的综合检验,而跨年晚会的表现,也会影响到卫视的年度排位。

其次,跨年晚会也是卫视通过“秀翻全场”的操作来树立品牌的好时机,如果跨年晚会展现出不俗的收视率、话题度,也是卫视实力的体现,这无疑会对卫视未来一年的广告和招商资源都会产生积极影响,拿下开门红。

对卫视来说,跨年晚会俨然已经从娱乐盛宴变成了展现卫视“江湖地位”的绝妙时机,自然不可能轻易放弃,各大卫视间明里暗里的竞争更是激烈。

在去年的跨年晚会中,浙江卫视、湖南卫视失去牌照,将跨年时间调整到了12月30日,直播也改为录播,而拿到牌照的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在当天就上调了广告价位。有营销界人士称,卫视牌照中涉及诸多利益权衡问题,水很深,或许还可能与其他卫视的监督、举报有关。

东风吹,战鼓擂,跨年晚会的“战场厮杀”只会越来越激烈,拼明星、拼舞美、拼编排、拼创意,卫视在跨年晚会里烧的钱越来越多,但最后大多落了个“赔本赚吆喝”的局面。不过对卫视来说,跨年晚会就像是卫视的广告宣传片、卫视的门面,就算赔本,也是得继续做下去的!

来源丨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镜像娱乐,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